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收藏,做什么?
  • 台北,第三届世界华人收藏家大会在此召开。来自全球各地的华人收藏家六百多人集聚一堂,有话要说。他们想说什么?意欲何为?综观之,一言以蔽之,是想探讨和解决“收藏,做什么?”的问题。
  • 收藏,呼唤人文精神的回归
  • 收藏,做人类文明物证的守护神 台北,第三届世界华人收藏家大会,来自全球备地的华人收藏家六百多双眼睛齐刷刷地射向讲坛,78岁鹤发童颜的阮仪三正神采飞扬地谈着《中华城市与建筑的保护及思考》。
  • 话剧《红旗渠》的启示
  • 由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组委会、河南省人民政府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十四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原风-河南文化周”不久前在上海举行,活动内容包括舞台表演、艺术展览、广场演出、文化讲座和节目交易五部分。
  • 海派相声的前世今生与未来
  • 上海虽是五方杂处之地。但却有一个大环境对相声很不利:滑稽与独脚戏独霸天下。上海方言也阻碍了北方的艺术形式进入上海。但是上海人有个特点:好奇,又是中国经济最强势的地方,因此吸引全国各地的相声演员到这里采淘金。
  • 我敬爱的骏祥同志
  • 我一直称我们敬爱的老导演、老局长张骏祥先生为“骏祥同志”,改不过来了,所以在这篇怀念他的文章的标题上仍然这么称呼他。
  • 失眠的艺术家——一个导演眼里的王丽云
  • 2011年发生了很多事——那一年,京沪高铁开始运营了;那一年,最高法院出台了新《婚姻法》司法解释三;那一年,卡扎菲被利比亚人推翻了;那一年,王丽云和编剧吵起来了。
  • 苏童:资深“宅”男的虚构小屋
  • 在专访苏童之前,已经听过好几场苏童与国内外其他作家的座谈会,或在图书馆,或在上海书展上。戴着黑框眼镜、长相斯文的苏童,说话总是慢条斯理的,习惯于慢一拍再发言,诚恳而认真。喜欢安静、喜欢慢生活的他是否完全适应这样热闹的场面?在专访时,笔者提出了疑问。
  • 宋思衡:当黑白键遇上多媒体
  • 作为一位80后的钢琴家,他或许不是名声最响的那一位,也不是台风最帅的那一位,但如果站在“特立独行”这个角度上重新审视的话,宋思衡绝对是其中最脱颖而出的一位。这一点除了从他正在做着的事情——或者说事业——“宋思衡多媒体音乐工作室”上可以体现外,他本人的言行举止以及行事风格也都处处表现出了与人们印象中古雅精致风度翩翩的传统钢琴家的不同:
  • 金宇澄:唇齿间的上海
  • “从那里出发。向东方走三天,你会到达迪奥米拉,这城市有六十个银色的圆屋顶,诸神的青铜塑像,铺铅板的街道,一个水晶剧场.还有一只金鸡在塔楼顶上每天报晓。旅客们对这些美景都很熟悉,因为他们在别的城市也见过。然而这座城市的独特品质在于,倘若在九月的黄昏来到此地.白昼渐短,你就会看到炸食店门口同时亮起多彩的灯光,听见某处凉台上传来女人的叫声:啊!真让人羡慕那些人,他们觉得自己曾经度过这样的一个夜晚并且在那时是幸福的。”
  • 摄影棚的故事
  • 有句行话说:电影厂的人是在摄影棚里泡大的,他们备显神通,在聚光灯下跌打滚爬,在五花八门的布景里施展十八股武艺。喜怒哀乐在这儿聚集,悲欢离合在这儿演绎,生死爱恨在这儿交织。从而变幻出各色各样的精彩故事。
  • 袁灵云:往事并不如烟
  • 写是写袁灵云,但得从袁仰安说起。 袁仰安,这位曾经的上海滩大律师,1905年出生于浙江定海。1929年毕业于上海东吴大学法科.并获得法学士学位,之后便开始了他的律师生涯。1930年任国立暨南大学法律学系讲师,嗣执行律师职务。1935年担任上海律师公会监察委员,1937年任该会常务委员。1936年,袁仰安被派为代表,出席全国律师协会,并由当时国民政府司法部派为代表.出席全国司法会议。对于改进当时中国的司法,做过不少工作。
