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藏在一把锁里》
  • 寂静的天空
  • 声线独坐着,一支乐曲在耳边缓慢地旋绕,似乎一只蝴蝶,飞来飞去。仿佛我的存在,本身就毫无意义。对于秋天的热爱,我不比诗歌高贵几分;对于尘世的赞美,我也许保持足够的温度。一颗微弱的音符,像一枚钉子,把我按在雪白的墙壁。就连影子也在努力挣扎,但又怎能
  • 追寻风景
  • 大地突起的地方,是忍不住的欲望。远山在呼唤——挣脱有形无形的网,奔向你们梦想的地方。悬崖绝壁,道路如绳随风荡漾。这就是追寻风景的路。我们不能像远古的猿类,轻松攀援。却要四肢并用,一步一步,走出人生的精彩。一颗心,就悬在空中。我们真想小如蜜蜂,在最危险的地方采蜜。却不敢喷涌如泉,坠落得非常壮观。
  • 散曲
  • 猕猴桃摆在果盘里,一直硬撑着。猕猴桃知道:软了,就会被吃掉。甜瓜苦瓜都是瓜甜瓜很甜。里甜蜜,外也甜蜜,甜蜜滋润着甜瓜的所有日子;苦瓜很苦,里苦涩,外也苦涩,苦涩布满了苦瓜的全部生活。
  • 虚空
  • 血液的虚空每一管血液都是一种酸涩的移动。激情的进发或生命的终止都意味着血液的停止,意味着血液的虚空横亘于整个血管系统。这是一种致命的虚空,它使我们体内的每一个希望的细胞干涸,最终成为砂砾的同类。终止不是期望的,因为我们的爱无法流入,无法贯彻到每一个感觉。虚空不是期望的,因为我们心灵的音符只
  • 无法读懂的风景
  • 老城。古街一个年少的身影,走在老街上,慢慢地融入暮色里……他有着消瘦的面孔、羞怯的眼神;抬起手,轻轻放下,不敢叩响门环。一只狗,注视,然后回首。
  • 一个在人群中行走的人
  • 1一个在人群中行走的人允许他有秘密。允许他带着小悲伤上路,也允许他揣着大幸福,而不为人知。允许他有时比自己快,有时比自己慢。允许他有时深一脚,有时浅一脚。允许他欲速而不达。允许他和大众合拍,也允许他和时代背道而驰。允许他一帆风顺,也允许他
  • 不逝的物象
  • 血荒芜了。风景荒芜了。我是从荒芜中走来,又从荒芜中走去,发丝粘满一路的言语。麦垛在黄昏时分提前入夜,月亮爬过高高的秸秆,挥洒飘逸。那只受伤的蚱蜢于去秋醒来,爬过括号的边沿,轻轻涂抹着血迹,目视自己的世界。我的梦像蚱蜢,跛着脚在弯弯曲曲的歌调里重复弯弯曲曲的路……
  • 让时间像青豆我一瓣一瓣剥开你
  • 让时间像青豆我一瓣一瓣剥开你时间,主宰万物的法轮;时间,你神秘莫测;时间,你飞逝如箭。我们活在时间里——是在消耗时间,享用时间,占领时间,榨取时间,而我们死了,则是游离于时间之外,跳出了时间,挣脱了时间。时间,有时像绳索,勒紧我们,令我们窒息;有时像风筝,放飞我们,将我们弹出天外。
  • 月光深处(外二章)
  • 1海上升明月,毋庸置疑。在深蓝浅蓝交汇处,升起辉晕。你身在其中,被大片大片的蓝包围,幸福到忧伤。这场景不在身边。海和你一样,远在千里之外。2摇曳的月光,不停拍打着玻璃窗,拍
  • 黄河水的味道横渡了一条街
  • 入睡时,窗外的长风呼啸着漫过,我想这个小城一定掖紧了衣角。也不知明天我要去的地方下雨了没有。若是下雨,又是谁打蕾的梦被点点雨声凋零。枕着一两点儿心事,门外的树梢把身子鞠了又鞠。风的袍子,总也穿不进梦里去。晨曦很静,可以闻见阳光的味道。昨夜大风,卷
  • 百卉园
  • 老读者的心声编辑老师:您好!收到上半月样刊,得知已发我一句锦句,表示感谢!早在上世纪80年代,贵刊还没有纳入正式期刊之前,我在我们县邮电局买到一本《散文诗》,从此,我断断续续订阅了贵刊多年。我喜欢散文诗,我爱散文诗。可惜,我只是学写了几章。1991年由邹岳汉主编的《散文诗锦句3000》一书,收入了我的锦句。《四季散文诗笺》发表了我的《故乡恋》,这是贵刊对我的厚爱。而我真后悔,没有把她作为
