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青海湖》 > 2007年第04期
  • 儿女情长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晚饭的时候,我做了两个菜。我把土豆丝端上来时,先做好的那盘炸茄盒,已被小龙吃掉半盘了。这要是放在以往,十年或者十五年前,我一定会瞪着眼睛教训小龙一顿。那时我真挺擅长引经据典的,唾沫横飞地说他不懂礼貌、不知孝道。看着小龙低眉顺眼的样子,老实说我这心里就挺有成就感的。但现在我不会这么做了。事实上,很早以前,十年或者十五年前,我就不这么做了。我一定要这么做的话,小龙就会对我瞪着眼睛。而且我很快就会发现,唾沫横飞地引经据典这行当,小龙干得比我还溜。什么叫青出于蓝胜于蓝呀?我想,看着我低眉顺眼的样子,小龙心里也会挺有成就感的。
  • 回到过去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第一章 我的知青朋友银柱找我来玩,在我八楼一室一厅的房间里,我们慢慢地吃菜喝酒,菜是在外面小摊上买来的板鸭和动物内脏,酒是52度的五粮液,我泡了一壶浓茶,茶是西湖龙井,当然十有八九是冒牌货,口干了的时候,就喝几口茶。我们相互打听我们那些知青的下落,回忆我们在一个叫羊河农场做知青时的情景:麦收秋收,寒冬守夜护场;看附近农民拉着母猪让我们农场的种猪交配;夜里扛着麻袋到村里偷农民的鸡,套农民的狗,连夜煮了,大快朵颐……
  • 一路走过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下班了,装卸工李家楼扛了一天包子,回来还没忘记顺便从菜市上捎回一袋子菜。李家楼的菜大都是老了的菜。时令的,新鲜的菜,李家楼一般不买,那样的菜,贵。春天,菜一般都不便宜,李家楼家里主要吃上年里腌下的雪里红,包酸菜包子,下雪里红面条,或者买回一刀豆腐,做雪里红酸菜汤。夏天,青菜都上市了,李家楼才告诉孩子们,现在可以敞开肚皮吃菜。实际上,这时买回的菜也都是一些大路菜,都是一些论堆儿的略显得有些老了的豇豆、莴苣、眉豆、西红柿和黄瓜,这样的菜,花钱不多,买回来,一吃就是两天,并且省钱。菜买回来了,李家楼亲自下到厨房里烧菜。他老婆惠英只要把饭焖在锅里就得了。邻居们说,看人家李家楼,多心疼老婆。李家楼就认真的告诉人家,这可不是心疼她,我心疼的是我那几棵菜,花钱买回来,烧不出味道,不就浪费了么。老婆惠英在一边听了,就“呸”他一口,嘴里骂道,什么人啊,你就不会说两句好听的嘛。
  • 中国石油人万岁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金风乍起、白露初临的清晨,天空明净气爽,那飘浮起的白云浅淡悠闲,呼吸里饱含着甜丝丝的凉意。仰起脸看一看,甚至都不用想,那千百年前的太阳,便又一次地升上了我们的天空,而向日葵花朵成熟得极其烂漫,散发出它独有的光彩、敦厚与宁静。
  • 我是工人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我是工人。 这四个字常常出现在不眠的黑夜,如一块被拦腰折断的木头用尖如刺状的断面呈现一种本质的存在,散发出一种单一的只属于树木的气味。树木的气息区别于任何充满诱惑和情调的花香,甚至很难让人产生浪漫的幻想,它弥散在我们生存的空间和空气混合在一起成为一种不易察觉、沉淀在底层的味道。我无数次试图描绘出这种气息,但最终以失败告终。因为它与泥土一样属于本真的自然界,根本无法用一种颜色或花哨的词语来定位,你只需慢慢融入其中,默默地感受这种存在。
  • 拈花微笑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后脑之相 普陀山。讲经法会。僧人在前,俗人在后。 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光光的后脑勺。八排和尚,两排尼姑,有三四百之多。
  • 这里的春天真安静(外二篇)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惊蛰的雷声从天边滚过,停泊在树梢的春意便浓了。从潭柘寺下来,我们在面包车上草草用过了午餐,便睡意朦胧地被拉到了位于北京西郊香山东麓的万安公墓门前。此时尚是正午时分,偌大的墓园中岑寂无声,参差排列的墓碑沉默着向视野极处延伸。满目挺拔肃穆的松柏、竹篁犹是冬眠未醒,倒是几只乳燕在树间自在滑翔相互叮咛,点缀着些许生气。陪我们游览的是北大文史系毕业的一个年轻先生,到这里来便源于他的极力怂恿,而他对于这里“政治色彩重,文化浓度高”的论断更为墓地蒙上了一层神圣、朦胧的光环。
  • 爸爸妈妈那本书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为了庆贺父母乔迁,我们全家凑在一起吃了一顿晚餐。喜庆宴罢,我们随着人潮走进了电影院。岂料,我们正被银幕上的幽默表演笑得前仰后跌之际,与父亲徒步走在后面的母亲却倒在血泊之中——一名骑车人在马路上重重撞倒了母亲后仓皇而逃。及至我们赶到医院,父亲已在用力摇撼浑身血迹的母亲:“别走啊,看着我……等着我啊!”几近绝望的凄凉之声震悚了整个急诊室。
