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诗集精选
  • 城市之门被敲响的时候,窗子们忽一下灭了,电能还原成了历史的断层。为墙壁画眼睛的孩子,抖索着将小手缩回梦里,循着殷红的烛光,寻找那失落的神话。城市之门被敲响的时候,老鼠啃噬着影子,将鼠疫传播给了每块石头。母亲们以处女的口吻祷告着。苍老的智者在花园的
  • 一个人的长江
  • 一个人的长江这一夜,在沱沱河,我彻底难眠。这一夜的星空,只为我一个人闪耀。画着高原,画出我的无眠。这一夜的高原,只为我一个人举高,好让我从这里倾泻而下。这一夜的长江,只为我一个人奔流,流向我
  • 云外乡村
  • 高天每一刻,云彩都在化妆。高天之上,它们的戏剧精彩绝伦。他很少仰起面来,地里有好多事情等着他。经过冬天,冻僵的田埂就要苏醒。他得在牛和犁铧到达前,朝它的伤口里塞进一些石块,敷上稀泥,免得日后漏水,影响稻秧生长。坡地里,苞谷萌芽了,两片对开的叶子像两片轻启的嘴唇,嫩着绿着,怯生生地唤他,要他把身边那几
  • 那段时光还在
  • 半羊沟正午的寂静野菊花绽放金黄的怀抱,半羊沟草原涌动夏天的热浪。牧人卢华排的口哨响过,他的羊群原地休息,蓝色天空飘荡阵阵梦境:羊变成花朵,忽又变成石头,接着还变成大山。卢华排的妻子生火烧茶,炊烟悄无声息,她扭动的腰肢断断续续。两只蚂蚁在一片草叶上
  • 大海(外二章)
  • 一第一次来到海边,我除了感受到什么是辽阔,还闻到了一种味道。这味道像大海多少有点腥。我开始怀疑把大海比喻成摇篮的话,开始心疼起那些小鱼小虾,和那只爬上沙滩横行的蟹。大海就像一个醉了的大师,狂放不羁,挥毫泼墨,
  • 重回彝山
  • 普者黑湖岁月悠悠,情也悠悠。自从倦飞的云跌落这块喀斯特盆地,仙人到此洗浴之后,这里的一切便有了灵性。湖波涟漪圈圈,珍藏起波光粼粼的故事;鱼儿悠悠,诠释普者黑湖的传说。
  • 红禅:低吟或晚唱
  • 红尘之外1在积尘的迢遥旅途上,我一直隐匿在你的身后,伫立于一旁,默默地注视你黑色的背影,如同注视某段隐秘的人生。在你温柔的呵护里,随你跋涉了许多年,才从出发的地点走到你的这扇门前。2很多年过去之后,不知你是否还会把
  • 病中书
  • 甲亢它安静、驯服,潜伏于我血液的河流、胸骨的栅栏。它让幸福与甜在我体内游走、沉淀。而现在,它在我体内布下浓稠的云雾。信使般,它把力量安置于我们骨骼的回廊,它从我们的大脑中枢搬来幸福与快乐,但也把伤痛从伤口搬至一个人的内心……
  • 向上的暗力
  • 山行在小径上行走。不说话,不想杂事,将目光投射到郁葱的草木之上,它们有细小的光,有向上的暗力,有我们所没有的品质。累了,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于是,目光从草木间退回来,交给远处。氤氲压低草木的地方,是一些沉默寡言的泉水,呜咽着,向低处归拢……阿伦茨说,“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拥有地球的,一粒尘埃“。
  • 在词语里重生
  • 在河边逗留1水流是辽阔的。河流也必将辽阔,它和视线一同延展,靠近初始,靠近星辰。它抵达的,可能是数次的呼吸。千百羊只以云朵的形式,穿河而过。这是一条穿越城市的河流,在博尔塔拉这个绿色的草原上吮吸露珠。
  • 龙之舞
  • 1龙腾瑞气。嶙峋的身躯,在创世纪的图腾里,定格成脊骨的坚韧。圣者的歌咏:披挂着太阳肤色的龙祖,在寻根的历程中,它跃动的张力充盈,绵延起伏成辽阔的旷野上生命的支撑。五千年的强健扭动。五千年的婆娑起舞。五千年的热血沸腾。一种强悍的意志和不屈不挠的龙马精神。
  • 月光下的记忆
  • 穿越经历中的雨季曾经在蒙蒙的雨中一个人行走了很久,是因为多雨的季节总是浇灭内心的珍藏,使我渐渐学会用平静的心境去面对那段曲折而孤寂的幽径和岁月;是因为记忆像天空和周围那样总是笼罩着那一片长拂不去的阴霾迷雾。
  • 百卉园
  • 散文诗杂志社主办·总第194期尊敬的编辑老师:您好!我是贵刊的忠实读者,深知贵刊是全国散文诗的权威期刊,代表着中国当代散文诗的最高水平,是中国散文诗的领跑者,不知有多少散文诗作者向往贵刊,并为能在贵刊发表作品而感到荣耀。我也是散文诗爱好者,也曾试着给贵刊投稿,梦想着能有一二
  • 额济纳
