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江南》 > 2011年第03期
  • 卷首语
  • 2010年岁末在日本北九州市召开的第二届东亚文学论坛平静而低调,但是论坛的主题却十分宏大:《驶向21世纪的文学之海!如何书写当今的东亚》。论坛上,来自中日韩三国的作家就“贫富与欲望“、“场所的想象力“、“恋爱与文学“等多个专题展开了深入的研讨,在交锋和碰撞中,当前各国急速发展的经济以及城市化进程,对文学的深远影响又一次清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 花鸟扇面(国画)
  • 海姆立克急救
  • 本期我刊特别推出首届郁达夫小说奖短篇小说奖得主铁凝的新作《海姆立克急救》,同时重刊获奖作品《伊琳娜的礼帽》。将这两篇不同意境的作品放在一起阅读,别有韵味。
  • 伊琳娜的礼帽
  • 我站在莫斯科的道姆杰德瓦机场等待去往哈巴罗夫斯克的航班。懂俄语的人告诉我,“道姆杰德瓦“是“小屋“的意思。那么,这个机场也可以叫做“小屋“机场了。这是二○○一年的夏天。我本来是和我表姐结伴同游俄罗斯——俄罗斯十日游,我们都曾经以为彼此是对方最好的旅伴。不是有中学老师给即将放假的学生出过那么一道题吗:从北京到伦敦,最近的抵达方法是什么?答
  • 吴村野人
  • 一、蛮娃的由来在我的家乡,一直流传着野人之谜。当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常听人说深山里有野人出没。这绝非耸人听闻,因为那时候,每年都有村民近距离突遇野人。有的是上山干活时看见的,有的是翻越山岭到邻县走亲戚时遇到的,有的是晚上走夜路迎面撞上的。因为经常遇到,就经常有人讲起。
  • 所有的上帝长羽毛
  • 一挂上液体,护士并没有走的意思,往阳台上一再探身,眼神很淡。病人在床上翻了个身,隐约地唉哟了一下。冯加芮忙丢下脸盆,抢到床边,帮衬了一把。病人的嘴里在抽冷气,连腮帮子都塌了下去,表情夸张。冯加芮明白,这种响声应该叫“痛“,冷冷的,带了锋利的刃口,像一枚枚无形的小刀子。——痛到了无边无沿时,它们便藏匿在空气中,反倒让人有了麻痹。冯加
  • 草原的故事
  • 一从来没有去过海拉尔,那个被称为草原的地方。可三哥总是跟我念叨它,说那座城市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安静。我的脑海里就时不时地浮现出小学语文课本里学过的一些美好的诗句,比如“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但是我哪有时间去游山玩水呢?就把这个去走一走的念头在心里边搁着,姑且当成打算,寻找机会去。可是事情有时候往往会朝你思路的反方向发展,越是不想理会的东西却越是找上门来。这不,这个周五的早上,小胖就
  • 琴馋
  • 张梦江,字朱弦,别号琴馋。乐邑梅龙镇人。其父张继乃一方绅士,家道殷富。住河西张宅大院,镇上有店铺数间,乡下有良田百亩。张梦江少爷出身,席丰履厚,不知物力维艰。十六岁结婚,骑白马戴红花,迎亲队伍占尽梅龙半条街。
  • 悠着点,慢着点——“贫富与欲望”漫谈
  • 感谢而且佩服日本朋友们,为论坛选了这么一个丰满的议题。人类社会闹闹哄哄,乱七八糟,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看上去无比的复杂,但认真一想,也不过是贫困者追求富贵,富贵者追求享乐和刺激——基本上就是这么一点事儿。中国古代有个大贤人司马迁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中国的圣人孔夫子说过:“富与贵人之所欲也,贫与贱人之所恶也。“中国的老百姓说:“穷
  • 山中少年今何在——关于贫富和欲望
  • 不久前我看了北京人艺的一出话剧名叫《窝头会馆》,编剧是中国非常优秀的作家刘恒。有人问起作者这出戏的主题,这让刘恒感到发窘,于是他说主题就是一个字:钱。如果“钱“显得直白,换个含蓄一点的说法是:困境。正是“困境“这个词打动了我,让我想到第二届东亚文学论坛的主题之一:贫富和欲望。这几乎是一个当今人类社会无法回避的大问题,因为有人类就有贫富和欲望,有欲望就有困境。而人作为生物界的高级动物,所面临的困境更为复杂。“外在的困境是资
