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本期导读
  • 出生于胶州湾的潘江业,时隔二十年后,重新恢复散文诗写作时,又回到了他的胶州湾,他的灵与肉已扎入胶州湾的淤泥和岩层深处。《实力组合》专栏推出四位笔会作者各具特色的作品,以飨读者。《民族诗情》和《行走西部》两个专栏的作品都是反映西部风情,高原的厚重,草原的辽阔,唱响了一支经久不衰的民歌。《首次亮相》和《短章拔萃》两个专栏刊发的作品则都是以精短为主。
  • 《河流的下游》
  • 写在胶州湾畔
  • 秋天,异乡人走向海边流浪的白云在飘,和家乡的一样。白云的流浪,和自己一样。出门在外,白云跟随。故土的模样,蹦蹦跳跳的女儿,那个摇摇欲坠的草房,在梦中跟随。口袋里,不是故意跟随的一粒土或者一粒麦子,味道很熟悉,很特殊,也很新鲜。秋天,异乡人走向海边。天空中有一群海鸥在岸边飞翔,他激动地高呼:鸽子,鸽子,我家的鸽子!这样的一个秋天,异乡人,走向了海边。呼
  • 最低
  • 1大海没有方向,它永远处于:最低。水,往低处流。我弯腰,我低过了所有站立的人,再低却低不过大海。我惊奇,我抬头时,在最远的天边,天也悄悄学会了弯腰。一只鸥鸟向着远方飞越,慢慢地,也最终和大海,贴到了一起。落日时分,太阳筋疲力尽,最后红着脸,也静静回归到海的怀中——第二天,又容光焕发地,从波涛中跃出。太阳,是否正是从海的姿态中,获得了新生?
  • 听到时光震颤
  • 透澈风砺其锋芒,直刺苍茫云空。我在春天发现这株白杨的独在与热情。它有力地穿透,愈使浮云变得虚假,变得守不稳无端的意绪。一再仰望。日常一贯坚持的真实,那一份向上的心情,竟能一下子开阔至无限。世界就像我的孩子依然说出这样的词语:热爱或者沉醉。理解一寸寸光阴的安详与残酷,怀揣鲜嫩的想法,
  • 四年等待 一瓣花朵
  • 向无声世界的斑马线走去或远去那年我20岁。十指颤抖,胆怯成黑夜里涨满枪声的羽毛。窗户,吱一声,漏出一瞥视线。望去,目光爬过一块青瓦,挤过两株黄菊,绕过三面红墙,还有踩过四片蒲公英一样消融的白云。还有远处响起的水流声清脆成粒粒雨露撞倒的跌落,以及那山那树那广袤的土地,涟漪一样绽放,盛开成长卷上的滴滴笔墨。
  • 时光漫步
  • 大河之舞一条河的命运,可能不同于另一条河。一条河的流淌,经历着不同的村庄、不同的疼痛。每条河都要流经黄昏,偶尔拐个弯打个转调整一下姿势,就望不见身后的炊烟和村落了。河流慢下来,心胸变得开阔。它想念山野的花香和岸上的耕种,想念河滩上怀春的少女。她还站在原地,而河流流远了。河水的深度足以承受这一切。往事和沙石一起,在河床上沉淀。随着时光流逝,有的成为了故事,有的故事又成为了传说。更多的传说回旋于激流和漩涡。
  • 魂系高原(外三章)
  • A黑色火焰在高原疯狂地燃烧。山鹰傲啸着在天空旋舞悲壮。高原的太阳在任性地诱惑你雄性的骚动,旷野丛生的生命被重重地灼痛神经。你沉重的脚印从高原的山道出发,心的呼唤便在高原河里旋起了蓝色的诱惑。远方天涯,啸风狂起。你牵着盈血的夕阳,踏响高原沉寂的铜鼓。一炷炷黑色的火焰便在高原旋起血色的悸动。月色昏黄。你的瞳仁暗蓝出高原河里闯滩的高原人。他呐喊的声音站着不屈的泪水。高原静如古刹。你蓦然发现荆棘丛生的山
  • 宁夏鹰飞
  • 西夏追着花朵的是时间慵懒的脸庞吗?在山坡上飞驰的是神的算术吗?在夕阳里游泳的是雀的后代吗?出墙来,爬上梯子不见了的,是一个叫西夏的牧人吗?那年,我穿越森林,就是为了寻找森林;我趟过河流,就是为了寻找河流;我拥抱阳光,就是为了寻找阳光。是什么,打中了豹子的头,使整个非洲吼叫起来?我的黑人兄弟,在凌晨三点叫醒了我,我看见黑融进了黑,一排排白的牙齿在笑。
