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特别推荐
  • 在商品浪潮席卷之下,散文诗的创作需要理智的清醒,更应保持独立的个人精神性,时刻以睿智的目光探寻、发现、呈现和关注民生生存状态,用语言的光芒照亮思想的困惑与迷惘,再现现
  • 《我在湘西,听一只鸟在歌唱》
  • 一只神鸟栖息在山巅。群峰逶迤,乱云飞渡,烟雨迷蒙的峡谷,幽深得令人生畏。不远处,密密匝匝的丛林,隐藏着怎样的秘密?暮色渐临,所有的生灵都已回到自己的居所。
  • 缓慢老去的冬天
  • 像一朵忧伤的花在北方,冬天的冷是真实的、透骨的。所有梦想都显得太渺茫虚幻了。但雪是真实的,就在眼前飘动,就落在你的身上和手心。那种瞬间的融化是迷乱的、迅速的,也是疼痛的、无助的。
  • 记忆深处的碎片
  • 捡柴的孩子比冬天还冷的是那些日子,比冰雪还寒的是那些时光,比石头还重的是那些岁月,比浓云还湿的是那些心情……一个孤独的孩子瑟缩着,穿梭在村北后的林地。在三十年前一个暮冬深处,他的背影犹如一节在风里抖动的枯枝。脸红肿,手皴裂,一双破旧的手工棉鞋拖一路清冷。
  • 我的乡村
  • 回家过年只要父母还活着,我就还有牵挂,还有存放情感的老家。我平时很少回去,是因为能够找出忙的借口,而寒风在腊月运送的雪花,不仅是春节向我发出的回家通知,更是向我下达的用孝心温暖老人的命令。
  • 听雪
  • 听雪2011年2月28日,农历正月二十六,夜23时,沽河流域开始普降瑞雪。那是会飞的花、抒情的花,掩住了夜的燃烧。
  • 永远的村庄
  • 一棵草的思念一棵青草站在楼顶上,她的阴影部分,仿佛已被删除。面对脚下,万丈深渊里的生活,这棵草也在努力回忆自己的来路。一棵失去兄弟姐妹的草,幸福忽然变得遥不可及。
  • 坐在丘陵上(外二章)
  • 背后的天空背负大块铅灰的云朵,像谁的目光望着我。脚边是大片正在开花的豆地,间或有蚱蜢和蜻蜓弄出来的声响。风汗津津的,豆花吐露极淡的土腥气味。隔着三条田埂,一排灿烂的向日葵站着,秸秆因失重而略显弯曲,上面偶尔落几声鸟叫。
  • 木鱼里的声音
  • 云庄寺云庄寺,远远望去,像是一册卷了边的经书,经书上凿刻有门和窗户。刘萨诃读书读累了,正坐在对面的山上休息。一山的松柏树,为他撑起绿阴。云庄寺,大片大片的云朵,折射出五彩的神韵。我相信,这是魏晋时期的祥云,一千六百多年了,它们还守在这里。如果没有了这些云彩,这寺还能叫云庄寺吗?
  • 地名志
  • 仙霞关仙霞关,是浙闽赣三省要冲,与剑门、居庸、辰笼合称“四大名关“,素有“浙闽咽喉“、“东南锁钥“之誉。仙霞岭的万丈浮云,是哪些人,在山野抛下的烦心事?
  • 写意泉港
  • 樟脚:用石头砌就的山村红褐、奶黄、乌青。斑斓的石头砌得错落有致,几叠青砖盖上了就是石屋:一间间的石屋层层叠叠,一些日子盖上了就叫樟脚。
  • 大海与我
  • 走向海滩我已经给自己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一幕人生的轻喜剧已经到了落幕的时间。六月,曾长久地坐落于我心灵的荒原,不愿褪却。暮光细微,并渐渐地消隐在刚刚降下的夜幕中。现在,我试图让心灵再度升起,试图驱赶夏日的太阳,让秋天再度跟随我的脚步。记忆,潮水般向我涌来。
  • 金鞭溪,我就是鱼
  • 走在金鞭溪大峡谷里,我是谁?真的,我不知道我是谁!“人在峡谷走,山从两边过“。走在绝壁奇峰间,走在金鞭溪穿行的幽谷间,走在国画里,走在梦幻中,鱼也游弋其中,鸟也鸣啼其中,草木也鲜美其中。
  • 百卉园
  • 坚持·包容·创新首届中国当代散文诗理论研讨高端峰会举行11月4日至6日,由《中国当代散文诗》杂志社、《青年文学》杂志社、散文诗杂志社和吴江市文联联合主办的“首届中国当代散文诗理论研讨高端峰会“在江苏吴江市举行。《中国当代散文诗》主编赵宏必主持了会议。
  • 黄河摇滚(外二章)
  • 瘦骨嶙峋的西北风踩着残损的渡口,以老汉用羊皮筏子踩着黄河流速的方式,沿着波涛的纹理开始摇滚:母亲将夕阳揣在怀里,日子挂在烤烟房的墙上,泥黄色的亲情以一只粗瓷海碗的方式,沿着高原的坡度开始摇滚;
  • 雪的感动
  • 雪花雪下得很小心。如果树叶不愿意接纳她,她就知趣地落到草茎;如果草茎不接纳她,她就转身黏住泥土;如果土地不希望碰她的冷面孔,她就马上变作眼泪。她的腰肢很细,一路的跋涉很不容易;她的心眼比
  • 平原深处
  • 河滩上有一群水牛如果是在儿时,我一定会给它们行注目礼——这些农业的英雄、丰收的功臣、敦厚的伙伴!河滩上的野草更加葱绿,芦苇丛中蓦然飞出一只水鸟。水牛家族在安闲地享受着阳光与
