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穿过阳光:回家或出门》
  • 深秋,一个人被一片落叶击中,没有皱纹的额头,被伤痛,刻下几缕皱纹。一瀑阳光从天而降,撒进他的内心。一阵清风平地而起,洗涤他的创口。一副良药,恰好敷在伤口上。黑暗与灰尘,忧郁和痛苦,落叶或刺,影
  • 干棒及其他
  • 干棒在春天的林子下,落了一层干棒,像掉下来的火,把嫩小的枝节烧焦了。它在凝练,对火焰的热爱,内心的重量,使它离开虚空,挤掉春光的水分。像一节节火柴杆,它没有磷头的思想,
  • 寂寞深处的风景
  • 最后的贵族清河镇辖内,北海子旁边,太白庙洼一侧,嘈杂的工地机械挖掘过后,出土了一具精彩绝伦的石棺。消息不胫而走。文管所、警察、盗墓贼、工头、市民一涌而上。空气瞬间凝滞,恬静的海子炸开了锅。闭上眼睛,我都能闻到鱼饵的清香。
  • 藕塘村纪事
  • 大风压低了几只蜻蜓大风压低了几只蜻蜓的翅膀,从柳叶的眉低到了荷花的额。再低下去,它们便粘在生活的水面上;再低下去,你就要亲眼目睹它们在水面挣扎的样子;再低下去,我就会想起一个男人的折翅,一个女人的折翅。蜻蜓的翅膀薄如蝉翼,而大风上面是更大
  • 无欲的清唱
  • 无欲的清唱没有得到的,就像失去。窗外的光线很好,在落满灰尘的叶子上弯曲成优雅的姿势。对面的铝合金窗户上倒映着天边的浮云,留声机发出沙哑的声音,阳台上晾晒的衣物像没事的人一样,轻轻地摇摆
  • 经历死亡(外四章)
  • 一阵紧缩,心脏,挣断四周的维系,空落落下沉……沉沦,沉沦。气息沉沦,意识沉沦。呼吸,是本能,是下意识,是此刻惟一能自主的运动。刺痛直逼心尖,随即,像注入了麻沸散。麻木,只有麻木,感觉不到脉动,也感觉不到疼痛。
  • 月光(外一章)
  • 纯洁的花朵在窗外开放,纯洁的花朵在几声狗吠里开放,在村庄的上空开放。比村庄还高的树影摇曳着墨绿。丝丝缕缕的月光啊,照亮整个村庄,照亮大树
  • 山村纪事
  • 她,三个孩子的娘她是从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中走来的。走进了陌生的季节,走进了陌生的方言,走进了陌生的土房,走进了一个至今叫不出名字的男人强硬的臂弯……板门咿呀一声关闭,截断了她的脚步;一把锈斑的铁锁,锁住了她的喊声。
  • 致贪官(外一章)
  • 说你像炭一样黑,可炭会燃烧。说你像农药一样毒,可农药为人所用。说你像泥沼一样贪婪,泥沼不只是一味地吞噬。说你是狗是狼是狐狸是长嘴兽,受辱的是动物。动物只要填饱它的饥饿,你要填塞的
  • 人生艺术之眼
  • 陶潜:淡眼其实就是那么一念一息,就粉碎了人生的沉重与艰难。断然不为五斗米折腰,那就优雅地一挥手、潇洒地一转身,便把趋附、奔波、奉迎,化作了轻松、超然与悠闲。精神空间眨眼间就从逼仄变得旷然宽广。将又耿又硬的脊梁,掩在宽大朴素的布衣之内。荷锄,在大地上稳稳站定。
  • 守望大西北
  • 大漠之月是月光泻地的夜晚。在漠海,用心灵谛听生命微语的时刻,大漠之月便如期而至。它斜挂在朦胧的地平线边缘,浑圆明澈,红里透黄,似一个忠实的守护人,与大漠形影不离。大漠,在影影绰绰的月光中,略显孤寂和苍凉。那些被丝绸之旅穿越过的古道,那些被金戈铁马征服过的尘土,如今
  • 永清湖(外二章)
  • 诱人的眼睛,在大地深处。只要一点阳光一丝风,你便活跃得让人感动。你浓缩在城市的角落,绽放了所有的理想和信念。金秋九月,为了澄清一个事实,你将整个天空装下。夜深了,灯光柔滑、温暖,你将驿动的喧嚣锁在梦里。
  • 最后的守望
  • 一云雾缭绕的大山深处,几缕炊烟,几处根植于泥土的村落,布局丰满。山在山外,咫尺的距离,遥不可及。行走在崎岖之上的马帮,动听的铃声,如歌,是山野最后的血色风景。苍莽之间,是粗犷的回响,翻山越岭的轨迹,打磨生命不变的向往,许多梦想被黑夜熨
  • 响沙湾
  • 茫茫沙浪,无边无际,诠释了大海的浩瀚。卧睡在罕台大川尽头的响沙湾,宛如弯月相缀。大漠风起,神秘响沙连绵,古筝、胡韵俱在。从沙漠索道走出,我的心随着远方隐隐约约的羯鼓声声,飞向那雄浑的沙漠之舟。我光着脚丫在细细的沙坡上走了一程又一
  • 寂静的雪原