  • 旅途行吟
  • 青铜峡的黄河这一晚,他既是父亲,又是母亲,将收容我的全部!——题记我坚持在这里,比一块突兀的岩石更倔强。我在多年前就已备好了纸和笔、沸腾的词语和夸张的修辞,还有闪亮的马鞍!生活太过于沉闷了,需要那么重重一击。那些在胸膛上冲撞而出的火花,把灵感燃烧成古铜色的火焰。来的时候,身体里那道江水的水位线持续下降,一个镇子一个镇子地饮啊,再注满的已是我熟悉而陌生的语言。
  • 母亲湖(外二章)
  • 在贞丰的魅力中,我以特邀嘉宾的方式,亲近你;我以布朗女子的手势,临摹你!我说过,我是一阵风,刚从失守的四季刮来!借你的眼神,清洗我的忧伤!我说过,我是一场凄楚的梅雪,刚从唐宋的夜晚醒来,借着清风明月,追赶露珠星宿,用我温情的
  • 百卉园
  • 散文诗杂志社主办·总第201期尊敬的冯老师:您好!以前常常向贵刊投稿,还曾很荣幸地接到过您的电话,呵呵,当然时间过去已经很久了。从2002年至今,已经十年了。想来,我作为《散文诗》的忠实读者、散文诗的爱好者已经十年,承蒙《散文诗》启蒙,使我一直以来受学无尽,倍为感激。
  • 风吹西藏
  • 静坐在世界至高点的火车站拉萨火车站,一个高原上的终点站,无时不向世人炫耀着一种豪气。我站在买票的队伍中,听见铁轨的呓语。一下子,我也成了一个声音。这从一个物体折射到另一个物体的光,没有距离,仅仅是一个短暂的过程。车票捏在手中时,我才肯定我丢失了什么。窗外的叶片切开我的想象,无数的河流在瞬间的微光里消逝了踪影。我挪步,是因为感动。于是,在一份感动中又挪步到站台,像久别的友人一样安坐下来。
  • 高原之上
  • 树包塔一出爱情,演绎得如此壮烈。搂得很紧,听见石在碎、树的哭泣。在景谷县城以西的方向,一座古塔与一棵榕树,拥抱了五百年。蝴蝶来过,轻风来过,一万滚雷由远及近。分不清,谁先爱谁?爱到深处,灵拥有肉身,魂牵着梦!月色坚如磐石,誓词撕心裂肺。一地的落叶,彩釉着爱的泪滴,谁堆砌的塔啊,踟躇了多少游人的脚步?到景谷去,第一站就要看树包塔。不用导游,想象自然会像那些根须,四下蔓延。
  • 高原,拴在肩膀上的民歌(外二章)
  • 时间断离深处,高原之门,以民歌的方式站在仓颉的手上,指挥着失语的历史,慢慢奔跑。质朴的高原,跌落进时间的手掌,穿越一朵花的寓言,抵达浅浅的哲学,在颗粒饱满的稻田里窃窃私语。汗水摔伤的野地,一道隔夜的伤疤,在炊烟袅袅的诗歌里游弋。高原之风,以一种古老的仪式,在血脉贲张的峡谷里穿行,民歌悠远的声调里,斑斓的声响,逐渐抵达夜深露重的梦寐。向阳的山坡,时间和水,从民歌的耳背深入高原的心脏,闪烁着坚硬的词性,流淌着凿岩开壁的呐喊。石头编织的梦想,逐节拔高,接近高天的纬
  • 天山脚下
  • 草原山花烂漫的时候,我的身心和情感驰骋在广阔的天地。牛羊散落,星星点点的情怀,装满了草原的渴望;强悍的牧人,赶走了寂静的烦恼,把优雅的琴声,挂在故乡。洒一把思维的种子,收获生活的成熟——一片阳光。生命的河我踏上天山的冰大阪,目光环绕雪线的每条溪流。涓涓流淌的生命血液,欢快吟唱涌动的心声,用不知疲倦的至爱,修饰音符,唱响在大地的梦里。忽然有一天,枯萎的雪莲忧伤绽放的花朵,无法收留的迁徙,回望山峰心海茫茫——呼唤生命的渴望。
  • 草原,草原
  • 雨季的草原正是属于草原的季节。所有的鸢尾花缀满绵亘山丘的裙裾,等待一场情事带来的欢腾。所有的土拨鼠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与天空中翱翔的苍鹰久久对峙。我看见头马带领马群在大地飞腾,鬃毛扬起如芦荻,擦拭着忧伤的马头琴声。仿佛即将上演一场惊天动地的搏击场面。这是谁还原的一幅豪壮的历史背景?
