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在东莞的天空里飞
  • 又是一个明朗的日子。 踏着晨曦,我漫步在宽阔的东莞大道,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一排排茂盛的绿化树、芬芳的花草向我展开了,城市蓬勃的生机。张开双手,迎着徐徐吹来的风,心旷神怡之下顿时就有想飞的感觉。
  • 视野
  • 神九与天宫完美实现手控交会对接 6月16日下午18时57分,神舟九号飞船准确进入预定轨道,发射取得圆满成功16月24日12时55分,天宫与神九成功完成手控交会对接,比自动对接更精准,省时3分钟。这意味着中国具备了建设空间站的基本能力。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发言人武平在6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载人航天工程从神一到神十总经费为390亿元人民币。
  • 热词
  • 【千爹币】 干爹币(GDB)现身网络,又现恶搞人民币行为!这次的主角是被网友称为“坑于爹”的炫富女模杨紫璐,而重庆某楼盘也“躺着中枪”。在网友炮制的一幅楼盘“广告”上显示,该楼盘首付为1.6璐干爹币,“广告”的主体是与第五套百元人民币相似的正反面“票样”,而头像和背景却被ps成了杨紫璐和楼盘效果图。
  • 签名
  • 1、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三毛
  • 期刊新作
  • 《人民文学》2012年第6期 本期推荐3篇小说:王蒙《山中有历日》有亲人一样的语调,一对父女的生存故事令人悲喜莫名,不由得令人含泪微笑又不必凝眉苦索。蔡东的《往生》体贴沧桑人生,读来为之动祥。
  • 微博
  • 俞敏洪:我的格言是“男人忘掉自己的外表就是成长的开始”:意大利一个匹奥比克小镇自称“丑人之都”,它是丑人俱乐部所在地。俱乐部箴言是“人的价值在内在,而不在外表(Apersonis what he is and not wha the looks like)”,其徽章书写“丑陋足美德,美丽是束缚(Uglinessisavirtue,beautyisslavery)”。
  • 数字
  • 广东省统计局6月14日发布的2011年广东职工平均工资调查显示,2011年广东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45152元,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6.3%;
  • 作家新书
  • 《娘》彭学明/著知识产权出版社 作品真实反映了上个世纪一个湘两女人的艰辛生活和一个儿子的真切情感。一个湘西女人坚韧博火的品质,一个儿子痛彻心扉的追悔,一幅湘西多彩美丽的画卷,都扑面而来,直抵人心,充满了精神的张力和艺术的震撼。
  • 富士康加薪效应:动了谁的奶酪?
  • 据媒体报道,到2013年8月,富士康内地员工的工资将在现有基础上再翻一倍,每月达到4400元。 2010年以来,富士康已经连续3次调高员工基本工资水平。联想到用工荒蔓延全国,之前富士康又推出100万台机器人战略,以大幅减少雇佣工人的数量,由此我们可知,日后富士康招聘的多为高技能工人,月薪4400元并非高薪。那么,富士康的加薪对用工单位是否会带来示范效应?这对打工者意味着什么?