  • 郑克鲁和他的一千万字译作
  • 2012年12月14日,北京。 第四届傅雷翻译出版奖颁奖典礼在这里举行。上海翻译家郑克鲁先生凭借其译作《第二性》(上下卷)从入围的十部大作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得这个由法国大使馆资助、以著名翻泽家傅雷命名、专门奖励中国年度翻译和出版的优秀法语图书的大奖。
  • 最后的唐云
  • 前年夏天,为纪念著名画家唐云先生百年诞辰,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唐云全集》精装四册的大开本,逸览画家也给我留存了一套,并告诉说:第四册里还转载了我昔日写的回忆文章——《唐云的情趣》。
  • 小红楼的如歌岁月
  • 掩映于徐家汇公园内的小红楼,是中国唱片出版业的地标建筑。上世纪二十年代起,百代公司在此设厂生产钻针唱片。三十年代英商音乐电器实业公司接手后,在小红楼旁新建一座300m^2录音室。录音采用话筒电声放大的“电气录音”,添置了先进的翻片设备,机械重锤原动刻纹机及光学测试频率器等,装备24台半自动压片机。成为当时我国和东南亚地区设备最新、产量最高、影响最大的唱片出版制作中心。
  • 张春桥为何迫害李俊民
  • 壹 1964年,江青来上海,与张春桥一起组织姚文元写批判《海瑞罢官》的文章,第二年姚文发表,引起文化知识界很多人的不满。当时身为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的张春桥听到后,便设计“引蛇出洞”,命令有关报刊邀集一些专家、学者座谈讨论,鼓动大家发表意见,然后再把他们的意见整理出来,以备批判之用。李俊民也是被邀参加座谈讨论者之一。
  • 电影厂非常道——摄影棚记忆
  • 50年前余进厂时一翩翩少年,任职摄影助理。每到摄影棚,三脚架摄影机支妥,上盖防尘遮光大红黑布一块,老老实实坐机器箱上等开拍。小巴辣子,多做少说,凡事只有听的份,片场规矩如此。
  • 关宏达:笑星的悲剧
  • 每当提起上影厂老演员、著名喜剧艺术家关宏达,我脑海中立即会浮现出两幅画面:第一次见老关的情景,以及最后一次告别老关,喜剧开头,悲剧结束。
  • 不求闻达的君子
  • 老友左泥驾鹤西去,倏忽已八个年头了,缅怀之情无时或释。左泥不仅是一位才气横溢的作家。更是编辑《重放的鲜花》一书的资深责任编辑。想起那年一起参加京华笔会,在“梅园”踏雪赏梅的情景.物迩人遐,记忆犹新。那天特别寒冷,我们却兴致勃勃。园并不大,但亭台水榭,秀楼飞檐,古色古香;四周假山环绕,遍植腊梅,因此誉满京华。
  • 我的“史秀英”
  • 右页一大一小两张照片,都是摄影界牛人拍摄的:大照片为崔益军所摄,小照片为祖忠人所摄。 先说小照片。好多年了,娱记们访不到美丽的向梅。无论通过何种门路,无论怎样说服利诱,她就是不愿面对记者。有人分析可能是她长久没有在银幕上塑造形象了,有人分析可能岁月流逝,她的美丽打折扣了。
  • 人文社科背景的政治精英治国,符合现代国家治理趋势
  • 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指出,中共十八大选举产生了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实现了新老交替。在这个新领导集体中,205位中央委员尤为引人瞩目。分析发现,通过党内一系列规范程序选举产生的这个政治精英群体,具备了一些新的特质,这些新的特质,将使他们更好地承担重责,带领中国人民走向下一个美好的5年,乃至10年。
  • “自我纠错”后还需制度跟上
  • 人民日报刊文说,只有确保制度供给跟得上时代脚步,确保法律规章不断与时俱进,才能奠定法治国家的前提和基础,将一切权力运行纳入法治轨道。重庆市劳教委以“处理不当”为由,撤销了对大学生村官任建宇的劳动教养决定,恢复了他的人身自由。在重庆劳教委“自我纠锴”获得舆论的肯定后,人们更关注的是:法院怎么看?法律怎么办?
