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 我出生于粤西的一个小镇,从小就渴望走出大山,拥抱外面精彩的世界。那时起我就萌生了文学梦,并一直追梦到今日。蓦然回首,我在文学路上走过了十几个春秋,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参加工作,我从未离开过文字,从日记到作文,从文学创作到公文写作,忠于写作,笔耕不止。
  • 资讯:台湾国学教材登陆内地
  • 时代周报报道,5月19日,在北京召开的两岸高中中华传统文化教育交流研讨会上,中华书局对外宣布正在引进并修订台湾地区高中国学教材《中华文化基本教材》(引进后名为《中华文化基础教材》)。这本教材内容以儒家经典《四书》为主,最早将于6月底出版。与大陆相比,台湾的教育体系中,传统文化所占比例要高得多。所谓国学一‘直未被火陆主流教育系统所接纳,这一次人们似乎看到了国学正式进入教育体系的曙光。
  • 微博
  • @正和岛标准【冯仑:要像对孩子一样对待金钱】1.希望它安全,不要出状况;2.希望这个孩子上个好学校,将来能找个好工作、找个好人家,这叫增值,我们希望这个钱要有增值;3.我们对孩子的感情,希望他能自由地回来看你。也就是说旦遇到危险的时候,要有流动性,这个钱能跑掉。吁海青你是如何看待金钱?
  • 文化阳光,普照青工
  • 在文化建设成为国家战略、文化产业日趋繁荣的今天,每个人都应有机会接受文化的滋养,成为具备文明素养的现代中国人。我们谈到民族的复兴,终究是指文化的复兴,这会具体表现在每个国民的言谈举止上,一个人身上文化修养的养成,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 温世豪:不死,就是最大的成功
  • 十年前,天涯还只是个小小的论坛;十年前,马云在拼命推销他的阿里巴巴,几乎没人看好他;十年前,马化腾也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工程师……十年前,温世豪还在替网站撰稿,而橡树还只是童年记忆中农场里的橡树;十年后,橡树是全国摄影界影友得以倚靠的一颗大树。凭着一个互联网“农夫”的热情,温世豪从阳江的一个村庄种起,直至把橡树种到全国各个角落。十年,对于时光来说,只是弹指瞬间,对于互联网来说充满了风云变化。
  • 丁燕的打工写真:普工118
  • 最近,青工作协会员、作家丁燕的非虚构作品《工厂女孩》一经上市,。即刻引起广泛关注。“工厂女孩”一时成为读者热议的话题。5月28日,《工厂女孩》获得新浪中国好书榜4月总榜第一名。著名作家张欣辛在新浪微博写下这样的读后感:“东莞打工女比男工人数多,变化更剧烈,乡下人变工人对自我命运认知更复杂更主动。丁燕身体力行于底层;诗人语言和感受转化成一位女工的细腻并结构立体的展开……”《她们像是倔强的小草》、《东莞!东莞!》等书评都是网友们有感而发的心里话,他们中有的人父母是打工者,有的人曾是留守儿童,他们感觉书中篇章和自己的经历非常接近。
  • 全方位解析“打工前沿的歌者”
  • “打工文学”人物研究专著《打工前沿的歌者:罗德远其人其文》一书由学者大西南主编,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收入65位文学评论家、作家诗人、编辑记者的70篇评论文章,以或风趣或温暖或犀利的笔触,通过文学评论、人物访谈、诗歌散文等多种体裁,真情评述“打工前沿的歌者”罗德远,展现其作为“打工文学”领军人物之一、“打工诗歌”的倡导和推动者,独特的文学、寻梦人生。通过该书,可以全面了解一位乡村青年十八载的广州进城之路,以及引起文坛关注的民间诗报《打工诗人》的创办历程。
  • 马忠推出第6本评论专著《诗美探真》
