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门后的风景
  • 在南国的这座城市,门后藏着风景。这年五月,我失业了。整整一个月,为寻求一份栖身的工作,我奔走在这座城市的大小街巷。每天,怀着希望出发。归来时,带回满身疲倦和失意。屡战屡败的锐气和坚强,终于在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中,消磨殆尽。
  • 视野
  • 毒胶囊危机将民众逼入"风险高地"央视4月15日曝光有企业用皮革废料熬制的工业明胶代替食用明胶来制造药用胶囊,所制胶囊查出重金属铬含量超标。
  • 热词
  • 孔融让梨我不让一道以“孔融让梨”为素材的小学一年级语文阅读题,问“如果你是孔融,你会怎么做?”学生回答“我不会让梨”,被老师打了一个大大的叉,并扣分。
  • 签名
  • 1.你很重要,因为你就是你能拥有的全部。你存在,整个世界才存在。你看得到阳光,整个世界才看得到阳光。你失去平衡,世界就失去平衡。你消失,世界就消失。所以,你很重要,你就是你能拥有的全部……2.人们常常会欺骗你,是为了让你明白.
  • 期刊新作
  • 《人民文学》2012年第5期邓一光《你可以让百合生长》、海飞《捕风者》、杨少衡《隐隐作痛》和孙频《菩提阱》四个中篇小说意蕴隽永。邹静之话剧《花事如期》成为现当代男女对话的寓言。于坚非虚构作品《印度记》引人入胜。
  • 微博
  • @肖国元: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掀起了"怎么看待中国教师工资全球最低"的话题。其实,就国内比较,教师的实际收入肯定远远高过社会平均水平。当然,与国外同行比,尤其是与发达国家比,水平是低的。
  • 数字
  • 5亿截至4月15日22点30分,3D版《泰坦尼克号》票房突破5亿元,成为首部首周票房突破5亿元的大片,打破了《变形金刚3》首周4亿元的纪录。如果算上10多年前上映的2D版《泰坦尼克号》,双版本累计观影人次2900万,已超过《阿凡达》保持的纪录。
  • 工漂族:我们一直在路上——感受漂泊的心
  • 在一个又一个城市漂流,打过多份工,干过多种活,长的几个月,短的一个星期……"工漂族"?这是一个新概念吗?在新鲜事物层出不尽的时代,又有什么不可能呢?一次次整理行囊,一次次出发。"工漂族"的脑海里装满了故事,有的人越走路越宽阔,心胸越坦荡,更多的人则是不断地寻求落脚之所,把沧桑与无奈、苦涩和辛酸藏在心里。
  • 两个老乡的浪子生涯
  • 最"风光"的日子1997年秋季,许友正值18岁,高中毕业,一无所长,家境贫寒,继承父辈的职业,在安徽铜陵老家仍然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下去,就是打死他们这一代人也不愿意。他怀着一去永不回头的理想,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 评论:“工漂族”宜以技术立身立业
  • 技术是外来工立身之本新生代打工者当中形成数量庞大的"工漂族",影响的不仅是个人的发展,对于企业的产业转型升级,对于一个国家的技术积累,都可能有消极影响。
  • 秦锦屏:因为向往大海,乡思酿成醇酒
  • “遍地乡愁与我相亲”她姓秦,生长于三秦大地。秦锦屏,70后作家。定居南粤十余载,乡思絷怀,作品一派“秦韵秦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流动人口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徘徊在“母体”文化和异域文化之间,有时会迷失自我,又不断地寻找自我。
  • 离别(外一首)
  • 几滴细雨悄然无声 土地的往事仍在板结 撑开一把伞的情怀 我看见两片薄薄叶子 随着风在嗫嚅
  • 一个人旅行
  • 一个人旅行 行囊空空,步履沉沉 内装着这海的深蓝
  • 李世萍的二十九岁
  • 李世萍最近愈发觉得憋得难受。工作,感情,似乎没一件觉得顺心的事情,三个月她换了三份工作,一份不如一份,先是在皮包公司当业务员,接着是去培训学校教小孩子ABC,紧接着又做起了时代超市的收银员。
  • 是谁“出卖”我们的私人信息?
  • 有一天,在广州白云区一间电子加工厂打工的梁超正在玩手机游戏时,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甜美的女声,自称是深圳国际联勤公司员工,打电话是为了告诉梁超:你的手机号码在幸运抽奖中获得大奖,获赠一部价值2900多元的3G智能手机;赠送10张100元的中国移动充值卡,价值1000元;一切免费,梁超不用履行任何义务.
