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稿边笔记
  • 下围棋讲形势判断。棋形要生动,忌愚形,忌俗手和恶手。但下棋不是绣花,不能只图面子好看,更讲究“局势”。“以正合其势,以权制其敌”,正合,指一盘棋的整体思路。“弈棋布势,务相接连,自始至终,着着求先。”“局势已赢,专精求生;局势已弱,锐意侵绰。”一局棋,如果势头被对手控制住了,就投子认负吧。
  • 呼伦贝尔之殇
  • 瘸姥爷说:“你姥爷那人,站在风里头发丝嗡嗡响,黑瞎子见了都给他打立正,铿铿的!”那是头一回上马场去玩,姥爷打发瘸姥爷套车到镇上的火车站来接我。他可能是嫌马车太慢,就唠唠叨叨地说,这三十来里地,一拍马屁股的事儿。你咋能不会骑马呢?你是李大个子的大外孙子啊!接着他就说了前头那句话。我当时不懂他的话是啥意思,到了马场才知道,在大兴安岭森林和呼伦贝尔草原相连的广阔地域,夸奖一个人有头脑,有本事,做人靠得住,往往就用这句话。
  • 挑战历史?21世纪的中美安全
  • 2012年6月,美国防务分析家罗伯特·哈迪克(RobertHaddick)在国际时事名刊《外交政策》上撰文,说亚太地区“越来越糟的军事趋势”,源于这一地区的所有国家几乎都专注于军事的现代化。在谈到奥巴马政府的“平衡”和“转向”,将矛头指向中国时他的结论是:“美国休想在西太平洋的军备竞赛中获胜”。当然,中国和菲律宾在岛屿主权,特别是在中国南海黄岩岛的紧张局势,朝鲜的卫星发射失败以及美国总统大选中越来越升温的煽动言辞,使得安全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
  • 一个人的三条河
  • 一个人的三条河生命与时间是人生最为纠结的事情,一如藤和讨的缠绕,总是让人难以分出主干和蔓叶的混淆。当然,到了秋天到来之后,树叶飘零,干枯与死亡相继报到,我们便可轻易认出树之枝干、藤之缠绕的遮掩。我就到了这个午过秋黄的年龄,不假思索,便可看到生命从曾经旺茂的枝叶中裸露出的败谢与枯干。甚至以为,悦然让我写点有关作家与死亡、与时间的文字,对我都是一种生命的冷凉。但之所以要写,是因为我对她与写作的敬重。还有一个原因,是朋友田原从日本回来,告诉我了一个平缓而令人震颤的讯息,他说谷川俊太郎先生最近在谈到生命与年岁时说到:“生命于我,剩下的时间就是笑着等待死亡的到来。”
  • 纽约客闲话
  • 近来美国书评刊物的减少,很引起出版界慌张。书评乃是销售新书的最好宣传,打广告要耗费巨资,而一篇书评,无论好评恶评,只要受到重要书评刊物注意,均有可能引起读者的兴趣。
  • 走近中台寺
  • 去过东南西北大大小小不少的佛堂寺院了,却怎么也没想到庙宇竟然会建成这般格调的。我们的汽车刚开到台湾腹地的中台山下,就被迎候在那里的僧尼们给拦住了,换乘她们的考斯特轿车,沿着一条蜿蜒洁净的柏油路来到一栋宏大的建筑前。如果不是一排欢迎我们的僧尼恭立在大楼门口,我们还以为是到了一家隐藏在深山里的星级宾馆。
  • 品味“画外音”
  • “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漩涡镇凤堰古梯田,延绵数十公里,在巴.山深处若隐若现,大如曲池,小似新月,阡陌纵横若行云流水。村舍散落其间,农夫悠然劳作,静寂如世外桃源。金黄色的油菜花绽放,一派诗意梦幻般的田园。”
  • 秦淮河游记
  • 石头城的朋友真是好客,我刚一下高铁,就被他们接到外秦淮河畔护城墙下的一个酒家去了。酒家朱阁绮户,飞檐重薮,头枕淮河,背依危墙,青石铺道,翠柳成荫,一钩弯月斜挂,一缕熏风轻袭,一串灯笼闪动,真个是说不尽的江南韵味。一落座,主人就兴奋地说,今晚风轻月媛,贵客莅临,诸位定要开怀畅饮,然后乘兴泛舟秦淮河,领略一下六朝古都的河塘月色,何如?众人拍案:此言极是!
  • 大美安康
  • 生在陕北的人,对秦岭以南的感觉是神秘的。那里气候温润,四季常青,动植物繁盛。从课本上我们知道,秦岭是长江与黄河的分水岭,是中国大陆南北气候的分界线。这条横亘在秦地上的巨大山系,把陕西分成了关中和陕南,成为“天下之大阻”。“云横秦岭家何在?”望断终南,空馀北斗。秦人以秦岭为屏障,壮怀激烈,倚天拔剑,演绎了中国历史上周秦汉唐的猎猎华章。
  • 日本人的长安梦
