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伤口》
  • 与小月河有关
  • 再说废墟“小月河,这里是八百年的寂寞和灰尘。“一些事物跟随秋风渐入佳境,比如枫叶和银杏果。在冬秋之间,尚有微量的繁荣继续前行,而大量的死亡则紧随其后。我不言存在,虚无更加幅员辽阔。就如这片废墟,不言青山依旧,不言历史的渊薮,隐蔽了多少暗器和灯火。小月河,有时候,我用清晨打量你的
  • 孤独的焰火(外三章)
  • 腾空大地,腾空冬天,腾空时间。风,穿过山峦,穿过原野,穿过叮叮当当的诗行。让水的心事结为冰,让冰的旧事演绎为神话。阳光从枝条间闪出,度量出人间的冷暖。簌簌,簌簌,积雪从松针上逃离。一地的银白,一地明晃晃的爱恋。雁声凄切。天空高远,天堂近在咫尺。用一根枯枝斩断黄昏的退路,即将
  • 树影(外二章)
  • 如烈日下的荷塘、月下的船帆,树影连成一片,犹如母亲将孩子们拢在胸前,拥抱成一团。袭人的芳菲,让漂泊的游子走进浓阴。有无数个母亲,就有无数团树阴和绿洲。人们悠闲的夜晚,枝蔓伸展着,静静地,将草地舞成一条一条黑白相间的图影。月光在草地上的漫步,神圣与安详之画图。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走进草地,没有人去践踏那片树影。无题
  • 流年
  • 流年还会有比这秋天更短的日子吗?还会有比这天空更快的变幻吗?暑热还未完全散尽,几阵细细的雨,就洒在湿软的草地上。那种骤冷的感觉,如一场没有温度的爱情,突然间有了金属般冰冷的坚硬。在流年的拐角处,你听——有什么声音碎了一地。除了生活,别无选择
  • 唇边暮色
  • 闪电之舞苍穹也无法压低你飞翔的翅膀!风吹着大野,吹着内心的光。你以一剑封喉的犀利,抖动着冰与火的光芒!奔腾的烈焰缭绕着天空,疾驰的大翼拔出群山的高度,像闪电过后的雷声,轰隆隆,轰隆隆……我似乎听到了它的心跳,划过苍穹,划过大山的寂静,划过人生的高潮与低谷。翱翔着的生命,闪耀着金属的光泽。只为与心灵相通的碰撞,与山谷灵性的滋养。追风的利
  • 豆蔻梢头
  • 小夜曲迷路的猫,出走的狗,寂寞的星粒,遗世独立的花香,都可在此驻扎。它们燃起另一类炊烟,渲染盛大的仪式。学会在黑夜里,种植一行行不甘寂寞的花朵,这幸福的交响乐,暂时屏蔽另一世界里。锅碗瓢盆,柴米油盐。欢喜是纯粹的,种在蓓蕾的花蕊里,种在红太阳的光晕里,种在朝霞羞涩的红脸庞里。露珠的眼睛被擦洗得越发晶莹,小鸟鸣啭,
  • 时光之外(外二章)
  • 我逃离不了岁月的跟随,就像我纵然闭上眼睛也无法止住呼吸。脚印或深或浅,都是时间斑驳的痕迹,随季节变换着存在的姿势,行走在千万里之外,仍能看见井边的那抹青苔。别离的笙箫在身后吹走过往,一地的落叶都是时光指引的手势,让我怀想离去的亲人以及那些凋谢的美丽际遇。它们在逝去的时光里早已睡了,而我的疼痛却始终醒着。
  • 在宋井饮水(外一章)
  • 1海上风大,一口古井,止住脚步,背靠着山。一些小鸟落在它近旁的树上。曾经燃烧的火,顺着风声,变小。一组雕像在背风处静止,陆秀夫站在小皇帝的背后。在枯涩的海水近旁,这口古井里满盈的水,甘甜,好像一个智者说出了真理,在落难的日子,他们摘到了鲜果。
  • 西部行吟
  • 贵德黄河石青色底版上,细密的波纹,似黄河的波涛。这块黄河石,是我从贵德黄河边拣回来的。不是奇石,只是一块普通的黄河石,有黄河浪,有高地黄河的清澈,就值得千里迢迢带回来。这一生,有可能只有这么一次抵达贵德的黄河,有可能只有这么一次,看到没有污染的黄河。她是刚从雪山流下来的,携带着高原的纯洁和气息,携带着天上的风。
