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稿边笔记:2012.07
  • 湖水进入秋天日渐澄明,该沉着的都沉着了。 听一位史家聊过,上个世纪一百年里,有几件大事是没有争议的: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抗日战争胜利,新中国建国,再就是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没有争议就是被一致看好。史家是看热闹的,看出门道来才是有水准的史家。这几件有深远意义的大事都是很具体的,也都充满着艰难与苦痛。恢复高考制度这件事的潜在价值还有待被挖掘,1977年破冰凿岩,拉开了中国历史进程又一轮解放思想的序幕,自此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
  • 世易时移,意新义远
  • 《美文》的编思灵动大气,捕捉世态和时态的能力极强,对现实的关注总是轻松而深刻地把握在对历史的观照中。不久前,偶然一个机缘,平凹主编看到了兰州大学中文系77级入校30周年纪念文集《我的七七年我的七七级》,即选了我写的拙文,登在《美文))2012年第4期上;随之,《美文》又策划为恢复高考制度后第一届大学毕业生出一个专辑,回顾和咀嚼“30年前那个早上”发生的事情,提掂其分量,精算其价值。因为“今天中国的成就,该是从1977年这件事出发走过来的”。《美文》的编者敏锐地认识到,应该从30年这个历史节点上看,于渺渺中参悟真义,在歧路上坚守大道,深人地思考中华民族的强盛和复兴。于是,他们希望我给这个专辑写一个导读,
  • 难忘“七七”
  • 之所以写这样一个模糊的题目,是因为“七七”于我如梦如幻,扑朔迷离,又真真切切,刻骨铭心!“七七”是中国一个承上启下的年头,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更是人生轨迹中未曾设计甚至未曾意料的一个拐点。它来得太突然,不容你把握甚至没工夫细想就加入了。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幸运者就是1978年春季跨进大学门槛的“七七级”,以区别于当年秋季人学的第二批幸运者“七八级”。因此,“七七级”是中国教育史上一个特殊的符号:“寅生卯人”,不是慢了半拍,而是提前了半年。“七七级”是共和国迟到的爱催生的早产儿!“七七级”现象是中国特殊年代对特殊政治决策特殊执行的结果!
  • 拿“七七级”说事
  • “我是七七级的”,“我也是七七级的”……接下来是一句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们熟悉的话:同志,可找到你了。
  • 遥忆当年登科时
  • 我常常感叹人生的诡谲和命运的无常。并时时想窥探隐藏在其后的奥秘。
  • 背三张锅盔上长城
  • 1977年高考甘肃卷作文题是“不到长城非好汉”。高考前一天,我揣婴儿般地掖好准考证,背起母亲精心烙的寸半厚、七八寸大的三张锅盔.由俩弟弟顶风扫雪20里送到312国道边,然后只身徒步进会宁县城去赶考。那遥望、奔赴“长城”之路,在我、我们兄弟、我们全家,就如此展开。
  • 印在脑海深处的痕迹
  • 在农场的日子 写这些字的时候,正赶上江苏降下50年不遇的大雪。望着窗外飘舞的雪花,思绪就到了在学校农场的日子。那也是个寒冷的季节。
  • 走读书
  • 记得,那是1978年4月末,我移交完甘肃人民广播电台驻临夏州记者站的工作,前来兰州大学中文系报到。
  • 她在我的梦里
  • 我时常梦见哈斯叶提,但是梦里的她没有我印象中的可爱、活泼,也没有原来的那种热情。她老是匆匆忙忙,老是不想搭理人,有时又显得苍白无力,萎靡不振。尽管梦中的生活,仍然是兰州大学时期的生活,而且我们还是同学,有时还住同一个宿舍,但是她完全不是兰州大学时期那个风趣、幽默、可爱、调皮和富有感染力的哈斯叶提,她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让我难以接近。在梦里我老觉得她不喜欢我了,所以就想方设法接近她,拉她一起玩,或希望她能够陪我。但她好像根本不在乎我的需求,也没有时间理会我。她急急忙忙,似乎要去忙她的什么事情。我无法理解,也左右不了她,梦里我对她很失望。
  • 春风沉醉的夜晚
  • 我属于这样一群人,在中国大陆,他们被称为“七七级”。 所谓“七七级”,实际上是这群人进行高等教育即大学入学考试的年份——1977年。
  • 兰州大学,放飞梦想的港湾
  • 时光流逝,岁月沧桑。如今的我们,已鬓染霜雪心如止水,伴随着天命之年的淡泊与释然渐渐变老。
  • 带着文学梦走进大学门
  • 我的文学梦源于高考停止招生,逐步成为我的寄托、我的向往、我的挥之不去的梦想。
  • 四组轶事
  • 如果算流水账,我们四组的盘子最大。 刚入校时,原始股是:肖志诚、陈之卓、杨立仁、段京肃、甘晖、李保军、于振业、刘俐俐、李军、赵晓芳。从一条山农场回来,我们班增容,尚春生、徐亮加盟四组。这算是基本盘了。
  • 在第三届世界佛教论坛上的演讲
  • 以持悲悯心,断除一切见,示行正士法,敬礼乔达摩。 值此良辰吉日——第三届世界佛教论坛开幕之际,我以参加此次盛会深感荣幸,并向各位高僧大德、领导、学者及与会嘉宾致以吉祥的问候!
  • 跨国探戈:华生美人与美生华人
  • 我游历颇多,近年来我发现的一个真相是:中国人和他们的后代在世界各地开店和创业。如在非洲最穷的国家莱索托,从首都马塞卢向西驱车两小时,在地球最边上的山里,你也会发现一个由四个中国光棍开的餐馆,名日“四喜”。餐馆如乱丛中的一块绿洲,所谓的“川菜”也没有成都的那样好吃,但却富有中国味。开店的人赚不了几个钱,但(这一点很重要)却向当地人传播着中国文化。因此当许多学者在著书立说评论中国的金融优势、军事竞争和政治策略时,中国崛起的实力也体现在其国民、移民模式以及他们的技术上。在希腊的塞萨洛尼基,中国人依靠布匹、珠宝和饭店的盈利建起了一个自己的社区。这一传统可以回溯到两干多年前始于西安的“丝绸之路”,它把中国贸易和西方文明的源头希腊文化连接了起来。
