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稿边笔记:2012.06
  • 四月清明,又去秦岭里采新茶。这些年,这个节骨眼上总要去一回,成了习惯。选一个茶场,在半山腰上忙活一天,请当地手艺好的师傅炒了,带回来够喝半年的。秦岭里的茶靠天生长,不施化肥,不洒农药,又得地壤独厚,质地里富有硒。今年时令的腿脚稍跛一些,雨水也零星,茶树萌芽受了拖累,采回来的不及往年的一半,又狠狠心,分出一点给王大平先生送去。先生退休在家,茶代问候。没给平凹主编送,去年的茶他还有半冰箱呢。再隔两El,收到王大平先生寄来信函,封内素笺两帧,诗两首,题为《壬辰谢茶》,“可淡可馨还可苦,能群能友复能孤。好笺当写竹松石,画得仙人责茗图。”又“老梦支离堪作罢,长安阡陌久成家。已非梅折一枝雪,辜负先生岁岁茶。”
  • 西方老人与年轻的中国灰姑娘
  • 当我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写此文时,中国是世界上容易让人产生兴趣和感到激动的国家。要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算起,她只年长我两岁。要是从其悠久的文明算起,她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国家之一。
  • 作业
  • 对于张艺谋电影的评价,有些相当刻薄,有些相当尖锐。这二者间的区别在于,尖锐底下能看到批评的理论基座,表面不管用什么词,基座是坚实的,逻辑是通的,尽管不见得谁都会认同这个基座。刻薄者也有基座,不过这个基座通常是喜好、倾向。
  • 秋雨碑书
  • “碑书”,包含着两件事:一是指写碑文,二是指写书法。在这本书里,我把这两件事兼了。历年来邀请我写碑文的地方确实很多,其中有不少是“历史重地”,我几乎每次都推辞再三。但是仍然有一部分没有推掉,因为邀请者转达了当地民众在民意测验中对我的充分信任,把我感动了。中国社会素重官场,但是大家却把书写碑文的大事托付给一个并无官职的文人,我感受到一种质朴的文化传承。
  • 美国追杀本·拉登
  • 本·拉登,他始终以忧郁的眼神望着这个世界,两眼就像冬天结了冰的湖,冷冷的,风吹不见波,但他内心却是一噻火山,沸嘴着宗教狂热的炽热岩浆,随时都会喷发。
  • 吴越春秋事
  • 有白鱼在长江太湖,天下至味也。 白鱼至鲜,最宜清蒸。在下晋人,本不甚喜吃鱼,但酒席上来了清蒸白鱼,必得再要一份,眼前的这份自己吃,再来的那份大家吃,人皆嘲我,而我独乐。
  • 由传媒造成,被传媒毁掉
  • 英国威廉王子、哈里王子兄弟俩曾在伦敦主持举行盛大的音乐演唱会,纪念母亲黛安娜王妃撞车惨案十周年。节目在美国电视现场广播,世界著名歌手齐集,入场的群众达六万余名。场面的巨大令我想起十年前初闻王妃惨毙时的震惊。那晚我与妻刚自百老汇观剧回来,扭开电视,就满是这个新闻,惊叹的是:这么一位美丽的、世界无人不知的王妃怎会有如此早逝的厄运?(多年前摩纳哥王妃、电影明星格蕾丝·凯利也遭遇同样悲剧)。
  • 走进关中书院
  • 如果不是朋友提醒,我对关中书院一直没有印象,即使走进堆聚着文房四宝的书院门去偷闲,也没留意大街深处被眼花缭乱的摊贩车遮住的关中书院。
  • 老坚决
  • 战争年代外出参加工作,往往起个化名,为本人及家人安全。作家、记者也通常有个笔名,安全考虑外加上个人志趣,还要好听好看。这习惯一直沿袭到解放初期,我们这一代作家也大都用笔名,好听好看外加好玩。到现在出了麻烦,住宿、买票、领稿费实行实名制,笔名与身份证不符,需要机关开具证明。张庆田有先见之明,1939年参加工作,1946年开始写作,始终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倒是大伙儿赠给他个诨名:老坚决,豹子头、花和尚一类的绰号。开始不认账,看大家并无恶意,也就默认了。
  • 韩少华先生
  • 1968年,我和现在已成为电影导演的北京二中老同学东东,都从“文化大革命”的浪尖上沉到了水底。东东的父亲是外交部顾问、毛选英译委员会的主持人,一位钱锺书先生也佩服的大学问家,1967年不幸逝世了。母亲是全国妇联的一位领导,去了五七干校。弟弟又下乡插队了。
  • 不需要勇气,只需要恐惧
  • 【无聊镇】来自译言网推荐,语出《卫报》专题报道,原题为“囿地名:欢迎来到‘愚钝村’和‘无聊镇”’……这则花絮见闻里给人印象最深的不是那些稀奇古怪的村名儿镇名儿,而是那些普通百姓的淡定自若自尊自爱。
  • 雷人画语
  • 品史记四帝
  • 君王的暴虐残酷,君王的奢侈贪婪,君王的骄横自负。以及君王的一言九鼎,君王的金口玉言,甚至君王的胡作非为,就在君王自己和黎民百姓所共有的顺理成章的潜意识中培植出来了。
  • 暂住
