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美文
  • 李渔的《四期三戒》是《闲情偶记》的自序,也是他的文学观。一期点缀太平。“武士之戈矛,文人之笔墨,乃治乱均需之物。乱则以之削平反侧,治则以之点缀太平。”点缀太平是在治世的基石上挥斥方遒,而不是为乱世、浮躁世做琵琶弟子或曲子相公。点缀太平也不是涂脂抹粉的意思。过太平日子,小心高谈阔论,小心危言耸听,也要小心整天价花枝招展的。
  • 文学与历史:从《台北人》到《白崇禧将军身影集》——白先勇先生西北大学讲座
  • 3月29日下午,著名作家白先勇先生、贾平凹先生、《美文》副主编穆涛先生、西北大学周燕芬教授、广西师范大学编辑刘瑞琳女士等相聚畅谈。贾先生与白先生互赠书籍画册,共话秦腔与古迹。当晚七时,白先勇先生应邀做客西北大学“侯外庐学术讲座”,做了题为“从《台北人》到《白崇禧将军身影集》”的学术报告,长达三小时的讲座中,年逾古稀的白先生始终信步阔谈,精神饱满。先生的儒雅气质和学术激情深深感染了每一位听众,掌声经久不息。现依据讲座录音将主要内容整理如下,考虑到行文,部分细节略有删减.
  • 说家常
  • 1979年秋,筹备《散文》月刊创刊,向孙犁约稿,先生以《乡里旧闻》为总题,写了一组忆旧散文.篇首摘录《书衣文录》中自题的两句诗“梦中每迷还乡路,愈知晚途念桑梓”,刊发在《散文》1980年创刊号上。当年又连续刊发了两组。此后三四年里,先生在这个题目下,相继写了19篇散文。
  • 遛脑
  • 天空靓不靓看风。人间闹不闹上网。一颗榆树,陶醉,安歇,不理不睬,立者,立者,再立者。站者,站者,再站者。鸟鸣是心跳,雨来去洗澡,光来咂咂嘴,风来扭扭腰。吵什么,闹什么,东来西去,草黄草绿。
  • 门框在哭
  • 我拽拽纪红的衣角,我说你看寡妇都是坐在门框上哭的。纪红张大了嘴巴,她的嘴巴刚刚涂了一半口红。我说你那嘴,真像“半江瑟瑟半江红”。她说云云你说什么?你说“半江得瑟江半红”?我说你快把它涂满了,快点让它“满江红”吧,你这个样子太吓人了。纪红很听话,把嘴像扎染一样一揪,再一散开,一下子就“日出江花红胜火了”。
  • 原本只是个乖乖女
  • 她怎么看都应该是男人们很喜欢的贤妻良母式的女人——虽然算不上十分漂亮,但绝对不丑——这有她留下的照片为证:清瘦的身材,素净的面容;一副金丝边眼镜不但是她作为那个时代的知识女性的标志,而且给出身小商人家庭的她平添了几分大家闺秀的高贵——娶上一个这样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绝对是人前长脸、背后安全的!
  • 从一帧照片想起
  • 新春时节,获赠一箱子书,星云大师的《百年佛缘》。四函,十五册,可谓洋洋大观。同时受到慧宽法师的信函,说星云大师希望知道我读这部书的感想。要读完这么多书,需要花一些时日。我随手拿起一函,抽出一本翻阅,发现文句清顺流畅,如恂恂口语。看前言才知,原来是星云大师在八十五岁高龄时所做的一次系统口述。我耳边,又响起了他温厚的扬州口音。
  • 不可思议的回忆——一部老书的再版自序
  • 读者眼前的这部书,已经在我书架上放了整整三十年。这是我最早出版的一部学术著作,曾经轰动一时。长期以来,很多出版社在不断力争再版,我都没有同意。理由只有一条,它实在太厚了,整整六十八万字,一定会把信任我的读者压得喘不过气来。一直企盼能抽出一段较长的时间,由我自己大删一遍。但是,怎么也抽不出这么一段时间。
  • 议病与议药
  • 十七世纪,喻嘉言对“议药不议病”的医学倾向,再次发出郑重警告。他在《寓意草》卷一首篇中说:“从上古以至今时,一代有一代之医,虽神圣贤明,分量不同,然必不有舍规矩准绳,以为方圆平直也。故治病必须识病,识病然后议药。药者所以胜病者也。识病,则千百种药中,任举一二种,用之且通神。不识病,则歧多而用眩。凡药皆可伤人,况于性最偏驳者乎?迩来习医者众,医学愈荒,遂成一议药不议病之世界,其夭枉不可胜悼。”
  • 在高七四届师生联谊会上的发言
  • 尊敬的老师、好友:上午好!我是三班的田周民,家住祖庵镇铺尚村。今天,是我们高七四届师生联谊的大喜之日,在这样的日子里,能受到联谊会筹备组钦点,为老师和同学们说几句心里话,我感到十分荣幸。在此,我先给老师和同学们鞠个躬!
  • “逃离”
  • 车子里回荡着老歌,从《江山美人》到《最后一夜》,唱到我踩油门的脚都有些发软。右眼皮开始不祥地跳跃,是直面的冷气吹得鼻眼发涩。戴着加黑的墨镜,也能感觉到得克萨斯夏日阳光的酷烈。因为是中午,去布什国际机场的路到了市中心的麻花地带就开始左右夹击,四个车轮只能向前勉强地滑动。
  • 跨越太平洋的邂逅
  • 自从20世纪90年代初浪迹美国,呼吸到这块年轻疆土活力无穷的气息,那些最初的日子遭遇的人和事,那些自己对周围美国人的观察与相处经历,或多或少都闪烁出东西文化差异的光和影,折射在寻常异族人之间的交往之中,并无光怪陆离之景象,却有触发心弦之感动。
