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过故人庄》
  • 从今天起,我把大地上每一个村庄都叫故乡,把每一个人都认作我的乡亲。我走到哪里,哪里都会有我熟悉的乡音。村庄里有我最喜欢喝的米酒,有一位叫菊的恋人,我会在绿树掩映的村口,看见她菊花般的笑容,我邀她一同登临青
  • 西大荒(节选)
  • 1太阳,一头狂躁的火豹子。关山寂寞,大路向天。一头狂躁的火豹子,扑向男人的胸膛。大地,我热;江河,我热;天空,我热。扛在肩上的昆仑,昨夜你是我的父亲,把我的青春,从1968年的子宫里掏出来,而后孤独又孤独。今天,你把大雪放在头顶,一地荒凉覆盖我。
  • 黄恩鹏的散文诗
  • 谁的内心吹开了雪大风吹!把多少翅膀吹到了山外?把谁的内心吹开了雪?空气停息了,一些声音并没有消失。雨水离开了云的家。无处藏身的鸟群,将骨头、汗、盐和血,掩埋天上。方向远去,回忆丢失了重量。
  • 献词:水问
  • 禹,水之魂《蜀王本纪》载:“禹本汶山郡广柔县人,生于石纽,其地名刳儿坪“。二月初春十三日,从成都到汶川,途经石纽山飞沙关大禹祭坛,心底呼唤一个神性的王:禹,水之魂,归来。——题记一禹,你的前方依然是岷江,江水流淌,你停泊在这里。
  • 红月亮 白月亮
  • 悼:想一遍把你的容貌,想一遍。把你带不走的疼爱,想一遍。把你四十年前的羞涩,三十年前的小任性,想一遍。把你笑着,温柔着,张开着的身体,想一遍。然后,情不自禁地又把我们四十年的幸福,想一遍。
  • 时间·发丝及同音字
  • 时间落地在黑夜,落地的时间分外隐匿。像一片月韵,掉在乌黑的瓷器。没有人听到过陨落的声音,只目睹过风儿,把一些头发,撩起的痕迹。是谁,像拾谷米,把时间小心翼翼拾
  • 大地上的事
  • 我要让你听见油菜花浩荡,无边无际。回旋中发出的声音,似倾诉?似等待?是谁,于千里之外,感受这样的律动?又是谁,在一步之内,抬起头为它动容?春天活在颜色中间,清渺的回音,缕缕如晚
  • 洛阳
  • 白马寺一块青砖,一片绿瓦,甚至一棵树,一只鸟,都被赋予佛的灵光。一座白马寺,就是一部历史,一卷经书。酥油灯下,诵经的和尚,双目微闭。虔诚刻在他的脸上,也刻在他的内心。风过山峦,苍山
  • 生活点滴
  • 家父亲去了,母亲去了。该来的没有来。我一个人走着,一个人活着。一个人怎能够算家。父亲是我的家,母亲是我的家,家随着他们的离去,破碎了,消
  • 岩石上的寺院(外一章)
  • 远远看去,它是一座佛,装满了爱。经过千年的风雨,享受阳光,享受雨林,享受人间的平和、寂寞。寺院的佛根深深扎进岩石骨骼。夕阳点燃了寺院的油灯,燃起了一种独有
  • 百卉园
  • 散文诗杂志社主办·总第195期温暖《散文诗》杂志编辑部:你们好!今天怀着感激的心情,写下这几行文字,用散文诗隽永的秀,还有我内心深深的祝福,一并送上,真诚地祝福贵刊在2012年
  • 波罗的海咏叹调
  • 题记:波罗的海是我蓝色的情人,终于,我和她相遇在冬日的梦里,难舍难分。影子无法说出因,无法说出果,无法说出这运程里独一无二的神秘。究竟你是我的影子,抑或我是你的人质?
  • 大凉山抒情
  • 大凉山的一座山在白云之上,在蔚蓝之间,那是一座金色耀眼的山。刺破夜幕,指向浩瀚,那是一座银光晶亮的山。东西南北纵横八百里,那是一座不断移动的山。
  • 大理印象 城头之树
  • 邂逅我们相遇像是一首歌,在风花雪月里酝酿了百年。洱海的月光是流淌的音乐,而你是伫立在城头的绝美风景。我停下脚步在墙根仰望你的风姿,你低头凝视我的心思。像是那首《断章》,唯美、婉约。
  • 泉州三色调
  • 一红色,泉州骨骼上跳跃的词。视线,走进千年老城,耳闻的物事,打上了火红的烙印。泉州红,牵挂一生——红砖红瓦,围成血浓于水的暖巢。古厝,涵养名城的个性。固守民风的曲巷,宠辱不惊,一脸沧桑。热闹赋予凡尘生机,宁静更像沃土深
  • 南五台偶遇
  • 亲近山林,一条蛇的出没引起尖叫,这是一次偶遇,像生命里的匆匆过客。我辨不清蛇的名称,而它的爬行过程,擦亮一些新奇的目光。其实,山林中出现一条蛇,平凡如大街上偶遇一位花枝招展的姑娘。只可惜这些城市长大
  • 我的黄土 我的村庄
  • 背麦背麦人气喘吁吁地走着,一路上穗子哗啦啦地响着。一捆麦子比一个人重得多啊!麦捆像一座山峁样压在人身上。吭哧吭哧的声音,压得嗓门冒烟冒
  • 拐个弯是村庄
  • 山脉时光静止。波涛静止。远古的图腾,凌空欲翔。星月疏淡。平原昂起挺拔的头颅。一匹土褐色的骏马,在北方的朔风里,鬃毛猎猎。远处,是谁在喊?声音苍茫而浑厚。
  • 心随雪花飞
