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芙蓉》 > 2013年第01期
  • 子弹壳
  • 有很长一段时间,大约三年多吧,窑山的细把戏最喜欢的游戏是打弹壳。那是真弹壳,一点也不掺假,它比打三角板和玻璃弹子新鲜多了,以前,他们哪里见过这么多的弹壳呢?毫不夸张地说,一粒弹壳影子也没有看到过。
  • 小狐媚
  • 村边那些老火山,月桂没数过,也懒得去数,但她敢肯定至少有十几座吧。打从跟着天成回了甘家洼,一出家门,甚至门都不用出,坐在自家的炕头上就能看到挤在窗外的山们,或蹲,或立,或躺,或卧,有的像瓷碗,有的像簸箕,有的像牌楼,有的像提水的笆斗,有的像顶天立地的汉子,不管像啥,
  • 娱乐总监
  • 老颜是个有趣的人。他来自上海,五十岁左右,司职娱乐城的舞台总监。来应聘的时候,先用笛子吹《我是一个兵》,再用萨克斯演奏《千言万语》,最后,还唱了一段京剧《打虎上山》。说老实话,这些才艺也还寻常,倒是他说的一番话使我有所触动。表演完后,他见我沉默不语,就说,我知道自己年龄大,
  • 我们
  • 消防车呼啸着开过大街的时候,杨洋总会想她的丈夫肖林会不会坐在那辆车上。肖林出事那天,杨洋在环城西路上又看到了他的车。准确地说,是消防车的警报声提醒了她,那时候,杨洋正在环城西路的一幢写字楼里上班,推开十七楼的窗户,她看到红色的消防车在车水马龙的公路上蜿蜒疾行,驶出了一条蜈蚣爬行的形状。
  • 陆小廷的海誓山盟
  • 在他早年狂暴而令人肝肠寸断的荒唐岁月里,陆小廷曾立下许多千奇百怪的誓言。无论是主动也好,被迫也罢,这些斩钉截铁的宣誓大约比他从赌台上输掉的“七角鬼”银圆还多。但其中至少有一次,纵或仅仅一次,毫无疑问是深深发自他肺腑的(尽管年轻人因肋骨先天畸形,
  • 春来草自青
  • 唐棣河北唐山人,大地震没有波及到的幸运儿,生于开滦矿采煤塌陷区里水塘边上的小村庄,从小与水最亲。青少年时代没敢想过上九天揽月,可天天想着下水捉虾。幼年失怙是不幸的,高中肄业也是不幸的。没上过大学,却膜拜知识,读书不求甚解,万里路也没成行。回首青春,没一天不想怎么写好小说。
  • 怎么榨蛤蟆的油
  • “喂,你回答我啊!”等了一会儿,没见反应。于是,声音变成急促的:“听见没有?喂!喂!”
  • 轮到谁来演奏
  • “传说百里奚死后,童子不歌谣,春者不相杵。”百里这个姓氏曾出现在《史记·十二诸侯年表》里:一个叫百里奚的宰相在一段琴声之后去找秦穆公……自从被穆公拿五张黑公羊皮把百里奚换回让他做了宰相以后,百里奚终日郁郁寡欢。
  • 七段寻找对象的谈话
  • 本来的标题是“跟小说谈话”。指向比现在这个直接一些。而直接不是我对事物的追求。当然,更不是文字需要身负的累赘。
  • 变形与转型
  • 有时,觉得唐棣是一个新古典主义,更似一个后现代主义者。不过细想,这些“主义”式的标签到底有什么意义呢?真实创作状态中的唐棣,也不过是一个用语言来造梦的人;读其小说也不过体味着寻梦和人梦的乐趣,如此而来的知音或误解,才是小说之乐,也是神游之美。
  • 鬼子们总是来梦里
  • 手,在月缺的晚上,总得抓住点什么。白板的手和手放大的虚影,一同来到柴草间。月光漏过篾编的窗格,捏制数十朵梅花状斑影,把三五朵布告在白板的手上。白板的右手腕上有块念珠大细的胎印,跟着斑影在暗光里移动。
  • 青瓷花瓶里的纸鹞
  • 德容家的水杉长了快十年,长出了袭袭浓荫。浓荫落脚处是水泥铺成的晒谷坪,泥土在水泥下面沉睡,它们和水泥之上的日子不知要过多久才可以重逢。
  • 水银一样
  • 阮籍又喝醉了。他要醉酒的理由很多,像北眠山上飘荡的黄叶,黄叶也没有理由不被秋风灌醉,它们对轮回的收敛深感无言,对斜枝上高低不就的位置也已厌透。天高地近,肃杀将以天大的理由出现,天不可抵遇,不如早些被秋风灌红一张脸,做些羽化升天的梦,或者什么也不想,飘摇着,带着无边的倦慵和散淡,随便找个什么地方躺下,永不醒来最好。刚才找阮籍喝酒的刘伶也便如此。
  • 在现实与幻想之间游走