  • 行吟在城市腹地
  • 零点车站酒停了,杯睡了,一只变态的夜猫在霓虹灯下坐卧不安。幽深、惊诧的目光,如两道闪电。一道通往遥远的山村,一道通往另一座城市。路灯下,一个清洁工人,身披一身光影,挥舞着扫帚,将谁昨日丢失的车票一张张聚拢,又一张张凝望。风起了,门开了。三三两两的人揣着希望走进车站,步履铿锵;三三两两的人背着希望走出
  • 梦城烟雨
  • 僻巷僻巷里贮藏着梦城的智慧。那些聚集在广场上的狂欢和舞蹈,只沾有些许梦城的味道,却没有梦城的醇香;那些流行在街道上的时装和眉眼,只模仿了梦城的形式,却不具备梦城的娇柔。
  • 小城生活
  • 一个人在小城,一个人就是一缕烟雾。总是在飘摇的路途中,不知不觉间,没入嘈杂的市声、聒噪的尘土。当他的脚步,一次次给自己敲打出空泛的脆响,小城狭小的街道,便展开巨大的空白与迷惘。一个人行走。一个人停伫。一个人用
  • 如果只属于黑夜
  • 每一个夜晚都令我感动,那些汹涌的气息和粘稠的暗。随手推开一扇门,即是家。一个人分开黑夜进入中心,撕开又愈合,黑夜依然完整。黑夜的中心无物存在,连自己也不剩。希望一个人在午夜沿着河
  • 藕塘村纪事
  • 对视天空与河流总是不厌其烦地对视,像渔舟与岸,像几只鸬鹚与父亲。晨光里,鸬鹚要透过水面看到鱼游。在此之前,它们望见矮墩墩的父亲扛着几篙橙色的浮筒、雪亮的鱼钩,摇摇晃晃,窸率地穿过一地漆黑的蚕豆荚,再穿过一片柳树林。暮霭下,它们又望见近岸一只水鸟的翅膀,接连划伤了几朵浪花。柳树下一撮泥沙落水,
  • 泥土里长出的歌声
  • 民间剪纸就那么一张小小的纸片,眨眼间,便长出盈盈的阳光,长出古朴的村庄,长出飘舞的歌声,长出草的嫩绿,长出花的芬芳……让人不能不怀想,那么神奇的东西,是如何在纸片上扎下它的根须的?
  • 申家沟
  • 再一次写到申家沟申家沟,如一条虚幻的河流,住在我的一根肋骨上、一茎脉管里。它是我灵魂的归宿、安歇的水岸。一条申家沟,供我独行,也供众人独行。它的天空纤尘不染,一望无际的蓝,蓝得澄澈透明,蓝得让人眼眸湿润。一条细小的河流,
  • 风从背后吹
  • 风从背后吹站在马路边,假装悠闲地看风景,和一些青黄不接的玉米树一起消磨下午的时光。恍惚间,我看见乡下寂寥的时光,
  • 海西 海西
  • 格尔木一个人的天荒地老,需要多少坚守,才不至于逃离?一个人的相思,需要多少年的吹拂,才能瘦成一棵芨芨草?格尔木,时间巨大的沙漏,凝成的琥珀,有驼铃传来的遥遥喘息,有海从前遗落的骨骼。格尔木,一指流沙,轻掩一缕暗香,千年不肯归来。大唐和吐蕃,隔着一片荒漠,握手言欢。
  • 岁月的河流
  • 独对夕阳,让缕缕香烟朦胧了记忆。脚下的河流伸向远方,那一叶轻舟也渐行渐远,上面站立着我的青春年少。记忆中的河流已改道他乡,
  • 先生,你只是出了一趟远门(外二章)
  • 故居门前,下着一场旧时的小雨。天空想起了什么,院墙一时情绪低落。一座老院子,黑黑的瓦檐,陈旧的墙,仿佛一张旧报纸上刊登的一则不幸的消息。走进一代文人周立波的故居,心生异常,像一面鲜活的墙,突然被时间掏空。直到看到你的雕像,我才确信先生是真的走了,且走得匆忙。走时,用的也不是这副身体。这,多么
  • 夕照海
  • 在没落之前,凝结成一根长长的血脉,紧贴着水面,伸到岸上。一层层波纹颤动着,用细细的弓弦,拉出血色的五线谱。潮水低吟着,还是退去了,将一块块黑色的骨骼丢在海滩。一条小鱼儿在礁石的水洼里,没有游走。还是那条小鱼儿吗?曾经,稚嫩的小手,捧着美人
  • 灵魂的故乡
  • 欣赏雪迪两章散文诗