  • 雪花,从银灰色的苍穹飘落,洋洋洒洒。雪花,细密轻柔,叩开了宁静的心房。我多么想雪里弦歌,踏雪寻梅,乘着雪花飞扬……心在城郭的边缘,人在村落的方向。伸手,掬一抔雪花在掌心,细细打量。
  • 村庄驻足
  • 抵达乡村小路很久没有走这条路了,记忆还是那般丰厚。路是父母亲手中的线,牵着孩子走进城市,走回乡村,走出牵挂和思念。抵达,从母亲的眼神抵达,从父亲的心灵抵达,却始终抵达不了我那一份对故乡的依恋。
  • 家园的一片水声
  • 风风从海上来,还是从峡谷里来?风从鹰翅上来,还是从闪电的牙缝里来?风从月亮背后的洞穴里来,还是从大地的子宫里来?
  • 一个人在安源
  • 一个人在安源多久了,它在我的血液里存在着。多少个日夜,我躺在它博大的胸脯安静地睡又安静地醒来。不抽烟,也不喝酒,坐在萍水河旁,听月光慢慢揉碎流淌的清水。一个人在安源,我走上一条寂寞的不归路,手指苍空,看星星闪烁消失,风吹烟走,喧嚣的
  • 矿工与煤
  • 光明,与煤炭形成对比,与矿工构成比喻,煤炭与矿工却能够互比互喻。一时间,我不知道到底是要为深邃的矿山而惊叹,还是要为矿山的英雄而喝彩。在矿山黑色而抒情的天空里,透读
  • 躺在煤的怀里
  • 煤一一个字,让人们想到了浑身的黑,由外至里的黑。想到了燃烧与温暖。想到了,就是惦记着。二惦记你。特别在冬天。寒风吹着,雪花飘着。此时的人们,或是围坐在你的身边取暖,或是以你的燃烧产生的热
  • 流水线上的音符
  • 透过流水线的岁月,我看到在日子中忙碌的青春,情怀还是那样的浓烈。在漂泊的光阴里,或许,我们都已将情感封箱打包,遥寄梦里遥远的眷恋,但总会收藏或库存一些无奈、艰辛或感伤。漂泊,我们永远不能像机器上的螺丝一样,将自己固定在流水线上,随流程的需要,把自己
  • “复调”思维在散文诗中的运用
  • 一复调,原是音乐领域用语。音乐中的伴奏、伴唱、重奏、和声、交响乐等,都有其“复调“性。前苏联文学理论家巴赫金在评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时,首创“复调小说“理论。他认为,陀氏小说中的主人公,有着众多的各自独立而不相融合的声音和意识这种“具有充分价值的不同声音“,就是“复调“。“复调“思维,现已被广泛运用于文学艺术的许多领域,并衍生、扩展了她的内涵。譬如,最近在现代文学馆的经典作家研究中,陈曦先生对曹禺的代表作《日出》《雷雨》《原野》等的评说,便运用了“复调“的思维。这三出戏的“命题“所包含的对于
  • 仿日本俳句(外一章)
  • 赏析
  • 少年时代,我拥有一本书摊上淘得的英国莎士比亚以后的名诗泽诗选集,其中就有叶芝的几首我格外喜欢。那并不确实存在的令人神往的小岛,名叫“茵尼斯弗利岛“,或译成别的汉字,念起来,铃声犹如一串鸟鸣。叶芝的爱尔兰民间传说中有这样一个神秘的天堂,其实并不神秘,不过是他故乡的可以终老的一隅,叶芝的诗从民歌来,单纯而富音乐感,启发和捕
  • 书简
  • 这是法国文学史上一直享有盛名的《书简》集中的一封。作者塞维尼夫人(1626-1696),系法国17世纪散文家,《书简集》是她惟一的作品,其中书信大部分是写给她女儿的。她在信中描绘了人情风物、异国轶事,描绘了宫廷与贵族的豪华生
  • 永别了,茂密的森林
  • 我昨天到比隆去过,傍晚回来了。看见那地方糟蹋成这个样子,我几乎哭出声来:本来那儿有一片世界上最古老的树木,可是我儿子上次去时把一切都砍光了;他还打算把另外一座幽雅的小树林卖掉。这一切都是可悲的:他一共得到了四百皮斯托尔,但一个月后他一个子儿也不剩了。弄不清他在散文诗艺术技巧
  • 《野渡石桩》
  • 阅尽八百里烟波,最后让你迷茫的,必是那青石缆桩。一段垂直的岸,谁能抵达石的内心?其心禅坐,悟出无数条回归路的却是渡船。其心守望,带走无数局世纪星辰的总是流水。其心流离,解了又系的是湿而又干的缆绳……
  • 《夕阳》
  • 《散文诗:上半月》封面
      2013年
    • 07

    主办单位:益阳市文联

    主  编:冯明德

    地  址:湖南益阳市体育场东侧

    邮政编码:413000

    电  话:(0737)4319852,420778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7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199/i

    邮发代号:42-116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