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以革命的名义去完善人性的理想——汉娜·阿伦特《论革命》
  • “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在推翻封建旧制度时是毫无疑义的真理,但是,革—广命后不建立一个有效的民主法律与制度,而是所谓的继续革命,那必将会把革命的终极理想和目标送上历史的断头台。作为一个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学者,我们缺少的只是对经历了多次失败的革命理论做出修正的勇气。当下学界应该提倡的恰恰正是修正主义!
  • 心思与手艺
  • 吃太阳 康定送别我的,是一夜的大雪,这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慌乱,首先感到身冷,继而又觉得心寒。才是新历9月初的日子啊。在我的家乡关中,怎么说都不至于这么冷,天气晴好的话,满街都还是薄裙短袖的红男和绿女呢。
  • 额嬷格
  • 草场不能交给不心疼草原的人 我亲爱的额嬷格(蒙语,奶奶),你真的老了吗? 你的躯体是如此筋骨嶙峋,被一层牛皮纸般粗糙皴皱的皮肤紧紧包裹着,你的两条盘在鬓角上的辫子,沾满了岁月的霜雪,
  • 远去的牧歌
  • 对于我们这些命定只能生活在别处,却又无可救药地慕恋极其神秘的游牧生活方式彻底的美和自由的人而言,草原只能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独特存在。她就在那里,在遥远的他方或者文字的极深处,如母亲般博大的胸怀始终向无限敞开
  • 千古情人独我痴
  • 春天里来百花香 朗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 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 照到了我的破衣裳 朗里格朗里格朗
  • 内裤外裤
  • 我找工作很难。首先我一张嘴说话,就是满口的苞米碴子味。苞米碴子,在我的老家有两种,一种是黄的,一种是白的。白苞米和黄苞米,非常坚守自己的肤色,从不恶搞。
  • 为妈妈致悼词
  • 感谢诸位,来与我们一起,送别亲爱的妈妈。 我妈妈于一九二二年一月六日出生,于二0一二年十二月九日凌晨去世,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整整九十一年,也算高龄了。妈妈在最后的日子里没有任何痛苦,只因老年性的心血管系统疾病失去了意识。
  • 准将的肩章——记戴高乐将军
  • 1940年对法国而言,是一场可怕的梦魇。法西斯希特勒以坦克、装甲车和闪电的战术席卷欧洲。波兰首当其冲,抵抗软弱,败绩而亡。在挪威的英法军队败北,首都失陷,而攻打丹麦,只放了几炮,国王投降,说:
  • 拥有历史图景的视界——读范曾《准将的肩章——记戴高乐将军》
  • 初闻范老,与自己阅读沈从文的体验有关。当时隐约知道他是国画大师,不过对他的生平事迹未做进一步的考究。如今,范老古稀之年仍热情地出现在公众面前,或以国画、书法与诗词之美好。
  • 商鞅:谁的成败
  • 公元前361年,响应着秦孝公的号召,商鞅来到秦国。经过几番面试,终于获得信任,准备推行变法。可是秦国保守势力太强大,既得利益集团太顽固,要变革,先得造变法的舆论。于是,一场由秦孝公主持的高端辩论会一事实上是一场高层大论战,在孝公的宫廷开幕了。
  • 我的朋友鲁迅
  • 先生那些话 在这里,我想回忆一下鲁迅先生说过的一些话。 “老版,你猜孔圣人要是今天还在世的话,他是亲目派还是反日派?” 这是最近先生和我闲聊时谈起的话题,非常有趣。 “大概,有时候亲日,有时候反目吧?”
  • 在山野的日月
  • 在山野睡觉我在野外队时,多数情况下,晚上,我睡觉香甜。虽然在活动板房那窄小的钢丝床上,夏天暑热,蚊虫成群叮咬,我照睡我的;冬天鼓荡大风,我冰冻的身子,也能在梦乡里取暖——只是早上起来,鞋子穿不到脚上,脸盆也不听话了。
  • 不确定性的危险
  • 几乎每一个中国医人,都会面对医学不确定性认知的危险。成功的医人化解危险的经历,在中国医学史上通常会演变为神异的传奇故事。
  • 圣洁的高原
  • 从西宁出发,沿214国道一路绝尘而行,目的地——玉树。夏季的青藏高原,视野中流动着醉人的绿色旋律,鲜艳的格桑花,摇缀在草原上,一簇簇翘首斜睨着羁旅蓝天的白云。公路似袅动在原野的哈达,聆听着高原风语,系着山峦、牵着草原,伸向遥远的天边。
  • 两重虚
  • 他成功地使我从走动的人流里停了下来。这等于劫持了我,他用一个非常日常的无可指责的办法,就做成了一件大事——改变我生活的原来方向。他知道,突然的改变是困难的,于是他轻巧地先让我停下来。这一停就到了上午10点。
  • 河流带走了两岸
  • 旧时代的巷子拽着怕,有一种情景在身后,一滴水一束阳光全都在巷子的尽头。巷子是家宅之间的路,家宅是当时人们最重要的财产。大规模的宅院是有钱人彰显身份的方式,越有钱的人巷子越幽深。
  • 石窟之远
  • 就这样,张大千的一幅伪作石涛画卖得一万大洋,张大千不再去石涛堂,但他的画却被主人作为镇堂之宝,堂而皇之地挂在大厅内。
  • 致中和
  • 真正的和,是心物不分,浑然一元。 和是中庸之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和不是一股脑的和和气气,不是引而不发,而是“发而皆中节”。中节,应当什么就是什么,喜则喜,怒则怒,为所欲为。
  • 金陵十二钗之水仙
  • 被人们在盆里、碗里、罐儿里或水塘里养了千年之后,水仙,早已经没有了那种自然之华的野气、媚气与妖娆,但人们还是不吝溢美之词,称其为“凌波仙子”。
  • [特别推荐]
    以革命的名义去完善人性的理想——汉娜·阿伦特《论革命》(丁帆)
    心思与手艺(吴克敬)
    [中篇散文]
    额嬷格(艾平)
    [第一阅读]
    远去的牧歌(杨辉)
    [中篇散文]
    千古情人独我痴(诸荣会)
    内裤外裤(东珠)
    [短篇散文]
    为妈妈致悼词(余秋雨)
    准将的肩章——记戴高乐将军(范曾)
    [第一阅读]
    拥有历史图景的视界——读范曾《准将的肩章——记戴高乐将军》(赵林)
    [短篇散文]
    商鞅:谁的成败(鲍鹏山)
    我的朋友鲁迅(内山完造[日本])
    在山野的日月(第广龙)
    不确定性的危险(费振钟)
    圣洁的高原(尹汉胤)
    [长篇散文·连载]
    两重虚(格致)
    河流带走了两岸(葛水平)
    石窟之远(王琰)

    致中和
    金陵十二钗之水仙
    《美文:上半月》封面

    主管单位:西安市文联

    主办单位:西安市文联 西安日报社

    社  长:贾平凹

    主  编:贾平凹

    地  址:西安莲湖巷2号

    邮政编码:710003

    电  话:(029)72114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855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034/g4

    邮发代号:52-115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