  • 从你刚才介绍的情况看,你这包显然是病,而不是工伤。既然不是工伤,就不能走工伤报销的路啊,对吧,政策不对路呀。就这样一锤定了音。还有什么可说的呢,黄林自己也觉得没了底气。
  • 《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活
  • 西门庆开始时候的财产总数大概超不过一万两银子(价值约合人民币200万元),临死前的财产总数是九万多两,至少价值今天的人民币1800万元以上。这在当时应算是中等偏上富裕的人家。西门庆靠的是大把银子,以财易色;被奸者图的是银子大把,以色易财。像是做买卖,交易公平,男女无欺。西门庆先后奸淫近三十人,但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是强买强卖、强迫强奸,都是两厢情愿,愿打愿挨,有的人甚至主动投怀送抱、迎奸卖俏。
  • 大地和坟茔
  • 我又在昆仑山下这片莽原上踏雪而行。能搬动石子的风雪却扫不尽雪地上众多的踪迹,狼的、红狐的、野羊的,当然也有人的脚印。踪迹的凌乱,可以想象到许多思绪的挣扎。
  • 如此浩荡,如此深幽
  • 读王宗仁的《大地和坟茔》,我相信有时候阅读应该充满虔敬庄严之心的。这样的文字,首先应该让我们滤去浮躁、杂质,让自己清明、澄澈,把那些文学理论文学概论的教条搁置起来,忘记掉,才可能进入王宗仁心怀敬畏的文字“心灵地理”。“大地”是西北青藏高原的戈壁荒原,“坟茔”是那些散落在荒原战争和建设中献身的有名无名者的生命最后居所。“这也是陵园吗,什么样的陵园呢?号称八百里的地面上,零零散散的墓地只占去它的一角。遍野覆盖着一层白花花的盐碱,莽原,戈壁。它南接昆仑山,北邻祁连山,这肯定是世界上海拔最高也是面积最大的陵园了。没有围墙,远处的昆仑雪峰就是它的围墙;也少有墓碑,一岁一枯荣的随风摆动的红柳就是墓碑;没有人管理墓地,只有昆仑山放出来的野风日夜不息地吼叫着。
  • 世界尽头是北京
  • 把一个人各阶段喜欢的书看一遍,也就是围绕这个人的黄道周行一圈。我刚认识绿妖的时候,住在清华一个老式红砖楼里,走廊黑洞洞的,两边堆放着破破烂烂的自行车、洗衣机。那时她给我念马拉默德的小说集《魔桶》,整个小说散发着犹太人特有的旧旧的味道,故事像风中的灰尘,散漫地展开。在一个个清华闷热的下午,有几次听着听着就入梦了,被绿妖的断喝吓醒,她考问我,刚才书里说了啥。恍惚七八页白念了。
  • 化和幻
  • 化和幻两个字,老话里是这么解释的:“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
  • 灞桥
  • 许多旧的生活场景,一再被人们提到和唤起,包括以往的一条街区、某个建筑物本身和业已消逝的人群。灞桥在其中被反复言说,是从桥的功能(即沟通)的反向展开的。桥在这里没有以投射的状态,表现自身想要朝向对岸的飞动;它似乎在佐证一种断裂,一种从此分离和天涯相隔。从来没有任何…座桥像灞桥那样,在自身的象征所包涵的人情意识中,是通过联系的反面--阻断来实现的。
  • 余秋雨书法
  • 稿边笔记:2012.06(穆涛)
    [特别推荐]
    西方老人与年轻的中国灰姑娘(罗素·邓肯[美][1] 胡宗锋[译][2])
    作业(方希 张艺谋[图])
    秋雨碑书(余秋雨)
    [中篇散文]
    美国追杀本·拉登(朱增泉)
    [短篇散文]
    吴越春秋事(李敬泽)
    由传媒造成,被传媒毁掉(董鼎山)
    走进关中书院(阿莹)
    老坚决(尧山壁)
    韩少华先生(张梦阳)
    不需要勇气,只需要恐惧
    雷人画语(画 美粉粉)
    [长篇散文·连载]
    品史记四帝(傅剑仁)
    暂住(周闻道)
    《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活(王清和)
    [作家研究]
    大地和坟茔(王宗仁)
    如此浩荡,如此深幽(何平)
    [美文书评]
    世界尽头是北京(周云蓬)

    化和幻
    灞桥
    余秋雨书法
    《美文:上半月》封面

    主管单位:西安市文联

    主办单位:西安市文联 西安日报社

    社  长:贾平凹

    主  编:贾平凹

    地  址:西安莲湖巷2号

    邮政编码:710003

    电  话:(029)72114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855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034/g4

    邮发代号:52-115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