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多面李敖
  •   李敖牛气则牛气矣,可是若要奉为楷模,窃以为切切不可.何故?概因李敖面孔太多,除了亦庄亦谐之外,还亦正亦邪,吃不准什么路子.……
  • 异数李敖
  •   对于李敖大叔,我是大大佩服,深深心仪,无限欣赏.   佩服心仪欣赏的主要理由是:李敖是个珍稀的“异数“!几乎可以说,自鲁迅以降,如李敖般有战士风骨的,多乎者不多也.敢说,敢骂,且说得有理,骂得有据.……
  • 少说YES,多说NO
  •   一位朋友是个情圣,走到哪儿眼睛都盯着姿色女人.   其实他风流但并不倜傥,朋友聚会倘若要他埋单往往比登天还难,倒不一定比人家穷到哪里,他就是习惯了抠门,小器没商量.……
  • 狗皮膏药、抹布以及小蜜蜂
  •   最近看一个男作家的口水专栏,说男人最怕一种女人,那就是沾上了就要跟你天荒地老地久天长的.这种女人就跟狗皮膏药似的,贴上来的时候芳香扑鼻酥肉软骨的,等到要揭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说皮开肉绽也疼你个龇牙咧嘴.他这话虽说有道理,我的第一个反应则是很不浪漫的“干吗要撕开“?……
  • 我说上海人
  •   东北人受了些日俄的影响,广东人受了些港台的影响,而上海人受的是欧美的影响.讲究规则和绅士风度,就显见了这种影响的巨大.……
  • 默契
  •   默契是用不着细想的,这是我后来才明白的一种生活常识.   人的一生总会与一些特定的地理达成某种默契.出生地是一处,那是一个生命的起源,那是天数,由不得生命本身的执拗与反对.之后,就不同了,因为有些命定的因素,真去寻找,总是得不偿失.譬如北京,我总觉得,那是一座与我无缘的城市.为什么?我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向坚决地这样想,这样认为,并且与实际情况并无多少出入.……
  • 在上海,有那么个夜晚
  •   永远难忘浓浓的沪上情!   我曾在<解放日报>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文化素养,都市的风采>,饱蘸着感激之情讴歌过上海人民博大的胸怀.那一年,应该说,我一开始带着妻子来上海就医是莽撞的.远隔万水千山,跨越内蒙、山西、河北、北京、天津、安徽、江苏、浙江等诸多省市自治区.而且事前绝无联系,仅凭着追求上海的超群医术就来了,实在出于无奈.须知妻子半瘫在床已经好几年了,久治不愈,剧痛难忍,眼看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要给毁了.但上海人民并没有责怪我,而是处处伸出了关怀之手给予援助.……
  • “饮水思源“记上海
  •   我是受到上海文化栽培的过来人,抱着饮水思源之情,遥向上海致以虔诚的祝福与敬意!   以“饮水思源“来记述我对上海的经历,是十分确切的.……
  • 陈香梅的上海情结
  •   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著名美籍华人陈香梅女士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邓小平曾说:“美国有一百位参议员,但只有一个陈香梅.“陈香梅对上海怀有浓浓的情谊和深深的情结,决定她人生命运的跨国跨年龄的婚礼就是在上海隆重举行的;她的许多家人、朋友都生活在上海,特别是对她影响颇大并宠爱有加的外祖父家,就住在静安寺附近.……
  • 面塑传人赵艳林
  •   北有泥人张,南有面人赵.泥人张尽人皆知,面人赵知名度也不小,他的大名叫赵阔明.只因他较早离世,年轻的人们或许无缘见到他的面塑作品.而此刻坐在我面前的赵阔明的长女赵艳林,从1959年起,就跟着父亲学艺,在父亲的精心培育和她自己的不懈努力下,40多年来,她在面塑领域早已堪称技艺精湛,功底深厚.赵艳林捏制的古装仕女、戏剧人物、现代人物,个个造型生动,神态逼真,曾先后应邀出访美国、法国、香港、日本、澳大利亚等多地讲学献艺,并先后获得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州长和德克萨斯州州长及巴顿罗杰市等五个市市长亲自颁发的荣誉公民证书和金钥匙.……
  • 古典的上海与李坚聊音乐会
  •   刚听完李坚的钢琴独奏音乐会回来,立刻在自己的博客网上作了一番忏悔.   这是我回国两年来首次有机会去聆听一场古典音乐会.走进坐落在上海音乐学院的贺绿汀音乐厅,七百多个座位的场地内外,人们穿着非常随便,三五围拢谈笑风生,还有不少孩子在座位间上窜下跳.见此情景,只能摇头叹息,和在美国参加音乐会的感觉完全不同,上海人不会把这里当成周杰伦演唱会吧.我想,还算好,一路走进来,门口只有黄牛贩票的,没有卖荧光棒的.……
  • 张培:读懂孩子这本书
  •   张培可谓是上海家喻户晓的名主持,得过金话筒奖等多种奖项.她的好人缘好口碑在圈内外颇有知名度.不过这位名女人最想做的,只是一个好母亲.近日,记者在虹桥路广播大厦1 4楼见到了张培.聊起各种话题,而张培的中心话题是他的儿子金爽,眼里所流露的自豪与满足之情,让记者看到了一个母亲的拳拳之心.……
  • 上海影像依“旧“
