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稿边笔记:2012.11
  • 气这个字,繁体的写法是“氣”,下边有个米字底,一个人的气象要有米谷做基础的。 米谷是主食。小孩子嘴馋,好吃零食,牙吃蛀了,身子吃瘦了,家里的老人要施行严厉的“嘴禁”。嘴禁就是正餐之外的食物一概免开尊口。吃主食是人活着的基本,穷人以主食填饱肚子,富裕人家的餐桌上,无论怎么花样叠出,那几样主食是固定的。
  • “前进”:辉煌的奥巴马总统
  • 2012年11月,世人将面对全球两个最强大的国家领导人的更替。至关重要乎?不论谁将带领龙和鹰在二十一世纪前进,不论上台后的领袖是锐意改革还是遵循既定方针,这两个国家都依旧会在世界事务中举足轻重,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在中国,随着习近平和李克强被提拔,“十八大”将会完成其十年一次的使命。在美国,我们正面临正常的更替,现任总统有机会再任四年,克林顿总统和布什总统都曾执政八年。不久我们就会知道人们是否会让奥巴马也走同样的路。这确实至关重要。
  • 再问
  • 药水 药水是透明的白色,看上去像无色香水,我试着喷向空气,空气里有淡香,并非是药香。那种近似于第五大道香型的香气,仿佛在我周围的空气里荡开了一种欢喜氛围,我看不出有危险在这透明的白色里。在手臂最接近太阳的地方,我用一只眼睛看这白色液体的纯度,唯恐把眼前的药水所蒙蔽,因为一直以来,我相信眼见为实这句话。
  • 笔记本里的交谈
  • 四 1 快乐:“快”有迅速的意思,以时间的概念,是短暂、一瞬。所以,“快乐”也是一个号召:赶紧乐。 2 如果艺术可以产业化,婊子店就是正当的,婊子和嫖客都可能成为道德模范。话说得有些粗鄙,但说的“理”是干净的。
  • 我尊敬的几位长者
  • 皋鸣 皋鸣是猛然间变得木讷的,身体颤颤巍巍,如若一截日渐枯干的老树。我默默地看他,没法抹去心中的悲凉。皋鸣已经可以用瘦骨嶙峋和赢弱来涵盖了。他的手抖动着,机械,顽冥,失控。我坐到沙发上,他却始终没有抬头,没有看我,他只是在全神贯注地用抖动的牙签拨弄茶几上的小物件——牙缝里剔下的秽物。——一个悲凉而凄楚的画面。
  • 说从容
  • 猛不丁想起说从容,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也不是别出心裁,以示自己的不同凡响。而是如今满世界都充斥着浮躁,社会的各个阶层、各个方面,或多或少、或深或浅都受到浮躁的感染和浸润,呈现出诸多社会病态而又“集体无意识”。甚至连令人神往、体现社会良知和文化精神担当的高等学府,浮躁也为害甚烈,“师与弟子”均呈现出交互共振的浮躁和精神迷失。学术造假愈演愈烈,为金钱折腰,高雅殿堂已无学术尊严可言。所以浮躁作为一种社会病,它无孔不入。从微观讲,它影响人们的思想方法、生活方式、价值取向,日益蚕食着人的良知,冲击着人的道德底线;从宏观讲,它助长唯主观意志论和精神决定论,毒化社会风气,甚至会使我们重大的经济政治决策,偏离科学民主的正确轨道。
  • 尼克松基辛格搭档内幕
  • 近数十年来的美国政治人物中,中国内地民众所最熟悉的两个名字当是尼克松、基辛格。两人都曾数度访华(尼克松甚至在因水门丑案而辞职后仍受中共欢迎)。这两人促成的中美复交乃是二十世纪一件世界大事,尼克松总统于一九七二年抵达北京机场与周恩来握手情景经由电视广播全球,成为重要新闻。
  • 想起那个傍晚
  • 我想起那个傍晚心里就热乎乎的。那天好像是一个天气已经渐渐凉了!的傍晚,我和庞一川按与路遥约好的时间敲开了作协后边一栋小楼顶层的房门。 记得屋里很暗,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开门的路遥是朦胧的,屋里的家具摆设也是朦胧的。路遥领我们坐进一间所谓的“小客厅”,好像也就七八平方米的样子,好像里边有张四条腿的小桌子,地上有几只木板凳,朦胧中我们只感觉到这个简陋空间的存在,只感觉到路遥就似个轮廓坐在我们对面,连他的面庞也是朦胧的。因为平时就熟稔,也没多少客套,我们就从《平凡的世界》获奖说起,直奔长篇小说的创作。
  • 坡嗲
  • 秦腔 是一碟油泼的辣子 是一袋新烤的旱烟 是一壶陈年的西凤 是一座祖传的家园
  • 记太行
  • 风林 认识风林,是我在一所中学教书的时候。他是学校一位化学老师的爱人。这位老9币身材小,面容却姣好,肤色白,眼睛很神气,住在学校操场南边的一间平房里。不知道风林是什么职业,人们只看到他经常在学校操场上当篮球裁判,穿一身白蓝相间的运动衣,脖颈系着一个哨子,跟着运动员在场上跑,经常的形象是,弯着腰,半蹲身子,两手放在膝盖上,脖子前伸,一双小眼睛瞪得很亮,一有情况就迅速发出哨音,并且跨步上前,打出手势,表情认真而严厉,好像这些人他都不认识似的。
  • 在柳树泉的日子里
  • 提起柳树泉我心里常常发出一种莫名的感叹!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如歌的岁月。 2010年7月,烈日炎炎,骄阳似火。我与老战友马成龙、李义瑜、史忠先和戴德民五人,相邀一起前往阔别多年、魂牵梦绕的柳树泉。