  • 去婺源,还乡
  • 1当一切都已经褪色,她仍旧坐在你的对面——沉默不语的青山,潺潺不息的流水,一块又一块光洁如玉的石头,陌上正盛开的野花。你从未失去。你是走在她的怀抱里,走在她的心尖上。你从不曾失去。2你蹲在野地里,呆呆地看那些飞舞的蝴蝶,在阳光下,在光影里。它们在白花间飞舞。恍若一朵朵灿烂的白花,分不清哪是花,哪是蝶。
  • 天空的另一只眼
  • 雪是天空的另一只眼,纯净得无法透体,无法触摸深处的灵魂。如果要确切地表达,雪是一只明亮的眼睛,照亮大地,照亮村庄,照亮我农民父母的喜悦。雪空灵地落在苍山,落在翠屏之上,落在诗歌生长的地方,那里长出月亮,长出山花,长出浩渺烟波的洱海。雪映苍穹,那空旷的静远,美到真假难分。
  • 那七千年的河姆渡爱恋
  • 1绿色凋尽,落叶飘零,姚江上那一点帆影,穿越了七千年的时光:你泛舟而来,衣袂飘飘,紫笛幽幽,那远古之音轻轻落于江面,溅起层层心动,你伫立于船头,无惧那天地之风雨。2姚江有多少水,就有我多少淋漓尽致的泪,湿润了我那仅有的一生,没有了年龄,没有了青春,因为你,我一直瘦瘦地醒着,静静地等待着。
  • 踏春
  • 风化开含蓄而谧静的冬,只听见喊,鸟以另一种方式打着口哨。阳光说的每一句话蕴藏于生命里。这时,鸟在云端高飞,无法与它对喊,真有喊的冲动。路旁湿湿的,昨夜别冬的泪,又惊又喜,浅草像是姑娘委屈的眼睫毛。春,开始萌动。铁梗海棠悄悄站立那里,不知什么时候,扔了羞涩,噘着殷红的小嘴,把春天吻响。杨树高出蓝天,几张枯叶迟迟不肯离去,坚持是否领略到胜利的苦笑,阳光在它心里永驻。
  • 百卉园
  • 散文诗杂志社主办·总第199期敬爱的编辑老师:我带着一份感激与感动给你们写这封信,感谢你们为我们广大文学爱好者的辛勤奉献,感动于《散文诗》杂志中的每一行、每一句优美诗句。
  • 告诉你吧,我是石头
  • 一告诉你吧,我是石头。我沉着、冷静、幽默。不为你的一丝喧哗所动。我克制着自己,克制着自己孤独幽暗的本性。我忍受着日月和风雨,经过了火。君临,被埋没的境地。我一味沉默,愈到内心,愈是生硬。
  • 我看见我的样子
  • 有一天,我看见我的样子。我看见我童年时的快乐。我看见我少年时的梦想。我看见我青年时的豪情。我看见我中年时的焦虑……我看见我的善良和本分。我看见我的小心和谨慎。我看见我的纯朴和诚挚。我看见我的柔软和坚韧。我也看见我的——敏感和自卑:脆弱和自私;渺小和无知。看见我原本的样子。我像看见了黑夜中的油灯。我像看见了冬天
  • 更替
  • 立春雪人,没有腿。却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雨水冰凌花打苞了,在冰雪渐融的黑土地上,纤细的茎举着淡黄色的花蕾,不停地晃动。生怕北国第一缕春色,被人忽视。惊蛰好大的声响。春雷扯动闪电的光线,竟没把乌鸦的嘴巴缝住。
  • 月光宝盒
  • 1小时候在井沿,把白瓷坠下井口,打捞月亮。月光如雾,我一个人笑。不知道猴子捞月吗?不知道水中花镜中月吗?捞月的井绳,磨痛了井壁,无休无止。现在,人海茫茫,我还有捞月的冲动。把月亮捞上来,
  • 生存的背景
  • 最后一首绝望的歌秋天的马车驶出森林的深处,在哪条街道上会撞见美丽的诗歌?城市的功能是吞进粮食和吐出垃圾。没有牧师的安抚,孩子们还能将煤车推得多远?从乌江河畔的这一边走到那一边,你知道朴素的人们会对我说些什么?