  • 陈红昀:赚钱不是人生的全部
  • 核示提示: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他从深圳一家港资厂的技术工做起,渐渐升至车间主管,收入也水涨船高。由此他琢磨出了一个道理:只要自强不息,就会有理想的收获。果然,这个从湖南茶陵小县走出来的小伙子,在深圳打工4年,就回老家建起了小洋楼。
  • 阿斐:因为本能,所以写诗
  • 阿斐,著名诗人,原名李辉斐,1980年生于江西都昌铸山村。1997年开始诗歌创作,1999年第一次发表诗歌,2000年在《下半身》发表作品,为“下半身”诗群最年轻的成员。诗作散见于《中国新诗年鉴》等选本以及《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作品》、《天涯》等刊物,著有电子诗集《以垃圾的名义》,个人创作历程及访谈被收入《杂发生色.80后人群的经典影像》,于2006年举办首次个人专场朗诵会,曾受邀参加“珠江(国际)诗歌艺术节”等活动,有“80后诗歌第一人”之称。现居广州,供职于南方都市报。
  • 哑孩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楼下的街道边多了一个修鞋摊子,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腰里系着一条脏兮兮的围巾,守着一台油腻腻的修鞋机,望着每一个从修鞋摊前走过的行人憨憨地笑着,好像每一个从街上走过的路人,都是他的客户似的。男人身边还坐着一个妇女,修鞋摊上生意忙时,就给男人打打下手,帮静庀,生意清淡时,就自己吆喝着接点擦皮鞋的生意。有时从修鞋摊前经过,听见他们用难听的乡下方言拉家常,便猜测这应该是一对到城里谋生的乡下夫妻。
  •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 一切都是从那个该死的电话开始的,跟老天安排好似的。下午五点半,我正坐在办公室看稿子,手机响了。是师大文化学院的胡院长打来的,问周末有没有时间,方便的话他做东,请我吃饭。我机械地“嗯”着,说不上来的烦。自从到了这个出版社工作以后我就常常莫名其妙地烦躁。我每天的工作是校对,说得直白些就是挑错别字,改病句,跟一些找上门来想要自费出版书的作者沟通,忽悠他们在我们社出书或者规劝他们千万不要自费出书。总之书稿是一部接一部地看,嘴皮子是一一天接一天地磨,看得我两眼直冒金星外加起了一嘴的泡,然后日子就一天天摇摇晃晃地过去了。
  • 防骗秘籍:不听不信,不转账不汇款
  • 如果你在北京碰到一个人,他说自己的关系能上通中央领导人、下连基层派出所;他能办的事大到升官发财、小到嫖娼被抓,无所不能、无所不通,你可千万别以为碰上了福星,因为他极可能是骗子;如果你在上海碰到一个人,他以有钱人的面目出现,西装革履、不是什么国际公司中国代表处的首席代表,就是什么外企的高级职员,上海普通话里还夹带几句洋文,你可千万别以为碰上了牛人,因为他极可能是骗子。
  • 好习惯让你一辈子不愁钱
  • 你并不是个好吃懒做的人,每天拼命工作,努力赚钱,但是口袋里的薪水总是被各种支出、通货膨胀啃蚀的所剩无几。你不想坐吃山空,平时忙得焦头烂额,可是到头来,银行存款的数字不增反减。
  • 从容自信"推销"自己
  • 拿着面试通知,搭公交车到了大概站点下车,谁知距离那家企业还有好几个路口。因担心迟到给对方留下坏印象,我开始狂奔,数着号码前进,引来路人侧目。我来到一栋大楼前,脸红气喘,对着明亮如镜的玻璃,整理仪容,酷热的天气,使我的汗水滴个不停,出门时又忘记带纸巾,我看四下无人,撩起衣服略为擦拭。抬起头来,一位和蔼的长者,对着我微笑,叫我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 替身
  • 老徐说,这两天他已经死了两次,下午准备再死一次。但那天下午他没有去死,而是在我家喝得酩酊大醉。他举起两个手指,说这是两棵树。我只能说是的,好大的两棵树。他接着说要砍树,我看他站起来,直奔厨房寻找菜刀,大惊失色,一把抱住他,连哄带骗让他在沙发上躺下,但没多久,他又站起来,说要去找铁莲,我说铁莲不在;他便要去找苗导要工资。于是整个下午,我们都在铁莲和苗导之间纠缠不清,一直到他睡了,在沙发上打着很响的呼噜。
  • 突然之间
  • 翠莲从餐厅正中位置跌跌撞撞地朝外走,一路上踩着了三个工友的脚跟,撞歪了五个工友的膀子。这个夜晚仿佛集纳了世界上所有的脚跟和膀子,并将其设为路障挡在前面。她坚持着勇往直前,把目光贴紧自己的内心。沿途所见的白眼和斥责让她毫无知觉。她分明像个在厂里混久的老油条,突围而去的姿势席卷着凌厉的肆无忌惮的气魄。台上明灭的灯光像一块斑斓的油布,一忽儿把她行进的剪影遮掩,一忽儿又将其明明白白地凸显出来。
  • 西桥,西桥
