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江南》 > 2011年第05期
  • 卷首语
  • 雷雨交加的7.23之夜像一道漆黑的闪电,擦亮了每一个人灵魂深处黑暗的角落;车毁人亡的温州动车追尾惨案像一枚巨大的问号,拷问着国家、政府、公民的责任。在全国上下持续不断地沉浸在7.23惨案的哀痛、愤怒、质疑等等挥之不去的情绪中时,我的忧伤,却更多地聚集于一颗也是在那个夜晚骤然消失,悄然去了天国的幼小生命。她叫陈怡洁,杭州市天长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事故发生后,
  • “少年追梦”文学行动暨征文大赛启动仪式
  • 2011年6月23日,由《江南》杂志社、青海省作协、钱江晚报联合主办的“少年追梦“文学行动暨征文大赛启动仪式在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第三中学举行。
  • 如影随形
  • 一代明有一颗牙得了龋齿,牙齿使劲咬合时不疼,但不经意间轻轻一触却疼痛难忍,只有咝咝地往口腔里吸气,才能缓解一点。一直想要拔掉它,却因为他所知的几个牙科诊所门口都没有停车位,每次开车路过,都不方便停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牙科诊所的醒目标牌开过去,也就一直耽误着。岩城是一座小城,布局异常逼仄和拥挤,三五十米一个路口,上下班高峰时,车子全堵在红绿灯处,像一窝窝马蜂,混乱无序,拥挤不堪。开过去,却发现不过屁大一点的地方,堵得几乎毫没道理。
  • 热爱打仗
  • 我们那条街上的男孩一过了十四岁,就都变成了小疯狗和小骚狗。进行各种战争模拟和打斗,是我们男孩子唯一的兴趣所在,打架斗殴是其中最重要的表现形式。在一九八五年以前,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中,每一片居住区,每一条街,每一个单位,甚至在每一个班上,都有因为打架而闻名的“霸主“。这样的主儿都有打架凶猛残忍的几项业绩广为散布,而叫其他小子闻风丧胆、不寒而栗。有的胆小鬼
  • 琴瑟无端
  • 一李亚如没想到这老房子里的天花板会这么高。简直像教堂。抬头看去时,只能看到穹形的最中间那些斑驳晦暗的花纹,那是阳光可以摸到的地方,是些枯死的时间的脚,像标本一样风干在那里。穹顶的四周那些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则成了幽暗的所在,像很深的水底,混沌的,深不见底的。窗帘是藏蓝色的平绒,很旧了,开始脱毛,像秋天里兽的皮肤。微微一动那窗帘,立刻飞出了很多灰尘,灰尘攀着光线,直向那幽深的天花板游去。李亚如刚进房间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客厅里那个空着的角落。这个喑哑冷清的角落里空空荡荡
  • 正在害喜
  • 去医院确诊的前两天,刘俐父亲看了一部韩剧《非常主播》,车太贤演的男主角十六岁便有了女儿,十六年后,他女儿也早早地有了儿子。刘父无比感慨:这男人三十出头便做了外公,我今年六十出头,比人家多活了一倍,却还没当上外公,差别实在太大。午饭前,刘俐在医院给他打电话:“爸,我怀孕了。“父亲呆了几秒钟,兴奋得都有些结巴了:“好,好,蛮好——总算当上外公了。“刘俐问林津,听见老婆怀孕是什么感觉。他胸
  • 在淡死的灰里寻出当年的火焰——象征主义诗人李金发的雕塑家生涯
  •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我才知道中国新诗史上有个李金发,是象征主义的鼻祖,却并不知道其时他已在美国去世。我不怎么喜欢李金发的诗,以为语言不够顺畅,这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在法国开始写诗的他与国内白话文运动是隔膜的。后来到了戴望舒手里,象征主义诗歌方真正显出了神韵,而戴乃我最喜欢
  • 烟雨迷蒙好个秋
