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诗情画意
  • 背景
  • 背景男孩和小草一样低矮,住在荒芜的家园。小鸟衔过来的种子,萌芽了他的梦。父亲扶起的犁铧,锈迹斑斑。他洞察到了清贫的血丝,古铜色一般蔓延过遥远的希冀。家,还在泥土中捡拾零星的枯叶。勉强地填饱了饥饿,而他的自尊漏了几个洞口,被北风刮了几刀。
  • 西部大峡谷
  • 条条飞翔的河流,以柔韧的刀锋劈开坚硬的岩石。鬼斧神工的驿道,穿行于西部大峡谷,引发古老沉寂的大地重拾魅力和生机。那携裹泥沙的河流,悠远的歌喉吟唱出宽敞的道路,轰鸣声里收纳宁静的村庄,释放雄性的壮美和辽阔。
  • 一个人的河流
  • 沂河淌谁也不能单纯地说,沂河淌只是一片地域或者一条河流。其实,它有着我情人的全部内涵:白皙、温软、忧伤和缠绵悱恻。就像一个人走过青春期,沂河淌,无论它的目光沿着哪一股水流或者哪一方泥土,都会使感觉进入母语的深处;而不小心发出的声音,无论是撞击到天空的一只飞鸟或地面的一块石头,都会让我突然把心收缩得很紧。
  • 故乡
  • 秋天的夜晚1夜晚在地平线上,慢慢地从远而近,身边就黑了。夜晚是母亲做的一碗臊子面,红红火火的感觉在热炕上来回蠕动着,没有话语的只有一炕的棉被子。秋天的夜晚,是父亲的胡茬子,有一丝沉默,有一丝孤寂。而黑暗深处的田地里,没有任何声响的故事早已在他的心头开始拱动。夜晚是这个村庄在孤独中品尝的幸福。
  • 山河多黄金——甘肃文物启示录
  • 人足靴形彩陶罐(公元前1890-前1660)人足靴形彩陶罐,猛一眼看去,就像是个穿了一双靴子,双手插腰站着的大肚子女人,她在等男人接她回家吗?她似乎看见那个男人已经拐过前面那片丛林,肩头还扛着刚刚捕杀的猎物,马上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 崂山
  • 崂山是由海水漾着的。那是一种怎样的水啊,纯净如处子的无邪,蔚蓝如翡翠的通透,清亮如珍珠的灵秀……有风掠过,掀起的是它两千年的古幽。岁月的沧桑没有掩埋住秦始皇的
  • 泉州古厝(外一章)
  • 行走于泉州的古村古街,尽可触摸到乡音的另一种节奏。泉州古厝是“五代皇宫遗制“,承继晋朝士族衣冠南渡的威仪和气派,象征一种典范,隐喻一种意识,显示一种实力。古厝的美,美在绿树掩映下的宁静,这样的静有别于山野和空谷,洋溢着家园的温厚。
  • 黑茶
  • 清代皇帝赐御墨,中华诸州黑茶安化甲。不论你信与不信,在装帧凝重的安化县志里,作出了肯定的回答。三千茶商,踩出的茶马古道,享誉欧美大洋州,风靡东南亚。中国人品茶,外国人也品茶,品出中华文化丰腴的精华。不同的国度,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不用翻译,有茶就能把人生情感优化。
  • 乡村记忆
  • 犁从牛的眼眶里折射出的幽深的光芒告诉我,犁,这个苦命的形象正在远离村庄。犁是牛的衣钵,一如我们人的饭碗,丢了,乡村集体的命运何去何从?自己说了不算,土地也不能开口。一时间,乡村一片迷茫。
  • 我慢慢品尝我的故乡
  • 张代妹,杨仄妹张代妹是我的外婆,杨仄妹是别人的外婆。和家乡所有的外婆一样,她们都没有正式的名字,大的叫代妹,小的叫仄妹或者小妹,当然,还有二妹、三妹、四妹甚至七妹、八妹、九妹。我的外婆张代妹今年刚满100岁,别人的外婆杨仄妹却有106岁。
  • 泥土·砖·砖雕
  • 冬天到了,大雪覆盖了地面,泥土被冻僵,成了硬硬的冰块,静静蜷缩着,看不到空中的日月星辰、颤抖的枯枝败叶、觅食的飞禽走兽。是在呵护僵硬的根须,保养怀揣的梦想?惊蛰一过,推开积雪封闭的窗门,才醒悟过来,才开始舒展筋骨,透出缕缕地气,绽出青青嫩芽,实现春华秋实的梦想。
  • 与生灵一道思索
  • 蜜蜂的失误蜜蜂蜇人之后,才恍然大悟。杀人三千,自损也是三千。谁说的自损是八百,是谁啊?没有一个同伴能回答,全部茫然地望着它奄奄一息的面目,三分表情中有两分莫名其妙的惊恐,还有一分扑朔迷离的怜悯。出壳的灵魂,被路过的山风,带到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时空,永远地悬起。