  • 这是青工作协会员马忠的第6本个人评论专著。这是他对当下诗歌创作怀着深深的忧思和建构理想,在浩淼的诗歌海洋里,为50部诗歌、诗论集撰写的评论文章。评论对象涉及到来自海内外各阶层的诗人和诗人群,内容包括诗歌情感、表现形式、语言方式和审美意蕴等诸多方面。这些略带感l生包彩的文字折射出作者关于诗歌价值取向和审美情趣的理性思考。此前他先后出版的评论文集有《诗意的触摸》、《缪斯的守望与回归》、《文本与言说》、《站在低处说话》、《乱花迷眼》,其中《站在低处说话》获首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评论奖。
  • 刘付云诗歌、散文、小说作品集问世
  • 青工作协会员刘付云最近推出三本作品集《诗迷意悦》(诗歌)、《情洒神州》(散文随笔)、《爱情冰窟窿》(小说),分别由银河出版社、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南方人民出版社公开出版。
  • 用文字记住曾经的生活
  • 邝美艳,散文《沿途的声音》获首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散文奖。走过工人阶段,再回首去写这个群体,《沿途的声音》像一张地图,把邝美艳从故乡到东莞的十几年打工生活用粗犷的手法画了下来。
  • 大地上的素描
  • 母亲七十岁了 忙完手中的活计我就回去看看母亲母亲七十岁了她的头发七十岁了她的耳朵七十岁了她的眼睛七十岁了她的嗓子七十岁了她的牙齿七十岁了她的腰杆七十岁了手和脚七十岁了。
  • 白月光
  • 向明伟,1977年生于四川平昌,现居清远。初中肄业后南下打工,干过多种职业,现任某外企内刊主编。有小说和散文在《短篇小说》《读者》《黄金时代》《大公报》等报刊发表或获奖。
  • 深度温暖
  • 熟悉的人都知道庆林这人脾气不大好,但是很少有人真正怕他,虽然打也不~定打得过他,但总还可以跑,毕竟他赶不上。他是个跛子。所以,说到最后怕他最多的还是桃子。桃子是他女人。当庆林颠簸着身子背着破蛇皮袋回来时,桃子在大门口迎着他。这是春三月的黄昏,夕阳像一枚红透的浆果,摇摇欲坠地弥漫着如水的晚霞,天地间流淌的都是寂静而温暖的酒红色。庆林本来是一路气冲冲地走过来的,但看着落日的余晖映在女人略微浮肿的脸上,反射出温顺柔弱的光芒,庆林的气愤就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一瞬间庆林意识有些恍惚,好象自打他走后,桃子就一直站在那儿,扶着门框等着他回来。
  • 老房子
  • 终于可以衣锦还乡了,虽然有点阿Q精神,但不管怎样,至少可以改变一下自己。但我还是对于自己作出这样的决定,感觉自己有点荒唐。可是,要是不回来,胸前好像背个十字架,沉重而悲凉。
  • 何处是故乡
  • 火车呼啸着向北开去,有一种要飞的感觉。老张靠窗坐着,看窗外的风景,站台匆匆从窗外向后奔去,不…会儿的功夫,火车已经冲出了这片绵延起伏的楼群,向城市郊野冲去。此时,老张早从行李中拿出妻子在家里泡好的保温茶杯,拧开盖子,一股热气缓缓升起,老张习惯地伸长脖子,轻轻地吹开热气,深深地喝一口,让茶水在口里徘徊几秒后,再吞下肚去,那苦涩、甘清的茶味从舌头一直凉到心里,一霎间,刚才赶车的劳累和干渴一下子缓解了好多。这是老张多年以来外出的习惯,每次出差或者外出坐长途车,必定要带上一个保温杯,杯里是一杯在家泡好的清茶,~mJd,看这杯清茶,它既能解渴,又能提神,喝完了可以再冲,既经济又实用。
  • 难补的洞
  • 阿威早晨骑车上班,半路上,车子放了炮。阿威很着急也很无奈,他推车张望,前面正好有一修车摊,摊主是位老者,见来了生意边招呼阿威边手忙脚乱地像找着什么。阿威催促道:“大爷,您快点儿,我还要赶着上班呢。”老者答应着放倒车子,拿出家什开始撬带。撬出内胎,老者商量着说:“小伙子,胎上补丁太多了,不如换条新的吧?”阿威说:“时间太紧了,回头再说吧。”
  • 扫山工老侯
