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江南》 > 2012年第01期
  • 卷首语
  • 2012年第一期《江南》的清样送到我手上时,正值我陪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们出发走读江南之际。于是,这期的卷首语只能在行走的旅途中撰写了。这次走读江南,专家们集中考察的是金华地区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金华婺剧;金
  • 骆驼
  • 我曾经的生活告诉我:骆驼作为人的伴侣,是所有役使动物比如牛马骡驴象中最出色的。只要你拉过它,让它为你驮过东西,或者你用缰绳抽过它的屁股,用巴掌拍过它的肚子,用呵斥让它跪下再骑上去走南走北,它就会长久地记住你。更重要的是,骆驼从来不浅薄地显示它们对人的超长记忆和由此而生的感情依恋,一辈子都不显示,它们用大
  • 《骆驼》的题外话
  • 《骆驼》曾是一个篇幅很长的构思,完成时却只是一个不到13万字的“小长篇“。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写作的冲动无意中走向了一个单纯的爱情故事。爱情伴随着死亡。简单说这就是《骆驼》的描写。倒不是我想用死亡来否定爱情的美好,更不是说为了爱,我们就可以去死。恰恰相反,我倒是希望在看
  • 温泉欲
  • 常言说,女人四十是道坎。作为女人,岁月的脚步一旦迈进四十岁的门槛,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大庭广众面前,允许妩媚的少妇阶段应该收敛和结束了,容颜和心理乃至生理逐步滑入果黄枝瘦的落叶期。这个时期的女人,大多难以自控地处于自哀自叹的状态。康泉芳则不然,她说女人四十是道坎,是相对女性生理属性而言,专指一般意义上的女人,
  • 秋风引
  • 一按照芳村人的眼光,小桃是攀上高枝儿了。而且,这高枝儿高得有点离谱。男人是城里的干部,不论大小,在芳村人的眼里,那是衙门里头,吃皇粮的朝里人。咸的淡的,村里人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凭什么?就凭她小桃一个土生土长的丫头?有的说,也就人家小桃——满村子找吧,再没二人。这些话传到小桃耳朵里,她镇定得很。也就那么一笑。人们就说了,瞧人黑奎家的大闺
  • 离婚
  • 秦月娥是赵不忘的妻子。赵不忘是秦月娥的丈夫。他们是夫妻。这一点,甭说整个宋庄没人否认,就连曾在宋庄插过队的尹知青也还记得。别人说起秦月娥,他马上接过去:那不是赵不忘老婆吗?那女人可不好对付,我偷她一棵葱,让她追出二里地。叽嘎大笑,肉把眼睛都挤没了。秦月娥确实不好对付,有例可考。光棍马五趁秦月娥独自挖猪草,欲行不轨,差点让秦月娥捏烂蛋子。马五落下后遗症,走路大叉腿,一迈一弹,像负力
  • 冰纹
  • 曹宇与方晓桂搬进了新房。与所有经过了买房、装修一系列特殊人生过程后搬进新房的人一样,曹宇与方晓桂嗅着新房里还没散尽的建筑材料的味道,并不管那气息是不是含有某种化工元素,长吁一口气,有一种艰苦奋斗后的幸福感。一个家庭买一套房,特别在房价不断上涨变得
  • 东北平原写生集(小说二题)
  • 大姑屯大姑姑嫁到了大姑屯。这已是30多年前的事情啦。某一天,当我无意间想起了这件事,同时也就想起了青春时代的大姑姑,想起了她美丽的样貌,想起了她后来的遭遇,当然也想起了那次叫我终生难忘的“送亲“活动。说到送亲,这本来是一种习俗。在我老家那一
  • 洋葱之爱
  • 站在高楼上往下望,无数闪耀并且游移的光芒在底下闪烁晃动。颜色轻重浓淡不一的灯连成一条条熠熠的线,走动的汽车是流窜的光亮,四处流动,像一地都是飞来飞去的萤火虫,不知疲倦地,忙碌地飞翔,它们的目的地到底是在哪里?房间的灯是黯淡的,刚刚进来时,叶可媚只开
  • 一个不会被遗忘的诗人
  • 一1938年8月,盛夏的武汉,光脚穿着草鞋的孙钿从大和街十八集团军武汉办事处出发,顺着江汉路踅入了一条小巷。他走进巷子里的一处旧屋小院,看见小天井右手边的窗户上布满了蛛网,像是许久没有人居住了。就在这旧屋后面的一个小房间,孙钿终于见到了他仰慕已久的知名文学家、文学刊物《七月》主编
  • 祸福是缘忆孙钿
  • 两年前,在北京的《文史我鉴》座谈会上,邵燕祥先生提议:《文史我鉴》是否可以介绍一下孙钿?我很是认同。但两年来,杂事缠身,一搁再搁。今年5月底,曾打算去拜访孙钿先生,谁知刚到宁波,却又“节外生枝“,只好匆匆改道去了上虞,心想宁波与杭州仅一小时里程,也就不在乎推后两三天了。不料回到杭州,就读到孙侃老弟悼念孙
  • 剑气三千年
  • 一、觅剑出杭州,向浙南——严格地说,是向浙西南——高速公路干净地、有些豪华地展现在灿烂的阳光下,引领着一路的瓦舍农田、大河小桥、青山绿水,煞是好看。尤其是坐在“大高三“的巴士第一排,车高,座高,一望无拦。天际线,山际线,公路线尽收眼底,更有一种眼前豁亮、高瞻远瞩的快意。蓝天。阳光。宝
  • 关于乡村世界的几个思考
  • 一、什么是乡村世界下个定义的话,应该是:拥有土地,有种植和养植责任,在自然村落里居住,不享有国家财政支付的工资,自己管理自己的人们所组成的社会。城镇边缘以外的地方,都属于乡村世界。它和行政区划无关。
  • 下笔要有悲悯之心——对话周大新
  • 一、幻想能力对写小说很重要董海霞:熟悉您的人都知道周老师是一位自学成才的作家,请问您觉得自己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得益于什么?童年的快乐无忧、青年时期部队生活的锻炼,还是自己的坚持不懈?
  • 关于我的母亲
  • 以前做事,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你。那是母亲的眼睛,饱含着慈爱、信赖与期望。如今我转过身来,身后只是一片寂寥空洞的世界。我意识到,当母亲离开这世界的那一刻,我已经成了一个精神上的孤儿。——作者题记
  • 我的父亲
  • 父亲仰脖大笑。他难得有这样的开心。我双眼一睁,父亲不见了。对着静谧的夜,我倒是清醒了。对父亲的记忆,大约在我两岁的时候。那时父亲属解放军某部海防大队,驻守在浙江沿海的海门(今台州市椒江区)。母亲经组织上照顾,由温州区专员公署调动到海门航管处工作。隐约记得,我住
  • 《江南》封面

    主办单位: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张晓明

    地  址:浙江省杭州市环城西路91号省府4号楼11层

    邮政编码:310006

    电  话:0571-51182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6694

    国内统一刊号:cn 33-1039/i

    邮发代号:32-79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