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遥远的上海
  •   上海作为“东方巴黎“的崛起,并不是因为老贵族式的傲慢和封闭,更不是因为小男人式的狭隘和浅薄,而是因为它的海纳百川般的开放,哪怕是被动的开放.……
  • 上海,我魂牵梦绕的城市!
  •   上海的速度,上海的活力,上海无限光明的前景,都让整个世界为之震惊,为之赞叹!   好久没去上海了.上海永远在我心中.它是一座让我魂牵梦绕的城市,不是故乡却又胜似故乡.……
  • 上海,你后弄堂路灯下的那片灯光……
  •   “上海“这两个字,在我这样的“外地上海人“心中,在一定程度上它和“北京“一样,发挥着“精神驱动器“的作用.   不管你从哪方面去看,上海都是挺吸引人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甚至是将来,我想都会是这样.尤其对我这样的人--数十载“飘泊“在外的“上海人“,上海自然就更具吸引力.因此,几十年来,只要有机会,我总会回上海去看一看.一个“回“字,一个“看“字,道不尽一个游子无限乡愁和离愁,也说不清心中种种感慨与回荡.……
  • 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
  •   出门在外,人们问起“何方人士“,我总以“松江县“答之.即使有人说我是上海人时,我也会下意识地立刻补上一句“上海市松江县“以示区别.内心深处对于故乡的自豪之情,从中可见一斑.……
  • 中国,有多少城市可以娱乐
  •   不讲上海话的都是乡下人,说上海话的未必是有钱人.所以这两年上海滩的娱乐有点两难.在衡山路说普通话,搭理你的速度都要慢点.不过要是在外滩三号,票子拍得哗哗响的多数是外地人,说上海话的都是服务生.……
  • 为巴金送行
  •   国庆那天,巴老的病情还算稳定.上午,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金炳华从北京到上海,他特意挑了两盆蝴蝶兰,一盆送给了同在华东医院住院的著名女作家黄宗英,另一盆送给巴老,他把花摆放在客厅里的那尊巴金雕像下,艳丽的彩蝶花似在飞舞,使洁白的病室里显出了几分生气.每次见面,他与巴老握手时,平卧在床多年的巴老总好像有许多话要说,因病所致已发不了声了.金炳华在沪时,把在国庆前刚获国家发改委批准的中国现代文学馆第二期工程,并目前正在筹建中的消息告诉了巴老,巴老虽然无法表达,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巴老晚年最关心的几件事中的一件.……
  • 最后一次与巴老握手
  •   十月十五,我输完液回家.小林电话通知:巴老病危.我立即购票乘机从成都飞上海,晚八时赶到华东医院.……
  • 白发下燃烧的心
  •   老巴金是一个作家,“把心交给读者“,是他终身的信念.   自1949年以来,老巴金没有领取过国家的工资,他一直靠稿费生活.他认为作家是由读者养活的,作家还要从读者那里汲取创作的养分,所以当然应该把心交给读者.……
  • 我的记忆
  •   在我的童年时代,有一件小事曾经深印在我脑中,久久不能忘却:有一个时期,我常常看到大姊倚门坐在小板凳上,聚精会神地埋头看书.有时,整整一个下午,动也不动地在那里读啊读啊,天色渐渐昏暗了,母亲已经好几次呼唤我们吃晚饭,但是大姊仍然端坐不动,还发出了唏嘘的悲泣声.原来她在读巴金的<家>.她为书中主人公的不幸命运流下了同情的热泪.我当时很诧异,这是一本什么书,何以有这么大的魔力?但这个谜,是在我长大以后才渐渐解开的.……
  • 要生存不要毁灭--京剧《哈姆雷特》丹麦行
  •   台前   耳边是呼啸的海风,身后是冷冷的克隆堡,天上是雨水将来的阴霾,四下里鸦雀无声.不要觉得奇怪,时间并没有倒回17世纪,这只是一场演出,观众屏息凝神等待的,一场京剧--<哈姆雷特>.……
  • 靳羽西:快乐工作优雅生活
  •   羽西喜欢鲜亮的色调,一如她明快热情的性格.身为一个名女人,羽西没有刻意的矜持,她喜欢微笑坦诚地与人交流,让身边的人如沐阳光,虽然学者、作家、记者、电视人、社会活动家及企业家都是她各种身份.她的日程很紧,她说:“除了睡觉,我100%的时间都在工作.“但她似乎从来没有倦容,永远饱满精致,状态极佳.……
  • 令人向往的瑞典
  •   走访瑞典王国驻上海总领事,是我在今年10月份主动想到的.因为就在10月2日,瑞典发生了一件举国欢腾而又与中国及上海紧密相关的大事,那就是仿古的新“哥德堡号“正式从瑞典的哥德堡市海港启航,将经过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三大洋,穿越欧、非、亚三大洲,前往中国,其航行的终点站就是上海(2006年8月到达)!这不仅是瑞典人的大事,也是中国人特别是上海人的大事.所以我就觉得有必要及时“走进“瑞典驻沪总领事馆,因为我猜想,它肯定是新“哥德堡号“停靠上海计划具体实施的“指挥部“,可以获得很多信息.……
  • 哥德堡号260年的伟大航行
  •   2005年10月2日,一艘世界上最大的仿古木制帆船,从瑞典的哥德堡市海港正式启航,将完全借助于风帆作为动力,穿越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在2006年8月到达此次航行的终点--上海.距离上一次航行整整260年.……