  • 独自漫步在玉树银枝的雪原上,风携雪飘。娇艳的梅花飘舞在风中,像冬日里一片燃烧的火焰。天地苍茫一片,心灵如一片晶莹洁白的雪花,宁静地安睡在大地的怀抱。寂静的雪原,你是渺渺尘世的圣洁天堂;是
  • 喀纳斯河
  • 内心胀满的喀纳斯河,河岸唇线上的欲望,在表达眼情眉意的原理。一批昨夜的雨滴于河面失踪,隔岸的水草斑斓线升至最高位,如睫帘的根部浸润,吮吸醇酿凸出杯沿而终不外溢的浓香。雾凫过,于河面上空及两岸疏影横斜,草香大面积覆盖。
  • 百卉园
  • 散文诗杂志社主办·总第187期伴随着《散文诗》一路走来尊敬的编辑:您好!曾几何时,《散文诗》的劲风传遍了神州大地、大江南北,就连甘肃黄土高原的边塞小镇也被沐浴在了这泓清泉当中。当今中国诗坛杂志无数,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然而这个和我几乎同龄的杂志《散文诗》却走过了
  • 覆盖大地的耳朵(外一章)
  • 一滴雨落下来,打在耳朵上;又一滴雨落下来,打在耳朵上。如果我在半夜醒转,一定是雨水落在了屋外的红苕叶上。一滴,又一滴。仿佛就从我耳边滴下去的,蓬的一声,随即便滑入了地底。屋外千万只绿色的耳朵都竖起来了。此刻,村庄都已入睡,只有我一个人醒着。听见了它们交头接耳
  • 在静静的山冈上
  • 守望羊群这是一个没有梦的春天,花朵像冬天里的一场雪,漫天飞舞。冬天走了,温暖,却像一首在爱情里流浪的诗歌,在雪的边缘渐渐远行。就是在这个春天,我离开了这个城市。我离开了漫长的等待与沉闷的呼吸。
  • 迁徙的风
  • 生命舞蹈山是蓝色星球的棱角;水是蓝色星球的血脉:冰川是人类最后一点天堂里的黄金。造山运动成就了石头最后的舞蹈。河流的汹涌完成石头的歌唱,石头的经历
  • 情景(外四章)
  • 一母亲的怀里我幼稚地酣睡着,偶尔伸了下懒腰打个哈欠。车窗外一闪而过的全是母亲甜蜜悸动的脸。拐过一道弯儿,车就到了外婆的家。二阳光欢喜地照着生长的事物,一只午休的蚂蚱,被我们惊醒,两腿一蹬就无影无踪。一对蝴蝶,用慢镜头演绎恋恋不舍。摘一
  • 回走,回车
  • 一走大路、小路、高速路,泥土路、石子路、柏油路、水泥路、铁路,河路、江路、湖路、海路,走地下通道和天上航道。走过就走过了。我曾在一两个月内,走北京、南京、广州、珠海、澳门,走苏北的城市、县城、乡镇、村庄,不是坐在车上隔窗穿过,而是为着人或事,或者闲游。多种空间与事物的层次落差,同期被我体会,让我知道国家
  • 摇曳的烛光(外二章)
  • 这是生命中的第几十支烛光?你看我时,我就成了这烛枝上跳动的一簇火焰。尽管你泪眼婆娑,我仍在尽情燃烧。一分分,一寸寸,把生命都化作一道道明丽的焰火。
  • 黑暗
  • 黑暗里的远方火车在黑暗里穿行,穿透黑暗。啊,分明听见黑暗在远方叫唤。黑暗像一堵墙,横隔远方,费尽心血撤除了,一旦夜晚来临又悄然长拢了,很难看见远方的光亮。
  • 物质形态
  • 水一滴水的原始状态充盈想象的空间。一滴水的力量,并非绝对来自母性特强的大海,与大河。水滴,还是这颗普普通通的水滴。其包容、融合不亚于某片汪洋之水。于是,茶韵,酒色,泪影,汗香……反反复复
  • 记忆·火车及其他
  • 绿皮列车一截时光,经常穿过记忆,轰轰隆隆地停到眼前。有多少面孔在车门打开和关上的瞬间突然出现,却没有一张面孔定格成永远。所有的事情,一转身就成了从前,
  • 三游园博园
  • 一游园博园数十位同学欢呼雀跃,高塔之下,联诗凑韵,园林之盛原在于人文沉积,好像开放不及二载的园博园被烘托得风流蕴积。传说烘托它至于神秘,大道烘托它至于古典,年轻的学生烘托它至于舞步曼妙——
  • 我是一只流浪狗
  • 风中的相片如琴弦崩裂,幸福的情绪戛然而止。大脑在瞬间空白一片。孤单的身影被清晨的寒风定格——那一刻,我成为这个季节街头的一张相片。轻飘飘的时光,托起我无力的脚步。不知该朝哪个路口、哪个方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方向?
  • 水做的故土
  • 一泓清冽的水,覆没它的痕迹。山褪去了,不见伟岸的身影,水成汪洋,在镜子的倒影里。在水边,断头的弯弯山道,若隐若现,船底叠印着熟悉的阡陌。这水底或许生长过那株村口的苦楝树,抑或那条长卧清溪上的石桥?青梅竹马的女孩,你还好吗?那迷人的微
  • 冷暖(外二章)