  • 消失的村庄
  • 消失的村庄村庄在营养不良的衰老中,就剩下干枯的树枝和遥远的爱情,弟兄们从南方返回,五亩薄田凑不够从机场到门口的路费,写在麦垛上的誓言,早已风化。炊烟里没了秋虫呢喃,病情加重的小村,正慢慢送走最后一批流泪的戏子。倒塌的岁月饥荒无比,井台上打捞智慧和信念的绳索已积满枯叶,孤独的诗句随风而逝在唐朝的背影里。取出泪水,花瓣,千年大雪里残旧的枯荷把脖颈伸了又伸,推开时间的掌,守候一节一节苍老的瓦砾,令人陌生,令人生怜。这是一生的开始与结束,走过柴门,走过河流,像风,像雨,漂洗大清的戏台。隐藏在戏中的断桥,积劳成疾,一个青衣的命运,昨天在叹息中死去。剩下水袖,剩下瓷器般的长音,剩下迷离的腮红,在夕阳一角,黄了又青,青了又黄。乡邻,无法守着曲剧的脸谱,人走灯熄。我
  • 在笔尖上游走的村庄
  • 冬天的寒把秋的黄覆盖,再没有给它泛滥的机会。心随飘零的落叶呜咽。夜深沉,风依旧,雪飘很轻,枯枝软软地靠着,没有拥挤。偶有碎雪跌落,却提不起一点精神。雪迷离地落在院子里,却听不到童年的声音。门开了,又被风关上,发出低沉的叹息。田野上的雪没有感应,野草在山洼
  • 四羊方尊(外一章)
  • 抱紧商朝的泥土,抱紧长江的血脉,于一场大火中,腾空出世,一波三折的传奇交给时光的流水,清洗。隔着三千年日月,仰望。铜质古朴的底色,美酒流淌的醇香,麦稻研磨的祝福,用坚强举起的灿烂文明。站在你面前,我掀开历史的扉页,与一个朝代对视。祭拜天地的火焰,依然嘶嘶呜响。透过烟雾弥漫,我看到金戈铁马、旌旗猎猎;我听到磐钟悦耳、鼓瑟齐鸣,那些正在祭祀叩拜的身影,穿
  • 会走动的故事
  • 行走的人,会走动的故事。那句轻轻的呼唤,就在远方,也在眼前,转头,却发现是夜里的灰猫。它正张着嘴……路上的人,行走的步伐,或轻或重地要踩疼百无聊赖的我。那些在灯光里折射而出的影子,正随着时间泛黄、老去。侧耳,听到关于他们的影子,正伸着舌头舔湿他们的记忆所圈成的故事。他们的故事颤颤地被步伐抖出,欲要说出个完整,不料被主人带走了。我却依旧陷入深
  • 六十亩的春天
  • 土地辽阔,春天盛大。然都已在远方。时间在这里假寐,一睡就是千年。桃花源依然自我在过去的时间里,再喧嚣的声音都无法把她唤醒。自城北而来,觅城南而逝。酉溪的长度,屈指可数;酉溪的历史,却厚重绵长。它从时间的绝壁处汩汩而出。不问源头,也不需要目的。没有奔流到海的抱负,惟有终身厮守的梦想。有一种坚守,不是波涛汹涌,而是细水长流。千年前它就这样汩汩滔滔地淌着,千年,依然不改当初的承诺。大酉山不言,小酉山无语。二酉山张着嘴巴,讲的全是“学富五车,书通二酉“的传说。一洞一天空,一洞一世界。神仙走神了,在绝壁上经年不断,洒下令尘
  • 竖琴
  • 琴柱拴住悬崖,万千银亮琴弦绷紧。一落三千尺,天地间一架瀑布的竖琴。风雨不舍,年年月月轻拨曼弹。像一白发苍颜老者旁若无人般自娱自乐,集唐代的排律、宋代的曲谱、明清的徽班、当代的摇滚。近闻高亢激越,远听浅唱低吟。似有所呼唤,似有所等待。循声欣然而来,掬饮三捧清喉。赤足戏水,水亦清清。一个放牛娃曾仰望悬崖,以许诺祭天。投鞭何曾断流,最后踏铁蹄远去……
  • 菊花盛开(外三章)
  • 一颗颗不屈之魂,我听见了挣扎的骨响,我听见了血液拍击心壁的雷鸣。就如愤怒时的拳头,一次次松开又一次次攥紧。飞溅的色彩,飞溅的光芒。寒冷不敢近身,软弱不敢近身。这是些不灭的灯盏,照亮匆忙行走的时光,照亮着那些倾慕的眼睛。我想:也该有另一种花,四季开在顽强者的心灵。
  • 自行车
  • 它太老了。如同年迈的父亲。自行车被搁置在一个角落。沉默寡言的父亲坐在它的身旁,用眼光抚摸它。岁月已经使它锈迹斑斑,它再不能承受生命之重。父亲和它同样想
  • 陈德根的高原之恋
  • 2008年才踏入散文诗坛的布依族青年诗人陈德根,在他的《高原回声》后记里写道:“我总是无从摆脱高原、村庄给予的记忆,我总是沉浸在高原的神秘、辽阔的气息里无法自拔。我无法阻止自己停止向宿命里的那座村庄低语。因为那是高原的回声“,这段话帮助我们理解他的散文诗的源头、地域特色,以及一个从云贵高原走进江南城市打工的诗人所特有的情怀。一头连接着灯红酒绿的现代化城市,一头连接着“稻香
  • 城市牧歌(外一章)
