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稿边笔记
  • 作家说真话是底线。真话是实在话。一个人活着,在家里,在朋友问,在社会上,云山雾罩的人是不招待见的。真话是落在实处的话,劲道沉着,掷地有声。真话是不穿漂亮衣裳的,“自然者,道之真也’’。真话可能很不中听,甚至还刺耳。真话的难得之处,是在对事物的认知上有新突破,有新发现。真话也不在高处,真话是寻常话,是普通的话。如果一个时期里,说真话被当成高风亮节,视为稀罕物,那么这个时期就是悲哀的,是社会的悲哀。
  • 同槽相欺:民族主义与总统言辞
  • 在我居住的斯堪的纳维亚,一则民间故事的结尾曰:“无食,同槽相欺”。作为开场白,让我们想象一下,有三匹母马,家境殷实,和自己的儿女快乐地生活在舒适的马厩里。它们趾高气扬,欢歌笑语,为自己和各自的政府而自豪。三匹马之间互有买卖和生意,这种复杂而互通的经济势力很强大。马妈妈吹嘘孩子们的成绩,炫耀孩子们上的大学。马槽里盛满了草料,马都很健康、有教养,各有自己的财产,作为农夫、生意人和政府公务员,个个都有不错的工作。
  • 理念是天堂的花朵
  • 我老是念念忘不了2012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揭开神秘面纱之前,全世界所有人都认为它的难度实在太大了。尽管一直在讲各国有各国的优势,伦敦的和北京的没有什么可比性,然而,人们还是要时时联想起北京奥运会上的倒计时、千面缶以及大脚印……
  • 七月二十一日,我经历的北京大到暴雨
  • 据新京报7月22日消息,7月21日,北京城遭遇61年最大暴雨。截至次日凌晨2时,全市平均降水量164毫米。这是北京自1951年有气象观测记录以来观测到的最大值。北京发布史上首个暴雨橙色预警。
  • 深山
  • 老家在四川盆地底部,川中丘陵,属于地球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之一。深深浅浅的山沟里,乡亲们蚂蚁一样勤劳,蚂蚁一样辛苦。牛头山在河边异峰突起,是这一带的制高点。山顶开阔,头颅般隆起。周边砌有高墙,里面有一道深深的壕沟,再里面是寨墙,墙上掏了射击孔,堆放着礓石,俨然军事要塞。小时候,我曾经多次伟人一般站在这里,看连绵丘峦在脚下摊开,与山岚搅和在一起,浪头一样涌向天际,混沌一片。想起大人们“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的说法,云遮雾罩的远方,把内心挠扰得难受。
  • 一城,一人
  • 城市记忆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许多年。这个城市就像一座庞大的立体交叉桥,开阔壮观,结构复杂,四面八方都是流动的,动荡不息的,每天都在发生变化,看得人眼花缭乱。在这个城市的褶皱里隐藏着我的记忆,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是由这些记忆中的细节构成的,在我经过某个地方的时候,这些记忆中的细节就会跳出来,让我怦然心动。城市因这些细节变得富于灵性。
  • 恍惚
  • 中秋之夜许多人在画着梅花,暗喻自己是怀有梅的品格,我没有这样的境界。我画这树梅花的时候,正独自闷在长沙的一所宾馆里。那一刻,我隐隐听见对面深巷里传出了二胡的声音,细腻似水,迂回几次后,便往月色里溶去。窗外的月儿适明媚姣好,我心却怯得慌,多一眼都不敢窥的,只埋头画画。完成了,本想将那会的心情也一并记录到画里,迟疑了一会,觉得还是空着的好,单落了个穷款:戊子中秋,惜惜堂高宇时客长沙。
  • 天凉好个秋
  • 不知为什么,每当我在淅淅萧瑟的秋风秋雨中看到那些美丽女子,总会’不由地想起秋瑾。在百家姓中,“秋”姓是个少数,在中国历史上,这个少见的秋姓女子却引来了最多的喝彩与崇拜。无论是中国两千年的封建社会,清王朝近三百年的专制统治,到十九世纪末都进入了残秋之际。秋风落叶下长安,残阳压山红如血,像是上天要派一个使者来为这日暮途穷的时代送别一样,这时出现了一个姓秋名瑾的女子,她吟叹着“已是秋来无限愁,哪禁秋里送离舟”、悲歌着“已拼此身填恨海,愁城何日破重围”,漫步向历史走来。
  • 记忆
  • 我曾在农村生活了20多年。进城后,居住在水泥和钢铁的森林里,忍受着城市的喧嚣,看着汽车日益增多造成的严重环境污染,看着人与人之间各种无谓的争斗,常常感到烦闷无聊。每当梦醒时分,经常追忆起孩提时的往事。父母的耳提面命,同小伙伴们天真无邪的玩耍,农家的春种秋收,常常引起我关于童年的许多美好回忆。现掬其中的几朵浪花,与读者朋友分享。
  • 美国新闻自由制度——董鼎山与海龙对话
  • 董:我出国前在中国做新闻时间不太久。我于圣约翰大学毕业(1945年)后的两年时间里写了不少东西,多是散文一类,后来发现靠写文章不能维生。生存的需要驱使我必须找个职业,于是我考到了上海《申报》,后来也到另外两份报纸做过编辑。
  • 陕西的路
