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诗情画意
  • 风塑造了月光的形状,一叠一叠覆起的海浪。坐满了天空的草,还原了风的方向和雨的声响。多么柔软的生长!一群羊蠕动海底,如此遥远,如此神秘,如此孤独。
  • 风吹东平原
  • 抗旱大地龟裂,是祖国的伤口。我的骨头在颤。我朴素的子民,草木一样的子民,驻扎在裂纹深处,忍受干旱。花香凋落,鸟语离开了湖岸,剩下一群红鲤,魂魄已散。
  • 芦苇(外四章)
  • 1在乌梁素海,冬天的任何一个眼神,都会使万顷碧波一夜间停止喧哗。芦苇眼看着海鸥、野鸭和天鹅,纷纷逃向温暖的南方。芦苇不会逃离,芦苇根在冰下三尺的土里。锋利的冰铲簇拥而至,尖锐的疼痛优雅地
  • 大北方
  • 鼓音鼓音响起来,山塬激情地扭起来。花灯照亮的地方,雪向着村庄,一把又一把扬着祖祖辈辈的欢乐。牛气冲天的鼓手,一个个站在天边边上,又一年,让鼓槌一个劲儿挥霍自己
  • 怀念一场雪
  • 一场雪,飘落在二十年前的那个冬天里。那场雪纷纷扬扬,一直蔓延了好几个冬天,在我寂寞的心中,化作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思念。多少次在梦境中,我用心去吻那朵娇嫩的
  • 一天的诗
  • 一天的诗我已经不能说出对小镇的爱与恨。在傍晚,我把一天的诗写成安静的颜色。一片叶子有一片叶子的理想。站在树下,看着它们。是什么让我们如此脆弱?突然就落了下来。有一些潮湿,有一些看不清自己。
  • 现实之幻
  • 夜晚在梦里,风儿喃喃低语。即便月亮爬出了云层,夜晚的瞳仁也是黑黑的。我抱紧书,就像一路向南的风,抱紧了初夏的头颅。孤单面对春天,我不想诉说我的孤单。
  • 小巷(外一章)
  • 小巷是城市体内的秘密通道。巷口早点铺的白发老人总是最早点亮整个巷子。你无法寻觅小巷的最深处。从小巷中部延伸出分支,总藏匿有神秘的角落。若干年前,住在小
  • 川西草原
  • 匍匐那一道山梁,倔强多少年的腰部逐渐弯下去了,依然在悄悄向上。铺满天空的云层,总会借着季节的某一个段落,弄出一些多余的动静。无风,草也会摆出挺立的姿势。
  • 永远的西部
  • 库姆孜这是崇尚阳光、酒和雪的民族。牧民弹起库姆孜琴,歌唱玛纳斯,曲调在马背上坠跳闪滑,抒写民族的荣光与崇拜。庄严恢宏的英雄主义乐潮升起
  • 小草里的大草原
  • 祖国真大七月,我从一棵小草里看大草原,就像一只小蚂蚁看大槐树,一滴水看大海,一块石子看天空。在大草原,我惟一的想法就是撅一根树枝支起我的小眼
  • 情暖高原
  • 高原之约粗犷的轮廓扇动雄奇的翅膀,栖息于深沉的地球之巅。捧千年的日月饮下,一条测线拉出蓝天纯净的气息,在春风吹开海拔暖暖的思绪里,放飞初衷的心曲。
  • 火车站剪影
  • 一这是春节后的一天。人流像回溯的鱼群,背影匆匆,行色匆匆。带着家人的期盼,乡音和行李一起打包,远行天涯。行李是候鸟的翅膀,乡情装在心里。一票难求的我的农民兄弟,天当被,广场是床,顺着梦的方向,走出一条路来。
  • 向南,向南
  • 去东莞班车。班车。公交车。火车。班车。公交车。这些词语罗列在一起,枯燥,单调,像我疲惫的行程:倒六趟车,再走几步路,我才能抵
  • 风吹老屋
  • 一用黑来淹没我,用黑过滤后轻轻的静来淹没我,用一粒灰尘掉在地上的声音来淹没我。当黑与黑夜水乳交融,喻家院子便省略了我。只剩下耳朵,耳朵是这个世界最后的眼睛。
  • 道路及其他
  • 道路米兰·昆德拉说:道路与公路是不同的。我沿着公路南下,一路奔波,是在寻找与公路不同的道路吗?
  • 百卉园
  • 《散文诗》:心灵的指示灯不想用,也不需用过多华丽的辞藻来修饰,她的美自在人们的心中。在我坎坷颠簸的路途上,我认定了她:《散文诗》——我的最知心的朋友陪同我一起走。记得自己开始喜欢写作是在初三参加“世纪杯“竞赛获奖了以后,而最先阅读的便是
  • 故乡的牧歌(外一章)
  • 一命运之神驱逐我,我慌乱得不知所措。那夜好大的雨。雨中,我不顾满身的泥泞,仿佛在想象白天的太阳。母亲告诉我,不,是那座近河边的小村告诉我——我那时六岁,心灵幼稚得像一棵旷野上的小树。
  • 风中密纹
  • 月光我想把月光占为已有,收藏起来,在每一个黑暗的夜里,让它为我照亮前方要走的路。月亮是亮着。只要亮,就是有生命力的。像一种干净的活法。
  • 依恋一棵树
  • 与一棵树对视一我在树的眼里,是否也是一棵树?是否也一样翠绿?树看着我,默不作声。我在它的周围寻找一片落叶、一枚果子。
  • 粉壁见阑珊——致陆游和唐琬以及他们所生活的那个年代