  • 百卉园
  • 编辑老师:您好!我是《散文诗》一名忠实的中学生粉丝。与《散文诗》相识于初三,在备战中考的日子里,她成了我高压下心灵的惟一释放口。炎炎夏日,她更像一泓清泉,伴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艰难的日夜。我读的高中是一所全日制的寄宿学校,每两个星期才两天假期。又是《散文诗》给我“三点一曲线“的单调生活添了不少风景,为我平淡无奇的生活加上了佐料。
  • 尘世或者天堂
  • 星空秋夜如此迷人。星空把深邃呈现给大地,太多的神秘,稍纵即逝。没有人能够把星星点燃,没有人能够在这秋夜,把世界照亮。可是,缤纷的思绪灿若星河。都市里车水马龙,匆忙的脚步,是在探索宇宙的秘密,抑或还是追名逐利?
  • 一天上午的回忆
  • 1失眠的灯光,把一件件事照亮在一晃而过的火车经过的房子里,墙壁上的人和故事,在奔涌的声音背景里虚实交映,黑白的简单线条划伤每一根神经。2神殿的高大记忆,都不及那个神甫抓住我卷发的那些往上拉扯的动作,虽然他死了,我的卷发也没有了。可,记忆在梦里一次次苏醒,睁着眼睛看我逐渐老去的身体
  • 青花瓷及其他
  • 那些埋在大地深处的精灵,自唐城宋墟、元墓明清陵走出,它们的肌肤依然温润如玉,千百年前流动的火至今不曾熄灭。一缕如磬的歌声,沿着新鲜的阳光,一次次擦亮人们的耳廓。曾经是一团团普通的泥土,安分地躺在田野和山冈上,同庄稼恋爱。远古的匠人把它们青涩的心事和鹅黄的相思,一点点捏成坯胎,任由岁月之水打磨它们光滑的躯体。
  • 远方之远
  • 端坐于日子的中央,默念远方之远,是一种渴望的痉挛。猝不及防的,是迎面而来的奇迹。而日子大多平静如水,如空气,如淡淡的阳光。继续跋涉吧!在一个村庄,我三十年天天都碰到一些人;在一个城市的街边,我看见夜市上若隐若显的灯海。噢,世界真小啊!远方之远,远在我的想象之外。
  • 太极峡漫笔
  • 太极峡很远,虽然它经历了七亿年风雨之后我们才走近它,认识它;太极峡很近,虽然经历了千百代的悠悠岁月,那莽莽苍苍的崇山峻岭却让我们备感亲切、熟悉……走进太极峡,仿佛与峡谷相融,犹如一袭卷舒飘逸了千世百代的云,在这里轻盈地浮动,轻盈如一缕幽幽蓝蓝的梦。在太极峡,心是一片云,一片歌唱的云;心是一朵花,一朵随风绽放的花;心是一只鸟,一只啼鸣飞翔的鸟……在这里,可以让心像蝶一样展开彩翼。
  • 永久不歇的绝响(外一章)
  • 我在虚幻的梦里,如清风一般,迷上了你,迷上了你比雪还白的雪,我总在追求着什么。那紧闭的窗下冰冷的小曲中,点燃着盏盏青灯,该这样,没有痛苦地度过竖琴芦笛的一生。黯淡的清光在苍穹闪烁,泪水洒落在一本
  • 读海
  • 水牵着水的手,把陆地翻开,折叠,线装。海是一本古老的经典,看不完的蓝色一页一页,波浪展开,文字如沙鸥点水。异国的风会拐弯,然后溜进来,有鲨鱼和螃蟹的味道。思虑的背后有座岛,它是百年孤独。原始林木潜伏着心机,
  • 对生活的短叙
  • 这些年,心里寒冷的时候,我常把祖先们的骨头拿出来烤火。火光微弱,一如他们卑微的一生,以及我现在的生活。我知道,若他们在天有灵,一定会原谅我这个不肖子孙的大不敬。在火光深处,我总能看到那个哑孩子撕心裂肺的哭,以及笑。
  • 村景(外一章)
  • 草垛堆在场院里,饱满如年轻女人的乳房。我从村子中走过,看见一排排民房,砖的,泥的,都站立在大地上。树木不语,一任人来人往,四季奔忙。
  • 关于家乡的诗
  • 乡下我们来到乡下,逢人就问刘老太太住哪?拐过一道弯,淌过一条河,终于找到山旮旯里刘老太太的家。你有疑问,难道乡下的人都相识?是的,这点不像城里,乡下找人,不靠冰冷的门牌号码,靠的就是这份浓浓的乡情。这也是一位孤寡老太太,不愿进城的原因。
  • 早玉米
  • 玉米灌浆的速度被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喇叭振破了鼓膜,在疼痛中暂停成熟的脚步。城郊结合部的早玉米,虚构的细节一样正在流血。为了城里人能尽早吃上鲜嫩的早玉米,在叶色正青的时节里,它们被迫成熟,被迫上市。