  • 老侯是一名扫山工,年近五旬。虽是一把年纪,但身手敏捷,可徒手攀岩,大家都赞他是一只不服老的猴子。老侯年轻时应征入伍,退伍后服从安排,分到某段铁路做扫山工,这一干便是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弹指一瞬间,当初一道分配到此的同志升的升,调的调,都有了不错的前途,唯独老侯原地踏步。老侯此人虽是身手如猴,但是为人却不怎么“猴精”,一贯憨厚实在,上不会阿谀谄媚,下不会欺言骗行。看着别人步步高升,老侯却毫无妒忌之心,他反倒心安理得,任劳任怨,每天都兢兢业业地把自己工作做得一丝不苟、井然有序。
  • 伍永恒的诗
  • 春风吹拂 春风吹拂 儿女们已出门远去了 母亲站在家口 凝神张望
  • 冷先桥的诗
  • 山歌 关山阻隔 漂泊的足迹伤痕累累 喝着南方低度的酒 哼几句故乡盛产的山歌 却已失去歌的原汁
  • 牧之的诗
  • 独语 我在窗前 云朵从天空缓缓地低下来 无所不能的那种 而此时 我心中痛苦的磨合期 仿佛相信 我的未来不是梦
  • 魏兰芳的诗
  • 打孔机 从上下至左右从中间到两边 我爱上了你为我量身定制的生活空间 在那些五花八门的文件中 我想将穿越玩得像你的眼神一般充满暧昧 用满肚子的纸屑把自个化妆成一个大花脸
  • 一个村庄的疼痛
  • 独自站在窗前望着窗外无边的夜色,脑海里呈现的却总是十年前的情景。十年前,十五岁的我正在远离家乡的一个小镇上读高一。我不知道十年后的今天当自己重新回到故乡独自面对这沉沉的黑夜时,为什么总是想起十五岁那年的自己,而不是其它。几日后,当我在集市上遇见一个旧友,彼此兴奋地聊起往事时,一个一闪而过的画面终于钥匙般解开了我心底的那个疑问。
  • 胭脂井记
  • 老家村前有一汪池塘。塘如满月,占地约半亩有余。虽非瑶池仙境,却有雅名:胭脂井。相传因古时有一富家小姐常来塘边梳妆而得名。塘而称井,是喻其小吧?池塘四周,有芦苇环抱。塘中水清至极,浅水处,可见小鱼悠游,虾儿爬行。河蚌翕张,螺蛳游移,皆清晰可辨。
  • 红莲池
  • 镇上有几个“名人”,小花的名字家喻户晓。她是个疯子,“小花”——这不是电影《小花》的小花,这个“小”在潮语里可是“疯”的意思,这是镇上公认疯得顶级彻底的人,她疯起来集中了整个镇的力量。
  • 水边的六月
  • 这是一个在水边的月份。五月开始,我就在水边,因为水田栽秧了,鸭不能再下田,我也不能再跟伙伴四处去疯。鸭在河里,上上下下,我在河边上,上上下下。那时我年纪不大,12岁、13岁,我几乎都守在水边,听水流响,看人影在村门口闪现,看路的那一头,谁会闪出来,然后轻快地走过我身边,看我一眼,说一句话。而那些日子,所有的人都很忙,没人在乎一个在水边看鸭子的少年。鸭子也不会理少年,它们在水面游弋、觅食、寻欢,自得其乐。
  • 祭外婆
  • 当家人不断张罗着要回老家扫墓,我才想起,又到了清明时节。此时,我必须依照父辈选定的日子,回去祭奠爷爷,还有爷爷的爷爷,以及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外婆,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爱我,却又从未享受到我半分孝敬的可怜老人。
  • 先做好人,再做好刀
  • 提起中国菜刀,阳江十八子可谓家喻户晓,亲自到十八子走访之后才发现,十八子的文化是融合在企业的整体氛围中,呈现在员工的生活和面貌上。阳江十八子把音乐文化、刀文化与人文结合在一起,在企业着力营造了一种家的精神。
  • 生活的态度
  • 我和妻子住在简陋的隔板屋里,隔壁相互之间一点小小的动静都能听见,面对流水线的作业我忍不住抱怨,妻子耐心的鼓励我:“用赋诗的心情打工,换种田的手挥毫.”我们都是平凡人,我们要在自己平凡的生活中,勇敢的挑战,努力的进取,在平凡中创造出不平凡。有时候,幸福不也如此吗!
  • 三眼桥
  • 听老辈讲,这老桥是过去通广州的必经之路,据说很有些历史了,它见证了穗盐路连接广州、佛山后两地的经济快速发展。老桥是老了,它立在穗盐路中间,与宽广的大马路比,它显得那么窄小、破旧,但是,它又是那么厚重和坚挺,它如一个退休的老人,在向你诉说着盐步的昨天,展望着盐步美好的明天。
  • 该上哪游泳去?
