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江南》 > 2012年第02期
  • 卷首语
  • 江南最美丽的季节正悄悄逼近,我已经听见春的脚步和万物苏醒的声音。曾经在《中国国家地理》上读到过这样一篇配图的文字:《江南,到底在哪里》。地理学家说,江南是丘陵;配图是连绵起伏的山峰。气象学家
  • 多布库尔河
  • 第一章一妈妈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上生下了我。那个冬日的早晨,飘飞了一夜的大雪总算停下了,空气里散发着寥远的寂静气味。我在妈妈的肚子里不安地躁动起来,因为我看到了整个世界被大雪挤压得阒无声息。我踹醒了妈妈。她从狍皮被子里伸出手,小声地骂了一句,便扑通一下坐起身,她决定出去打猎。这样糟糕的天气,那些小动物肯定从洞穴里跑出来觅食,它们饿得快死了。不过,在厚
  • 远去的游猎部落
  • 居住在我国东北部大兴安岭森林里的鄂伦春人,直到新中国成立时,尚处于原始社会末期地域公社的发展阶段,过着从蒙昧时期延续下来的古老而典型的以狩猎为主,辅以采集和捕鱼的生活。一个民族全部从事从远古遗留下来的游猎经济,无论
  • 迎面相撞
  • 一警车一头撞破浓雾,远远地朝石鸡山扑过来。石鸡山像一只石头鸡一动不动地站在大山里。庄一郎蹲在石鸡山上的一块田地里薅草,看见警车就像看见亲娘老子一样,两只眼猛然间放出亮光,整个人一下子振作开来。庄一郎大喊一声陈小丫的名字,说你总算回来了!就连滚带爬地往山下撞,去迎接警车,去相拥相抱陈小丫。是乡派出所的警车,村
  • 老子的地盘
  • 如果从金江大厦二十四层的露台上往下看,老子的地盘马成路其实也就是一根绷断的劣质皮带,短而破旧。路的两边挤满了各种小店,甚至还有一排透着粉红色灯光的简陋发屋,不明不白地站成暧昧的形状。自行车铃声和各种嘈杂的声音,像是要溢出河面的水流一样四处流淌。如果你往这条小马路上一站,你会发现这多么像是置身于上世纪八十
  • 李红旗的期冀
  • 哎,李红旗,你哥哥来看你了,还带着一个女人……我看到了,他们在院长办公室里,和周院长正谈着哪!胖子像一个肉球那样滚了进来,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上气不接下气地扑到了李红旗身上。李红旗差点被他扑倒,他那时毕恭毕敬地听着黄君君说话。黄君君说的是发生在浙江温州的两列动车追尾的新闻。这新闻,李红旗已经从电视里知道了,但
  • 潘叔叔,你出汗了
  • 对夏天的厌恶曾让潘蒙咬牙切齿地对着身边人发过誓,如果一年可以跳过夏季只过三个季节,那么他宁愿少活十五年。这十五年是潘蒙依据假设活六十岁推算出来的,也就是四分之一的人生。说那话时潘蒙不到二十岁,还在长个,不知天高地厚,认为六十岁遥不可及。可如今潘蒙已经四十六岁了,也就是说,潘蒙这辈子要真的只过三个季节的话,现在
  • 粉墨春秋(小说四题)
  • 名净京剧中的生、旦、净、丑几大行当,净屈居第三,俗称花脸。花脸中又分出几条支脉:重唱的“铜锤“,重做的“架子“,重武打的“武花“,能翻能摔的“摔打“。圈内人传言:千生万旦一净难。什么意思呢?造就一个名净,就和造就一千个名老生、一万个名旦角,具有同等的难度。一个名净能专于一途卓然而立的已属不易,还能兼及他途的,更是凤毛麟角。
  • 琵琶起舞
  • 这是一个水欢柳唱的春天。季宏经过西泠桥来到孤山的北麓,眼前处处都是盛开的桃花,艳得满枝亮堂。他身穿一件米色的便装,前面敞开着,衣角一高一低,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他慵懒地在西湖边一条长椅坐下,肘搭在扶手上,支撑着斜在一边的身体。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一条莫名其妙的信息:一个多月来不见你的影踪,很是想念。非
  • 土壤收集者
