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诗情画意
  • 故乡散记
  • 山坡上,流淌忧伤的歌谣在乡村,一种黑褐的泥土占据了生活的内容。曾经温柔善良的母亲,曾经纤纤玉手笑容可掬的母亲,曾经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的母亲,消
  • 蚂蚁的梦想
  • 蚂蚁的梦想树,生长着。一动不动。一直生长着。我们,是树底下卑微的蚂蚁。树,一动不动,生长着。缓慢的生长,很有耐心的样子。巨大的手臂,遥指苍穹。乳白色的云朵,挂在树上。风,轻轻一吹,就有了一些蠢蠢欲动。卑微的蚂蚁,有自己远大的理想。蚂蚁虽小,一滴小小的泪,也能容纳一个天空的重量。树,可以一动不动地生长着。云,可以轻盈
  • 沙河套的回忆
  • 沙河套的回忆在料峭的春风中,我梦见小婶娘的爱情,炽热如烈火,温暖了七十年代那片幼稚的小乡村。沙河套,在月色浅浅的潍河湾,是谁在冰清玉洁的水面上突然滑倒,失手跌碎了一地的幸
  • 耕耘:大巴山记忆
  • 1打开记忆的闸门。我的眼前,便闪现出一幅波澜壮阔的乡村生存史。层峦叠嶂,万山环列。青山秀水,烙印着一个民族的生存史。要生存,惟有耕耘。大巴山历经着沧桑变幻的岁月。一代代先人用血肉之躯开荒拓土,一辈辈后人前赴后继,周而复始着单调乏味的劳作。千
  • 杂色空间
  • 谁的心境出浴,绰约如莲寒光拍动。弥漫的剑气于黎明黑幽幽的小树林挂了一层薄薄的白霜。如皂沫……谁舞锐利的时光,削断懵懂、清瘦的童年,彷徨与骚动的二十岁,剑伤累累的中年笑不出的喜悦,欲哭无泪的忧伤?
  • 夜听开门的声音
  • 绣花鞋从一段古体诗中,从一些充满血腥的历史里,我读到了一双装满泪水的绣花鞋。审美被支解,历史在绣花鞋中一步一步地延伸,时光,在针线缝补的岁月里摸索着前进,
  • 远村景象录
  • 山羊群山坡上山羊群闲适地漫步,在腥潮的地面俯首啃食。领头的公羊浑身雪白,胸口却长有一小片油亮的黑毛,特别是那一对螺旋状长起的大角,对峙着高高耸起后又优美地向后翘了过
  • 春暖花开
  • 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花开几千年后,桃花依旧。山野女子云鬓斜插桃花的心情只在春天浪漫一遍。不是轻薄逐水流去,是在自家门前想那远去的心事。
  • 哀牢山以南
  • 1如果江河的阴极在柔弱中被解释清楚,阳光下一切计数都归为零。一座山川的崛起不需要理由,它仅仅停留在虔诚与博爱之间,用平静代替运动,截断江河的心跳。我们又一次把自己当作物质出卖,廉价中
  • 安静下来(外二章)
  • 树叶在微风中晃动,满树翠绿的语言。需要安静下来。睁开眼睛,看岁月穿越土地,展露花开、花谢。那些从泥土中站立起来的身影,被阳光围绕,安静地呼吸。一切都安静下来。用一把铁器敲掉岁月的
  • 独行者
  • 我在独行,不知去向和归处。你在清河的波心向我招手,风弄乱了你的头发,撩动你寂寞的眼神。季节已经被遗忘了百年,一个沉睡已久的长梦无法苏醒,去追赶一群野玫瑰的萍踪。日子
  • 乡愁是一滴硕大的泪(外一章)
  • 乡愁,是一滴硕大的泪。它,不挂在你的脸上,凝结在你的心底。偶尔,它也会在你的身体里轻轻流动。从心底到眼角,从指尖到发梢。如果它裂开,里面
  • 百卉园
  • 散文诗杂志社主办·总第184期亲密的朋友2005年初,我出差内江,在报刊亭上偶然结识了《散文诗》,从此便对贵刊许下了每期必读的诺言。几年来,除了单位订阅一份外,我又在自己家里订了一份,以便在阅读后
  • 不再分行
  • 蚂蚁一只蚂蚁,两只蚂蚁……千只蚂蚁,万只蚂蚁……亿万只蚂蚁……小小的辛劳,小小的幸福;无人在意的生活,遍布世界各地。阳光那么大,空气那么浩瀚,江山那么壮美,自由那么辽阔,可,占有与索
  • 家在陕北
  • 黄土高原黄土高原是幸福的。幸福得就像那依山而箍的一孔孔窑洞;那秉性粗犷耿直的陕北汉子;那一首首信天而游的陕北民歌;那一段如火如荼的历史;那背洼洼
  • 孤独的夜(外二章)
  • 孤独的夜是一个个时辰。孤独的夜进入肉体,在记忆里撒满星星。我总有一种感觉,从黑夜的腹部,经常传出呼唤我名字的声音。于是,就有无数小诗,在灯光的引领下,鱼儿一样地游过我的掌心,游
  • 一生要去的十二个地方
  • 珠穆朗玛那样的高度,那样的不可企及。令多少的芸芸众生,望而生畏?在梦中,因此我才敢一次次地逼近。仰视!我曾经渴望成为一只鹰:不为飞翔,只为攀
  • 黔南拾珠
  • 卯节卯节,是水族男女青年自由恋爱的节日。“吉卯“这天,先是水族妇女祭稻田,祈愿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之后水族男女青年来到卯坡,以歌传情,唱歌示爱,以歌择侣,所以也被誉