  • 壹现在的沈园,不再是以往的沈园,拥有着《钗头风》的断垣,应该经历了斑驳。当年的诗人陆游先生,曾在此搁笔沉思,在淡淡的扉页,用淡墨描下一个女子。一个至今让人哀痛的女子,
  • 家乡人
  • 敲钟的人在古木遮掩的古寺,他默默地敲钟,敲历史的隐秘和骨头里的盐。他把悬挂的铜钟,敲成巨大的铜唇,代替他的寂寞向世界发言:说黎明,说黄昏。说旷野的
  • 婆春
  • 村子里很安详。很多时候,花婆不哭不闹,不惊不乍,不言不语,就一屁股坐实在村口的老槐树下,一坐一晌午,木木地望着眼前那条弯弯曲曲的长长的土
  • 茶姑
  • 生在茶山,你是茶的女儿。当一片小小的茶叶被你的指尖亲吻之后,一个绿色的海洋便在你心里延展开来。因为爱,你成了一名温柔的水手。双足为帆,十指为桨,以一片茶叶的姿势,翩然于茶海之上。
  • 走近与离远
  • 画一把年纪,吃饭已经不怎么香了,有你没你,风景漫不经心。一支笔下入梦,夕阳是夕阳,黎明是黎明。云缠雾绕了多年的碗,豪放里开裂多处婉约。时间有了缝隙,时间有了情感。
  • 春日,花裙子
  • 老石穿绿衣。身边有草摇红伞。我不敢说什么。这样一个藏匿万年心事的老者,只要被惊动,我怕岁月的褶皱就会打开。在一条皱纹上阅读一个海洋,我怕,花光我
  • 读(外一章)
  • 打开我,在宁静缓慢的时光里,用风的手指,轻轻翻动我。请拉开窗帘,让桔黄的阳光涌进来。在字词的丛林中穿行,绕过陷阱,节约汗水。
  • 旗帜
  • 风有可能是无意停歇的,因为云还在走。旗只能低头沉思,就当是难得的休息。鼓动也许只是一种额外的张扬,不关你存在的价值。不信,随便撕下一角,就是一种象征,把那么多童年染上火一样的颜色。
  • 时差(外一章)
  • 思想的散步——周庆荣散文诗《走在路上》欣赏
  • 散文诗是一种精炼的文体,技巧上十分讲究。美文性的追求,多年来逐渐使之趋向于矜持、拘谨,以至形式过分修饰、雕琢的习性。而且,不少作品多以忧郁性、悲剧性色彩见长。这当
  • 走在路上
  • 无题一部史书读到凌晨。明天启年间有一次大旱,庄稼生长不动了,连树也直接长成了干柴。我点燃了烟,闭上双目,想着西施,想着貂蝉,水做的女人呦,让我的历史湿润!
  • 逆光(摘)
  • 心脏藏在黑暗中,硬如智者之石。那是春天,树木飞向它们的鸟。打破的罐走向井泉,直到它干涸为止。埋葬鲜花,让人躺在坟墓之上。
  • 逆光(摘) 赏析
  • “董光“就是逆向思维,用反讽的语言,一切反过来说,则更意味深长。超现实主义、“达达“的一群往往如此,譬如,给蒙娜丽莎唇上加一撇翘胡子,那是对古典美的嘲弄。策兰是超现实主义诗人,他逆光看世界时,世界变得光怪陆离,却更美丽。
  • 概括
  • 关于这章散文诗,作者许淇如斯言:“近三十年时间的长流,是一部书,难道不能概括成几句话说完?概括!从强烈地攫住我的具体形象出发,略去琐碎却精确的细节,利用大色块的跳跃、
  • 我现在居住的城市
  • 我现在居住的城市,在大青山下,黄河边上。阴山北,是茫茫的蒙古草原;黄河南,是漫漫的鄂尔多斯高原。我居住的这座城市,它是土色的,它原来的城墙也是土垒
  • 散文诗的可能
  • 散文诗的筑底阶段散文诗历来是被人们误解的文体,但又是最活跃的文体,许多作家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写过散文诗,散文诗的生命力,像岩石上的一棵松,只要给它一钵土,它就能生长出一片风景。
  • 大致相同的模样和兴起后可能的分野
  • 从鲁迅先生发表散文诗《野草》那个时代开始,到今天我们坐在这里,讨论散文诗的现状和瞩望,期间经历了近百年的漫长过程。对于中国散文诗的发展来说,这显然是非常奇怪却
  • 邮购书目
  • 第二届“中国·散文诗大奖”评奖正式启动
  • 为推动散文诗艺术的繁荣与发展,散文诗杂志社从2010年起设立“中国·散文诗大奖“,奖励有创作成就的散文诗人。第二届“中国·散文诗大奖“评奖从即日起正式启动。
  • 诗集精选
  • 《散文诗:上半月》封面
      2013年
    • 07

    主办单位:益阳市文联

    主  编:冯明德

    地  址:湖南益阳市体育场东侧

    邮政编码:413000

    电  话:(0737)4319852,420778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7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199/i

    邮发代号:42-116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