  • 胡杨树胡杨叶太红了,红得有些突兀,像是流了过多的血。他们站在胡杨树前照相,是不是显得过于苍白了呢?也许是过于干净了吧?一滴水和另一滴水……那样。要是一群阿拉善白绒羊和胡杨林合影呢?就好似一大片红布围裹着一眼泛着泡沫的泉水吗?要是他们笑出声来或羊叫出声来,胡杨叶就咳嗽着飘落一片,咳血似的。
  • 茶山云(外二章)
  • 云!云!湛蓝欲滴的天空,乳白的云,纯棉的云。仙女舞动的水袖,放牧的羊群,潺湲的月光,漂浮的雪,哦哦,古筝的流韵,哲人的思絮。云拥戴着茶山,抚爱着茶山,洗濯着茶山,云滋养着每一株茶、每一片叶的精气神……车在山中转。随时看见的云,让我禁不住惊呼。
  • 徜徉在农历的节气里
  • 谷雨念叨着“谷雨“的名字,我看见一位灵秀而丰满的女子,站在春的深处,粲然而笑…….谷雨,一滴雨就是一粒金色的谷子!一场喜雨过后,谷粒们开始春情萌动起来。一阵阵渴望被吻、渴望受孕的战栗,自谷粒的心瓣间荡漾开来……“快快布谷,快快布谷……“踏着布谷声声
  • 在大地上行走
  • 再深的背影献给黑夜的辰星;再沉的足印蓄有寂寞的虫鸣。我在大地上行走,蝙蝠的翼流暗潜在噩梦之后,时光的废墟被沉默穿透。我陷身的深渊原是自己;我难言的过去埋着生命的根。家是披在身上的一件风衣,随风飘荡,将我心中的阳光,吹向世界。
  • 渴望与可能的象征
  • 1穿过短暂的初春,穿过屈指可数的时日,并不难,或将厚厚的棉袄脱下的过程,或将这座城市若干条大街当成了若干条大河的恍惚之间。跨过这个短暂的日子,是不可能的,纵使情感决口,淹没所有人的参照,也注定要用尽一生的路,在此停留、盘绕,用一个又一个重要的筑
  • 鸟群飞过寂寞的雪地
  • 卡拉麦里的野马看见羸弱的野草,从黄白色的土地上钻出,就看见了你那一个个骄傲的蹄印带起的尘烟。尘随雨落,烟随风走。然后,你和他们一起,在这无边无际的草场上放浪。铿锵的嘶鸣,给这遥远的荒芜,带来了空旷无比的苍凉,也让隔世的静谧更加沧桑。贫瘠脆弱的绿色,铸就了你顽强的生命。
  • 吃时间不吐皮
  • 吃时间不吐皮我吃葡萄从不吐皮,吃香瓜也是。那台公共汽车将一个个活人吞进肚子,也不吐皮。我完好无损地走下车,看看手机,发现被吞掉的时间留在车上了,皮都没看到。汽车哼着小调一个老人将汽车坐过了头,正与售票员争吵。其他乘客也吼起来,他们得赶时间。
  • 王大郢的夜(外一章)
  • 寂寥,或者安静。夜,一个孩子的轻轻梦呓,足可惊醒狗的睡眠。细细的风掠过蝙蝠的翅膀,柳梢上的月照亮草茎上那些粉红色的传说。
  • 乡村速写
  • 村庄。一条河。挖光了河床挖大堤,挖光了沙子挖石头。像一只羊,遭遇了屠夫:剥光了皮,割肉;割光了肉,刮骨!残存的河堤上,三百岁的老槐树,青筋裸露,老态龙钟。白发送青发:它身旁的树子树孙们,一夜间,身首异处。
  • 远方(外二章)
  • 远方有火焰一样的雪,远方的天空秋季不死,森林辉煌。远方如马,远方的雨滴使无数只飞鸟上升。远方令我们睁大眼睛。戈壁的恋情,用全部来凝视,倾注,青草水洼湖泊一样的望着星星。远方像真诚。远方仿佛昨天,昨天我们把昨天交给
  • 秘密(外一章)
  • 我在夏天的身体里,看见阳光的秘密,一寸一寸,点亮世界的双眸。没有什么比水更适合化解阳光的铁骨,没有什么比风更懂得擦去汗水的欢乐。在这熙攘的尘世间,我只是人群的森林中,一棵不起眼的小草。但我的心是高的,看见阳光
  • 夜的七个片段(外一章)
  • 天上草原,被夜幕剪影成一部遥远的传说。所有的灯盏熄灭,所有发光的事物隐没,请相信,胸中还有一团燃烧的火!披一件晚霞回来,固执地以为可以作为夜的睡衣。谁知刚一进门,就给灯光剥去。夜,远不及一只蚊子那么让人记忆深刻。一巴掌拍打下去,留一片鲜红的血,自己的血啊——内心的隐忍与疼痛!
  • 白头发
  • 父亲有一头银灰色的头发。父亲一笑,银灰色也笑。婆婆有一头雪白的头发。婆婆一笑,雪白也笑。丈夫的头发大部分白了,是遗传惹的祸。但我笑了,这样看上去,我比他年轻。今天,我难过,好友从我头发上找出了一根长长的银线。我的两手紧紧地摗着这根银线,生怕再飞到我的头上,长成满天的星。只好两手一捋,一
  • 暴风雨
  • 是一阵突然疯狂的风,是一场突然潇洒的雨。谁也不能预测它的莅临,甚至连头顶那无所不容的天空。也许,晴空万里,白云只是天边遥远的点缀;也许,你撑开艳丽的伞,只是为了遮挡过于热情的阳光;也许,你徜徉在多彩的梦中,震天的霹雳却非要把你敲醒。突然的到来,让所有的人措手不及。再漂亮的雨具,不过是敷衍的借口。凭借它,难道你可
  • 特朗斯特罗姆的散文诗