  • 老实承认不知道什么很重要
  • 【第四墙】又称“第四堵墙”,本为戏剧专业用语,却因《新编辑部故事》引发争议被再度提起。“在《新编辑部的故事》中,主演经常会演着演着突然盯着镜头,来段内心独自,并试图用眼神与观众交流。这种打破‘第四堵墙’的表演方式在国外的影视作品中屡见不鲜,像《贝隆夫人》《纸牌屋》都将这种表演方式运用得很恰当。
  • 雷人画语
  • 两重虚
  • 我稀里哗啦把身边坐在“自行车”上的男人都给推倒了。就剩我一个人在那站着,有什么意思?这不孤独吗?或者我不推他们,小心地躲着。天天害怕碰倒了谁。这也是很累了,很让我感到活着是件辛苦的事,是件时时都得加小心的苦旅。
  • 河流带走了两岸
  • 富贵是人类向上努力的目标,那个目标之上永远填补不了心灵的空虚。趣味是需要用心悟得。增一分恶,减一分俗。富贵也是修来的,一是修心;二是修性;三是修行。所有的寓意和自然有关,‘‘人在观察大自然的时候,会把心中最美好的东西拿出来。”
  • 石窟之远
  • 匈奴没有文字。反复记述他们的,是与他们敌对的汉人。他们以铁蹄在汉人的目光下圈定疆界。匈奴铁骑曾踏碎多少中原的梦想。我们拥有高度文明和伟大传统的农业大国,怎么都经不起他们猝然一击。马蹄之下。只是尘土吗?
  • 马召平散文
  • 城里是感觉不到春风的,春风起先吹起来的时候,是凌厉的,带着寒意,一大片一大片地吹着,像棉花一样裹在行人的身上。有那么几天,春风呼呼地刮过果园山河和楼群,吹了细雨和去冬残留的枯叶,仿佛冬天还在似的,有人还穿着棉衣。但是紧接着,梨花开了,杏花开了,桃花也开了。紧接着,杨树就吐出杨絮来,绽露出一小片一小片的叶子……
  • 用拍纪录片的精神写散文——读马召平的散文
  • 这个星期的阅读课和学生讲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一干城市小文人的诗歌。一个中年以降的旧人和十数个生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新鲜孩子争论戴望舒、何其芳、林庚的诗歌那种“三月小病”式的轻愁有没有意义。是啊,我们的想象中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应该是革命、反抗、流血和呐喊的时代,尔等浅斟低唱曾经被目为觉悟不高阶级立场不正确。
  • 职官
  • 古代的职官,基本上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坑的萝卜,叫散官,相当于今天的巡视员和调研员。个别皇帝,因为特别重视某个坑,也有不安插萝卜的特例。但更多的皇帝,喜欢给自己偏爱的萝卜额外挖。
  • 金陵十二钗之杏花
  • 北方的杏化很快就开了,随之,又很快地落了,就像来去匆匆的一场骤雨,纵然芬芳,纵然绚烂,纵然饱含了种种道之不尽的意味,最终还是如一场没有做透的美梦一样,悠然而逝。
  • 美文(穆涛)
    [特别推荐·口述历史]
    文学与历史:从《台北人》到《白崇禧将军身影集》——白先勇先生西北大学讲座(白先勇[口述] 马佳娜[整理])
    说家常(孙犁[口述] 谢大光[整理])
    [中篇散文]
    遛脑(田炳信)
    门框在哭(东珠)
    原本只是个乖乖女(渚荣会)
    [短篇散文]
    从一帧照片想起(余秋雨[1,2,3])
    不可思议的回忆——一部老书的再版自序(余秋雨)
    议病与议药(费振钟)
    在高七四届师生联谊会上的发言(田周民)
    “逃离”(陈瑞琳【美国】)
    跨越太平洋的邂逅(阙维杭【美国】)
    老实承认不知道什么很重要(黄集伟)
    雷人画语(美粉粉[画])
    [长篇散文·连载]
    两重虚(格致)
    河流带走了两岸(葛水平)
    石窟之远(王琰)
    [作家研究]
    马召平散文(马召平)
    用拍纪录片的精神写散文——读马召平的散文(何平)
    职官
    金陵十二钗之杏花(王中杰[画] 任林举)
    《美文:上半月》封面

    主管单位:西安市文联

    主办单位:西安市文联 西安日报社

    社  长:贾平凹

    主  编:贾平凹

    地  址:西安莲湖巷2号

    邮政编码:710003

    电  话:(029)72114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855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034/g4

    邮发代号:52-115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