  • 思乡的病已入膏肓。一个人捡回几声鸟鸣,在虚幻中勾勒一片森林或一枚树叶的翠绿。扯几声呼噜作隔壁迪厅里摇滚乐的协奏。只有尾音意犹未尽,缓缓地朝回家的方向倾覆。一只颤巍巍的手,在颤巍巍的黑夜里点亮一盏颤巍巍的桐油灯。那个人宽阔的额头上金黄的麦子纷纷倒伏。更夫扔下梆子拂袖而去。离家出走的人技一身薄霜。竹笛
  • 女皇柯丽亚
  • 柯丽亚是一个想象中的国家的女皇,这个国家,也许在亚尔登森林的旁边,也许在亚伐龙岛上。在她的皇宫里无数闺房中的一间里——丝织的帷幔上装饰着蔓生的玫瑰,园子里的鸟儿从窗口飞进来和那些被浮在金丝笼中的鸟儿吵嘴——她的宫女有的在下跳棋,有的在打开了百宝箱赏玩翡翠的项链。柯丽亚皇后对她们说:“这是真的,那个青年学生是自愿饿死的,去年,在我的国家的京城里。但是,你们还没有知道全部情
  • 惊悚与愚笨结合
  • “让惊悚之物与愚笨之物结合“,这是波德莱尔在一封信中提到的一个观点,也是他散文诗写作常用的一种技巧。他以此制造不安,引起人们心灵的惊栗,从而于丑陋中唤醒“一种新的魔力“。在这篇作品中,所谓“惊悚之物“,就是那“巨大的怪物“,“它用有力的、带弹性的肌肉把人紧紧地搂压着,用它两只巨大的前爪勾住背负者的胸膛,并把异乎寻常的大脑袋压在人的额头上“。这精确的描写,不能不使人恐怖。何谓“愚笨之物“,不是一个人,而是“许多人“,他们不知
  • 每个人的怪兽
  • 头上是空阔而灰蒙蒙的天空,脚下是尘土飞扬的大漠,没有道路,没有草坪,没有一株蒺藜,也没有一棵荨麻。我碰到好多人,驼着背向前行走。他们每个人的背上都背着个巨大的怪物,其重量犹如一袋面粉,一袋煤或是罗马步兵的行装。可是,这怪物并不是一件僵死的重物,相反,它用有力的、带弹性的肌肉把人紧紧地搂压着,用它两只巨大的前爪勾住
  • 中国散文诗继承与发展
  • 我们都知道,中国现代散文诗的启蒙和发生,主要是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蓬勃发展而逐步形成的,五四运动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中国新文学的运动,在这场运动之中及后来近一百年历史之中,中国文字及叙述方式遭到了全面转型,中国文化对泱泱华夏的五千年文明进行了彻底地割裂。从此,中国文学基本上全面抛弃了华夏文明的深厚积淀,全面转向了对基本上没有什么文明积累的西方文化的奴化性和跟随性学习,就是这短短的不足一百年的历史,中国文学彻底完成了对
  • 新世纪散文诗继承与发展
  • 我曾在《散文诗》2006年4月上半月刊上这样写到:“什么叫做散文诗?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是,我有着一种与别人不同的看法,我不敢认同的是散文诗是从外国传进来的说法,说什么法国的波德莱尔,说什么黎巴嫩的纪伯伦,说什么印度的泰戈尔等等,我始终相信古代的词牌就是散文诗的祖先。“时隔很久了,今天我依然是坚持这个说法。出现“散文诗“的概念,我承认是从法国的波德莱尔开始,但是,散文诗的结构和
  • 清正廉明 诗意人生 “森华杯”党风廉政建设全国诗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为加强廉政文化建设,繁荣文学艺术创作,中共益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益阳市委宣传部特别企划,由散文诗杂志社、湖南森华木业有限公司联合主办“森华杯“党风廉政建设全国诗文大奖赛。奖项:金奖3名,奖金各5000元;银奖6名,奖金各3000元;铜奖9名,奖金各1000元。提名奖30名,颁发证书和奖品。所有参赛作品将通过初评、复评,最终由全国著名诗人、散文家、
  • 《端午的琴弦》
  • 《散文诗:上半月》封面

    主办单位:益阳市文联

    主  编:冯明德

    地  址:湖南益阳市体育场东侧

    邮政编码:413000

    电  话:(0737)4319852,420778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7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199/i

    邮发代号:42-116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