  • 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获得了2011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这是诗歌的光荣。这位已届八十高龄的诗人,被称为“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大师“,其实,属于什么“主义“,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具备的独特的诗歌个性。对特氏来说,他甚至不愿意为一种定型化的艺术个性,即风格所固定,
  • 散文诗二章
  • 林间空地森林里有一块迷路时才能找到的空地。空地被自我窒息的森林裹着。黑色树干披着地衣灰色的胡茬。缠在一起的树木一直干枯到树梢,只有若干绿枝在那里抚弄着阳光。地上:影子哺乳着影子,沼泽在生长。但开阔地里的草苍翠欲滴,生机勃勃。这里有许多像是有人故意安放的大石头。它们一定是房基,也许我猜错了。谁在此生活过?没人能回答。他们的名字存放在某个无人查阅的档案里(只有档案永远青春不朽)。口述的传统已经绝迹,记忆跟随
  • 《对一封信的回答》赏析
  • 今年(2011年)10月,瑞典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瑞典81岁的老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实至名归,世界诗坛同声赞誉。正如去年的得主——秘鲁、西班牙作家巴尔加斯·略萨一样。略萨是结构现实主义小说家,具有世界影响已久,得奖后即到中国来访问。特朗斯特罗姆也曾两度来华,首次是在
  • 选择
  • 选择,也是一种技巧。不信,请看194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黑塞的《山口》。诗人眼前的山口:了无生趣,“这里只生长石头和苔藓。没人到这里寻觅什么东西,没人在这里有产业,农民在这上面也没有干草和木材“。然而,诗人选择了残雪,雪水“流向利古里亚和亚得里亚海岸汇入大海,这大海的边缘是非洲。“视域扩大,气象顿生。
  • 山口
  • 风在勇敢的小道上吹拂,树和灌木留在下面,这里只生长石头和苔藓。没人到这里来寻觅什么东西,没人在这里有产业,农民在这上面也没有干草和木材。但是,远方在召唤,眷念在燃烧,眷念在岩石、泥沼和积雪之上筑成这条宜人的小道,
  • 浅谈散文诗的继承与发展
  • 散文诗的形式、内容和美学特征决定了它更适合现代人阅读的本质属性。散文诗是文学体裁中一种特殊的雅俗共赏的文学形式,是一种最能体现人的情感世界和内心追求的文本,是一种能把生活感受与艺术审美结合起来的精神食粮。我们应该怎样去继承和发展呢?一、散文诗要理性地继承。我认为没有继承就没有发展,没有好的继承,就不可能有
  • 散文诗继承与发展
  • 我们欣喜地看到:随着散文诗发表园地的不断扩大,散文诗逐渐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读者和作者群。尤其是《散文诗》不遗余力地挖掘、扶持新人,散文诗年选持续多年的坚持,加上两年前“我们“散文诗群的横空出世,散文诗走向了文坛主流。当下,与别的文体一样,散文诗创作观念也在不断发生变
  • 诗情画意
  • 那支火把弯过九曲大道,是什么打开了夜?水,无波流动,一轮月飞来,有棱,有角,削疼我的沉默。空旷的风声留在千年远滩,星光从鱼尾跃起。月亮很小。孤独很薄。寂静俯拾即是。有鸟飞远。有鱼游远。有菊飘远。
  • 《远方的船和海浪》
  • 《散文诗:上半月》封面
      2013年
    • 07

    主办单位:益阳市文联

    主  编:冯明德

    地  址:湖南益阳市体育场东侧

    邮政编码:413000

    电  话:(0737)4319852,420778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7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199/i

    邮发代号:42-116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