  • 当父亲在家乡的土地上对神秘香料作物的种植归于失败之后,他身上消失多年的抵抗因子瞬间复苏了。一年的时间过去,他收获的只是几株瘦弱的茎秆,大风过后,成片趴下,好似匍匐在野地的异类。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们在另一土地上有过丰硕的成果。鸟雀们却热衷在此筑巢,还有蟋蟀、泽陆蛙们似乎也找到了消失已久的狂欢场所。
  • 鸡饭
  • “小姐,鸡饭一碟,加一个鸡腿。““服务员,鸡饭,要双飞。“餐馆里,服务员正忙碌。午餐时的点菜捧茶收碗抹桌令他们忙不过来。客人点的是本地的美食,一种鸡和饭相配合的组曲。这种以鸡和米为材料的组合,能煮出香喷喷、令人垂涎欲滴的鸡饭;吃时佐以嫩滑甜美的鸡肉,再蘸上为它特制、淋有鸡汤的辣椒酱料,常使客人吃得
  • 那个老人胡印叔
  • 1979年的一日,在红灯码头的海上,一位老人坐在“长城“号轮船的船舱里,送船的人只有三位。这位老人瘦瘦巴巴、干瘪古铜色的脸上,被岁月深深地刻着如干旱的土地般的龟裂;嘴里只剩稀稀落落几颗因抽红烟而发黄的牙齿;两边的颧骨,没有肉感地凸出;一头如黑白芝麻混杂的特短头发,看起
  • 心得
  • 一、朗读童年1998年,黄昏的德国中部丘陵地带,一辆白色的老捷达车行驶在一派暮色的森林中的公路上。车窗开着,森林中清新的微风令人感到舒服,却不知为什么,舒服到了忧伤。德国秋天的黄昏非常明亮,漫长,是一天中我最喜欢的时刻。我和芭芭拉漫无目的地聊着天,她是《一个女孩》一书的翻译,我们一起做了几十次朗读会,每次,我们都很享受朗读后
  • 女人有权利享受自己的身体——对话陈丹燕
  • 对话时间:2012年1月对话人及对话整理:王晟一、放弃信仰是终极的精神痛苦王晟:您喜欢周游世界,去过许多国家,甚至还去过北极?陈丹燕:是的。我当时去了北极十多天,是坐飞机去的,辗转到达“黄河站“。北纬七十八度。感触很深的有两点,一是大自然非常美好,二是大自然快要灭亡了。我们去的地方是北极熊最多的地方,每
  • 青瓷意象:水碓与龙窑
  •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第一次去宝溪,住曾轶星家。宝溪是个乡,地处龙泉西南部,距市区六十来公里,山清水秀。宝溪的山叫披云山,又名天师山,用曾轶星的话来说,是三江发源地,实际上是个分水岭,从这里形成的宝溪、住溪和八都溪,分属闽江、钱塘江及瓯江三个水系,资源之丰沛、水质之得天独厚可想而知。曾家左侧就是一条水清
  • 看书余记(选摘)
  • 1.今天因女儿回来的缘故,早上起来,我就和老婆去买菜和肉,准备吃火锅。买到东西,让老婆先回了家,我则骑车去同心路那里,自然是希望着去看看旧书摊,然而奇怪,一家旧书摊也没有。显然是城管在管制,不让旧书摊出来。允许摆这个摊摆那个摊,却不允许摆书摊,不知城管是怎么考虑的。没收
  • 我的情感地理(五章)
  • 生命中独自永恒轮回的冬天对于某些个体的生命,冬天往往不是以季节的形式出现,而是以一种精神的姿态出现。——题记我个人常常觉得,既然冬天可以让水结冰,也完全可以将我们的疼痛和痛苦冻僵。——题记二我那么冲动地去表达什么,表达完之后,我却总是不知道自己表达了什么。——题记三
  • 关于征集第二届郁达夫小说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 郁达夫小说奖是以浙江籍现代杰出作家郁达夫命名的小说类文学奖项,以弘扬郁达夫文学精神为主旨,放眼全球华语写作,力推浪漫放达、感性丰盈、感时忧国、富有鲜明个性的优秀小说。第二届郁达夫小说奖评奖工作已正式启动,现将征集参评作品的有关事宜通知如下:
  • 《江南》封面

    主办单位: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张晓明

    地  址:浙江省杭州市环城西路91号省府4号楼11层

    邮政编码:310006

    电  话:0571-51182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6694

    国内统一刊号:cn 33-1039/i

    邮发代号:32-79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