  • 石磨
  • 一盘磨钝了牙的旧石磨,卧在村外的河底下。在修理河道的工程中,石磨被发现、被挖掘了出来。虽然,多年的河流已淹没了它的踪影,可憨厚而坚固的石磨,却依然厮守着它的旧居遗址。昔日的河流,已成了电站的朋友,淡忘了老伙伴石磨的来历和用途。石磨,却讲述起了山村久远的故事。镌刻在石磨上的磨牙如同深邃的音符,欣然被春雨浸湿的山风揉搓成了乐章。
  • 高山仰止——读李松樟《伊犁短章》及其他
  • 松樟有一本散文诗集《愤怒的蝴蝶》,这个书名准确地体现了他的散文诗的特色。蝴蝶作为美的化身,是散文诗的象征,“愤怒“则是散文诗人对现实的邪恶事物出于正义感而产生的义愤填膺的一种反应。在当今的散文诗中,“蝴蝶“所在均是,“愤怒“者却较为罕见。松樟是为数不多的几位关注现实,敢于面向邪恶发出“不“的声音的作家之一,我一直对他怀有深深的敬意。在不少作家专注于诗美追求而忽略思想关注的“气候“下,松樟型的存在和发展尤其难能可贵。
  • 《伊犁短章》及其他
  • 一切来不及惊叹的瞬间,天山便已猛然扑面而来!水墨一样的雄浑与苍老的浮云铺天盖地,成为舷窗外的一切!一切!让你只可噤声或膜拜:一切!让你只会听见灵魂在躯体里瑟瑟地抖颤与惊悚。银色飞机迷失一样地盘旋,仿若不能逾越这一切的博大。
  • 素朴
  • “素朴“与“朴素“还是有一点区别的,前者可以作为技巧,后者只限于风格。“质而实绮,癯而实腴。“苏东坡称赞陶渊明的这句话,就是对“素朴“最好的解释。台湾作家白家华的《春雨集》第33首,就是运用这一技巧的散文诗。
  • 《春雨集》第33首
  • 母亲!您的伟大已由这世界来赞扬。这节日为您布满康乃馨的花朵。歌颂的音乐为您响起来,流淌在子女感恩的心中。您劳动的身影穿梭在生活的窄缝之间,去把那覆盖子女生命的暖被来织成。
  • 你出走得好,兰波!
  • 你出走得好,兰波!十八岁,抗拒友情,抗拒敌意,抗拒巴黎诗人的愚蠢,抗拒你有点发昏的家庭的蜜蜂似的嗡嗡声;你做得好,将它们抛给大风,将它们放到早熟的断头台的刀锋下。你有理由,抛弃懒蛋的大道,狗屁诗人的小咖啡馆,赐给牲畜的地狱,狡猾者的商业,以及庸人的问候。
  • 你出走得好,兰波! 赏析
  • 勒内·夏尔是法国散文诗人,写了大量的精彩的散文诗章。他起初参加布勒东的超现实主义团体,但是,“诗人不能长久地在语言的恒温层中逗留。“(夏尔:《诗论》)更何况是潜意识的梦的解析乃至无意识。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接着法国沦陷,将超现实主义的梦击碎了,勒内·夏尔投笔从戎,显示了一
  • 关于散文诗,我和大家的观察可能一样
  • 散文诗是一种裸体艺术,作者在作品中无法隐藏自己的思想、才华与涵养。她是一面镜子,让作者的学识、修养、境界、审美能力、艺术灵性在其中一览无余,所以,强化作者的自身生存境界、生命体验、思想与审美的层次等才是散文诗发展的最重要问题,而绝对不是关于其任何一种技巧问题的强调,不是对于散文诗作为一种文体之诗性特征的再确认。
  • 第二届“中国·散文诗大奖”评奖正式启动
  • 为推动散文诗艺术的繁荣与发展,散文诗杂志社从2010年起设立“中国·散文诗大奖“,奖励有创作成就的散文诗人。第二届“中国·散文诗大奖“评奖从即日起正式启动。一、大奖宗旨弘扬散文诗艺术,奖励散文诗人。坚持权威性、公正性,坚持少而精、宁缺毋滥的原则,评选出创作成就突出的散文诗人。
  • 诗集精选
  • 《散文诗:上半月》封面

    主办单位:益阳市文联

    主  编:冯明德

    地  址:湖南益阳市体育场东侧

    邮政编码:413000

    电  话:(0737)4319852,420778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7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199/i

    邮发代号:42-116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