  • 出生于神户、祖籍中国台北的日本作家陈舜臣曾说:“唐都长安和以长安为起点的丝绸之路,是我长期以来所向往之地。成为小说家以后,创作以长安为舞台的作品,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后来,长安真的成为他多部推理小说的舞台,他甚至还意犹未尽地出版了历史随笔集《长安之梦》,曾一度荣登日本畅销书榜。当然,长安梦并非仅属陈舜臣独有,京都大学川合教授曾说:“长安就是一颗历史的种子,早巳种在了日本人的文化基因里。可以说,每个日本人都有一个长安梦。”
  • 沧浪亭
  • 沧浪之水江南燠热,居斗室已久,便渴望着觅一清静、阴凉之处,怡情养目。又不喜酷热远行,想之,姑苏城,人间之天堂,何劳舍近求远。对于美,我们往往心向远处,却最易忽视身边的。也许是年龄的缘故吧,现在,我越来越喜欢把视线拉回、投放到生养、培育我的家乡姑苏大地。若是把自己置身于一片园林里,那将是多么慰帖和惬意。
  • 道德跃进
  • 【你的美貌如同酷刑】语出诗人俞心樵微博短句:“黄昏,回忆那一年,你的美貌如同酷刑,而我是第一个受刑者”……用“酷刑”夸张定义往事,在强化记忆的同时也在矫正记忆,并因此重新雕刻出一个崭新记忆。
  • 雷人画语
  • 品史记四帝——汉景帝刘启
  • 其实窦老太婆迁怒赵绾、王臧的根本原因,是他俩曾给武帝刘彻提过一个建议:以后政府决定大政方针,不要再向东宫报告了。盘踞东宫的窦老太婆听说后,下手狠毒,找个茬便把他俩杀了。想来窦老太婆也真是有意思,……利用皇权所赋予给她的至高无上的特权,不停地释放历史弊端的瘀结,加重皇权的病灶,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打扮成了历史的绊脚石。
  • 暂住——难解之惑
  • 从小学一年级起,张华就知道,户口在外地的孩子,不能在广东参加高考;小学刚毕业,他就有送孩子回原籍上学的想法。可是,媒体不断的呼吁。家长们前赴后继和从未间断的努力,权威部门一次又一次的放风,又让他对孩子在暂住地参加高考心存侥幸。
  • 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活——白银帝国:崇祯本里丢了条“秤”
  • 但细细考虑,王婆遇雨,先是躲在屋檐下,待雨稍停,“大步云飞来家”,如果一手提着个装满菜蔬果品的篮子,另一手提溜一条大秤——那情景不是更为鲜活有趣吗?再想象一下,王婆在肉铺菜摊上,仔细过秤,与人讨价还价、锱铢必较的场景,一个精细小气、视财如命的市井婆娘呼之欲出。
  • 以前
  • 这两年,平凹主编深居浅出,难得见上一面,有时一连几个月,也不在编辑部露个面。粗细事务,均是通过电话,手机短信沟通。审读稿子,也是让人送到家里,之后再差套送回。见了面就推辞说,老了,腿脚懒得动弹。我知道他又在倾力写作新的长篇小说,他不明说,我也不戳穿他。
  • 南门花园
  • 半圆形的花园拱卫着明代的城楼。在夏天的黄昏,对于树林草从与幽径的记忆,现在永远只属于童年的身体,只与那一段漫长的时间流程所隐含的无数秘密和好奇相关联。
  • 征稿启事
  • 2012年,“曲江杯”第三届中国报人散文奖再启帷幕,本届征文由西安晚报、美文杂志社、西安曲江新区联合举办,西安日报社社长郝小奇、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李元担任本届报人散文奖评委会负责人,陕西省作协主席、《美文》杂志主编、著名作家贾平凹担任本届报人散文奖评委会召集人。征文结束后,主办方将邀请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等组成评委会进行评奖,评选出10篇散文为“中国报人散文奖”获奖作品,奖金各八千元,并将在西安举办隆重的颁奖典礼。
  • 《美文:上半月》封面

    主管单位:西安市文联

    主办单位:西安市文联 西安日报社

    社  长:贾平凹

    主  编:贾平凹

    地  址:西安莲湖巷2号

    邮政编码:710003

    电  话:(029)72114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855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034/g4

    邮发代号:52-115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