  • 在人间,冷与暖,一如车窗外的风景,稍纵即逝。我们必须面对,就像你闭上双眼,也会有风雪拂面。学着爱吧,爱着人间,爱着你我感同身受的冷暖……等待
  • 凝练而又潇洒——读方舟的几章新作
  • 凝练而又潇洒,在诗美的基础上,吸纳散文随意性的精魂,这是散文诗这一文体独有的艺术魅力,要做到,相当不易。读了方舟新出的一个集子《穿过酒杯之中的醉》,从中欣喜地读到不少精美的篇章,油然而生惊羡之情,便想选出几章,探索一下其艺术技巧。先看他的两个短章,开卷之作《冬天的湖》和压卷之作《日子》,高度的凝练和深厚的意蕴是她们的共同特色。什么是散文诗最典型、最突出的艺术风采,我以为,这两章散文诗作品
  • 穿过酒杯之中的醉
  • 冬天的湖浪花凋谢了,水还在眠。一尾红鲤鱼游在晶莹的世界里,如在巡赏四月的小雨。黑天鹅的羽毛,划过湖面的冰肌,如搔着冬的痒。水渐渐地醒了,鱼湿了那轮明月的眼睛。温柔的风声,穿过冰层,穿过梦的呓语。流动的不是水,是鱼,是黑天鹅的翅,是一朵朵尖尖的荷。
  • 红是你的颜色。不是红,就是白。但是红是你裹着自己身体的颜色。血红。是血吗?它是温暖死者的红赭土?它是使宝贵的祖传遗骨,家人的尸骸不朽的赤血石。当你最后采用你的办法走了时
  • 赏析
  • 特德·休斯的诗,受他的妻子美国著名自白派诗人西尔维娅·普拉斯(sylvia plath)的影响,加入“自白派“行列。后现代的自白派,比较散文化,尤其是他的《生日信札》,等于散文诗。是这位“桂冠诗人“的绝笔。《生日信札》撩拨了大众的好奇心,欲一窥诗人隐私的欲望,在休斯去世二个月之后,此书当即列入
  • 节段与抽象词语
  • 这样的现象不难碰到:某个作家的艺术追求或欣赏习惯会在另一个作家的作品中得到证实,尽管这两个作家相距万里,彼此从未打过交道,谈不上切磋、借鉴,只能以“灵犀相通““英雄所见略同“加以解释。瑞士的法语作家夏尔-费迪南·拉缪于1903年出版的诗集《小村庄》,其中不少篇章采用了散文诗体。据译者陈玮分
  • 栖息的条件
  • 缓缓地隆起,形成一个浅浅的进深,再斜向伸展,扭曲着被折成几折——时而松弛,不断地微微膨胀(其整体上为流体),同时向上方上升,转瞬之间找到平衡,但是下一个瞬间就软软地歪斜,然后很快就静静地扭曲著滑走——不知不觉间洞开,不知不觉间紧缩,表连着里,圆滑地反转(爆发地收敛),再泡胀、弹跳、痉挛、结块、融化!颤颤巍巍、模模糊糊地沉淀、抽动着(蜷曲收缩着),因此默默无言地——
  • 走出尴尬的“我们”
  • 我曾提到过,我们不要为了散文诗的“名分“纠缠不休,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写了什么,怎么写的。如果,我们没有写出具有思想深度的作品,我们写不出具有冲击力、具有时代特色的作品,那么,在读者与学者心目中没有地位,那是自然的,你怨不得谁,只能怨自己。上个世纪80年代我写了一篇寓言式的文章,说的是小时候在街头乘凉的孩子围在一起讲鬼故事,小孩子心理是既想
  • 散文诗的最终文卷:充分满足
  • 一直以来,真正屹立、超拔、有大气象、让人心仪的散文诗还是太少,大多还停留在对“玲珑美“情趣美““意境美““空灵美“等等的迷恋上——不是说这样就不好,而是从“接受美学“上来考察,人们的期待疆域已经普遍拓宽、加大,如果仅是这
  • 《禅茶一味》
  • 一味之茶参透了。铃声和月声,门环拍响之时,颂经之声静止在木鱼上。沸水滚过之后,风雨不再。春风不再。余下浅浅的绿。开门。关门。斟下一盅暖暖的茶,谶语泛起,与大师无言
  • 《散文诗:上半月》封面
      2013年
    • 07

    主办单位:益阳市文联

    主  编:冯明德

    地  址:湖南益阳市体育场东侧

    邮政编码:413000

    电  话:(0737)4319852,420778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7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199/i

    邮发代号:42-116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