  • 火车咣嗵停了下来,我们彼此望了一眼。二十年前的每一个星期五下午,我们鸟一样地从那座布满水泥森林一样的城市回到泪罗江边。大概每周星期五同一时间,我们各自从一家报社和一家杂志社出来,乘坐同一列火车。只有这一次,我们坐在同一节车厢的相对面的位置。先前,
  • 缅甸:摩托车女侠和马车夫
  • 在缅甸第二大城市瓦城曼德勒,一下车立马被七八辆“摩的”围住,看着皮肤黝黑,衣着破烂,涂着老缅粉的摩的司机,我担心不安全,小杨说:“这里只有摩托车,不坐就得走着去酒店。”不等我反对,已跟司机谈好价,替我选了一辆小型摩托车。
  • 德瑞小镇七日漫游
  • 酝酿憧憬了几年的欧洲行,在被没假期、被拒签等重重打击下几乎快没了踪影的时候突然得以成行。虽只有短短一周的时间,却也大大满足了积攒多年的蠢蠢欲动。纽伦堡、爱尔兰根、新天鹅堡、卢塞恩、因特拉肯——我们随兴选到德国和瑞士的几处目的地,紧凑而不慌张。行时虽如浮光掠影,后来每次细回想起到时的心情感受,却愈发浓郁起来。
  • 苏高宇散文与画
  • 到了今年的八月,我来北京就算是整十年了。十年的日子,我遭逢了许多的人和事,自己也从一个精神的小伙变成如今这般行将绝顶的中年人。前些日子,我接到贵阳花溪中学的一个陌生学生的来信,从头到尾,都尊称着我--“苏老”!趁上厕所的时候,我就对着镜子嘀咕,我有这么老么?打量半天,自己也觉得很无趣了。
  • 随笔三篇
  • 多年前,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篮打过第一场比赛,姚明批评了某些现象。那些话在我看来也没什么了不得。忽然引起熊熊大火,一片责备声里,最让人不解的是这句:怎么?姚明越来越像美国人了,什么话都敢说?
  • 乡村客话
  • 一只母鸡下蛋了,我喜滋滋的,口水直流,母亲叮嘱我:等客人来嘞;一群鸭长了翼翅毛,我肚子里的馋虫一拱一拱的,母亲叮嘱我:等客人来嘞;一树桃或一树李熟了,我忍不住天天往树上蹭,母亲叮嘱我:留着点,等客人来嘞。
  • 虚妄
  • 空梯 石梯之下,是无限的空茫 那些被烟云覆盖的城市 散发潮湿,冰凉和发霉的气味 雨随时就来,伴随闪电和雷鸣 这让我们总感到不安 一个梦想还未开始,就已经塌陷 远离人群,是为了掩饰 独自的焦虑
  • 不仅仅是回忆
  • 从一个季节走向另一个季节 肩上,是儿时的憧憬 一路走来,跌跌撞撞 曾经狠心地扭转头不理会恋人的守候 曾经让泪水打湿梦境 以为遥远的母亲就坐在身旁
  • [小说]
    子弹壳(姜贻斌)
    小狐媚(王保忠)
    娱乐总监(肖进军)
    我们(雷默)
    [实验]
    陆小廷的海誓山盟(陆源)
    [新人]
    春来草自青(唐棣)
    怎么榨蛤蟆的油(唐棣)
    轮到谁来演奏(唐棣)
    七段寻找对象的谈话(唐棣)
    变形与转型(肖涛)
    鬼子们总是来梦里(舒文治)
    青瓷花瓶里的纸鹞(舒文治)
    水银一样(舒文治)
    在现实与幻想之间游走(蒋人瑞)
    [行书]
    缅甸:摩托车女侠和马车夫(杨春)
    德瑞小镇七日漫游(王楠)
    [散文]
    苏高宇散文与画(苏高宇)
    随笔三篇(金国政)
    乡村客话(林涛)
    [诗歌]
    虚妄(杨林)
    不仅仅是回忆(骊公)
    《芙蓉》封面
      2001年
    • 02

    主管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湖南文艺出版社

    社  长:吴智勇

    主  编:颜家文

    地  址:中国长沙银盆南路67号

    邮政编码:410006

    电  话:0731-888278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3691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034/i

    邮发代号:42-26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