  • 试译《离骚》
  • 几年前我为北京大学中文系、历史系、哲学系的部分学生讲授《中华文化史》时,在楚辞上流连了很长时间。与此同时,我写作了论述屈原意义的学术散文《第一诗人》。
  • 本·阿里被网络战击垮
  • 2011年年初以来,本世纪第二个波次的战争浪潮席卷北非和中东。我为何把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等国的动荡和变乱,概括为新世纪第二个波次的战争浪潮?首先,因为上述五国的骚乱和事变都具备了常规战争的基本特征:流血、死人、政权更迭(叙利亚尚未发生政权更迭)。其次,上述五国连锁反应式的动荡和变乱,反映了新一代战争的许多新特点:都从街头骚乱事件开始;网络成为重要推手;新闻舆论推波助澜;背后都有美国谍影;动乱迅速发酵,局势很快不可收拾。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萨利赫,都是当了几十年国家元首的强势人物,全都说倒就倒,比伊拉克的萨达姆总统倒得还快。
  • 纽约客闲话
  • 有个官衔,好不乐也! 那是上海一个晴朗的下午,朋友领了我与弟弟乐山前往巴金寓所,去拜访这位我自幼即崇拜的作家,在交换名片时,巴金递给我一本犹如“毛泽东语录”大小的册子,但是白色而不是红色,我打开一看,里面好多页,列了好几百行他的名衔与著作书名,自“作家协会”开始,头衔有“委员”、“主席”等等,并把他几乎一个世纪生涯中的著作与宫衔以及名誉尊称等都列了出来。我大吃一凉,此时,电话铃响,将我自噩梦中惊醒。
  • 钟山寺记
  • 记得王安石写过一篇著名的散文《石钟山记》,而我所要描述的这座石钟山,则是另一地景致了。
  • 看看酒店是党先订的还是家长们先订的
  • 【看人这逗号用的这句子断的】语出网友于总像太阳微博:“‘要说最动人的情书’,非李健吾写给福楼拜的莫属。李健吾在《福楼拜评传》中说:‘司汤达深刻;巴尔扎克伟大,但福楼拜,完美。’看人这逗号用的,这句子断的!”李健吾先生为著名戏剧研究者,剧评家,翻译家。除《福楼拜评传》外,他撰写的《莫里哀的喜剧》及诸多译作一样读者众多。
  • 雷人画语
  • 品史记四帝——汉景帝刘启
  • 景帝刘启从父亲手里接过江山的同时,也接下了历史发展过程中种种弊端的瘀结。且在这种种弊端的瘀结中,起主导作用的瘀结,已经到了像脓包一样一捅就破,一破就会表现为一种破坏性发泄的状态了。
  • 暂住——疑案
  • 以古田村为例,2011年底统计,常住人口2760人,流动人口已达到3万多,超过常住人1310倍。其它城中村的情况也大同小异。 很多时候,她都会有重要收获,甚至还捡拾到过金项链哩。今天捡到的却是一只手。
  • 《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活——缠足时代:性变态的极致
  • “三寸金莲”,就是曾在中国流行了上千年、“千人爱,万人贪”(第五十二回)的时尚。 “足恋”和“鞋恋”本来就是中国文化人解不脱的“情结”,曹植、陶潜、谢灵运、李白、杜甫、杜牧、李商隐等人都有歌足、咏鞋的诗赋,如“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曹植《洛神赋》)、“屐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李白《越女诗》)之类。上起皇亲国戚,下至贩夫走卒,围绕着女人的“三寸金莲”,如蝇逐臭,如蚁附膻,意乱心迷,丑态百出。
  •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
  • 创造,创新,人类永远的使命。 我们作家永远的使命。 在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的“散文年度精选丛书”第15个年头之际,我对2011年度的编选做了调整——请了几家办刊认真、严谨、散文水平高的杂志负责人,如《美文》常务副主编穆涛、《散文》和《散文海外版》主编汪惠仁、《天涯》主编李少君、《西部》主编沈苇,还有《人民文学》散文编辑曹雪萍等,推荐各自刊发的散文佳作。这是想弥补我个人阅读量不够、作者队伍面貌老旧化等的弊病,也有想做一点创新尝试的意思在其中。
  • 贾平凹书法
  • 井台和院落的一角
  • 现代城市生活的发展,一再地压缩了人们生存的空间。由院落构成的街巷社区,代之以林立的大厦高楼,家的含义现在不包括院庭,人们被迫退回到了房间的内里。院庭的失守,对西安人而言也是文化的失守、生活习惯的失守和人际关系的失守。
  • 龙与鹰:中国与美国政治
  • 2012年,美国的战略重心从中东“重返亚洲”,龙与鹰更加近距离了。
  • 《美文:上半月》封面

    主管单位:西安市文联

    主办单位:西安市文联 西安日报社

    社  长:贾平凹

    主  编:贾平凹

    地  址:西安莲湖巷2号

    邮政编码:710003

    电  话:(029)72114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855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034/g4

    邮发代号:52-115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