  • 找对“组织”,读懂“金钱的语言”
  • 美国曾经有一项长期的研究,每百人工作一辈子到达退休年龄时,仅有1人成为巨富,4人成为有钱人,5人退休后要再度工作才能维持生计、12人宣布破产、29人已经死亡、49人得靠社会福利津贴过活,换句话说,100人当中只有5人不用为钱烦恼。
  • 别做“怀才不遇”的悲剧人物
  • 这是三个85后的求职故事。他们一个是博士毕业;一个是大学毕业;一个是高中毕业。当中两个失败,一个成功。博士毕业已半年,一直找不到好工作,只是坐在家中发呆、上网。博士只想当高级职员,其它工作总是不屑去做。
  • 文学——归去来兮
  • 夜是一张巨大的黑色抹布,覆盖在杯盘狼藉的大地上,像是准备再一次的宴席。暗影里突兀的高层建筑仿若瘦弱躯体上一根根凸显的肋骨。黑色抹布像一个技艺精湛的魔术师,把走廊上各种大小不一的足迹抹得一干二净。
  • 影子
  • 我知道我的背后站着一个人。每时每刻,我在想什么,做什么,他都了如指掌。这一点,从记事那天起我就感觉到了。印象中他总是戳着我的脊梁骨反复念叨,小算计,你真是个小算计!对于他的这一评价我并不生气,会算计就是脑瓜好使,脑瓜好使有什么不好。
  • 小费
  • 太阳热辣辣地扎着眼。我拖着个沉重的密码箱,穿行在一片密密麻麻的出租屋群落里。刚从老家赶完汽车赶火车地赶到东莞这个鬼地方,原以为只要一找到表哥.
  • 拟乡记(组诗)
  • 拟乡记 又下雨了,泥泞中,我的语言弓着腰 想象着故乡,想象着某个早上,母亲温暖的笑容 雨水绕过异乡的乡愁,拒庄稼种在我的血液里
  • 我所经过的春天(组诗)
  • 苦楝树 青青的苦楝树 遥远在故乡的春天里 记忆中的父亲 扛着犁耙走向田野
  • 秋天的孤独
  • 一秋天了,风吹叶落,叶落催风——我们最好选一首诗或是诗中的某段来读,但最好是里尔克的诗句:"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
  • 下落不明的生活
  • 小时候,因为家里我是唯一的女孩,母亲常常给我去算命,卜我将来有几两命,长大了命相好不好。我出生在正月的大年初四,生产队热火朝天的年代,和饥饿擦肩而过。乡下人老说,正月男,二月女。我的出生得到了父亲的高度重视。
  • 永远的二胡
  • 远山如黛,黑漆漆的村夜,一星昏黄的灯盏,闪烁摇曳在苍茫的乡野。一缕悠扬沉郁的琴音,如风中低吟的往事,萦绕在寂静的村庄上空,隐隐约约,如梦如幻。男人老了,儿女各自纷飞。
  • 南方的村落
  • 这是南方极为常见的一个村落。村子恬静、古朴、优雅,如一副古色古香的画卷。1999年的时候,我在小镇一家洁具厂上班,在一个叫兴围的村子居住下来。不曾想到,我在这个村庄,一住便是十年。
  • 请君慢慢行
  • 慢点儿开车,注意安全。男人拿着车钥匙,准备开门出去时,女人跟过来,叮嘱了男人一句。女人每日对男人重复着这句话,像慈母不厌其烦地叮咛不懂事的孩童一般。这话你说了不下十万次了,男人不耐烦地说。
  • 天使的笑容
  • 你目光空洞,满脸写着疲惫,一只手紧紧抓着吊环,坚硬,冰凉,就像紧紧抓着的人生,但仍忍不住地摇晃。车窗玻璃里映衬出的是一堆模糊的影子,你们肌肤相接,几乎呈拥抱姿势,但你们却隔着遥不可及的距离,一脸自我,防备,还有冷漠。
  • 老家的新年
  • 小时候,感觉家乡腊月里很冷,但又很热!过了腊八,村里人就开始忙碌了,杀猪宰羊,赶集买布料做新衣,买精白面包饺子,再买上接财神的鞭炮,准备过年。听,蜿蜒的乡村路上,传来阵阵马蹄声。马儿欢鸣,车老板的鞭子甩得清脆响亮,像是给人们的欢声笑语伴奏。
  • 文字外的生活
  • 我一直以为自己的一生在纸上,似乎整个人活在文字里,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一个人在自我的世界里习惯了隐居,反而不喜欢太阳的光亮。薄薄的一张纸,把世界切割成两个空间,我的躯体活在文字外,思想在文字里呼吸。
  • 夜雨清韵
  • 夜寂得可爱,突然几行电光,依然寂静,不一会儿雨哗哗而落,打湿月光,但依然见月。这是难见的晴天雨,不一会儿月终于被雨云浸没,好一片静寂及暗淡,只要灯光到处,便见点滴银光下流,直铺湿地。即使下雨,依然是静夜,现在有了雨的清新气息,更显和谐温馨。
  • 知足是最难得的淡定
  • 人的本性中有贪婪的一面,一说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真是形象不过。莫说吞象,蛇吞个青蛙就噎得半死了,我小时候在外婆家的后山上见过那场面,青蛙在蛇的"七寸"处堵得鼓鼓囊囊,那种时刻,青蛙和蛇都分外恐怖凄惨。
  • 微小说