  • 彼岸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那是一个满天星斗的夜晚,每一颗星星都清而亮,每一颗都低低地俯下头来,仿佛对她说,你尽可以放心前行,我们会一路朗照……她忽然感到一种幸福,那种浑沌而又陶然的幸福。她从来没有这样亲切地感受到追物的宠爱——真的,她这样平庸,她总觉得幸福应该给予比她更好的人。
  • 陪父亲出游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拜谒出生地 母亲去世后,父亲的心情很郁闷,每天从外头回来,走进突然变得冷清的家里,他一时很难适应。在外的亲戚、朋友闻讯后,纷纷打来电话慰问,不少战友邀父亲过去散散心。上了年纪后,父亲很少出远门,这次接电话后,他有所心动,我也趁机力劝,于是,父亲决定周末让我开车带他去青岛,看望一位姓吴的战友。
  • 手擀面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每年的清明节,去给父亲扫墓的时候,我总是让家人特意做一碗手擀面,带到父亲的墓前祭上。结婚前是母亲做,结婚后是妻子做。从未见过爷爷的女儿,总是好奇的问我其中的原故,我总是避而不谈。今年女儿又问了,看着她日渐懂事的样子,于是我便向女儿讲述了将近三十年前的往事。
  • 乡关何处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流离颠沛的记忆总是伴随着对故乡、对逝去时光的无限思念。为了生计离乡背井,旅途中凄凄惶惶的景象恐怕很多人都有。我8岁多随父母从老家迁往油田,因为那时候穷,考虑到这边来后家徒四壁,我父母亲尽量把能带的东西都带上了路,包括一个碗橱、一个五屉柜,还有一个圆形的餐桌。我父亲带着从未出过远门的一家老小,心急如焚地买车票,办托运,签转车的通票。寒冷的冬天,说话的时候嘴里呼出热气,额头上却渗出一粒粒汗珠。家具办了托运,随身还带着很多东西,因为天气寒冷,钱又很紧张,父亲根本不考虑会在途中找旅馆过夜,而我弟弟还只5岁多些,我母亲就带了一床很小的被子,候车的时候,我弟弟如果睡着就裹着他。到达德州时是临晨5点左右的样子,我至今记得那晚的路灯,橘黄的光,这光之外目光所及都是黑暗,陌生的城市还睡着,而拖儿带女的一家人在车站外的路灯下守着一大堆行李惶惶地想象目的地会是什么样子。我父母亲去办托运手续的时候,嘱我和姐姐看好行李和弟弟,可是他们回来的时候发现弟弟不见了。我忘记了我父亲打我和姐姐了没有,印象里只有母亲惊惶的脸。后来在车站里面找到了弟弟,他兴高采烈地看那些火车,不知道自己丢了。现在想起来,能体会我父母当时的心情。家啊,什么是家?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家。无论走到哪里。哪怕再苦,再凄惶,只要有家,就有温暖。
  • 土豆(外一篇)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越平常的东西越容易被我们忽视,比如日常食用的土豆,长着麻嘟嘟灰溜溜的脸儿,在整个蔬菜家族中也算不上漂亮。它不如西红柿鲜艳.不如辣椒生动,也不如黄瓜水灵,个子比萝卜还矮,根本就站不起来,但据营养学家说,每天早晨一杯牛奶再加上一个土豆,就能维持一个人一天的热量。这种说法的科学性当然还有待于详细考证,但多数人都喜欢食用它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它不仅是穷人的食品,富人也一样需要它,但它显然更关心贫穷的人,从女儿那懂事的请求就可以印证这一点:“爸爸,我不要鸡腿堡,只一个炸土豆条就行。”它在水中沉积下来的体液,我们把它叫做淀粉,且不说它在工业和医学上的价值,就说它的食用价值,不管是特级厨师还是善于烹饪的肥胖的家庭主妇都离不开它,中国菜系繁多,但缺少它的勾欠,爆炒出来的菜总是少了滋味。
  • 年轮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老屋拆迁的这天,我回来了。随着电锯齿轮高速有效地转动,一棵大树顷刻之间便被拦腰截断,先是在坚实的地面上沉闷的跳动了一下,仿佛临死前最后的挣扎,但随后它就默默无声纹丝不动了。这是老屋前的那棵梧桐树,母亲说这是生我那会种下的。梧桐树叶长了又落、落了又长,陪我度过了童年、少年和青年,但它似乎没有给我多少记忆,因此在它倒下的那一刹那,我没有伤悲。我低下头看着它,大量的树汁从截断处源源地涌出,树干的剖面上渐渐浮现出一层层神奇的圆圈,围绕着树干中心的一个圃点,呈放射状向着树干的外皮处层层蔓延,涟漪般的圆圈在树液的浸泡之下放射出道道白色的光圈,猛烈地撞开了我童年那生涩的脸庞……
  • 故乡的记忆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红肚兜 红肚兜,是母亲这一生中向我要过的唯一的一件东西。