  • 按照客观世界的本来面目,如实地再现它,以叙述的展开为线索结构的散文诗,是一种方法,所谓“传统“写法者大体上属于此类。而诗人的主体感受、情感和意识流动的轨迹为主线结构的散文诗,是又一种方法,一般认为,属于“现代派“范畴。我从雪迪的散文诗集《颤栗》中选出两章:《长满蘑菇的河》,和《水》,或可从中领略到意识流手法的一些美学优势。
  • 长满蘑菇的河(外一章)
  • 那条河上长满了蘑菇真的,妈妈。那条有你的手穿过的河我的往事缓缓流动。那个穿着红衣袄的孩子,露出白天的皮肤。提着微笑的篮子在你的水面摘采蘑菇不要到森林的幽暗的忧伤里去。妈妈
  • 节奏感
  • “对诗的音乐性应该有新的要求。诗必须有音乐性,但在现代,已经不能凭着平仄、押韵等固定的规律来达到音乐性。现代诗的音乐性,我以为应该体现在节奏感上,而且还应该是比较丰富、繁复的节奏。不这样,就不能把现代人的生命困惑和精神创伤表现得很到位。“这是彭燕郊的一段创作谈,不仅切中了诗,更切中了散文诗的肯綮。
  • 一根羽毛的媚舞
  • 在极大的空虚里——我看见一根羽毛的媚舞:它轻轻地扬举起它自己,轻轻地,使自己在一阵看不见的旋转里,飘游,飘游。空虚映现着它的光彩,翠绿里面夹着一丝丝倔强的银线,在静的大气里发着微显的光,在止住了流动的气流里,发着那可夸耀的杂色的光。四周是灰土所成的沙漠,没有任何色调,那种薄暗,使人
  • 再见了,亲人……
  • 街上寂静而冷清。突然,好像是从远处,传来了持续不断的声音——这是歌声。歌声由远及近,转眼到了近旁,接着我看到,士兵的队列从小巷中走出,他们紧贴着围墙,好像是径直朝我走来。转眼间,整齐的队列又拐到了大直街上,朝那边,朝夕阳走去,他们走啊,走啊——就是走不完。他们没法走完,他们的人太多了。他们一个方阵接着一个方阵,拐过街角,填
  • 赏析
  • 俄罗斯文学拥有以普希金为代表的“黄金时代“大师们,大量地译介到中国,滋养了我们的心灵。接着,时代风云变幻,俄罗斯历尽苦难,从旧俄到苏维埃建立的过渡时期,又涌现一批深刻打着时代烙印的诗人、作家,他们经受严酷的阶级斗争,挤在夹缝里无法生存,痛苦地迅速地分化、瓦解;有的逃离
  • 散文诗,一种诗人魂灵的变奏曲
  • 我对散文诗抱有一定的警惕。她并不是一种好写的体裁,甚至是难写的,但她却有一股魔力吸引着你靠近,让你深陷其中却还不自觉。从我个人的创作经验上讲,就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很多时间把诗歌写着写着就成了现在被认为的散文诗了。而据我所接触的一些写现代诗的朋友,也有不少开始慢慢转向散文诗的写作,并分散了相当一部分精力用来经营散文诗。此时的散文诗如同一只漂流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靠上了新
  • 《河流 锁住远方的视线》
  • 河水浩渺。绕进村庄的脚踝,悠然而去。宁静的河面,波澜不惊。一条条红嘴鱼耳鬓厮磨中嬉戏而去。我临渊的向往无以复加。竹筏的风灯。舟子的渔歌。或明或
  • 《冰海》
  • 《散文诗:上半月》封面

    主办单位:益阳市文联

    主  编:冯明德

    地  址:湖南益阳市体育场东侧

    邮政编码:413000

    电  话:(0737)4319852,420778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7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199/i

    邮发代号:42-116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