  • 悲情城市
  • 升降人生楼,太高。或者,欲望太高。披肩发的少女不懂,只问一句:上,还是下?匆匆按一下电钮,升,或者降,很快,很快。电梯,挤满了等待。还有更多的等待,在外面焦急。匆匆的,升上去或者降下来,两个方向,两种选择,两种过程,困惑了拥挤不堪的心。城市,在楼的膨胀中,烦燥。没有方向的立交,没有夜晚的灯光,没有路的车流,没有宁静
  • 过失(外一章)
  • 一只鸟在城市的天空滑过,遗失一颗种子。一场流星雨惊艳午夜,你和我刚好路过。有意无意的石子撞醒沉睡的心灵,构思与水到渠成只相距一步。一枚多余的棋子或一个错误的点击,是具有杀伤力的凶器。一首如火如茶驶向高潮的恋曲,回到零点。
  • 黑夜的另一座城市
  • 公园月出东山,公园里树影幢幢。这闯进城里的月光,照着公园也照着这座城市。但月光寂静如水,它所折射出来的农业气象当与公园归属一类,有别于都市的喧嚣繁华。因此,你商人的派头有别于我农业的面孔;举目张望的地痞有别于低头吟唱的异乡人:而这座无人认领的公园,到底有别于陶渊明理想
  • 城市·手机(外一章)
  • 城市的夜,渐渐明亮起来。所有的灯,放牧着自己的心灵,把黑暗驱逐到远方,黑暗乖如羔羊。手机铃声搁浅,目光煮着海水,我发现我陷入孤独的沼泽。而你像一棵草,站在远方。伸手伸手,似乎目光都不曾抵达的距离。抓不住的是距离,抓住的是疼痛。正在啃咬着我的夜晚。月亮被孤独啃咬成半块薄饼。伤痕累累。谁还饥肠辘辘?数着米粒样的手机按键,找不到爱情的号码,找不回爱情的密码。
  • 绝唱:雨(外一章)
  • 1你就是从隆冬走出的那一朵。仿若生命深处的悸动,在一个季节的末端,纯粹、轻盈、高蹈,用来自天籁的音乐作伴,与春天释放的第一缕阳光相约。这就是你呵,雨。在我缠满俗事的心田感到乏累,含满岁月风沙的双目逐渐迷惑的时候,你便是我的家园和命运。
  • 辽宁街
  • 你,短短的,阴天微凉的,郁雨的昼。直直的,交叉的,小小的街道,伸展排列的店面稀疏的摊位,在夜里轰闹如蛙鼓虫鸣的这条街。在,昼,却嫌冷清的静谧的一角。米粉汤、排骨酥面、卤肉饭,一份、两份、三份、四份,大、小、加蛋、不加蛋。老板娘一面应付空虚的肌肠咕噜
  • 星(外一章)
  • 夜明珠。钻石。珍珠。玛瑙。原谅我世俗的头脑,想不出一个一尘不染的词。或许是杜甫的泪,被疾苦中挣扎的歌者们淬炼成一枚枚银钉,钉在大唐病痛的身躯上。是李白洒落的滴滴清酒,醉着一段不愿醒来的怀才不遇,醉着一首旷世奇诗,醉着一代
  • 我和一双忧郁的眼睛
  • 在这洁白的夜里,我又苏醒过来,痛从灯光中一点一点飘走,无声……我的眼前是一双忧郁的眼睛,深褐色,像遥远的风影,却闪着光芒。喜欢这夜。和一双想象的眼神交流,彼此不认识,似乎认识已很久。这种时刻,要找到什么?要面对什么?要与自己告别?还是要找回很久的从前?整个夜,目光里全是忧伤的情节。彼此看着,用忧郁叙述,琴音从眼里流淌出来,往事从眼里流淌出来。
  • 黄昏
  • 你穿过风,穿过被树林撕碎的余温,落日的薄晖从背影里渐渐剥落。步履盈轻,接近睡眠。你迈过暮色新筑的凉意,战栗的露珠轻轻鼓动你落寞而莹澈的心,惊悸的小虫点燃你身后隐藏的躁动与不安。河流在你的眼睛和耳朵之外流淌。
  • 三月里的母亲(外三章)
  • 三月,总有一些走不出的回忆,就像我总也走不出母亲的梦。一夜春风,桃花说开就开了。羊儿在山坡上吃草,然后安静地回味简单的生活。阳光很好,小河绕着村庄唱歌。母亲出门,开始一天的劳作。桃花是山里的娃,我是母亲的娃。母亲深谙花期,也默数着我的归期,只是不轻言心中的那份牵挂。
  • 吞没
  • 鸟,掠过,翅膀越来越小,在远处,被天空吞没。雨,落进河流,水面一点一点地上涨,泛滥,将河岸吞没。墙壁,缓缓地爬上青苔,历经潮湿、冰冻、日晒、雨淋,终于被风推倒,吞没在杂草丛中。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一切的一切,都将被
  • 九月变奏曲
  • 一孤独的不只是你和我,九月望着深邃的天。幽思的日子,泉水也是蓝的,叮咚着一段缠绵的往事。绿色是一方方古老的童话,正自九月的眼中冉冉飘出。遥远的星和鸟,在另一个世界里漫语。白云不再是游荡的幽灵,连绵成奇妙的绢书,只有心才能读懂它的含义。江河自行膨胀,荒唐的岁月,秋瘦不了江河——这相思的苦水。
  • 读《七只笛孔洞穿的一支歌》