  •   迷离的海上旧梦   国庆长假里重温了一些旧上海题材的电影,观后感触颇多.从<太太万岁>到<长恨歌>,上海影像经历怎样的辗转与徘徊…………
  • 无根之爱无根之恨
  •   又一个“青红“的版本:上海孤儿永无乡   沙然,26岁,记者,来沪2年   三年前的初秋,我打点行装离开了居住十多年的城市,准备回到出生地上海工作.近乡情更怯,心颤抖着,不敢启程.……
  • 巴西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度
  •   如果有人问,在这个地球上,哪些国家是距离中国最远的,我想南美洲南部的几个国家可在其列,其中就包括了巴西.今天,我就要走进这个地理位置最远的国家设在上海的总领事馆,它坐落于淮海中路1375号的启华大厦.……
  • 上海人妖
  •   上海人妖,应该这样读--上海人,妖.   “妖“在上海方言中是个综合感悟上的形容语汇.   上海人的“妖“是出了名的对“妖“字最形象的诠释.……
  • 上海女人只为“懂得“--而“慈悲“
  •   我的好友,一个上海美女,曾经有个无望的追求者,30岁,北方人,在职博士,时下也算栋梁之材了.上海美女对他没感觉,因他坚持不懈的缘故,也就勉强维持着君子之交.……
  • 洋娱乐白相上海滩
  •   旧上海,洋娱乐在时尚的样式下“白相上海滩“.……
  • 有马桶、麻将、里弄的日子
  •   少年时住在黄浦区的一个老式里弄里,邻居是个早年丧夫的老太太,长年以刷马桶为业.每天早上以她的放马桶的小车碾在青石板路面上的嘎嘎声作为起床的准备已经是我多年的习惯了,我家的那只外表有些落漆的马桶也在上面.……
  • 忆镇文化馆一次人体油画展
  •   1990年我在浦东杨思镇一家文化馆任职.文化馆有一文娱活动室,可坐200人左右,每天日夜放映两场录象,以港台的武打片为主,生意火爆.一元一张门票,每场可销出100多张,几十集的连续剧,有人天天来看,成为老观众.……
  • 唐韵的围棋
  •   我们常在唐韵茶坊下围棋.通常在上午.衡山路的白天其实比喧闹的夜晚可爱得多.夜晚它是MISS SEX,充满了面目模糊衣着鲜美的人,爱莫名其妙地粘着它.也许粘着它,就意味着进入了这个城市的准主流社会.……
  • 浦东南路1880号我曾美好的空中花园
  •   浦东南路1880号是普通人只有坐飞机和接飞机时才会去的地点,却是我上班时必需到达的起点.我是一个空姐,浦东国际机场,这个直通到我心中美好秘密花园的地方,我时常在那里举目凝望.我喜欢空中飞行的日子,我如此热爱这个职业,地面和空中是我从年少起便连接起来的一条温暖线索.……
  • 去人民广场看鸽子
  •   那天,他打长途对我说,他去了人民广场,看了那里的鸽子,他说那里的鸽子很肥,你可以买包鸽食,亲手喂它们.   是吗?那你下次带我去看鸽子啊!我很喜欢小动物的.……
  • 上海、香港英雄不是城市的全部
  •   作为中国两座最洋气的城市,上海和香港在国人心中,一直是离西方世界最近的地方.而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两者之间的比较又多少带有点区域经济的味道.经济学家们总爱拿数字来说话,正因为如此,上海和香港才有了比较的前提.在每年的“沪港竞争力论坛“召开之际,上海和香港总要为“谁比谁更强“打上一阵嘴仗.……
  • 名人幽默
  •   讽刺作家   英国诗人、讽刺作家理查德·萨维奇在伦敦曾一度过着贫困潦倒的生活.由于缺乏食物,他病得很厉害.幸亏医生医术高明,才得以康复.……
  • 情陷南非
  •   两极南非   南非啊南非,那么欧洲的南非.我怀疑我在巴黎.对,是巴黎,而不是上海的露天咖啡座.因为,这里的人们表情中,没有气势汹汹谈判的样子,没有激烈的当街爱情秀,都是熟视无睹的散淡与和煦,好像要和这座城市一起变老的安定.上海的露天咖啡座免不了飘落浮尘,犹如一个城市生活的微型舞台面对大舞台.……
  • 黄山游录
  •   爬黄山这件事情是从好几年前念叨起的,此番终于成行.   车到汤口,我们包车去游览的第一个景点是翡翠谷.翡翠谷以水著名,<卧虎藏龙>里那个章子怡纵身跃入溪水去抢夺周润发丢入水中的青冥剑的镜头就在那里拍摄.翡翠谷里的水真的是如翡翠一般晶莹清澈,山谷间错落分布的形状各异的水潭仿佛大大小小的翡翠落在一个同样碧绿的深谷.翡翠谷的另一个名字叫情人谷.这个名字的由来我不知道,不过在如此的青山绿水之间,带着自己喜欢的女孩走走依山而上的石路,用凉丝丝的溪水泡泡脚丫,逮着机会发发感慨装装大尾巴狼倒也不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 去北疆体会浓郁的深秋气息吧
  •   纵然距离去北疆的日子已有一年之久,北疆那如同童话世界般的景象仍然常常在我脑海浮现.记得那时的我,终日往来于莘庄至人民公园的地铁上,逐渐沦为几米漫画中的女主角,穿梭在一条条隧道,淹没在漠无表情的人群中,从一个火柴盒穿行到另一个火柴盒,像一个生活在地下的土拨鼠.九月底的某天,突然仰望天空,风清云淡,头顶的银杏树开始由绿变黄,心中一阵莫名的悲哀.一年又一年的蹉跎,不知道要错过多少个秋天.带着突发奇想的“追赶秋天脚步“的念头,我收拾行囊,丢下工作,向北疆进发.……
  •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