  • 一、让桥像家一样温馨我们此次“走读江南“之行的第一站,是庆元一座正在修复的廊桥工地。这座千年古桥,在数年前的一个冬夜里,因一群乞丐在此烧火取暖而被焚毁。远远望去,除了两岸的砖石桥亭尚存,所有的木结构都已焚毁,倾塌的残梁颓柱早已顺水流逝。眼下,师傅们已经在岸坡上、河道中,竖起了密密麻麻的脚手架,用传统的工艺,修复着这种完全不用钉钩的木拱廊桥。他们将一根根粗大的原木从桥头凌空伸出,和另一组梁柱交接,看起来有点像我们
  • 何为良师
  • 人生是漫长的,长到有几十年光景。人生是短暂的,短到只有几十年光景。在这漫长或者短暂的几十年里,一个人能遇到的成功机会看似多如牛毛,实际上很可能一个都抓不住。这些成功的机会,多半都是伴着某个人存在的。抓住机会的人多了,于是就有了贵人相助的说法。人到中年后,我特别看重那些在我人生道路上曾给我提供过重要机会和重大帮助的良师和贵人们。大编辑家何启治先生,是我的大贵人,是我文
  • 军旅文学的主干是战争文学——对话柳建伟
  • 对话时间:2011年6月对话人及对话整理:张倩一、求爱失败把我推向文学道路张倩:您是学理工出身,写作是半路出家,促成您走向文学道路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柳建伟: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我考入大学那年,是改革开放元年,是解放思想的元年,各种人生美梦都可以做了。这个时期恰恰是我读大学的四年,现在回头来看,那时候文学对人的影响力之大是难以想象的,征婚条件里面必须要有“热爱文学“这一
  • 中国随笔
  • 百年不遇的便宜让我捡到了诸位呀诸位,我们是人,是人就会犯错误的。不要把犯错误的人一棍子打死嘛!前些日子,一个男生也不知道急着去办什么事情,一不留神踩着一个漂亮姐儿的脚。那漂亮姐儿顿时怒不可遏:“怎么回事呀你?慌着去捡炮仗哪!你的蹄子往
  • 历史的扑朔迷离
  • 2000年至2009年,受西安组织部的安排,我到位于西安西南的周至县挂职任县委副书记,前后算来有9个年头,这在我的生命历程中占了很大一块。我蹲点在周至厚畛子乡的老县城村,离县城100公里,离西安180公里,深山老林,道光五年建立,没电,没有电话、手机,有事得托人往山外捎话。一条土路,甩呀甩,一般车上不去,得越野车。林子深得厉害,是大熊猫保护区。村里9户人家,森林里有完整的城
  • 我遇见了一本好书
  • 2007年夏天的一个雨天,和叶广芩一起去老县城。老县城藏在崇山峻岭中,是一个有些神秘气息的地方。民国十四年,由于新旧两任县长被土匪绑架杀害,继任县官抱着大印流窜他乡,老百姓也跟着父母官一同搬迁,曾有3万人之多的繁华市井人走屋空。集市散了,草荒了,路废了,渐渐地,这里的曾经也被植物和泥土覆盖了。2004年,因为叶广芩《老县城》的出版,这个被遗忘了的世外桃源又渐渐
  • 蛰居华丽岛
  • 一、那么近,那么远我到达台中的第一天,似乎就暗示着这一路游学,并非会如我所想象中的那样顺遂如意。我们复旦大学一行有三人,前赴位于台湾省台中市的逢甲大学做为期一学期的交换生,与我同行的两人都是本科生。由于逢甲大学并没有设置写作学的相关课程,于是我被派遣至逢甲的中文研究所就读现当代文学专业。我们的转机航班傍晚从厦门机场起飞,半小时后就宣称即将降落。紧赶慢赶地吃完飞机餐后,我和两个学弟默默地收好餐桌,兴奋地揣测着新的旅
  • 《江南》封面

    主办单位: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张晓明

    地  址:浙江省杭州市环城西路91号省府4号楼11层

    邮政编码:310006

    电  话:0571-51182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6694

    国内统一刊号:cn 33-1039/i

    邮发代号:32-79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