  • @2月30号的风:乡间小路上,走来一肩背粪篓、腋下夹着粪耙子的白发老翁。调查员小王迎上去,问起事先准备好的话题:大爷,如果您突然有了好多钱,最想办的事儿是什么?
  • 别开生面赋桃花
  • 初秋的普洱仍旧如江南的三月,山坡碧绿,涧水长流,随处可见蜂扑花蕊,螟蛾飞舞。周日闲来无事,便邀友郊游。众人也是初次集会,兴致高昂,一路上步履轻盈,谈笑风生,不觉间来到半山腰,在蜿蜒的山路旁,盛开着许多不知名的小花,有红色的、紫色的、白色的……
  • 跨越生死的骑行
  • 《转山》去年11月便上映了,在这商业大片、微电影盛行的时代,这算是老片了。《转山》可以用一句简单的话概括:一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行走滇藏线的故事。"这是未来五年可以跟姑娘吹牛的事。"这是制片陶昆在接受采访时对拍摄过程的描述。
  • 打工文学的“漂移地图”
  • 异乡生存之痛,打拼收获之乐,可能是打工文学非常神圣的母题。每个打工者,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打工者的生活都离不开城市的记忆,因此,打工文学给予了一座座珠三角城市最刻骨铭心的视角、最触痛人心的现场感,进而形成了底层写作的"漂移地图"。
  • “东莞特色”留下浓彩
  • 如果说深圳是打工文学"漂移地图"的第一个绘制者,那么东莞就是打工文学"漂移地图"的润色者;如果说深圳是打工文学的策源地,那么东莞则在相当程度上成为了打工文学作者的聚集地。
  • 打工文学的“钱学森之问”
  • 异乡人打造的打工"文学地图",从一隅之地的绘制到辐射全省、全国,聚集了全省文化界精英的粤省政治文化中心广州,起到了无可代替的作用。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打工文学仍然无法进入文学主流,无法引起评论界的重视.
  • “下一站”漂到哪里?
  • 20多年来,人们对"打工文学"如何界定一直存在着分歧和争议,但使打工文学"漂移地图"真正"漂"进广大外来工心坎里的"主角"却没有争议,那就是佛山和江门。
  • “版图”该如何重定坐标?
  • 任何有影响的文学景观,都会形成独特的"文化版图",打工文学概莫能外。广东打工文学,部分地改变了中国文学的"版图"。打工文学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特殊文本,具有区域性和身份性特征.
  • 亲青家园:为青年参与公益创造机会
  • 为了发挥共青团组织的枢纽作用,为社会组织的发展提供广阔舞台,使其更好的"参与社会建设、承接政府职能转移、实现组织的社会价值".
  • 空旷的工厂,年轻的身影与表情
  • 这里呈现的是深圳富士康工厂厂区的场景,这里活跃着工人年轻的身影与表情。《华尔街日报》曾把深圳富士康喻为"紫禁城",以形容它给人的神秘印象。但自从员工连环跳事件发生以后,富士康便敞开大门,让媒体了解其内部的环境。
  • 读者来信
  • 问:我是在广东打工的一名普通工人,日常工作之余非常爱好写作,在去年下半年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招募第一批会员的时候没有采得及加入。请问,现在是否还有机会申请加入,获得一个与诸多文友共同交流探讨的机会?
  • 协会动态
  • 5月5日,"亲青汇·文学梦"2012年首期全省新生代产业工人作家培训班举行了结业典礼,著名作家鲍十等为首批学员颁发了结业证书。培训班自开班以来受到《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南方日报》、广东电视台等主流媒体的关注报道。
  • 合水:百里湖山仙入境
  • 闻名遐迩的合水镇位于兴宁市中北部,东连石马,西接叶塘,南与龙田相邻,北靠黄陂、大坪,东北与梅县西部交界,现辖18个村、2个社区和1个合水国营农场、4个农场管理区,总面积101.98平方公里。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风光秀美,风采依旧。
  • 幸福广东 美丽兴宁·合水镇
  • 合水水库库区以其碧波荡漾,水岛星罗棋布,湖光山色,如诗如画,绚丽多彩的独特魅力。“堤锁江流、百里湖山仙入境,树环宝塔、四季佳果桔占先”之称而列入了《中国名胜风光大辞典》,是粤东著名的旅游胜地。
  • [卷首]
    门后的风景(李江波)
    [资讯]
    视野
    热词
    签名
    期刊新作
    微博
    数字
    [特别报道]
    工漂族:我们一直在路上——感受漂泊的心