  • 记得十多年前,只要话题扯到宽宽窄窄的道路上,陕西人便自傲地要将言语引到古老的秦直道上。那条横亘在陕西大地上的秦直道,从关中淳化的甘泉宫起步,一路向北翻山越岭,直抵榆林以北的包头。这条秦直道也的确让陕西人骄傲呢,那可是秦朝大将蒙恬亲自督建的一条由首都长安直通漠北边塞的运输生命线。大道宽约三十米,可以使六辆马车同行,彻底解决了漠北边塞的供给和兵员补充,称得上是两干多年前全球最先进的高速公路了。尽管我们今天俯瞰那条卓越的大道,有的路段已淹没在浓密的杂草之中,有的路段已被雨水冲成深深的沟壑,但在陕北的有些路段还依稀可辨,特别是偶尔有些路段会与今天的公路重合,也就是说那条大道今天还在使用,这让那许多喜欢考究历史的人赞叹不已。
  • 从书房到文房
  • 文人奢侈在书房,但多不自知。曾去过“补白大王”郑逸梅的书房“纸帐铜瓶室”。逼仄却整洁,物多不凌乱。最多不过七八平方米的小屋,一细看让人咋舌,从墙上]挂的桌上摆的文房,到箱箧抽屉内放的纸笺,都出自名人之手。这是l不是一种奢侈?
  • 没有什么不能错过的错过
  • 【赤金时代】来自媒体报道,语出著名编剧芦苇。接受深圳特区报记者采访,芦苇认为:“当下中国电影已经步入‘赤金时代’,满眼望去尽是钞票乱飞,票房为王。文化价值和文化追求已被抛弃到九霄云外。”芦苇说:“现在中国电影人,比如说导演,他既是制片人也是出品人,他还是编剧,他还是演员。如此这般,电影在某种意义上几乎就变成‘私产’。因为他有这么多的身份、这么多的利益在里边,他的角色就已经发生变化。他不完全是个艺术家,他还是个商人。”
  • 雷人画语
  • 品史记四帝
  • 这一来,把大宛王国的国王及臣僚全激怒了,国王毋寡下令,把汉王朝使节拦住,全部诛杀,所带贵重礼物全部收缴。面对这一连串的重挫,西汉王朝的大臣们纷纷向武帝刘彻奏报自己的高见,提出暂停对大宛王国的进攻,集中兵力对付匈奴。这时的武帝刘彻,头脑非常冷静,他坚决排斥了臣僚们的这一主张,坚持对大宛王国发起进攻。
  • 暂住
  • 今天,当我从派出所接过紫红色的“户口簿”,泪水一下涌了出来。整整37年啊,那些艰难辛酸,那些屈辱无助,那些惶恐迷惘。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这一切。终于划上了句号。从此以后,我不仅不再担心公公的淫威,不再担心被逮回廊坊,而且可以堂堂正正地打工、看病、社保,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生活了。但我没有激动,也激动不起来,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痛哭一场……
  • 金瓶梅揭秘市井私生活
  • 一次,显仁太后说:“最近子鱼大的很少。”王氏说:“我家里有的是,马上就孝敬您一百条来。”她回来后告诉秦桧。秦桧责备她口无遮拦,无事生非。秦桧与幕僚商量一番,于是进献了一百条青鱼。太后拍掌大笑说:“我说这个婆子是个土鳖,果然不错。连青鱼和子鱼都分不清楚。”
  • 笨人
  • 笨守本分,“竹其表日苠,其里曰笨”,这是《广雅·释草》给笨的定位。战国时候有‘个笨人,叫商匠开,不仅笨,而且穷,衣食住行皆忧,在荒郊野外搭个草棚混日子。一尺来了两个举止不凡的人借宿,半夜里听到两位高士激赏他们的领导人。
  • 大雁塔
  • 它最处只是东南方向上的一个方位的标识,随后才渐渐地涉及到了距离、陌生的范围和伸向它的那一条条道路。
  • 稿边笔记
    [特别推荐]
    同槽相欺:民族主义与总统言辞(【美】罗素·邓肯 胡宗锋[译])
    [中篇散文]
    理念是天堂的花朵(韩小蕙)
    七月二十一日,我经历的北京大到暴雨(华夏)
    深山(陈霁)

    一城,一人(杨鸥)
    [短篇散文]
    恍惚(苏高宇)
    天凉好个秋(操凤琴)
    记忆(陈战勇)
    美国新闻自由制度——董鼎山与海龙对话(董鼎山)
    陕西的路(阿莹)
    从书房到文房(姜维群)
    没有什么不能错过的错过(黄集伟)
    雷人画语(美粉粉[画])
    [长篇散文·连载]
    品史记四帝(傅剑仁)
    暂住(周闻道)
    金瓶梅揭秘市井私生活(王清和)

    笨人
    大雁塔
    《美文:上半月》封面

    主管单位:西安市文联

    主办单位:西安市文联 西安日报社

    社  长:贾平凹

    主  编:贾平凹

    地  址:西安莲湖巷2号

    邮政编码:710003

    电  话:(029)72114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855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034/g4

    邮发代号:52-115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