  • “骂”是因为“恨铁不成钢”
  • 北京日报发表署名文章说,习仲勋1936年8月在《相遇贵相知》第一辑《序》中曾说:“交朋友,还要交畏友、诤友。就是要同那些刚正不阿,直言无讳,敢于提出不同意见和批评的人做朋友。特别是身居领导岗位的共产党员,要有大海一样的胸怀和宽宏民主的风度,虚心听取各种意见,尤其是不同的意见,使自己能够耳聪目明,辨别是非。”
  • 上海文艺界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座谈会召开
  • 日前,由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主办,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上海市作家协会承办的上海文艺界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座谈会隆重召开,本市文艺界200余人参加了座谈会。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杨振武在会上传达了党的十八大精神。
  • 曲协召开成立五十周年庆贺演出
  • 为庆贺上海曲协成立五十周年,近日在上海兰心大戏院举行了评弹、滑稽专场庆贺演出。评弹专场赵开生、秦建国、王文耀、毛新琳、徐惠新、周红、吴新伯、高博文、姜啸博等老中青三代评弹演员将登台为观众献上精彩的节目。评弹表演艺术家陈希安、江文兰、张如君、徐檬丹等将亲临现场,上海观众久违的上海曲协原副主席蒋云仙老师也莅临登台祝贺。滑稽专场集聚上海三大滑稽院团的优秀演员,黄永生、李九松、王汝刚、钱程、顾竹君、龚仁龙等联袂登台,可以说是多年来上海的一次滑稽群英会,一次滑稽队伍和优秀节目的大检阅。
  • 译协举办第二十一届“金秋诗会”
  • 上海翻译家协会第二十一届“金秋诗会”近日在长宁图书馆举办。市文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宋妍,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沈文忠,长宁区图书馆馆长汤肖锋,上海翻译家协会副会长袁莉以及众多中国资深翻译家、部分文联会员和翻译爱好者近百人参加了诗会活动。著名戏剧表演艺术家刘安古,国家一级演员、导演俞洛生,复旦大学德文系教授、上海翻译家协会常务理事魏育青,曾获日本第十八届野间文艺翻译大奖的译协会员陆求实,青年翻译家黄福海等,或介绍国外著名诗作,或倾情朗诵,用朴素的语言、鲜明的节奏,完美地传递了译者的心声和情愫。宋妍与黄福海临时组合,即兴朗诵了由黄福海翻译的李白的诗《峨眉山月歌》,将诗会气氛推向高潮。
  • 两代人的驿站
  • 1983年春天,我第一次来到上海,为收集我父亲蒋牧良的旧作,以备出版社重新出版之用。在南京路的上海图书馆,我逐页查阅一摞摞被岁月尘封的杂志报纸,忙不迭招呼每一篇父亲署名的大小文章,呵,原来你在这儿呢。父亲已经在十年前作古,他的著作和手稿也都在文革中失散,对我而言,这个生我养我的人,正目渐一目抽象威一个符号,从我生命中淡出。可是,随着那些发黄发脆的纸片在我眼前展开,父亲逐渐在他的旧作里复活。可以说,我对父亲精神与文学的了解概始于斯。
  • 当搞笑遭遇正经
  • 当下,倘若一个很平常的演员要想成为闪亮的明星,不妨让我透露一个小秘密给你:搞笑搞怪,是一条捷径。
  • 温故末日
  • 现在是2012年12月9日,我正在做一个关于幽默生活的电视节目,这期节目设定的播出时间是12月22日。12月22日,节目参与者都清晰了这个时间点,话题就怎样都无法绕过“世界末日”的阴霾,缺少了作为初衷的幽默。
  • 知识分子及“公知”的若干问题
  • 知识分子问题在当代中国历史上,是一个经常被提及的,有时还是性命攸关的问题。在当代历史上,“知识分子”这一名称,曾经被打上深刻的政治烙印。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它与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联系在一起,成为政治上不可靠的代名词。鉴于其不佳的政治名声,而被贬称为“臭老九”,为革命群众所不齿。之后,又获得正名,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尽管如此,在当下语境中,他们与工人阶级之间就算不会相互排斥,但也未见得就能相互认同。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就好像社会肌体上的一段经常发炎的盲肠,虽不至遭遇彻底割除之厄运。但总是让人感到隐隐作痛。
  • 让春心荡漾,天长地久——读陈希米《让“死”活下去》有感
  • 写下这题目便有点忐忑,唯恐被人说自己骨头轻,还轻骨头人家。好在有出处,我这“春心荡漾”一词是袭用了陈村的说法。他在2001年去北京采访史铁生,写下了《我看史铁生》的文章,文中声称:“我可以负责地说,本人即便已经坐上轮椅,依然可以春心荡漾,可以不依不饶,可以尖酸刻薄。”
  • 那些失去挚爱的女人
  •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无爱慕。” 翻看陈希米的文章,劈面一句话就是这个,《旧约·诗篇》的这一段文字被一个女人顺手放在了开篇,用得那么狠,内心又那么皎洁,真是明月一样的句子,展现了她的惊人的才华。
  • 永远美丽的三个农妇
  • 前不久,《米勒、库尔贝和法国自然主义:巴黎奥赛博物馆珍藏》在中华艺术宫开幕,对媒体开放的那天,法方策展人和本地的记者都提到了上世纪文革结束后来上海展出的《法国十九世纪农村风景画展》,但他们都将日期说成了八十年代初。我在提问时纠正了他们的说法:应该是1978年。在主席台上的上海文联主席施大畏马上点头表示认可,并接受了我关于邀请美术工作者和爱好者现场临摹及举办临摹展的建议。我们心有灵犀,因为彼此都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而他还参加了当时难得的临摹。
  • 我们因何而恐惧
  • 三十年来,我们似乎无所不能,创造了奇迹,可为什么却换不来社会的祥和、精神的安宁?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暴戾之气让人恐惧,又无能为力?