  • 与《散文诗》联在一起的是《七只笛孔洞穿的一支歌》,她们如一对金苹果在我面前沉默。她们沉默,因为她们有一肚子话要说。七只笛孔是七章组成的一篇歌词,七章共同说一个故事,关于一首歌的故事。于是,一本书是讲着故事的一首歌。歌曲以《港湾》唱起,也从家唱起,因为小明子的家就是他的港湾。港湾临水,所以远方成为一个巨大的谜,它在小明子头脑中散发着终日的魅惑。那里有漂泊、航海冒险、海上星,以
  • 客体散文诗
  • 罗伯特·布莱(1926-),美国当代著名诗人,尤其擅长散文诗,在理论与创作实践两方面部作出过突出的贡献在《作为一种进化形式的散文诗》一文中,他写道:“寓言是一种最古老的散文诗,兰波创造了第二种散文诗(龙按:人称‘意象散文诗‘),第三种是客体散文诗。“他所谓的“客体散文诗“,是“将自身既不集中于情节,也不集中于意象,而是集中于客体上“。
  • 星鱼
  • 这是低潮。雾。我从皮尔斯牧场到潮潭攀下了悬崖,低潮如今令人心醉神迷。独自跪下。在六英寸的清水中,我注意到一只紫色的星鱼——有十九根触手!那是一种精致的紫色,旧复写纸或者雅典式衣物的颜色……有时一种更为强烈的红色落晖透过触手之间的网发光。触手松弛……一些触手尖端卷起……带着精致的竿……显然是每一根顶上的球体。犹如在
  • 水仙的断片
  • 请把这自恋的妖魔关囚,把这完美的俘虏在你的眼波藏收;在你的修眉如丝的幻网里,他殷勤的柔辉使你不胜沉思、凝眸。可是你别以为能使他迁都而自豪。这水晶才是他的真宫;甚至爱的抚怜和恩宠要是想诱导他离开这淡淡的光潮除非等他恹恹病殆了……“更坏了。“*更坏了?……一个声音回答道:“更坏了“……啊,锋芒的讥诮!远方的回声这般迅速散布它的讦言峨峨的磐石碎我的心以迷魂的狂笑
  • 赏析
  • 少年时,在沪上友人处借到一册梁宗岱先生译的瓦雷里(梁译梵乐希)的《水仙辞》,黄面线装书装订,仿宋体竖排,宣纸印刷,典雅极了。记得仿佛是“新月书局“出版的,和线装的《志摩的诗》同类,法国后期象征派诗人的现代诗用中国古典版本印制,从内容到形式,都使我爱不释手,拿回去,边读边用钢笔蘸绿墨水,全部誊抄在黑硬面手抄本里,如期将原书完壁
  • 散文诗的继承与发展
  • 我以为散文诗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都具有挑战性与叛逆精神,在平庸与崇高之间,它是新的思维之诗、新的语言之诗。散文诗曾经被视为处于诗歌和散文两个文体的极端而被人为地凑合在一起的异物,是一种小情绪、小情感、小零碎的宣泄,缺乏大手笔、大气象的呈现。这是对散文诗的一种误读,法国诗人波德莱尔曾经说过:散文诗,“足以适应灵魂的抒情
  • 2013年,《绿风》吹动你生命的云帆
  • 绿色诗家园风雅歌高地高品位的艺术追求全方位的精品展示深层次的阅读享受大容量的诗美奉献岁月如梭,雄风犹存、崛起于大西北的《绿风》诗刊,30多年来以其公正、坚韧、扎实、精心的耕耘,大气、稳健、兼容、锐进的主体风格和高品位、大容量的诗歌精品集成,挺立于当代诗坛,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深受读者信赖与欢迎的重要诗歌刊物之一。2013年,《绿风》诗刊仍将不懈努力,潜心打磨,提炼精粹;更新丽貌,再上层楼。在栏目设置、装帧
  • 《望乡》
  • 从故乡退去,我远到天涯。树叶凋零,新坟疯长,熟悉的人一个个老去。他们夏天坐在树阴下,冬天偎在炉火边,只打盹,不说话。我在天涯遥望故土。飞鸟在高空掉下一片羽毛。故乡的苦楝树上,一只空空的鸟巢在风中战栗,如同我松散了的老骨头,簌簌地落下尘土。收拾好行装,我在故乡与天涯之间,
  • 《尼罗河的景色》
  • 《散文诗:上半月》封面

    主办单位:益阳市文联

    主  编:冯明德

    地  址:湖南益阳市体育场东侧

    邮政编码:413000

    电  话:(0737)4319852,420778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7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199/i

    邮发代号:42-116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