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黄河之水天上来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大概就是我们所说的盛唐之音吧,也只有李白能发出这种声音。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谈过李白的出生地——遥远的西域碎叶城、锡尔河、阿姆河浇灌的河中之地,天山昆仑山阿尔泰以及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孕育出一种世所罕见的激情与想象力。想象力得有个支点,才能让人信服,从青藏高原到黄土高原到东部大河下游的冲积扇平原,大地陡降为三个台阶,泰山仅1千多米,放在黄土高原的华山旁也只是个小弟弟,那已经让孔子惊叹不已了;子登泰山而小天下,子周游列国至河南而返,不入潼关,子若登华山那该是怎样的情景?子所梦寐以求的周礼、远在西秦,子不入秦,大概合于“书不尽言,言不尽意”,子要给自己留一块余地;子见子南,子若见西王母,壮健高大而美丽的西域女王,子肯定会给中国人留下另一种生命意识极强的圣典;子若登昆仑山跃马天山,东土的泰山就会成为小小一土丘。生于丘的圣哲一生都在大河的下游颠荡,又逢乱世,临大河也是忧容满
  • 关系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是啊,我时常会想起我的故乡。故乡的名字很有点诗意的,它就叫田庄。在田庄,我家还有六间无人居住的老屋,院子里有片青翠的竹子,有棵活了多年的石榴树,一棵老得不像样子的大槐树,几棵高大的梧桐树……哦,我喜欢田庄这个村名,我喜欢你所说的那老屋,那院子。我想,那一定是个很美丽的好地方。应该这么说吧。不过,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过老家了,有时候真想回去看一眼它们。那……什么时候我陪你回去看看,好么? 好啊。如果你愿意的话。这场对话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场合下发生的,周一凡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当时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可他没料到苏豫居然认了真,记挂到了
  • 月蚀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那次寒流,我们学校死了三个人。值班员把校长叫来,校长接电话。是伊犁那边打来的,实习的学生喝酒误车被冻死在路上。打电话的老师说:没想到寒流会是今天晚上。校长摸根烟,几口吸完。值班员说:每年都有寒流,学生太大意了。校长抽另—支,烟团像他的呼吸。值班员说:往年是三月中旬,今年都四月份了还来寒流。校长说:“它要来,谁也没有办法。”寒流从西伯利亚越过西天山,横扫北疆。寒流一年两次,冬天那次最厉害,可没人怕它,冬天我们习惯了,挺得住。另一次在春天,最多加一件毛衣。寒流每年都来,每年都要死人。谁也懒得去理它。今年这次学校很重视,我们就记住了。我们在这儿上三年学,很自
  • 阅读杂记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二诗人最近我对两个诗人特别着迷,他们是法国的兰波(Arthur Rimbaud)和美国的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从兰波的诗作中,我看到了他的诗不可或缺的激情。这种激情我想是来自于:①爱情。他诗作中透露的爱情是无方向的和搅动不安的,如他的名诗《元音字母》的末旬,“她的眼睛射出紫色柔光”。他把他的爱情贯彻到他诗作的韵律之中,使得他所描写的对象,如晨曦,也披上了爱情的外衣。这种艺术手法也许不足为奇,但放在兰波的诗中,却让我产生了震撼。这仿佛说明了我最近在思考的问题,我认为,艺术品和它的创造者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秘密关系。兰波是一个诗人,首先他是一个诗人,他才有可能写出他那样的诗,或者他那样的作品才有可能被称作诗。这里的诗人并非指那些经过良好培养和操练有素的写诗的人,而是就人的某种气质而言。②乞求的姿势。在兰波的某些诗中,我看到了他对艺术、对上层社会以及一切超越于他这个个体的力量的乞求。在他的眼中,艺术之所以值得追求,是因为艺术的高
  • 海上文谭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在整个地球上人与人的交往中,我们不应忘了对于人类至关重要的东西,不应依傍一种很飘忽的风气。可惜他们并没有超拔于一般人群。他们理应多一种东西:爱、关怀、怜悯……俄罗斯大地谁生活得幸福?见鬼去吧! 荷兰犹太人交响乐指挥J·范海森每年都来中国演出,那是因为很久以前,他父亲说,你应该去中国,看那儿是不是需要你的音乐?他父亲与中国做了一辈子生意,接触的是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印象中他们埋头苦干,看到西方的产品和艺术就缄口不语,面目严肃。范海森长得有点像莫扎特,孩子般天真的笑容里藏着难以理解的热情。他拿着父亲的钱来到中国,没有报酬,有时甚至给中国音乐界引来了赞助商。有了排练费,北京的乐团里的提琴手、管乐手、鼓手们开始来排练。范海森指导他们相当困难。语言半通不通,有个翻译在中间传达费了周折。其次
