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青海湖》 > 2011年第12期
  • 是谁打断了村长的腿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里下河边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张老四家新相到的媳妇,以前在广州是做小姐的。这个没影子的说法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但村里最近一直在说,尤其是桥口的小店门口,三三两两的小妇女一坐下来,讲讲就讲到这上面了。这个还没过门的张家媳妇,是媒婆顾明兰的姨侄女;姓李,是后村李木匠的二闺女;李木匠年前中风了,半边身子不听使唤。最近有人路过看见了,说能走了,坐在家门口晒太阳,嘴有些歪。顾明兰为什么把自己的姨侄女说给张老四家呢?因为急着用钱。李木匠中风,住了半个月的医院,花了两万多,把一点点的家底花干净了。
  • 点灯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她一直相信她和爷爷前生有某种宿怨。她出生的消息传到爷爷耳朵时,爷爷先是一声沉闷的叹息:“唉,是个死丫头!”然后背着双手去了后街,三天后才回来。“死、r头”的绰号像胎记一样伴了她一生。好在母亲争气,在她一岁半时,又生了一个男的。爷爷乐得不成样子,用掉了两颗门牙的嘴巴颤巍巍地说他看见老宅的整个屋顶都给映红了!真是满堂红啊!
  • 新衣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十四岁那年秋后,母亲决定给我扎一身衣裳。就是用缝纫机做一身衣裳。我们这里管用缝纫机做衣服叫扎衣裳。母亲对父亲说,抚顺都半大小子了,个子也不矮了,该穿一穿扎的衣裳了。再说了,过年时,咱那没过门的大儿媳妇红芳不是还要来吗,抚顺穿上扎的衣裳,在他未来的嫂子面前也好显得整齐一此,好看一此。
  • 风雪中的蓝色火焰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跟随石油钻井队不少年了,每年到了冬季,总是少不了要或长或短的经历一次越冬。在钻井队越冬生产的防冻措施里,有个很简单的,必须要做的事。每次停止钻进,循环管线里的泥浆一定要清理干净。这是死命令。以前我听人说的时候就觉得身上阵阵发冷,甚至十个指头都有些不能灵巧活动了。所以每到冬天,我就乞求这样的事千万别发生,可很多事情却偏偏和人作对。
  • 从定边到柳树塘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定边是一个县,在陕北。柳树塘是一个村,在定边。我没有走过定边。关于定边的印象,都来自道听途说。说:定边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说:定边苦不苦,每天要吃二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还要补;说:一个公园两只猴,一个警察看两头;说:炕筒里烧的羊粪蛋,锅里煮的洋芋蛋,炕上躺的红脸蛋;说:定边是个旱码头,一勺凉水换来两瓢油。等等。
  • 乡村的神(外一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乡村可以没有宗教,但乡村一定有属于自己的神。我早年的亲身经历,让我对此深信:疑。宗教对乡村来说,过于深奥,是要用文字乇读的,因而没几个人能懂,而神既具象又虚幻,信则有,不信则无,这是用宗教语言无法釜释的纯粹。偏僻而沉寂的乡村,除了种地就乏吃饭,谁去管它的黑夜,谁去管它内心所想己。神在此时正好理所当然地乘虚而入。乡村勺神说到底是一种泛神,神无处不有,无处不在。
  • 那些个背影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江西南部一座不知名的山,山前有一古桥,古桥两旁樟树遮天。夕阳透过浓密的樟树叶,像洒了一把金豆子在斑驳的桥面。金豆子很快就被人踩踏。两个裤脚挽到了小腿肚子,一高一矮;一双牛皮一样厚实的大脚踩得古桥发出嗡嗡声;一条被汗水或者其它什么液体浸泡多年的长巾扭成麻花状紧紧缠在腰间。
  • 人生三屏幕(外一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们平常最离不开的当然是电视屏幕、手机屏幕还有电脑屏幕。就典型性来讲,大概可以这样来描述:在家里,我们面对电视屏幕;在路上,我们面对手机屏幕;在办公室,我们面对计算机屏幕。屏幕拴住了我们的眼球,屏幕占领了我们的时代。电视屏幕我们的老祖宗,对“家”的写法就是屋顶下面养头猪,简单得很。现在不行了,尤其是城市,高楼大厦里家家养头猪,肯定不成体统。但必须“养”台电视机。没有大的也要有小的;没有彩色的也要有黑白的。新婚夫妇建新家,其他家具再高贵齐全,如果没有电视机,那说明建“家”还没竣工。
  • 月亮地儿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月亮地儿,就是满月光辉下的平整宽敞的地方,如草地、广场、公路等,而时间是在每月农历十五前后的几个晚上。月亮地儿,这是小时候母亲操着家乡口音常说的一句话,在月光如水的晚上,母亲总是兴致很高地带我们出门,说是到月亮地儿里走走,去的地方通常就是门前那片平整的草地。那样的晚上,月亮大多是由东方初升时的金黄,慢慢蜕去那层外衣,变成行走到中天时的银色,照得天宇无尘、大地无霭。