  • 少君诗选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从容(组诗)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山中札记(组诗)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登高述怀(外七首)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大雾源自时光的另一端(外三首)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记得(组诗)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不为人知的孤独(组诗)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漂亮的酒杯摔在春天的大地上(外二首)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太阳黑子爆炸变奏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低音部(组诗)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发现(组诗)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漂浮的风(外三首)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这里是他的家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小序 2007年2月,我在胜利油田采访了一个刚刚过完70周岁生日的老人。他叫顾心怿,出生在上海,自他24岁那年到了地处黄河入海口荒原上的东营地区(现胜利油田所在地),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整整两个白天,他静静地坐在他办公室临窗的一张办公桌前,用平静而又缓和的语调,向我慢慢讲述了他记忆中的、也是他灵魂深处的那个“顾心怿”。他的石油人本色,他那不屈的灵魂,他那意气风发的生命活力,让我一次次感受到他在石油科技第一线的人生风采。就是他,所发明创造的链条抽油机(以及由此派生的皮带抽油机),在广阔的油区大地上,和具有百年传统的磕头式抽油机一起,构成了中国油田以及世界上某些油田的地面风景;就是他,在胜利油田发现井上独创的大直径取芯的思路得到了普遍的承认和应用;就是他,在当年援助阿尔巴尼亚期间,为阿国攻克了石油工程难题,成为深受阿国工矿部欢迎的石油专家;就是他,领头设计建造了我国第一条坐底式石油钻井船;就是他,发明了数千吨重的能在海滩上走路的“世界上最大的机器人”——步行式石油钻井平台;……就是他,自称是中国工程院学历最低的院士;就是他,让我不时想起胜利油田的“钻机”“油站”“荒滩”还有“蓝天”——他的家。
  • 众志成城谱华章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谨以此文献给为安庆化肥“油改煤”工程奉献拼搏的人们——题记
  • 韩少君:诗人在场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韩少君,一九六四年出生,大学中文系毕业,现供职于中国石化集团公司荆门石化总厂。一九八三年开始写诗,著有《倾听》、《你喜欢的沙文主义》、《黄金日子》、《另一粒阳光》等四本诗集,曾获“长江文艺”奖和首届“或者”诗歌奖。中国作协会员,湖北省作协理事。二十多年来,他先后四十多次在全国各种诗歌大奖赛中获奖。在《人民文学》、《诗刊》、《作家》、《青年作家》等全国各种报刊及台湾地区有关报刊、美国华文杂志发表诗作600余首,作品收入各种选本。他是目前国内十分活跃并且极具个性的实力派先锋诗人。他还是国内外发行的著名诗歌刊物《诗歌月刊》的栏目主持人,主持其经典栏目“先锋时刻”。也是内部交流刊物《新诗刊》的主编。
  • 琴声 免费阅读 免费下载
  • 《青海湖》封面

    主办单位:青海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董生龙

    地  址:青海省西宁五四西路1号

    邮政编码:810008

    电  话:0971-6306871 0546-85521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29-3510

    国内统一刊号:cn 63-1008/i

    邮发代号:56-2

    单  价:3.90

    定  价:46.8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