  • 凝眸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棵孤立的树在距离森林五里左右的旷野里,孤立着这棵大树。不知道是被一个别出心裁的人在多年前种下,还是飞鸟噙着的树籽遗落下来野生而成,抑或森林中的一茎树根潜行于此地然后破土而出……它葳莛葱茏的枝叶旁逸斜出构成一亩左右的浓荫。浓荫下的泥土、蚂蚱很凉快吧?我不知道这棵树的树名。像一个孤独的人,五里以外的森林对于它犹如广大的人海。它用鸟鸣、风声、雨滴、落花这些词汇自言自语。森林在渐渐扩张着自身的领域,向这一棵树迫近。若干年后,这一棵树将融入森林,还是仍将固执地与森林保持五里左右的距离?它是否在夜晚悄悄地一厘米一厘米地向外移动,以维护自身的高傲和寂静?当路人们说它繁花似锦的时候,它在一夜之间删繁就简落叶如雨。当远观者说它枯萎衰败的时候,又一轮的新芽正在枝条中暴动。一棵距离森林五里左右的树,在内心画着年轮,向外,向上。它不关心自己被命名为
  • 倾听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想起来,我的朋友们多是喜欢音乐的人,套用一句征婚启事的格式。叫“酷爱音乐”也成。正如他们原来都弄过诗。不久前,与L到邹静之家专门去听一盘匈牙利中世纪弥撒曲,合唱。我们尚未深解其味,静之已深醉其中,眯眼望着别处,喉结微动。好像丰子恺画过,在家里请客自己先喝醉了。此曲他已听了多遍,还如此倾情。那时,我坐在静之收藏的清末红木官帽太师椅上,喝茶吃着萝卜。这盘弥撒曲唱得单纯,傻,也就特别真诚。L听歌时,眼睛比平时亮,还大,像含着泪水又带着笑意,美丽。曲毕,静之叹曰:多好!不知是旋律好,演唱好,还是中世纪的匈牙利好。在寂寞中,我度过了最近的两年,像成吉思汗说的“除了影子没有其他伴侣,除了尾巴没有其他鞭
  • 父亲离休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父亲在当满了四十七个年头的军人后,终于离休了。父亲离休之后,和那些所有离休的老军人一样,住进了环境幽雅的干休所。父亲从十三岁参军那天起,他就没想过有朝一日还会离休,被送到一个整齐的院落里让人供养起来。父亲在十三岁那年参军后,他就一直预感到,迟早有一天,自己会战死在沙场上,死在战场上的军人才名正言顺。父亲打过无数次仗,先是和日本人打,又和国民党打,后来在朝鲜战场又和美国人打,一路拼杀过来的父亲,不仅没有战死于沙场,反而在战争中壮大了起来,后来竞当上了军区的副司令,这也是父亲从没想过的。没有献生命于战争的父亲,终于老了,老了的父亲无可奈
  • 像神一样生活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波德莱尔:恶之心一个人病了。医生查出了他的病症。打针,吃药,然后,他的病就好了。一个人病了。医生怎么也查不出他的病症所在,打针吃药都没用,他的病还在一天天加重。这时,人们会说:他得了心病!而心病是看不见的,得用看不见的心药,但这药绝难找到。从波德莱尔(1821~1867)开始,诗就病了;诗人之心窥见了恶,挖出了恶之心,栽种了恶之花,收获了恶之美。兰波又加重了这一病症。从身体结构来看,心脏甚至比一切关于心脏的比喻更复杂、更秘密!一个人讲话时,心脏最先作出反应。反应出来的,可能是语言。因此有人断言:心灵即诗。从内部来看,心脏是血液的流贯,是个体生命的根基,是人与外界接触的最重要器官。卢梭说:“当我感受到心灵时,我认出了人类。”一个人恋爱时,心是满的,爱时时激起浪花, 一个人寂寞时,心是空的,一股小风就能吹得它失去方向。
  • 旅途·墓园——一次私人旅行的札记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你可以说,活着就是一次旅行,我现在坐在电脑前敲出以下这些文字也是一次旅行。文字一如脚下的石子,被踢开或者用来沿长一段路,它们的旅途更是变幻莫测。这是我在20世纪的最后一次旅行。为了一个已不在旅途的人。所有的旅途既是有知的,也是未知的。“11·24”烟台海难近三百个亡灵纸鹤一样在我眼前翻飞,那些中断旅途的躯体沉在黑暗的海底的第三天,与之毗邻的威海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所有通向彼岸的船只,在裹挟着寒流的风中,在世纪未的灾难中,都止息在悲哀的港湾,所以我乘火车绕道而行,从雪出发,到东北边境,到一个有更多雪的地方。这趟跨越五省区的列车似乎还没有做好过冬的准备,没有暖气,没有热水。乘客都在谈论烟台海难,列