  • 不一样的瑞典
  •   没有“美女“的丽人之国   Beautiful but Independent   应该没有人不知道葛丽泰·嘉宝(Greta Garbo)和英格烈·褒曼(Ingrid Bergman)两大世界明星吧.嘉宝被影评界称作“好莱坞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女性“.两次荣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的褒曼在中国更是家喻户晓.这两位被公认的美女都来自瑞典.……
  • 上海汰浴
  •   混堂年代的快乐汰浴   混堂,是上海及苏南浙北对公共浴池或浴室的俗称.老上海公共浴室,许多人混杂合用一池,自早到晚水不更换,池水混浊浮腻之状可想而知,故名混堂.另据古籍记载,明代吴地浴室,前池后釜,中间有砖墙隔开,池底有管道与釜相通,釜下燃火烧热水与池中冷水不断交流混合,逐渐增温,成为浴汤,名曰混堂.但老上海浴室却没有一家用“混堂“来命名,大多用泉名或吉祥文字取名.上海人对于天津路浴德池、石门二路卡德池、普安路日新池、北京西路新闸路口大观园,淮海东路逍遥池这些知名老混堂应该不会陌生,在那居住条件极差的岁月里,混堂曾给人们带来汰浴的快乐.……
  • 消亡着的老上海职业
  •   二房东   以前,上海的里弄住宅大多由房地产公司或银行投资建造,并以租赁方式出租给住家.住家入住前必须按照合同要求一次性支付一笔现金,作为“顶费“,以后只要定期交纳房租及管理费即可.……
  • 爆炒米花的年头
  •   前些天与女友从近郊的亲戚家出来,隔着围墙只见弄堂口烟雾腾腾,有人说兴许是汽车开了锅,我开玩笑说一定是爆炒米花.近前一看,居然被我“一屁弹中“,果然是爆炒米花的摊头.当时天色已晚,便匆匆走了.后来想想,这种摊头我从小见惯,如今却是可遇而不可求,不知再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指着给小辈详细介绍一番.……
  • 从乡下来到大上海
  •   一九四五年的深秋,那时抗日战争已取得胜利,全中国还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之中.一天夜半时分,地处浙江四明山区一个农村小镇的一户富裕人家的楼屋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声.我就这样出世了.我上面有一个姐姐,所以排行老二.……
  • 文庙:我的坐标
  •   坐标,更多意义上是种地理位置的概念.对于上海这座大都市而言,坐标更为丰富而又多采.如颇具现代感的东方明珠、金茂大厦,充满古典韵味的城隍庙、豫园.我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东南角,对于我而言,最典型的坐标却是被很多人遗忘的上海文庙.……
  • 我的“静安寺“
  •   “‘静安寺’到了!“每当甜蜜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便开始收回摇摇晃晃地飘逸在空中的思绪,倦懒地站起身,似乎对于那满厢的凉爽有着些许眷恋,整了整衣服来到门旁,从玻璃窗外的漆黑到逐渐明亮,在外守候着的有点恍惚的人群,凸显在白底上的红色“静安寺“告诉我,到站了.上海,对于我这个外乡人而言,是一个大大的迷宫,很怕一直迷惑着找不到方向,很庆幸在如此多的站牌中,找到了自己该下的一站,哪怕只是短短的一个暑假,也不至于随着地铁无目标地徘徊、浪迹.……
  • 对“急吼吼“说不的上海人
  •   急吼吼,不是好腔调   所谓腔调,在如今沪语里的解释并不是字典里所说的说话的声音、语气等等,而延伸为着装、吃用、待人接物、使钱的风格,更进一步说就是指这个人的派头、风度和“立升“.两个衣着相似的人,都说着普通话,其中有一个是上海人,你只要与他们(她)稍加接触,就能从行为谈吐上辨别出哪个是上海人--总之不会是急吼吼的那个.因为上海人都是蛮要腔调的.在上海,急吼吼绝对不是好腔调,是要被人嗤之以鼻的,尤其是急吼吼了而不得,那更是要被人嘲笑了去的.倒不如面上自始至终笃悠悠,即使心里很盘算却落了一场空,也不会有人嘲笑你,因为没人知道你是否真在乎.即使知道你有点在乎,也会因为腔调好而赢得敬重、不被看轻.……
  • 刚性嫁接,柔性生存
  •   有一种诱惑名叫上海   田先生,上海恒瑞餐饮有限公司董事长,老家北京.   今年是田先生的本命年,也是他移民上海的第4个年头.他是皇城根儿脚下长大的地道北京人,成长经历和北京街头的孩子没有任何区别.长着棱角分明,笔笔有如刀刻的一张脸,挺直高大的身板,性格刚毅执拗而又不失浪漫天真,做事随心所欲,不按常理出牌,整个一个<大宅门>里的白七爷和<结婚十年>里的成长的综合体.年过30,在事业中天的时候却选择了离开北京,扎根上海,几年下来,他在此安家落户,娶妻生女、打理生意,日子似乎过得异常滋润.在深夜上岛咖啡轻柔的音乐声中,他点燃一支烟,慢慢讲述着自己和上海有关的故事.……
  •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