  • 大草原
  • 大草原大马群由远及近,奔腾着的五彩的河流。撕卷着、碰撞着,闪电雷霆、霹雳炸响……蓦地,一道道蓝色的光影,迅疾划过。斜跨在
  • 盛开的荷花
  • 荷塘有雨的脚步是必要的荷塘坐在路上,我来到之前,许多事和人物经过,但这一切都与背景无关,许多人走在路上,雨是荷的另一种声音。雨里痛哭,一些掌声翻阅,在清醒和沉睡的赋格,三两点屐声,泅红绣花儿手绢。我知道荷的一生。那是一片善的光芒。年轻时我梦想,在那柔美的想望中种满荷芰,我一
  • 雪下隐隐的水声
  • 泪水浸红故乡的炊烟一匹白色的牡马,它从生命的风暴中经过,它把灰尘洒向天空,马背上怀抱春天的女子,细数雪地上的蹄印。我怀中的吉他,只断了一
  • 漫步
  • 岸门口在壁立的崖头建造眺望的亭子,你看见了什么?坚硬的石头,被痴情的凿子追问,岁月就给了你供奉的佛龛。岸门口,我不在乎你两岸秀色锁住
  • 跳跃的思绪
  • 奔跑想在原野上奔跑,那就剥离最后一片叶子,感受苍茫。端起酒杯,斟满村庄的泪,越过燕子的头顶,洒落一片片羽毛,一切都在奔跑。春风温暖,秋风暧昧,剥去大地沉重的衣裳,与土为伴,与原野亲吻。不要停留,赶快奔跑,我们是大地上流动的文字。朦胧的身影化作原野的风,永不停歇。奔跑,原野再一次沸腾。
  • 深藏在季节里的歌(外三章)
  • 深居季节,日子无声地流过,影子孤单地在年轻的田畴摆动。尘世远离,我不知阳光的肤色是怎样的鲜润,甚至感觉不到在季节里有一支歌正在鸣响。有谁能知道此时歌手已逝去,而声音也已风化,却有这样一支深藏在季节深处的歌。庄稼的器官连同土地的血液都被感染了,一支深藏在季节里的歌,开出花来美丽得触目惊心。风喉干裂,一支不能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歌,亲切得满含着真情。步入季节深处,所有的音律如期而至,在歌海的世界沐浴。
  • 雪落村庄
  • 这个冬天,在大雪覆盖的屋檐下,请允许我以泪水的姿势,成为村庄最后熄灭的火焰。远山近水的白,直抵心境,超越任何一部
  • 家园
  • 走近庄稼离开村庄之后,很想从不安中走出去,看望庄稼。那些翠绿的颜色,磁铁般诱惑你,是你一生一世的牵连。你深入到庄稼中间,皮肤上有一种鞭打的疼痛,脸上的表情却很平静,把泪水咽进肚里,
  • 许淇《城市交响》选读
  • “他的作品表明,他是一位能够融汇古今中外的大师。“王幅明先生是这样称许许淇的。当代散文诗领域中,他是最富开拓精神和学养丰厚、胸怀宏阔的几位大师之一,最近出版的《城市交响》一书,再次提供了具有说服力的明证。改革开放三
  • 《城市交响》选三
  • 呜咽提琴在呜咽。我听见小提琴和大提琴的呜咽。小提琴是白色的,大提琴是黑色的,呜咽是灰色的。呜咽不是哭,不是啜泣,呜咽是内在的,忍不住,从喉舌、
  • 失忆
  • 与其说迷蒙,不如说失忆。在行车途中犯起困来,把车停在树下,蜷缩在后车座上,就这么睡去。“睡了多久?几小时。黑暗已经降临。“那是清醒后的判断,不是当时的真实感觉。当时的真实感觉是:“骤然醒来,不再认识我自己。“人已
  • 名字
  • 行车途中我犯起困来,于是把车驶到路过的树下,,蜷缩在后车座上,睡去睡了多久?几小时黑暗已经降临我骤然醒来,不再认识我自己虽十分清醒,但无济于事,我是什么?谁是我?我是在后车座上醒来的东西,如同布袋里的猫惊恐地乱拱谁?
  • 一半是血泪,一半是烈焰——读皇泯《国歌》有感
  • 打开皇泯的散文诗长卷《国歌》,让我油然而生一种别样的感慨和激动,那种感染力迎面而来,浑厚地激荡胸怀,使人不得不多次掩卷而思,又不能不赶快尽心而读。皇泯是散文诗创作的虔诚实践者,也是散文诗创作的积极推行者,虽然我喜
  • 《哈得逊河景色》
  • 近处的丛林,生长绿叶。远方的天空,生长白云。在河水之上,生长波光。在桅杆之上,生长风声。童年的资江,和科尔曼画笔下的哈得逊河一模一样。
  • 《散文诗:上半月》封面
      2013年
    • 07

    主办单位:益阳市文联

    主  编:冯明德

    地  址:湖南益阳市体育场东侧

    邮政编码:413000

    电  话:(0737)4319852,420778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7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199/i

    邮发代号:42-116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