  • 香香的烧豆子(外一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在秋天里的收获季节,有许多令我怀念的事情,比如收割黄豆时的烧豆子,那香味儿就一直香在了我的心里。如今,虽然超市里卖各种各样的炒豆子,有甜的,成的,五香的,但都不能跟我孩童时代在田间地头烧出来的豆子相媲美。那田野里烧豆子时的袅袅青烟一直氤氲在我的心灵深处。
  • 一座遗址的前世今生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潮起 陶制纺轮停下来。下雨了,有滴答的声音落入身旁的陶罐。洁白而妖娆的思念,在午时三刻。“风后。”一个低低的声音,踏千山万水而来。她听到了风声雨声,激荡的波澜,蝶翅花语,还有纷扰低飞的色彩交响。是他,他有铁一般黑暗的泪光,他是一滴痛苦的星汁。只有他才能战败我的不动声色,瓦解我的泠然矜持。天,就这么一声轻唤,所有的东西,那些飞沙走石丢落的失散的封锁的忘怀的一切,统统回来了。
  • 苏州河(外一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一直认为,一座山,一个城市,甚至一条河流,都应该有自己的格调和气息。这些独特的症候在点点滴滴中历经千百年才得以发酵,它是任何其他地方都无法复制的。所以,即便在黑夜的某个角落,这些气息被你闻到,都会让你准确判断出,此刻,你身在什么地方。这些地方的特征,如同这些地方的景色,了解了就永难忘怀。
  • 盛开在秋彼岸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躲在绿色格子的窗帘后面,看了一场台湾电影《刺青》,是女性电影惯有的感性和琐碎。竹子和小绿青涩的初恋,多年之后的重逢,爱情、亲情、同性之爱……每个刺青背后都藏着一个故事。刺青者必须知道,但也必须保守这个秘密。电影就跟刚刚过去的青春一样,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充满了失败、贪玩、颓废、恋爱、伤感,甚至经期的倦怠。
  • 濮阳 濮阳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古 战 场 没有葡萄美酒 没有夜光杯 没有征人的环佩 没有跃马疆场的背影卷起的千层沙 岁月深处 一定有谁 放下青云间的理想 放下江水中的落魄 策马扬鞭 日行千里 夜行八百 又一定有谁 抹去动荡的命运 和解甲归田的守望 五里一反顾 六里一徘徊
  • 彩云之南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过大理 洱海与苍山南北长40华里,东西宽20华里。苍山下,洱海边 我要封路 南40里 北40里 东20里 西20里 只许云、风通过当然,准许通过的 还有阳光和月光 云,要白云,如果有雨 必须是来自雪山,来自银河 或者来自我的初恋 风,要清风,如果非要携带些扶桑、杜鹃的清香 也不要超过三两,要淡淡的 恰好让蜜蜂吸纳后 够它南飞40里 北飞40里 东飞20里 西飞20里
  • 八大山人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八大山人住在山上 山上遍布冬天 八大山人住在庙里 北风吹过 庙就破了 八大山人还是住在山上 山人怀念着某个日子 灿烂而悲壮 从此山人爱上了枯树 上面伏着翻白眼的乌鸦 乌鸦的叫声裹着铁锈 山人选择了下雪的日子去垂钓 用细细的情感打捞一个朝代 树上乌鸦翻一下白眼 山人也翻一下白眼 那朝代就永远消失了 于是山人把满腹伤心 写成长卷
  • 我没时间老去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自画像2010 他用一生修筑一条河流 这个坚硬世界,他是自己唯一的建筑师 水流,是他最终目的 并不在意形态和速度 他和时间较劲,和不断延伸的岸堤较劲 有时,他是严谨的而更多时候,他只是一个归隐者他明白,没有人到达得了彼岸——活着的时候
  • 山居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风吹 风吹一次,草的身子就低一次 再吹再低 草知道,再软的风也比骨头硬 我知道这些,是在破碎了,无数次之后风,能让一个人闪腰能松动一个人的信念,能把一场顽固的霜强加于你的头顶而今,只要风声起来我就会早早地,撤出身子或者,打开所有的骨缝,让风。
  • 荒原上的秋天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棵芦苇的自语涛声,撞开昏聩的下午,一棵芦苇,摇曳着忧心的黄昏。何止是眼睛,何止是梦,多年以来,从未完整的进入眠床,特殊的几次,想是喝多了酒。不要担心夕阳的光线,落下之前,她能够覆盖她的国土。身体承载着内外的胁迫,光里制造一个又一个事端。芦花开出匕首,野火又要燃起,苇叶还青,暮鼓已经飘远。多少细节埋在光阴里,渗出惨烈的血迹,让相残敲碎一片又一片光亮。无力反抗的,只得顺从,在越来越不忍的风里,漫天的疼痛连着过去和未来。骨节,也就在这样的轮回中被岁月噬掉一生的涵养。是的,在遇到禅师之前,花白的盐碱地上,他将继续闭目养神,佯装不知。
