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江南》 > 2012年第03期
  • 卷首语
  • 想起那年走读江南,走到龙泉青瓷一站,竟被一把小小的荷叶青瓷壶迷住了。问烧窑的主人可否卖给我。窑主夫妇居然异口同声:不卖!窑主的青瓷展厅琳琅满目让我随便挑,转了数圈没有看上一个,依旧回到荷叶小壶前,问窑主为何不卖?答曰,是我儿子的作品,得问他。请他儿子出来,
  • 楼奕林作品欣赏
  • 现实生活
  • 我们这座城市,地势起伏,类同山城,出门来,不上就下,腿练得好,腰扭得好,自古以来,都不大出胖子。因此,胡坚就格外引人注目。胡坚的胖是躺出来的。他从小就喜欢躺,连走路,也把肚腹挺起,上身后倾,给人随时准备躺下去的印象。为此,他没少受父母和老师的责罚,老师为改掉他
  • 越来越难办的小说
  • 前些天做梦,我还像大学刚毕业时一样,正做教师,我作古正经地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们讲小说。我说,写小说,就是写麻烦。人的一生,总会遇到大大小小的麻烦,小说的任务,就是关心别人的麻烦,帮助你的小说人物,梳理这些麻烦,在
  • 骨节
  • 一夏肖丹从波光凛冽的镜子里细细看着自己那张脸,看可有破绽。其实夏肖丹在上大一之前几乎都不照镜子。那时候,镜子对她来说就像一条兀自奔流而过的河,流到哪里都和她没关系。那团泡在镜中的影子边缘清晰。这张脸在今天晚上可是要给别人看的,全当租出去了。她知道这
  • 拍卖
  • 一、她自己也觉得失态,往日的镇静哪里去了?义卖国画的商讨会一散,尹琏第一个奔出国画院。当她赶往超市拎走那条青黛的“江团“鱼时,汗水早已浸润了她的鬓发。十三岁的嫚嫚,周末下午没课,在家专注地完成她的那幅《中秋月》。孩提时代的临摹力,处于一生中的高峰值。她从
  • 守桥人
  • 马丁第一次登上王桥,是作为一名围观者。那次,他目睹了跳桥秀的全过程。十几个人一起爬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登上了王桥两侧的钢架。守桥的保安不是没有发现他们的企图,而是他们的人太多,速度又太快,保安拦下了其中的一个爬桥者,其他十多人就趁这俩人拉扯纠缠的工夫,迅速地爬了上去。
  • 我们的叛徒
  • 夏天到了,金苟又开始为洗澡的事烦闷。他没有去过一次水库,但水库里孩子们嬉水的声音能一直传到他家门口,他无数次朝着水库的方向发呆。老婆子已经把水放好了,一只半腿高的木桶搁在门口那块青石板上,毛巾搭在木桶的拎把上。那块毛
  • 马失踪
  • 在春天远未到来时——白马、黑色石头、火焰、脸庞黝黑的男人、流水样道路、星星、高过云彩的山峰,细眼睛女人——这些陌生事物,便在少年来喜梦境里交替出现。他不清楚它们预示着什么。在以往经验里,所有梦境的疑难都可在现实中得以解答。比如他梦见三只羔羊,从河水中央蹒跚而出,过不几天,他家的母羊便产下了三只羊羔;比如他在
  • 延安文艺座谈会和有关的人与事
  • 一、为什么召开文艺座谈会新华社1943年4月22日播发的《党务广播》说:“在延安集中了一大批文化人,脱离工作,脱离实际。加以国内政治环境的沉闷,物质条件困难的增长,某些文化人对革命认识的模糊观点,内奸破坏分子的暗中作祟,于是延安文化人中暴露出许多严重问题。““有人想把艺术放在政治上,或者脱离政治。““有人以为作家可以不要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或者
  • 一声何满子
  • 一、初识何满子虽说都是富阳人,但我与何满子的相识很晚。“文革“前,曾在报刊上看到何满子的文章,却不知道这个“何满子“是我们富阳人!“文革“中,何满子被遣送回龙门监督劳动改造12年,但那时我正处于长期的监禁中,自然也不可能有谋面的机会。
  • 江湖尽头是故乡