  • 假期,侄子来我处玩。我问他最喜欢什么,他说游泳。我说大沥这边哪有游泳的小河或渠道或水塘啥的,你以为跟家里呀。侄子傻愣了半天,不相信。在他脑子里,这些都应该有的呀。我进而说即便有,也不能下去的。侄子就更诧异了,问为什么,我说污染呗。不知他能否听瞳。
  • 美感
  • 人生需要美的光辉,哪怕活在底层也能找到美。黄麻埔毓林公园一对保洁员夫妇清扫着台阶,不时相望,心照不宣,而他们清扫时不紧不慢的动作何尝不具有美的特质?认真做好每一件事都会带来美的感受,其实老天对谁都是热爱的。
  • 春暖花开
  • 谷雨时节,当喜鹊还来不及说话一些花便在枝头绽开了满枝的火红,将乡村燃烧成花海河流醒来,蜜蜂醒来牛羊集体走向远处的旷野耕种将旧泥变成新泥种豆的得豆种瓜的得瓜。
  • 寿礼
  • 她七十大寿。在电话机旁守了一天,铃声始终没有响起。她叹了一口气:“每年的这一天,都记得给个电话。今年,唉!”有人敲门。她开门,儿子一家笑盈盈地站在她面前,孙子捧着一个生日大蛋糕。她乐得合不拢嘴,张罗着要做饭。“妈,来不及了。我们要连夜赶回去。明天还要上班。”
  • “廖导”的幸福指数
  • 大沥某公司部门经理廖江,长期从事技术指导,被尊称为“廖导”。虽身为部门经理,却常主动出击,享受工作乐趣:培训员工、改造生产流程和上线调试、操作车间数控设备、到一线上夜班……勇于承担,多付出,不计较,力所能及解决工作中的困难,廖江很有成就感,其乐融融!
  • 公交车上
  •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穿着斯文的男孩道歉。挎包女孩侧脸瞪他一眼,动动被踩痛了的脚,有点不高兴。转弯,公共汽车又一次晃动。斯文男孩的脚又用力撬一下女孩的脚。“你有完没完?”女孩一跺脚,对男孩发怒了。众人目光齐刷刷的投向斯文男孩。
  • 带刀的也让座了
  • 前天,我拿着西瓜刀搭公交。坐在车上才发现,好几个乘客小心地瞧我一眼就走得远远的,我这才意识到应该把刀子包起来。不久,上来一个孕妇,我马上站起来让座。这时,我听到后边有人小声说:“真想不到,连带刀的也让座了!”
  • 老外的建议
  • 我乘公共汽车到一风景点去。半路上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司机按响了广播:“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请乘客们自觉把座位让给老人。”我正欲站起来,身边的老外抢先了。在扶老奶奶坐好后,老外向司机说:“我建议你把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改成尊老爱幼是全人类的传统美德!”
  • 车窗上的流星
  • 宝宝说妈妈你看车窗上的雨点像什么?像不像流星划过天边?
  • 写字的贡献
  • 书法家的字开始卖钱了,可收钱的不是他,是收藏他字的单位,朋友,学生,价钱涨如房价甚至卖到网上。卖得很火,书法家也很火。书法家一直有求必应,分文不取。书法家愤愤不平,老伴开导说,商品社会,就是如此。书法家说,老曹的红楼梦,养活多少代,我老李免费写一辈子,也算贡献了一点GDP。
  • 新上山下乡
  • 上山下乡,不堪回首。李校长搞新上山下乡,虽是旧瓶,装的却是新酒,意义不凡。童心农情之旅,山区农村体验,过穷日子受到教育,感同身受,立竿见影。
  • 酒干倘卖无
  • 一九八七年我刚跳出“农门”,第一次听到苏芮近乎呐喊的歌声。那时我不懂酒干就是洒瓶予,但听到“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叫句歌词,我泪流满面。
  • 温馨提示牌的启示
  • 词典中对爱的解释,就是对人或事物有很深的感情。爱事物,爱人类、爱惜所有生命,是爱的最高境界,即博爱。无处不在的桂城关爱行动,覆盖大街小巷,惠及所有生命,让我感受最深的还是竖立在雷岗公园那些小小的温馨提示牌。
  • 停车场的角落