  • 鲁沙尔印象
  • 鲁沙尔风貌·民俗 我们的汽车穿行在海东湟水谷地的公路上,晨风中透出一股寒意,想来是雪域高原的落山之风吧。八月的青海高原,天高云淡、风清气爽,这里海拔三干余米,内地秋苗正壮难耐秋热的时候,这里的麦田却是一片墨绿,油菜花才泛金黄,蚕豆又肥又厚的叶子在风中微微摆动,雾气浓重,似乎是一派早春气息。
  • 欲望清单
  • 【老妈生日,休业一天,谢谢】来自网友共和国裁缝推荐,是一幅据称在海南拍到的图片,上为图片中的文字……那应该是一张张贴在小店铺紧闭大门上的随手告示,告示上有这三行:“老妈生日休业一天谢谢”……网友共和国裁缝点评说:“三亚街头看到有爱一幕,这才是真爱家真爱国。”
  • 雷人画语
  • 品史记四帝
  • 但是,武帝刘彻这一招失算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对老情人一见面就旧情复发,难以控制。虽然史书没有记载他俩如何毫不顾忌地风流,如何引起南越官吏不满。但史书记述的南越很多官员都知道他俩偷情这一点,……本来武帝刘彻是想利用他俩的这种特殊关系把事办好,不成想弄巧成拙,把本来就麻烦的局面,搞得更麻烦了。
  • 暂住
  • 因为发展,在暂住与留守之间纠缠。事实上,关于母亲和儿女。关于这头和那头。关于乡村和城市,怎一个愁字了得。一种被残酷的时代和现实撕碎了的伦理情感,折磨着多少人的灵魂。
  • 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活
  • 缎子铺的五万两里有乔大户的本钱,西门庆吩咐“多少本利都找与他”,那么乔大户的“本利”是多少呢? 据此来看,西门庆和乔大户原是各一半的股份,但开铺的门面是西门庆的财产,加上“一应大小事”均由西门庆处理,乔大户乐得干赚,所以二人的股利比为5:3,即五万两中有西门庆的三万一千二百五十两。
  • 美食与温情
  • 在胃里的食物是生活,在记忆里的食物是文化。‘信陵公子——张佳玮最新关食随笔集《无非求碗热汤喝》才发了预告,各大书店和网店还没正式开始发售,就已经登上豆瓣读书首页,可见书品之高,人气之确凿。也可见吃货之多,减肥之艰难。
  • 《冬牧场》背后二三事
  • 2011年一个初秋的夜晚,我窝在被子里看《阿勒泰的角落》,从《离春天只有二十公分的雪兔》,到《看着我拉面的男人》,再到《河边洗衣服的时光》,越看越激动。怎么形容那种心情呢?就是你在一条尘土漫天的路上走了很久很久,眼前一片灰败。突然一转头,发现脚边开着一丛遗世独立的从来见过的花,顿时人也不焦灼了,心也不空虚了,口齿生津,满心愉悦。
  • 黄帝的三十年之悟
  • 据医生说,人的脑髓是一种灰色的物质。 灰色是不动声色。物质,当然还有思想,充分燃烧之后是灰的。天破晓,地之初是灰的。天苍苍,野茫茫,苍和茫都闪烁着灰的光质。在希望和失望的交叉地带上,是一览无余的灰色。
  • 让感觉得以穿过的街道
  • 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西安的大街小巷和沿途的建筑,包括院落的门楼、店铺、庙宇,多为旧式传统的砖木结构。明代和清代京城之外都城生活的品味和吸引力,仍然不显山不露水地在西安存活着,包括大雁塔、小雁塔这些唐代的建筑,其精神的蕴藉,都是极为内使用的;
  • 稿边笔记:2012.11(穆涛)
    [特别推荐]
    “前进”:辉煌的奥巴马总统(【美】罗素·邓肯 胡宗锋)
    [中篇散文]
    再问(肖达)
    笔记本里的交谈(杨争光)
    [短篇散文]
    我尊敬的几位长者(赵钧海)
    说从容(岳少峰)
    尼克松基辛格搭档内幕(董鼎山)
    想起那个傍晚(阿莹)
    坡嗲(刘元林)
    记太行(唐兴顺)
    在柳树泉的日子里(姚二峰)
    鲁沙尔印象(吕锋)
    欲望清单(黄集伟)
    雷人画语(美粉粉[画])
    [长篇散文·连载]
    品史记四帝(傅剑仁)
    暂住(周闻道)
    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活(王清和)
    [美文书评]
    美食与温情(春眼秋手)
    《冬牧场》背后二三事(如人饮水)

    黄帝的三十年之悟
    让感觉得以穿过的街道
    《美文:上半月》封面

    主管单位:西安市文联

    主办单位:西安市文联 西安日报社

    社  长:贾平凹

    主  编:贾平凹

    地  址:西安莲湖巷2号

    邮政编码:710003

    电  话:(029)72114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855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034/g4

    邮发代号:52-115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