    两个老乡的浪子生涯
    评论:“工漂族”宜以技术立身立业
    秦锦屏:因为向往大海,乡思酿成醇酒(赖剑华)
    [生活]
    离别(外一首)(聂时珍)
    一个人旅行
    李世萍的二十九岁(嘉颖)
    是谁“出卖”我们的私人信息?(纹理)
    找对“组织”,读懂“金钱的语言”(张凡)
    别做“怀才不遇”的悲剧人物(洪流)

    文学——归去来兮(周齐林)
    [文学]
    影子(云亮)

    小费(鲁橹)
    拟乡记(组诗)(柴画)
    我所经过的春天(组诗)(谢寿国)
    秋天的孤独(李天斌)
    下落不明的生活(欧采)
    永远的二胡(谢耀西)
    南方的村落(郁小尘)
    请君慢慢行(胡玲)
    天使的笑容(邝美艳)
    老家的新年(赵长发)
    文字外的生活(何凌云)
    夜雨清韵(黄春龙)
    知足是最难得的淡定(周小娅)
    微小说
    [文学]
    别开生面赋桃花(陈平安)

    跨越生死的骑行(苏依)
    [专题]
    打工文学的“漂移地图”(吴浩 闻崇 孺子牛)

    “东莞特色”留下浓彩
    打工文学的“钱学森之问”
    “下一站”漂到哪里?
    “版图”该如何重定坐标?
    [粤志愿·粤幸福]
    亲青家园:为青年参与公益创造机会
    [视界]
    空旷的工厂,年轻的身影与表情(谭庆驹[摄影] 曹艳锋)

    读者来信
    协会动态(杨恺 王琼珊)
    [视界]
    合水:百里湖山仙入境(高胜交)

    幸福广东 美丽兴宁·合水镇
    《黄金时代》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