  •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季二。 季二是一个打工仔,就在风流底第四工业区一间来料加工厂里上班,很普通的工种,干起来很累人的那种活儿。不过季二并无怨言。季二仅初中毕业,而且左腿微瘸,能进这个厂子打工,季二觉得老天爷对他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他也一直干得兢兢业业,诚惶诚恐,生怕自己干得不好,给工厂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 蓝紫的诗
  • 细小的事物 我不比它们更加宁静 蝼蚁、芝麻、尘埃 作为大地的同居者 我也不比它们更匿得幸福
  • 苏老师和她的爱犬(外一篇)
  • 苏老师是作家,养狗。她像热爱文字一样爱着她的狗狗。 狗狗有一对儿,男的叫霍利,女的叫辣妹。辣妹在十三岁时眼神忧伤,皮毛颓唐,她不再穿着漂亮的外套,在草地上吸引绅士狗的目光。生了病的辣妹,在弥留之际,一直咳嗽喘息,不住嘴地哼唱,双手一直锲而不舍地刨抓着书房门,她以为,她的老朋友、恋人、爱人、——霍利,会像往常一样伴着午后的阳光,陪主人在书房读书学习。
  • 仲春琐记
  • 事情一走极端便容易落到反面,现成的例子就有乐极生悲、否极泰来这类词语。在古希腊的许多神话中这个现象也十分普遍,明明是一个神的扮演者,可是因为神的角色扮演得太好了,结果却出乎意料地变成了魔。再比如女人不能长得太美,太美了就让人联想起女妖精,判断鬼蝴蝶的依据不在于它有多丑而在于它的双翅花纹繁复艳丽,是否容易迷惑人的双目。相类似的还有呆头呆脑的人却拥有着大智慧,总之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 团聚
  • 一直以来,妈妈都希望妹妹妹夫能搬来与我们同住,她很羡慕堂姐的前夫一家十四口人在一套三居室的房子里共同租住。这份羡慕,在去年好不容易和外孙团聚后有增无减,巴不得天天看到女儿女婿和外孙。在我和爸妈九年的租房生涯中,合租者换了一批又一批,矛盾时有发生,简直是心力交瘁,又无可奈何。我们都不想与人合租,但考虑到经济问题,又不得不挤在同一个空间里呼吸。每当不顺心时,妈妈就说妹妹他们搬过来就好了,既可以省钱,又可以互相照顾,也不用和外人发生摩擦。
  • 山之情怀
  • 不知缘何,我对广州白云山有种特殊的感情。客居羊城十几年,陪客携家结友上山很多回,似乎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与收获。今年老父从粤东来穗探子,我竟又要带他去登高。严父阔嘴一咧:“去年与你妈来,不是刚去过吗?”“常去常新……”我猛然醒悟,赶紧自我解嘲。细忖也是,花甲之年的老人,从山区来再去爬那山,多无聊嘛!
  • 初识江南
  • “帘外轻阴人未起,卖花声里梦江南”,对江南的美丽印象是从学童时读到的几句诗开始的。偶然间见到“骏马秋风塞北,杏花春雨江南。”杏花与春雨,成了留在我记忆中烟雨迷蒙、草长莺飞的江南意象。“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我对江南的好印象,也在唐诗宋词的熏陶中逐渐累加。
  • 写意濠江(节选)
  • 这是一条富于诗情画意的江,伴随它的是绿水青山、鱼跃虫鸣、草长莺飞、城灯渔火。有山有水的地方总会平添几分灵秀之气,云南石林向来给人留下俊秀的印象,江南水乡则从不缺乏柔美情调。处于南中国的濠江因了它的潋滟波光,给两岸的自然山石增加了几分柔和之韵,自然山石又给濠江增添了几分阳刚之气。请想想,一条弯曲的河流,一端连接内陆淡水大江,一头衔接浩瀚大海,该是多少鱼儿虾们的栖息地;一边是连绵青山巨石,一边是良田干亩,该是多少鸟儿兽物的安身之所。难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们从来不缺少品尝海味和享用新鲜瓜果的机会。
  • 中国·微文学总部基地
  • 荷香满湖
  • 初到东莞桥头,友人约我去逛逛莲湖,便去了。斜倚湖边乍看莲湖,确实很美,但为了保护美丽的莲湖,一道栏杆婉言谢绝了我们亲近荷花仙子。莲湖岸边的松山脚下扎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寨子,人造的水池、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盆装的荷花,虽然花枝招展、玉树临风,但觉得这是些空中楼阁,荷花节一过便会移走。
  • 文学精神成就最出色CEO
  • 创业家天生是“论述框架”破坏者 从事金融、营销、服务这些行业的人,如想提升,必须读很多的财经、管理类书籍,年年岁岁,家里定会堆满这一类中外著作。如今回想起来,这么多年来用心地阅读了如此多的财经企管书籍,竟然有一种“投入与收获不成比例”之感。为什么这么说呢?