  • 1983年的一天,我去冀访先生家闲坐,看到他家的客堂间多了一幅条幅,没看内容,就为落款所吸引,因为这位书家竟叫“何满子“。“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吟了这两句诗后,我问冀访:这位何满子也是“胡风分子“?冀访道:是呀,但其实他倒还真算不上是“分子“,他与胡风没
  • 新儒林外史——悦读钱钟书的文学创作
  • 二十世纪中国的文学家里,才学并高者,应推钱钟书第一。才气能与他相比的,倒有几位,学问能与他并胜的,就很难找了。他的渊博兼通古今中外:《管锥编》包罗了文、史、哲三门;《谈艺录》与《宋诗选注》于诗学探讨极深,前者尤其是中西逢源的比较
  • 车上授乳不雅?(杂文两则)
  • 近日报载,台北捷运的车厢里,一位年轻的母亲因怀中婴孩哭泣,当众袒胸哺乳。旁边有中年妇女不以为然,说她此举不雅,劝她不止,转请随车服务员来阻止。服务员说,并无规定车上不可如此。做母亲的解释,因为宝宝饿了,不得不喂他。中年妇女
  • 爷爷奶奶和十里红妆
  • 走读江南,探访非遗,关注和参与,感悟和思考。非遗并非遥不可及,其深厚的文化底蕴依然由方言、习俗、衣食生活,潜移默化地渗透并影响着我们的生活。走读江南,探访的是历史岁月留存的积淀和点点温存,更是寻找久远的文明和传统文化的价值。“走读江南“栏目自2009年开栏以来,邀请全国文学艺术等各领域专家和媒体,数次深
  • 谁持彩练当空舞
  • 一John和南希,一对来自美国波士顿的夫妇。在我们的陪伴下,走在12月的天津街头,他们丝毫未因冬日的萧索而影响盎然的兴致。此番天津之行是他们六年后的“故地重游“。他们还记得在六年前的潇潇春雨中,一行人打着伞,在五大道即兴的漫步,他们当时就兴奋地告诉我们,走在这宁静的小街上,就仿佛置身于他们熟悉的波士顿。
  • 知识分子还是要做脊梁——对话赵玫
  • 对话时间:2012年3月对话人及对话整理:杨仲达一、我永远有新的东西杨仲达:首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与我对话。您已经若干次被访谈,那么,您是否为此感到被动,因为与您对话的人很多,但是未必都是您的知己,也未必值得您去倾吐心声。您有没有厌烦的时候?还是作为一名作家,您认为此种对话也是文学活动的一种,
  • 从爱荷华开始
  • 二〇一〇年八月到十一月,我在美国爱荷华大学参加“国际写作计划“。三十二个国家的三十八位作家聚在一起,携带不同的语言和时差,决定以文学的方式展开全球化的集体生活,在一个叫爱荷华的小城里。作为城市爱荷华很小,因此月亮显得高大:我到那里是晚上十点多,大半个月亮金黄地支在小城的头顶,如此之大,城市几乎不堪重负;离开
  • 西洲曲
  • 自打知道自己是个不爱说话的孩子起,我便开始学会了察言观色。自然,也并不是为了讨好和巴结,而是为了自保,因为我并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这从第一次照镜子以来,便深以为然。靠窗挂着的那片镜子,是母亲嫁妆的一部分,它被默默摆放在那,不知已是何年何月的事了。自打记事起,它就悬挂于此。镜子里的我,不仅头发稀少,而且毫无光亮可言,
  • 《江南》封面
      2013年
    • 01

    主办单位: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张晓明

    地  址:浙江省杭州市环城西路91号省府4号楼11层

    邮政编码:310006

    电  话:0571-51182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6694

    国内统一刊号:cn 33-1039/i

    邮发代号:32-79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