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芙蓉》 > 2013年第02期
  • 寻母记
  • 这是整座城市最后一大片棚户区,居住人口高达四万人,都是大杂院。有三十多条大小胡同,密密麻麻,纵横交错,跟进了八卦阵似的。胡同最宽的过不去一米五,窄的也就是两个人见面得交错着过去。胖一点儿的若一个人走,对面来了人得退回去才行。有好事者起名三不管,那是新中国成立前的事了。所谓三不管就是警察不管,官府不问,富人不来。到了三不管中午,空气都有些凝固,因为炊烟浓烈得能把你呛死。按照刘子和的话说,他在三不管住了四十年,呛到肺管里的烟引出来能烧三个月。刘子和是个开出租车的,每到中午做饭的当口都得回来,因为孩子要吃饭,老婆秀也要吃饭,有时候两个弟弟也跑这蹭饭。三不管家家户户得生炉子做饭,
  • 清秋和小寒
  • 清秋的名字是她母亲取的。她母亲在盛夏生产,大出血,九死一生生下她,月子里大部分精力都耗在同自身病痛做斗争上,及至稍觉稳定,问起孩子名字,得知受了众托的爷爷还是在斟酌,便放声痛哭不已。没有人把这个处于特殊时期的女人的胡搅蛮缠当回事,可第二天,这个女人却道出了自己一夜失眠的结果,并扬言:“俺谁也不求,俺嫂就叫这个!”“清秋,”这两个字似乎不符合她那糕点厂女工出身的母亲一贯的审美。然而它却使得包括爷爷在内的所有家人为之眼前一亮,非但用它报了户口,爷爷还龙飞凤舞,挥毫写下“独有清秋日,能使高兴尽”的草书斗方,挂于产房墙上。一时间,家里的大人、孩子均觉面上有光,逢有客来探,必指点墙上古诗,让关于这名字的讨论漫无边际——今夏反常的溽热天气、女人生产遭遇的种种辛苦、李家这一辈长房嫡长女出生给家人带来的欢欣鼓舞……甚至有嘴巴讨喜的亲戚,还要拿襁褓中的小人儿说事,夸了孩子五官端庄,又夸她不哭不闹、省心乖巧。甚至,竟然都有人说:“这孩子,简直活脱脱是照着那两个字儿长的。”
  • 五月
  • 五月的空气,渗着一股草木疯长的气息,有人喜欢,也有人讨厌,说这腥气让人焚心似火。这季节,李晨生基本上一个星期出一次差,“出差”的落脚点总是在情人小陈家中。小陈三十出头,未婚,当初街道进行人口普查时,临时把她从别的部门调过来用。人口普查是件非常繁琐的事情,经常要忙到灯昏月暗。李晨生又属于好领导一类的人物,亲自送她回家。小陈靠在副驾驶的真皮沙发上,倦怠得几乎微微入睡。她的耳垂必定抹着香水,隐隐地飘过来,勾得李晨生的心茫茫然似乎在一片荒原上迷失了方向。他的手试探性伸过去,落在她头发上,而后脸蛋上、耳垂上,她没有剧烈地反应,只是身体有了轻微抖动,仿佛一片薄薄的翠叶落在一望无际的草坪上。他便像得到了默许一样继续深入,探进她的胸脯、腰肢……
  • 小城人物素描
  • 这个小城里的人都是微不足道的人。这个小城没有发生过一丁点重大事情,就隔个什么三五年有一两个最微不足道人物的一点事,让整个小城一直谈论到下一个最微不足道人物故事的发生。有的有名有姓,有的没名没姓,仅仅一点谈资,消磨时光而已。1.酒鬼醉死了自己的狗小城里几乎没有几个人不认识酒鬼。他个头生得高大,常年一套深灰色的西装或中山装,虽不十分整齐,但也说不上邋遢,什么场合都能应付。他昂首挺胸,步履匆匆,两条长腿跨得很远,仿佛总在赴一个宴会,或正在置办一桌酒宴,请别人来大醉一场。
  • 今夜独守空闺
  • 花秀香从富豪自选商场走出来的时候,不用看手表,她知道六点还差十分。从四楼业务部财会主任室走到电梯口,乘电梯下到一楼,再逶迤地经过卖各种商品的厅堂,然后走出旋转门,不多不少十分钟,而她是五点四十分踏上归途的。按商场规定,任何人都不能提早下班,但她在这一段日子,准确地说是从《大宅门》开始在中央台一频道播放起,就开始这种提早下班的行动了。好在她是业务部的财务主任,好在这是家国营的商场,下属不会和上司较真,不就是二十分钟吗?而这二十分钟对花秀香来说却极为重要。
  • 国殇1913
  • 蒋翊武目光深邃地望着远方,想到横亘于心的种种,又不便说得太具体,只说:“民国初肇,百废待兴,千头万绪,都不容易,与我理想的民国,还差得远!”周宣三虽然是个老先生,却并不糊涂,他听出一些弦外之音,安慰道:“慢慢来,改天换地的大事,总有一个过程,甚至还有反复。”引经据典说了一些李世民、朱元璋肇基立国、筚路蓝缕的往事。蒋翊武推心置腹地说:“先生,我现在深感读书太少,能力不够。在武汉,身边没有一个像您这样可以问计的人,常感惶惑苦闷。”
  • 青年旅馆的反面
  • 我是晚上走进这家旅馆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在听到我的喊声后从后院走出来。她束着腰间的皮带向我走来,显而易见,她刚从厕所出来。我问,“还有房间吗?”“有。”“住最便宜的。”“你没选择的余地。”妇人说,“跟我来。”