  • 北方的风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德胜门左转两个站过了天桥一眼看到南方的刺玫花儿在北京的五环路之内以南方的习俗吹号、点头、打招呼掏出一根云烟点燃任北方的风一口气吹出好远然后,细述贵州、湖南、河南、河北……一路北上的行程彼此用力摇摇手握住地道的方言举在风里一直不肯松开
  • 秋风吹过的日子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秋天 有鸟飞过。山的那面传来风声像父亲的咳嗽.咳出满山的红来秋天说来就来了,那么急促容不下一丝喘息,一次回头山的纵横处是一道道深邃的皱纹落满凛冽的霜和生活的重在秋天阅读、思考,怀念亲人就这样,将内心的痛裸露在风中我想,那些老去的语言或思想只是我们存活的一个瞬间或片段而我必须在风中挺立,像窗口的那棵杨树扶住父亲颤巍巍的身子和弯曲的时光
  • 一个人坐在火车上一言不发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个人坐在火车上一言不发三千多公里的路途是个长句子连通五省,要不是那些大大小小的站点上上下下的方言,我想谁也不能一口气读完沿途的江山我坐在窗口,极目远眺山上的羊肠小道石砌的坟墓,比远山更高的树它的影子在怎样的天气里才会被山脚的溪流接受满车的陌生人,满车不同的起点与终点我看着窗外消磨时间,从不轻易指指点点。
  • 心灵的颤动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呆坐着下午的阳光把电脑桌劈成两半夜明珠在光亮处漓江石在黑暗里远处的歌声更加遥远近处的蛐蛐声清晰可辨就那么一瞬间想起你左心房开始猛烈跳动我不明白这是怎样的离愁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有几许幽怨轻轻地叹口气只是思念而已这是一种病吗青烟升腾烈焰烧灼戒指在中指滑来滑去逃脱?逃避?时间被束缚在壁钟的圆框里三根针描述着流逝的轨迹想念漓江边的草地干涸的象鼻缓缓黑下来的天空和你
  • 石化油码头——来自中石化管道分公司进口原油码头的报告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在祖国浩瀚的渤海、黄海、东海之滨,耸立着6座由中石化管道分公司管辖的大型原油码头。这些专用码头像颗颗晶莹的珍珠,镶嵌在漫长的蓝色海岸线上,日夜不停地接转自中东等地远洋而至的黑色原油,再通过油罐、管道等配套设施,源源不断地输送向祖国的四面八方。在广大输油人的努力下,2010年,中石化管道分公司输油量突破具有历史意义的1亿吨大关,被列入中石化“年度十大”新闻之一。在1亿吨输油量中,进口油竞占总输油量80%以上,这些相当于两个大庆油田的产量,都是通过油码头接卸完成的。这些惊人数字的背后,洒下了广大石化输油人的辛勤汗水。
  • 辫子嫂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辫子嫂是冯小三的老婆,辫子嫂个子挺高,长得粗壮,一双大辫子垂到腚后头.走起路来甩过来甩过去,在农村里劳动起来很是不方便。其实她的辫子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每天早晨需要梳理,或者隔段时间就洗一洗,她是只有到了夏天的时候才去河里洗一洗,然后再从头到尾的梳一遍编成辫子,估计一年也就洗那么一次,也就是说平常是不洗也不梳的。可想而知,那辫子上肯定沾满了尘土,谷糠树叶,辫梢上也会时常沾上些泔水糊糊之类的吧。农村里梳这样大辫子的很少见,可辫子嫂白有辫子情结,因为她从小就长得像个男孩,一举一动风风火火.抬手投足大大咧咧,其他的小女孩就是剃个光头也像女孩模样儿,可她若不扎上辫子谁也不会把她当个女孩子,所以辫子是她区别于男孩的重要标志。辫子嫂的辫子有时候也盘在头上,那就很像个墩在树桩子上的老鸦窝,不过那样干起活来能利索此。
  • 读与写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年轻的时候常常会以文学爱好者、业余作者为荣,写的小文章一旦见报,哪怕是一个小豆腐块,也兴奋好几天,还时不时地拿出来孤芳自赏一番,自己把自己感动一阵子,觉得挺有成就感。写得多了,慢慢地悟出了一些道理:一是只要心里敞亮,写出的东西就会是充满阳光的。鲁迅先生曾说过:从水管里流出的是水,从血管里流出来的是血。
  • 荒原记忆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青海湖》封面

    主办单位:青海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董生龙

    地  址:青海省西宁五四西路1号

    邮政编码:810008

    电  话:0971-6306871 0546-855212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29-3510

    国内统一刊号:cn 63-1008/i

    邮发代号:56-2

    单  价:3.90

    定  价:46.8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