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江南》 > 2012年第06期
  • 卷首语
  •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不仅文坛振奋,国人也为此骄傲。中国文学终于昂首挺胸扬眉吐气地进入了世界的视野,莫言代表所有优秀的中国作家证明了中国文学的世界意义!事实上,我们每一个人内心都很清楚,中国要和国际接轨,仅靠经济和资本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用人文和世界对话,才能真正
  • 在肉上
  • 冯国平从军校毕业后,曾经胸怀大志。但一直以来背运不断,逆多顺少。从此死心了,老实了,也安于过小日子了。父亲退休后,他就继承父业进了肉联厂。苜蓿街上的人都知道,冯国平的父亲当年就是凭借杀猪的精湛技艺获得县级劳模的奖章,但父亲的杀猪刀并没有传给儿子。我不拿刀,冯国平进厂时就说,我下不了这个手。因此,厂里就安排他给猪肉盖印。冯国平再怎么清高,也得每天待在肉联厂里跟猪打交道。自觉落魄江湖,与猪为伍,谈不上有缘,也未
  • 《在肉上》创作谈
  • 当我写下“在肉上“三个字时,我就知道,会有一种肉欲的气息从文字间散发出来。这个题目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以为我要藉此惹人眼目。哦,我没有这种讨巧的想法。写这个小说时,我曾在一座乡村公厕的墙壁上发现了一行被人涂抹过的字,其间仅露三个笔画完整的字:在肉上。回来
  • 茱萸
  • 一十八岁那年,茱萸从一只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茱萸成了美人,经过她身边的人,都会被她照亮。走在嘉兴城里,她成了一道风景。白衬衫,黑裙子,白袜子,齐耳短发迎风招展。她马上要从秀洲女子学堂毕业,浑身上下都透着蓬勃与朝气。春天的一个黄昏,茱萸和同学诺琳双双走入弘文馆时,门口的警卫双脚一并,来了个毕恭毕敬的敬
  • 规矩
  • 雨越下越大。刘木刚垂头坐在屋檐下,一声不吭吸烟。地上的狗盆已然倒翻,阿黄摇着尾巴卖力地舔着盆底的几粒米饭。起风了,顺着屋檐一股股流下来的雨水乱了方寸,雨水飘到了刘木刚身上。他将吸得干干净净的烟蒂踩灭,起身时发现阿黄蹲在地上呜呜叫着,吃不饱的样子。他轻轻地踢了它一脚:死狗,叫什么叫!?
  • 哥哥
  • 好多年前,他开始喜欢玩一个游戏。他站在山坡之上,假装被子弹击中,然后摔倒,滚下山坡,身体每滚一圈他都努力制造出痛苦的表情。滚到山坡下面,他假装死去。临死前,还会有些挣扎的动作,或者类似遗言说一两句话——总之就学着电影里做的那样。他就那样在荒野里“死“去,身上粘着草屑和野花瓣,没有谁知道他的游戏。有时他一“死“
  • 弹琴唱歌跳舞
  • 一九九七年的时候,五月和小伍都在一架游轮上跳舞。小伍多才多艺,偶尔也客串弹琴唱歌,五月则只顾混时间,只想付出一点小小的劳动换取地中海上逍遥的时光。她们的豪华游轮那个夏天一直在欧洲,在碧蓝的爱琴海上,像一片漂浮的大陆,一切应有尽有,快乐也无边无尽——因为根本没有烦恼的理由。五月刚大学毕业,踏出校门一看,原来经济很好,好像随时找得到工作,于是决定干脆休息一
  • 南方公园
  • 小南和她身边的少年把这个公园叫作南方公园,因为这公园位于他们所住的公共屋邨的南路上,后来小南就觉得,它是属于自己的世界。事实上,公园并非在屋邨南面,而是在背面。小南自小就住在这个屋邨,小时候妈妈常常吓她说公园都是道友和拐子佬出没的地方,平日都不让小南上街,自己外出就把小南和她弟弟锁在小单
  • 大匠心——锡雕传人盛一原的人生
  • 锡通神,有灵性,是我儿时就有的感受。那时,家中很多锡器,历代祖宗传下来的,包括母亲嫁妆中按例有一套锡雕器皿。父亲是新派人物,除了冬季祖父还用锡壶温黄酒喝,锡器被幽禁在黑咕隆咚的陪弄里。我从小调皮,兄弟中惟有我敢于闯进陪弄探险,一起脚踩倒锡器、瓷器,惹出哗啦一
  • 聆听何炳棣
  • 汶川大地震之后第五天。下午。西子湖畔煦日温和。当一袭轮椅由他年近花甲、在油画上颇有建树、也是深圳国际机场设计者的长子何可约,徐徐推出之时,我觉得萧山机场国际航班出口处,十分安静,一尊如礁石般坚毅,又如丝绸般细腻的脸庞,由黑
  • 心理学家的曼陀罗
  • 当年在西藏阿里,我无数次看到过这种外圆内方一层套着一层的图案。它们或在墙上,或在纸上,或在洞穴之中……绚烂多姿,色彩鲜艳,虽然由于时间的漂洗,很多细节已看不分明,但那种寄予了无限想象力的气势和庞大系统的缜密性,伴随一种不可知的象征性,带着无法抗拒的力量劈头盖脑而来。这是什么?我问阿里的老同志。他军装很旧,不过洗得很干净。这在阿里的军人里面并不常见,因为
  • 作家最重要的素质是真诚——对话毕淑敏
  • 对话时间:2012年8月对话人及对话整理:董海霞一、经历是最宝贵的财富董海霞:您写的第一部作品《昆仑殇》不仅发表了,还获了奖。处女作就获奖,这是比较少见的。您觉得您当年的一鸣惊人主要是源于那些因素?毕淑敏:我想可能有这么几个因素,第一是西藏的经历有独特性,一般人都不太了解,那时了解的人更少,题材本身有特点。第二是我当时充满了
  • 南行吾记
  • 一、绕到盛名背后寻找风景听说我在越南国家大学中文系外教过半年,几乎每个人都会问:“那么,你是到过还剑湖和下龙湾的了?!“这个时候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如果是在网上,我定会选择“复制“,“粘贴“、“粘贴“……还剑湖和下龙湾并没有错,但被问起的次数多了,实在不免有些腻烦。国家大学的所在地是纸桥郡,相信学过近代史
  • 荒漠的旅程
  • 沉溺在记忆中,一九八九年四月的一天,风雨大作。这几乎不像是四月里的气候,夜晚的时候,甚至雷声滚滚。不久以后,胡耀邦去世了,街道上出现了学生的纪念游行队伍,交通开始堵塞,我骑着自行车绕过主要街道上班。那时候,我还在上海的一所中学教历史。桌上的裂缝很深,我把它擦了又擦,可是一些
  • 《江南》封面
      2013年
    • 01

    主办单位:浙江省作家协会

    主  编:张晓明

    地  址:浙江省杭州市环城西路91号省府4号楼11层

    邮政编码:310006

    电  话:0571-51182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6694

    国内统一刊号:cn 33-1039/i

    邮发代号:32-79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