  • 恋爱中的约瑟夫
  • 约瑟夫是在二十岁时上吊死的,现场是在野外的一条林荫小道上。当时是春天,路两边的柳树上刚冒出翠绿的新芽。广阔的土地上生长着小麦,风吹来的时候会有阵阵麦香。约瑟夫选择在一棵粗壮的柳树上结束自己的性命。说是约瑟夫选择这棵树,是因为当时的场景像是自杀。如果是谋杀的话,那就不是约瑟夫选择树,而是凶手选择树。
  • 从今往后我就是李燕(创作谈)
  • 从今往后我就是李燕,本是我昨天想好今天打算要写的一个短篇。由于今天外出以及要写现在这个创作谈,没有写成。把创作谈以此命名,一是因为我没想出其他的题目,二是将一个小说名字作为创作谈的名字,也不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李燕将作为我小说女主人公的名字被我反复使用,之前是王娜,用的次数多了难免有些烦。尽管我写作的时间并不长,从2009年写出第一个满意的小说,不到五年的光景,但是期间发生的变化,自我看来还是很明显的。从侧重讲故事耍小聪明四处埋笑点,到为了尽量写长东拼西凑字数,而贯穿其中的便是一心想着发表和出版。而我也因此出过一本长篇,有兴趣的可以去找找,写得很不好。功利性的写作是很不好的,到现在我手头还有两个在此心境下的长篇产物。终究过不了我这一关,埋在地下也实属活该。
  • 因为无聊,所以写作
  • 魏思孝开始写小说是2005年,几年后出版了第一本长篇小说,没引起多大关注,然后埋头继续写,直到现在依然没引起多大关注。他创作大井喷是在2012年,这一整年大概写了六十个短篇,有时候两天就能写一篇,甚至一天写两篇的情况都有。当时作家曹寇也感叹魏思孝的写作速度。
  • 念咕咕34拳87
  • 半年是漫长的半年,足以让一个沮丧的年轻人自杀五十次——每个月两三次——我想写一个小说,但是我不知道写什么,甚至完全不知道它是关于什么的,我只知道它是一个黑暗的笼子,里面是关小鸟还是关美洲豹或者关吸血鬼,我不知道。我甚至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它可以什么都不关,它的门敞开着,里面的故事早已经跑光了。所以,我想写一个笼子吗?显然不,我干吗要去写一个混账笼子呢?
  • 罗马,北极圈,以及巴黎
  • 在去罗马前,我又一次认真地想了一下“罗马”二字到底代表过什么。“罗马”是一个帝国,是一段历史时期,是一种风尚,是一个主义,甚至是一款凉鞋的名字。可是罗马对世界到底有什么影响,谁也说不清。这种影响就连万里之外的中国都无法逃离。中文算是一种比较闭塞的语言了,外来词的引入相对较少,但我们却说: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个城市现在是意大利的首都,但却要比意大利老得多。如果在罗马前面加一个“古”,那么这跟意大利可就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 大理桃源行
  • 处女作发表后,度过了一段难眠的日子。每每总是对新的评论提心吊胆。两个星期后,情况有所好转,不再每天捧着手机刷互联网。于是一件早就被挂在嘴上但却没有正式提上日程的事情催促我来办。凌晨的夜里翻身起床,通过去哪儿网和HIHOSTEL的手机应用软件定好了机票和客栈。过了四天,飞了丽江。第一次去云南的人,首选地往往是大理和丽江。我也不例外。丽江的哥的热情是质朴的。听说我不满意另一个司机的要价,急切地解释缘由,生怕我误会了他们。我倒是真的差点误会了古城里的一家客栈。故事从进丽江古城大门,马上有殷勤的客栈人员前来找生意开始。这次出来本就是寻清净,不打算住繁忙的丽江,可急需存包,于是跟着一个陌生人去了他们客栈。钢筋混凝土的森林里出来的人心境小,只想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看着他们不要任何收费地帮我存包下来,
  • 《芙蓉》封面
      2001年
    • 02

    主管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湖南文艺出版社

    社  长:吴智勇

    主  编:颜家文

    地  址:中国长沙银盆南路67号

    邮政编码:410006

    电  话:0731-888278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3691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034/i

    邮发代号:42-26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