  • 诗情飘过鄱阳湖
  • 鄱阳湖月今晚,一轮亮了不知多少年的月亮,腼腆地从湖面上升起,像家乡棉地里的一只大棉桃。我坐在一只小舟上,饮着一湖“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诗意。一棵水草般的心,随着
  • 走在黔西大地上(外一章)
  • 向西。向西。一块块乌金,将能源之城的荣誉映照得耀眼通明。一句句感叹,贴满盘县阳春的发际,令杜鹃盛开的红果,有了逍遥一飞的豪情和仗剑狂舞的侠意。向西。向西。一张张笑脸,将矿工的朴实与
  • 盛开在心中的民歌
  • 在那遥远的地方这个季节。相思,已被泪水湿透。远方,那张粉红的笑脸,多像早上初升的太阳。每当夕阳西下,一只蝴蝶就会轻轻飞进一扇小窗。月亮弯成一把刀,也斩不断绵绵情丝。
  • 千手观音(外一章)
  • 金碧辉煌。佛乐飘飞之中,一招一式都透露着圣洁。月光下轻声的吟哦。阳光中欢喜的笑脸。一条活泼却还羞涩的山涧,绕树吻石,歌唱着以朵朵浪花为自然的行板。雄浑。博大。深邃。旷远。
  • 薇若妮卡颂
  • 这样的日子沉默依旧。树梢处不是分界线,黑色旷日持久,类似矿工的肺瓣。泥土与岩石相偎相依。日记本年久失修,一页纸宽敞,沙土做不成书签。
  • 我的大湘西
  • 摆手舞以一种虔诚的动作,从远古一路跳过来。以一种朝拜的心情,播撒辛勤和汗水。在山野在河滩在坪场,围着生命的篝火,划动生命的弧线,无限优美地摆动着、跳动着。
  • 我读李俊功的新作
  • 李俊功在他的散文诗观中写道:“追求散文诗语言的成熟。“什么是他说的“成熟“呢?“飘逸、透明、鲜嫩、自然“,可视为一个注释。应该说,俊功在散文诗这块园地上勤奋耕耘已久,他的追求终于取得了可喜的收获。我从《河,是时间的故
  • 李俊功散文诗选
  • 民工兄弟絮絮叨叨,说更多的话。他们的双手一而再再而三地阐述着劳动,以及他们的双脚,试探过田野的深浅,又要感测城市的体温。鸟一样飞临城市又飞回村舍。一张又一张被汗液浸透的
  • 恍若月光
  • 夜幕降临,我来到自己的卧室。在黑暗中无法看见天空、田野和太阳下闪烁的大海使我忧心如焚。然而,一打开门,我便发现屋里的光线宛如夕照,透过窗户,我看见房屋、田野、天空和大海,确切地说,我仿佛“在梦中重温“它们。温柔的
  • 赏析
  • 如今凡涉猎西方文学的文学青年,谁都知道法国的意识流作家马歇尔·普鲁斯特,都知道他有七部十五卷的煌煌巨著《追忆似水年华》。这部作品,受当年柏格森的直觉主义哲学的影响,认为生命是非理性的存在,是时间的流程。普鲁斯特便
  • 情绪的渗透
  • 耿林莽讲究情绪的底色,更注重情绪的渗透,借以形成散文诗的意境。《小雨》写了一次未实现的幽会,情绪的底色是忧郁。阻隔
  • 小雨
  • 第七盏街灯亮起的时候,寺院的矮墙外面姑娘抱来琵琶,弹起呼唤。矮墙内,那小和尚倚着月形的门,在听。穿黑袈裟的小雨,淋湿了他们的空间。
  • 一本刊物和一个事件
  • 十年来或更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中国的散文诗一直在边缘地带坚韧地生存并呈现出生机勃勃的美好景象。在这其中,有一本刊物和一个事件不能不说。持之以恒地推动散文诗的繁荣和发展,不遗余力地推介
  • 大处着眼 小处落墨
  • 客观地说,新世纪的散文诗创作,较之以前确实有了较快的发展和长足的进步,这表现在散文诗的作者越来越多,尤其是年轻的具有创作潜力的作者在增多;再就是散文诗作品也
  • 诗集精选
  • 当一轮白月亮,有了陶醉的气息。家乡的湖水掀起所有的诗篇,温润的泥土上生长最绿的草,和最真的爱情。我在梅花深处冬日的仰望中,获得星辰和诗篇。那梦中的马,还在花瓣的草地里驰骋,
  • 靠近杜埃的诺布尔小路
  • 走近杜埃的诺布尔小路,已是上个世纪的深秋。如今,那一树叶又浅春了。从矮檐里钻出来的老者,宁静了一片时光的心空——世界很阔远,要走就走吧!狗儿回过头来的方向,是你永远的
  • 《散文诗:上半月》封面

    主办单位:益阳市文联

    主  编:冯明德

    地  址:湖南益阳市体育场东侧

    邮政编码:413000

    电  话:(0737)4319852,420778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7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199/i

    邮发代号:42-116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