  • 说有什么用,写才是一切
  • 我尽量不去读文学杂志,不要说读了,翻一翻都闷到要死,这里面六七成是发霉陈旧的农村题材文学,交集着一些图省事儿的成长小说,想象力贫乏是通病。看作者阵容就知道编辑意图,老人们不可免,年轻人要有,但得在老规矩里面写,比方玄幻这样的,那是入不了大雅之堂的。得有爹妈,得有故乡,还得有近乎平庸的对话,小里小气的心理刻画。
  • “媒治”不能承受全部社会正义之重
  • 不久前,媒体和网民刚刚以舆论围观的方式取得了一场胜利,被称为“表哥”的陕西省安监局长杨达才被证实存在严重违纪问题,已被撤职调查。这一切,都源自于他在特大交通事故现场的一个微笑,引起了公众的愤怒,继而引发了媒体对杨局长“戴表”图片的网络搜索。
  • 收藏,做什么?
    [文化热点]
    收藏,呼唤人文精神的回归(胡凌虹)
    [批评先锋]
    话剧《红旗渠》的启示
    海派相声的前世今生与未来
    [大师剪影]
    我敬爱的骏祥同志(陈清泉)
    [艺星]
    失眠的艺术家——一个导演眼里的王丽云(梁山)
    苏童:资深“宅”男的虚构小屋(胡凌虹)
    宋思衡:当黑白键遇上多媒体(刘莉娜)
    金宇澄:唇齿间的上海(刘莉娜)

    摄影棚的故事(吴本务)
    [访忆]
    袁灵云:往事并不如烟(胡新亮)
    [艺星]
    郑克鲁和他的一千万字译作(马信芳)
    [大师剪影]
    最后的唐云(周正平)
    [访忆]
    小红楼的如歌岁月(胡逸尘)
    张春桥为何迫害李俊民(张军)
    电影厂非常道——摄影棚记忆(杨仲文)
    [大师剪影]
    关宏达:笑星的悲剧(孙渝烽)
    [访忆]
    不求闻达的君子(郎慕中)
    [立此存照]
    我的“史秀英”(王海[1] 崔益军[摄][2] 祖忠人[摄][2])
    [观点集粹]
    人文社科背景的政治精英治国,符合现代国家治理趋势
    “自我纠错”后还需制度跟上
    “骂”是因为“恨铁不成钢”
    [文艺揽粹]
    上海文艺界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座谈会召开
    曲协召开成立五十周年庆贺演出
    译协举办第二十一届“金秋诗会”
    [印象上海]
    两代人的驿站(蒋子丹)
    [专栏·童言]
    当搞笑遭遇正经(童孟侯)
    [专栏·影想]
    温故末日(影子)
    [专栏·闳论]
    知识分子及“公知”的若干问题(张闳)
    [专栏·甲方乙方]
    让春心荡漾,天长地久——读陈希米《让“死”活下去》有感(千里光)
    那些失去挚爱的女人(黄佟佟)
    [文化乱弹]
    永远美丽的三个农妇(沈嘉禄)
    我们因何而恐惧(郭小聪)
    说有什么用,写才是一切(巫昂)
    [自由谈]
    “媒治”不能承受全部社会正义之重(李铁)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