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牌”:大赌注
  • 显而易见,鹰看见龙在崛起。 无论美国是否在衰败,美国人对龙的崛起都忧心忡忡。美国的全球影响在减弱吗?那些认为美国在失去其势力范围的人被冠之为“衰退论者”,他们回首往事,看到的是一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成为超级大国,在1991年赢得“冷战”,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一时独霸天下的强大帝国。
  • 作业
  • 十三 有些人以为张艺谋是当了摄影师之后才打算改导演的。其实还在大学他就有了这个念头,出发点还是很现实。
  • 叙利亚战乱
  • 一 一年多来,席卷北非和中东的战乱风暴,初起时“台风眼”在利比亚,自从卡扎菲被打死后,“台风眼”就转移到了叙利亚。到目前为止,叙利亚战乱死亡人数已超过6000人,其中政府军警死亡人数约2000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是所谓“阿拉伯之春”中残留的最后一根“桩”,
  • 我的七七年,我的七七级
  • 我的七七年,我的七七级 岁月如云般变幻,往事如烟般荡漾,意志如山样坚定,情感如河样流淌。当一个人在30年之后再去用一种琐屑而具体的思维回顾和审视那个历史瞬间发生的足以改变国家、民族、家庭和个人命运的事件的时候,奔涌在胸中的是激动、快意,还是苍凉和迷茫……30年前的那个时刻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一个刹那的刹那,在浩瀚的时空中也只是一粒微尘的微尘,但对于我来说,
  • CIA原来是个纸老虎?
  • 我一向对CIA(美国中央情报局)与苏联间谍机构KGB之间斗智很有兴趣,因而成为一个热心的间谍小说迷。现在,苏联没有了,KGB今日在普京治下虽还存在,已失去往日威风,而CIA的笨拙颟顸真相近来被揭露后,也令我大为失望。正如其他官僚机构一样。
  • 扒火车
  • 偶尔想起小时候历险的故事,似乎总会激励起莫名的情绪而不能自己。 那还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大概是正月初五吧,我们街坊几个孩子怎么就嚷嚷着,要去古城东郊的西安东站去扒火车玩。那个孩子信誓旦旦地说,扒火车很有趣呢,
  • 孔祥瑛老师
  • 2008年,是我们下乡到北大荒40周年的纪念。我们召集了18个荒友,重访了当年我们下乡的北大荒853农场。
  • 哀谷峪
  • 1952年初中语文课本有李准的《不能走那条路》,谷峪的《新事新办》,南李北谷,被称作新中国文学天空的双子星座。
  • 互信赤字
  • 【失望之书】语出《南都周刊》阅读版新一期,该刊将2011年的“过誉”之书称之为“失望之书”。该刊文化编辑钟刚在阐释这一专题的编辑理由时说:“我们除了发现谬赞,警惕流行,别无他心……我们坚信:谬赞不会让作品增色,书评应有其独立之尊严。”在该刊开列的“失望之书”书单里,有很多声名赫赫的读物也被开列其中。
  • 协人画语
  • 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活
  • 《金瓶梅》里不多的几个文人,或卑鄙下流无异小人,或趋炎附势不逊奴婢,或无才无行实为谬妄。文人儒生的整体形象一落千丈,如夏提刑拷问蒋太医时,竟在公堂之上指斥道:“看这厮咬文嚼字模样,就象个赖债的。”(第十九回)
  • 暂住
  • 更为重要的是外地人,在这个城市只是暂住身份,人生地不熟,没有千丝万缕的人际关系网,不像本地人,社会关系复杂。因此,相信你掀不起大浪,什么急难险重苦累的事,都可随便差使,买不买社会保险、扣不扣工资奖金、辞不辞退、工资高低等敏感问题,公司也不会有什么顾虑。
  • 品史记四帝
  • 刘恒登上皇帝的宝座后,无疑对赵佗与他平起平坐感到不舒服,他的血脉以及他的教养,使得他不能容忍父亲策马打下的一统江山,让赵佗那顶“南越武皇帝”的帽子割出一部分去。但他也不想动用武力去制服赵佗,因为他知道,赵佗称帝毕竟是吕雉所逼,还因为一旦发动战争,最终受难的将是百姓。
  • 尊重世界的展示自己的
  • 邯郸地处中原,位于太行山东麓南北通道之要冲。在几千年的风雨历程中,这里既是烽火连天纵横捭阖的战场,又有繁荣发达的经济和多姿多彩的文化,其精神特质与华夏文明一脉相承,可谓“尊儒尚贤”与“慷慨朴厚”同在,勇武强悍与自信风雅并存,
  • 英雄然后
  • 老驴叫侯培德,是我泰山老家的邻居,当时不止是我,就是村里那些大人们,也没几个能叫上老驴名字的,他的大名是后来才知道的。
  • 十六岁之前
  • 十六岁前,我一直在乡下。当时正是“农业学大寨、本县学我村”的年代,白天两顿饭都在田间地头吃,家里的老年妇女担着篮子、罐子,有红薯干汤,有芥菜。
  • 简单的幸福
  • 那间老屋还在村子的中央,本来低矮却显得很突出,原因在于它的陈旧,它是这个新崭崭的村庄里极不和谐的一笔。三奶奶就住在那里。
  • 我是一个端盘子的姑娘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有的朋友问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本人并不想透露真实职业,想了想,和我工作最为接近的一个词语,就是端盘子的,只是我的盘子里盛的,不是珍馐美馔,而是化验需要使用的各种工具:采血针,酒精棉签,无菌脱脂棉什么的——我是一个端盘子的姑娘,这是我给自己的一个称呼。