  • 隐私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 同学们都在说,现在的小说有看头。刘志海向来对小说是不屑一顾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话说了几十年了,现在还在说。爸爸妈妈老是在他的耳边鼓捣,说即使大学毕业了,要找工作也不容易,一要外语,二要计算机。学校是重点中学,老师都是摆派的,上英语课不说一个中国字。至于计算机,刘志海天天吵着要爸爸妈妈买,但爸爸妈妈老是说,等你上了大学再说,买了电脑,怕你读书分心。其实爸爸妈妈考虑的是钱,读高中就让他们扒了一层皮,上大学更让他们好受!说起大学他们就谈虎色变,说儿子上个大学,最起码一年要用一万元。大学毕业后,儿子要结婚,他们就得买房子,那更是不得了。爸爸妈妈一天到晚为他的将来寝食不安。早着呢!以后靠爸爸妈妈那份工人的薪水,能做什么事?得靠自己! 同学们经常说电脑,上网,玩游戏,编制程序,说得唾沫四溅。刘志海心里痒痒的。似乎是为了这种窘困的心境,刘志海常常上阅览室看
  • 有风景的练习曲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快照我偶然在摄像师的办公桌上看到了这个全国闻名的小丑演员和摄像师的合影。他的脸我们都很熟悉,在许多次晚会上他的脸把我们逗笑,尽管不是每次都那么成功(你知道,我们这个时代是多么需要笑,但可笑的东西在生活中又是那么少)。他慷慨地创造着误会、妙语、笨蛋和倒霉。他总是在开心,总是在烦恼,总是把自己的形象打碎,然后拼贴成更可笑的古怪面具。然而在这张照片上,他的窄肩膀被摄像师的长手臂箍着,脸却紧紧地绷着。说不出是个什么表情,他不乐意照相?他哪儿不舒服?他被照相的人没完没了的玩笑弄烦了? 他的这种表情显示了他作为另一个人的存在。这是一个我们不认识的人:他有自己的生活。我们总认为他是我们的熟人,只要有可能,我们会很自然地拍他的肩膀(比拍邻居的肩膀要顺手得多),开一个他演
  • 缓慢地生活着
  • 无名峡谷里的苍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说了一句笑话,惹得大家齐声大笑。二十名男女将在艳阳下身上能够让别人看的部位尽情地裸露出来,又一古脑儿将它们浸入水中。水刚从雪山上流下来,凛冽而欢快地楔入各人身体最深处,身前身后都是摩天石崖,石崖上爬满了松树,在如此促狭之地一伙人同时释放笑声,就像一群爬在尸体上的苍蝇受到了某种惊扰,轰地一声,引得大脑皮层也颤悠悠地震荡。站在水边吃草的四只羊同时叫了一声,叫完,它们抬起头,把目光投向众人,温驯地,善解人意地朝大家看,好像这个笑话真的很好笑,好像它们真的听懂了这个笑话,激动得它们也要与人同乐。我说的这个笑话很黄色,赤裸裸的那一种。在工作场所,无论高尚的还是卑贱的工作场所,也无论在何等样的娱乐场所,这种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一语即出就可摧毁工作和娱乐的庄严性和高尚性,也可使说这话者立即被置于没教养的地位。来到人迹
  • 李敬泽——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
  • 写作或灵魂还乡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 尽管我已写作多年,而且始终致力于创作解释,但我依然对创作解释充满畏惧。我知道我的内心活动的演进过程,我知道一缕心绪或忧愁由何而起缘何而终,我知道内心有过的惶惑与不安,我知道强打精神与社会抗争的内心怯懦。我的全部心绪都被遮蔽得严严实实,他者只可猜度,甚至会产生种种错觉。我去解释他人,也面对同样的处境。我对他者的创作常常迷惑不解,惟有借助猜度和个人体验,实际上,我无法真正理解他者的内心经验化为抒情或叙述的文字的心灵过程。所以,在与作家交谈时,我的第一个冲动就是探听书写者的内心秘密,而不是粗暴地进行评价。不理解他者的内在活动,所有的评价可能与创作者漠不相关。或者,解释者的话语只是文本语言的一种个人读解,但这种读解依然远离写作者的内心生活。写作者如何完成一篇完整之作,一部大气之作,对于他者来说确实充满了神秘。我只知道自我制作文本的过程,无法经验他者文本完成的历史过程。我知道,真正的写作是面向内心的活动,面对自我生命经验的行动,与批评和思想解释无关,真正的创作不能依傍于他者,不能依傍于他者的思想文本。这是一种孤身之旅,这是一种精神返乡。
  • 我对小说有看法——一封读者来信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人们说到文学,不自觉地在说着小说。小说太显赫了,但现在的小说为什么提不起我的兴致呢?我觉着是我们懒。一部连续剧,只要演员表演得像那么回事,我从哪一集开始看,都能看出点名堂来。但一篇小说,从头到尾看下来,我要记住多少东西,我稍有闪失,就不知道小说人物在说什么了。我看到后面,还得记住前面,我累。我一累就懒。不过,恕我直言,如今的小说也确实不太争气。小说在那么多行家手里越来越艺术化、技巧化了。他们越来越脱离故事的合理内核,躲躲闪闪,藏藏掖掖,把短的做成了谜语,把长的做成了迷魂阵。貌似高深莫测,实际不知所云。再一个就是如今的小说越来越私人化了。说了半天,就是自己吃喝拉撒睡那么一点事,还津津有味的。小说本来是一
  • 《青年文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