  • 悦读,感受久违的宁静与温暖
  • 爱书的朋友很羡慕在图书馆和书店工作的人,但上班时他们是不可能有时间看书的。然而就像酒精中毒的酒鬼,碰到一本好书非一饮而尽不可。于是有人只好发明了“车、床、厕”的“三线”阅读法,寻找时间缝隙埋首阅读。
  • 文学缺钙,晒晒就能补回来?
  • 居斯塔夫·福楼拜教导莫泊桑练笔写小说的方法,文学爱好者们早已耳熟能详。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堪称小说典范,代表一种极其严谨的语言,轮不着诗人打岔。写小说需要功力,然而福楼拜却认同纯粹的诗,认为诗比小说的追求更有深度,他甚至愿意用小说家、哲学家的头衔来交换两行拉马丁或者雨果的诗句,足以慰藉心灵,一句好诗,可以令人如沐春风。
  • “大爱广东 幸福童行”
  • 在广东,有许多的社会组织一直从事着与少年儿童健康成长密切相犬的公益事、忆始终坚持把关爱和服务少年儿童作为组织发展的核心使命。 5月31日下午,第62个“六一”国际儿童节到来之际,由团省委、省文明办、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省少工委等单位共同主办的广东省少年儿童关爱项目展示交流会暨第三期南方公益志愿大讲堂活动在广州举行。
  • 用音乐传递爱心的文化使者——记广东首位两赴塞舌尔志愿者谭晓睿
  • 2012年5月26日晚,我省2011年援塞舌尔志愿者潭晓睿圆满完成为期一年的志愿服务工作载誉归来。谭晓睿成为我省青年志愿者援外计划实施以来首位两度援塞舌尔的志愿者。
  • “拓荒、追梦与建设”写真——“农民工·我的兄弟姐妹”全国摄影大赛获奖作品选登
  • 这是一个庞大而特殊的群体。农民工,是拓荒者、是追梦人,更是建设者。
  • 文化名山与诗歌的约会——记第五届“中国东莞观音山诗歌节”盛况
  • 在这个急功近利、浮躁喧嚣的时代,还有谁会为诗歌倾注心血?诗歌似乎已失却曾有的荣光。其实,城市里空虚疲惫的心灵仍旧需要诗意的滋养,诗歌应该是任何时代的精神养料。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以超拔流俗的先见之明,打造了属于诗歌、诗人的节日,这座文化名山已经与诗歌结下不解之缘。
  • 青工作协东莞办事处正式成立
  • 在观音山诗歌节举行的当天下午,以观音山慈云阁一楼会议室,来自广州,佛山,深圳,东莞等兄弟城市的打工诗人,作家,评论家近五十人,参加了广东省青工作协东莞办事处授牌仪式,从打工作家成长起来的策划人黄吉文受聘为办事处主任。
  • 阿荣旗:大美美在浓缩的呼伦贝尔
  • 如果,你还没有去过呼伦贝尔,没有去过呼伦贝尔市的阿荣旗,那么,请允许我这样向你介绍: 阿荣旗是全国文明县城、国家卫生县城、全国重点产粮大县、革命老区、境内的库伦沟被评为“中国十大休闲胜地”……
  • 《黄金时代》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