  • 为了一句话
  • 一个女人为了小孩子的一句话,默默坚守几十年,从四十岁出头的少妇,直到进入风烛残年成为老妪……这就是我的母亲。“瞧那女人一个人拉扯六个孩子,以后怎么过呀?”四十年前一个风雪交加的傍晚,父亲狠心一抬脚就走了,把六个孩子和无尽的苦难一股脑甩给了刚刚四十出头的母亲。村里很多人觉得我们孤儿寡母可怜,洒下过不少同情的眼泪。没多久,有人就把这种怜悯之心变成劝母亲改嫁的行动,他们纷纷劝我那年轻的母亲“向前走一步”,免得在这穷家里遭罪。
  • 漆黑的伤痕
  • 曾经的故乡在我的记忆里越走越远了,远得让我不敢想象甚至十年后的将来。 买了车,回故乡的次数就多了起来。回去除了为看寄养在老家的女儿,最大的任务就是给乡人送药,各式各样的药,因为有些药剂在故乡的小村庄、小县城买不到,家乡人知道我经常来回奔波,就让我捎回。
  • 日落赵王城
  • 印象中赵王城的落日是磅礴而苍茫的。 沿着陵西大街一直向南,赵王城遗址就在通往邯郸机场的附近。那是一片时隔2200多年的旷野,以废墟的形式荒芜在时间的秩序里。那是一段早已越出视线的生活,没有人去破坏它,以至于两千年前的一座城郭土台和夯土城墙得以保留至今。
  • 穷困与体面
  • 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姨爷爷,奶奶说:“姨爷爷死的很早,他没有给姨奶奶留下一儿半女。”姨爷爷死后,姨奶奶硬是拉扯着捡来的儿子顽强地生活着。
  • 湮没
  • 2007年5月,正在外地出差的我突然收到家里的消息:姑姑去世了。
  • 被蚕蚀的眷恋
  • 村庄的来历 这是座藏在大山指缝里的村庄,需要爬很高的山才能到达。以前走进村庄,男人在小径上挑水,女人在小河边浣衣,小河潺潺,林木葳蕤,小孩在空地上玩耍,还有狗的一声声长吠和鸡的一阵阵长鸣……
  • 有一种美这样盛放
  • 女儿告诉我,墨尔本乡间有一个原生态的庄园,很美。说这话的时候我也在墨尔本。于是,就让她陪我去看。
  • 山门内外
  • 人生有许多第一次的,第一次出门,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做母亲……我到寺院不是第一次,却是第一次以游客的身份来到寺院,来到佛教界闻名遐迩的河北赵县柏林禅寺。
  • 寻觅未了
  • 人到中年,我去登一座山。在蜿蜒的山路上,前有捷足先登的先人,后有刚刚起步的来者,我只是这些攀登者中间的一个匆匆过客。
  • 低劣的生活本质
  • 偶感意外的短文集。十集短文的篇名,并不是提炼故事的主旨中心,而是在描述,一段故事结束后,对新期待的展望命题。仅仅通过篇名,看不到文学背后的深刻与浮夸,大而全的社会意义,并没有镶于文字之内。故事的梗概,在喧嚣噪声里,摩擦着人情与性情的火花。
  • 第四届“漂母杯”海峡两岸母爱主题散文作品大赛征文启事
  • 据《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漂母是秦汉之际淮河边上一个普通的劳动妇女,以漂洗丝絮为业,在韩信少年困苦时给予他慈母般的关怀,慷慨分食与他,
  • 贾平凹书法
  • 革命公园
  • 与它围墙外喧闹的车流不同,革命公园在上世纪60年代末是一个僻静的地方。它在其后形成的作用中,暗含了西安市民生活的习惯与风尚(那个年代,公园属于恋人和孩子们的天堂),
  • [特别推荐]
    中国“牌”:大赌注(罗素·邓肯【美】 胡宗锋[译])
    作业(张艺谋[图] 方希[文])
    [中篇散文]
    叙利亚战乱(朱增泉)
    [短篇散文]
    我的七七年,我的七七级(甘晖)
    CIA原来是个纸老虎?(董鼎山)
    扒火车(阿莹)
    孔祥瑛老师(崔立民)
    哀谷峪(尧山壁)
    互信赤字
    协人画语
    [长篇散文·连载]
    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活
    暂住(周闻道)
    品史记四帝
    [邯郸作家专辑]
    尊重世界的展示自己的(赵云江)
    英雄然后(侯存仓)
    十六岁之前(常忠魁)
    简单的幸福(孔庆先)
    我是一个端盘子的姑娘(彭雪梅)
    为了一句话(韩冬红)
    漆黑的伤痕(杨世友)
    日落赵王城(刘宏秀)
    穷困与体面(杜凤香)
    湮没(乔民英)
    被蚕蚀的眷恋(付春生)
    有一种美这样盛放(贾维秀)
    山门内外(龚利芳)
    寻觅未了(王学武)
    [美女书评]
    低劣的生活本质(王文普)

    第四届“漂母杯”海峡两岸母爱主题散文作品大赛征文启事
    贾平凹书法
    革命公园
    《美文:上半月》封面

    主管单位:西安市文联

    主办单位:西安市文联 西安日报社

    社  长:贾平凹

    主  编:贾平凹

    地  址:西安莲湖巷2号

    邮政编码:710003

    电  话:(029)72114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855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034/g4

    邮发代号:52-115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