  • 备忘录补遗——“走读江南”归来
  • 上一次参加文学圈儿的活动,是1986年的夏天,舟山群岛笔会,迄今二十多年。我自以为我已经麻木了。但这次接到《江南》杂志编辑部“走读江南“的邀请,早已荒芜的心田却萌生出一点绿意,一口就应承下来。如此的果断干脆,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怪,事后一想:这该不是“收脚迹“吧?依老家的古老说法:人到行将就木之前,常常会有突如其来的欲望,想到自己从前生活过的地方去看看。如果真到
  • 恐惧,牺牲与拯救——塔可夫斯基及其电影世界
  • 夏天过去了,秋渐深了。我依旧沉溺在塔可夫斯基的世界中。他试图以影像“记录下时间“,严肃面容、整洁优雅衣着,生前最后的日记关于“哈姆雷特……这才是个问题“那段话,回忆或评论,大风撼动枝叶起伏、荞麦田奇迹的颤栗的瞬间,隐约锯木声、纽扣掉落地板的有魂灵的声音,雨漏过了窗台、渗透进地板,渐暗的背景、起伏的白纱帘,巴赫、达芬奇在流动的影像中,焦灼的内心、莫名的恐惧、死
  • 随笔七则
  • 本栏目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是名家新作,二是与他们的深度对话。名家之所以成为名家,不只是因为他们的思想情感比常人丰富。他们比常人付出和承担了更多,也经历了更多的艰难曲折。在这里,他们向我们敞开心扉,畅所欲言。一、昨天夜里
  • 写作是舒服愉快的事情——对话方方
  • 对话时间:2011年2月对话人及对话整理:王璐一、笔会非常令人怀念王璐:最初您开始写小说的时候,您觉得那是小说吗?方方:当然是小说。当时我在武大中文系读三年级,经常回想起自己当装卸工的生活。那年暑假,我去西安旅行,住在舅舅家,晚上没事,听到院墙外的人们喝酒猜拳的声音,当工人时的生活情不自禁涌上心头,突然就觉得想写小说了,于是就写了这篇《大篷车上》。
  • 翻版的桃花源(二则)
  • 翻版的桃花源注:华堂村,位于浙江省嵊州市,王羲之后裔集居地。“晋太原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这是《桃花源记》开头的句子,让我能看到东晋太元年间,武陵的捕鱼人,顺着溪水把船划走,突然遇到了一片漫山遍野的桃花林……
  • 中国随笔
  • “春碗“中国的春晚,规模空前,世界罕见。仅伴舞的,没有几百人拿不下来。演员多,蹭饭的嘴自然不会少,送盒饭的哥们儿,鞋底子都磨得露出脚丫子来,看来,这脚丫子也想出人头地呀。相比之下,类似于中国春晚的俄罗斯新年音乐会、蓝焰之夜等就显得寒酸了许多。原因主要是没人送盒饭,真是巧妇难做无人送饭之饭啊。美国的“春晚“我也欣赏了,还有德国的、奥地利的、意大利的,全不行。他们的演员只会干嚎,连个送水的都没有,还不如俄罗斯的呢。总之,还是中国的春晚最有品位、最有档次,据说盒饭的味道不错。
  • 跨过鸭绿江
  • 一在父亲去世后一段时间,我的状态变得很糟,做什么事都集中不起精神,照片也拍得很少,像一头在磨盘边虽上了套,但磨磨蹭蹭、走两步停三步的驴。同事和朋友们以为我还未从丧父的阴影中走出来,这当然是个原因,熟悉我的人都知道父亲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但我心里清楚,事情并不尽然如此,让我心神不定的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父亲临终前给我讲的藏在他心中大半辈子的一个秘密。如果他把这个秘密永远地带走也就罢了,可是他偏偏
  • 柳梢落日刊悬蛛(国画)
  • 《江南》封面
      2013年
    • 01

    主办单位: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张晓明

    地  址:浙江省杭州市环城西路91号省府4号楼11层

    邮政编码:310006

    电  话:0571-51182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6694

    国内统一刊号:cn 33-1039/i

    邮发代号:32-79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