  • 即使我搬进这个位于桂城东人称“豪宅”的小区,我仍然很怀念小时候住的那个小小的破旧的平房。甚至曾要求先生把他家的单车房加以改装,我们搬进去。被先生笑我不懂享受,我仍不以为意。我认为,家不用太大,一家人挤着住,才满足。以致于搬到这个小区时,看着那11120方的家,竟然有抵触情绪,觉得这个不应该叫“家”,只能说是晚上休息的地方。
  • 我的平凡父母
  • 哥哥来信说:“冬天里农活少了,妈一闲下来就想你。她现在正在给你织厚毛衣,等你回来了换上。”不知怎的,。想起我的父母,我就想落泪。
  • 幸福的滋味
  • 我在桂城郊区那片阴暗的住宅区里住了两年。那是我刚涉足社会,在工厂外的居民住宅区的出租屋里住下来。当我自考完成后,跳槽到广告公司里,那片阴暗的住宅区被铲平了,建起了商品楼。一直居住在住宅区巷头的那父子俩从此杏无音信。
  • 打工文学:彰显城市魅力的名片
  • 在广东不少城市,聚集了众多打工文学的群落,并形成了各自的风格和理念。正因有了这些星星之火,打工文学最终形成燎原之势,影响了文坛风尚的演变。
  • 《骆驼祥子》:打工青年的悲催奋斗史
  • 作为一个人民艺术家,老舍对故乡北京和市民阶层充满了难以割舍的感情,对于生活在底层的贫苦人民付出了深厚的同情。在祥子身上,老舍诉尽了旧社会农民进城打工的辛酸史。作为进城农民的典型,祥子的影子至今依然活跃在社会的某些方面,也由此体现了老舍作为一个文学大家的先党性和文学的生命力。
  • 工地印象
  • 公路、钱轨、摩天大楼、商场、大桥,都是城市的代名词,每天在上面行走和生活,已经习以为常。但是看着它们时,你是否会想到其他的,更远的一些东西?比如,它是怎么建成的?建成它需要多长时间?有多少工人在上面工作过?他们都是从哪来的?他们现在怎么样……
  • 乌龙茶之乡一“凤凰”
  • 凤凰山,这是一块神奇梦幻般的土地,她用那丰腴迷人的躯体和长年累月流淌着的乳汁抚育着世世代代的凤凰人,负载着他们从远古的蛮荒中静静生息繁衍,缓慢地熬过黑暗中苦难的岁月,向现代走来。
  • [卷首]
    脚踏实地,仰望星空(温永强[1,2])
    [资讯]
    资讯:台湾国学教材登陆内地
    微博

    文化阳光,普照青工(曹艳锋 陈婷)
    [创业·精英]
    温世豪:不死,就是最大的成功(涂燕娜)
    [协会LED]
    丁燕的打工写真:普工118(曾楚桥)
    全方位解析“打工前沿的歌者”
    马忠推出第6本评论专著《诗美探真》
    刘付云诗歌、散文、小说作品集问世
    [大奖直通车]
    用文字记住曾经的生活(涂燕娜)
    [文学]
    大地上的素描(唐以洪)
    白月光(向明伟)
    深度温暖(寒郁)
    老房子(傅友福)
    何处是故乡(雷立新)
    难补的洞(温利)
    扫山工老侯(陈文明)
    伍永恒的诗
    冷先桥的诗
    牧之的诗
    魏兰芳的诗
    一个村庄的疼痛(小陌)
    胭脂井记(王海椿)
    红莲池(鄞珊)
    水边的六月(欧阳杏蓬)
    祭外婆(吴静波)
    先做好人,再做好刀(涂燕娜)
    生活的态度(宋红兵)
    三眼桥(雷立新)
    该上哪游泳去?(张晓辉)
    美感(袁华韬)
    春暖花开(汪雪英)
    寿礼(郁小尘)
    “廖导”的幸福指数(彭腾金)
    公交车上(黄继深)
    带刀的也让座了(张晓雷)
    老外的建议(高延萍)
    车窗上的流星(陈艳娟)
    写字的贡献(廖新阳)
    新上山下乡(廖新阳)
    酒干倘卖无(谢端平)
    温馨提示牌的启示(散淡人)
    停车场的角落(佚名)
    我的平凡父母(邵茹波)
    幸福的滋味(黄汉斌)
    [史话漫谈]
    打工文学:彰显城市魅力的名片(郭道荣)
    《骆驼祥子》:打工青年的悲催奋斗史
    [视界]
    工地印象(赵久刚)
    [美丽乡镇]
    乌龙茶之乡一“凤凰”
    《黄金时代》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