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温情的上海
  •   现在中国的城市是很发达了.在以前,甚至就在20世纪80年代,人们都在说,中国是一个大农村.那时人们都承认,中国只有乡村,而没有城市.要是有,那就是上海,也只能是上海.那时北京土得掉渣.天津号称港口,却总也脱不了华北大平原的那股土气.(天津人、北京人可别骂我,我说的是从前.而且我多少也算个北京人了.)上海在当年就很洋气,人称“十里洋场“.后来一些大人物又给它加上一个称号:“大染缸“.这称号对上海不大恭敬,却也从中透露出某些未必全是贬义的评价来.……
  • 世界高度与城市建设的“门牙主义“
  •   曾经是上海一大“烂嘴“的浦东陆家嘴,近年来被装饰一新,镶上了一排金光闪闪的大“门牙“.新起的高楼栉次鳞比,将曾经破烂不堪的陆家嘴装扮成一张性感的大嘴,随时向八方来客(尤其是国际友人)献上热烈的一吻.最近,这里又准备再镶一颗更大的由日本国制造的高级“假牙“--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上海的牙口从此更好了.……
  • 汉语,一场虚拟的危机
  •   韩国报纸的一小撅文章再度引发了国人对汉语教育水平的忧虑.在韩国<中央日报>上,有作者撰文称,在上海举行的一次翻译考试中,有人将“富贵不能淫“翻译成了“Be rich,but not sexy“.不久就有人如丧妣考,大呼“谁该为中国人汉语水平差寒心“,要求国人“深思“这一问题.……
  • 好看的三十年代
  •   经常性的,就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三十年代或者当下,哪个是你我更为熟悉的场面?哪番是你我更为老练的游刃?去年一年,我就为三部以上海为故事背景的电视剧制作过音乐.三部戏全都聚焦于三十年代,超过一百二十集的剧情,尽是些三十年代的雪月风花,三十年代的鸡毛恩怨.……
  • 绯闻里的身体政治
  •   希拉里、克林顿、莱温斯基,<亲历历史>、<我的生活>、<我的爱情>,三个人的自传,对照起来,就是一套鲜活的现代性矛盾的立体读本:理性/欲望,私人领域/公共领域,主权/他者,主体/客体,这些关系的古老敌意,在三个人的精神世界弥漫、冲撞.……
  • 戏仿·反讽·狂欢·民主--从“恶搞现象“说起
  •   主持人:近年来,“恶搞“现象日益普遍,互联网的发达使得“恶搞“变得越发容易和迅速传播.前不久取材于<无极>的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在网络上疯传,这个被称之“恶搞名剧“的“馒头“以对<无极>的戏仿、嘲弄、反讽引起了比电影<无极>本身还多的关注,这个个案大概可以算是恶搞的集大成者.除了<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还有很多恶搞的例子,前几年的<大史记>和更早些的<大话西游>等等.大家争相效仿,掀起戏仿的高潮.只是<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搅起比较大的波澜,惹得陈凯歌和该短片作者胡戈对簿公堂.舆论显然是站在胡戈一边,网络上甚至出现集体签名支持胡戈.对于这种文化现象,不知几位怎么看.……
  • 天价背后的陆俨少
  •   2004年春季,陆俨少<杜甫诗意百开册页>在北京瀚海拍卖时以6930万元的天价被南京一富商拍走,槌音刚落,便有记者奔至在场的陆俨少之子陆亨跟前采访.……
  • 我所认识的陆俨少
  •   我和陆俨少相识较晚,1976年秋天,秋老虎猖獗,我和诗人刘锐到黄山避暑.有一天,很多游客都聚集在玉屏峰顶的小平台上,观赏山东艺专的学生对天都峰、莲花峰写生,我和上海一个中学图画教师杨嘉祜谈论,黄山风景是中国山水画最好的标本和题材,并谈到中国画的改革问题:所谓传统和创新.而感觉到时人否定传统,片面摹仿西方现代派,追求创新,重光线和色彩,忽视笔墨.有一个学生一边在写生,一边也和我们搭话,说传统和创新不应当对立,而应当相互结合.他说当代中国的山水画家,以上海的陆俨少最为杰出,虽画传统,但很有创新的意识,为前人所无.我对陆氏虽有所闻,并不相识,也没有看过他的作品,颇以为憾.于是杨君说他认识陆氏,如有兴趣,返沪后可去拜访.……
  • 留英同学会现场目击
  •   一次同学聚会,聚集了400人,还有更多的人遗憾没能入选参加.他们为什么这样热衷?是想去叙日,还是想结交新友?是希望找到另一半,还是寻求志同道合者?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他们都急于成为派对上的一分子.……
  • 挪威:不止易卜生
  •   60年的“老地方“   当我如约来到外滩的“浦发银行“大厦3楼的挪威总领事馆,一副老绅士派头的总领事告诉我,上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的10多年间,总领事馆就设在这里.几年前他们为了重新回归,几经争取,终于成功地租赁了下来.众所周知,这座大厦可以说是外滩最为昂贵和著名的,它是上世纪30年代落成的汇丰银行总部,由于里面全部是大理石砌成的,所以当年有“大理石大厦“和“远东最豪华的银行大厦“之称.解放后,这里作为上海市政府所在地长达40多年之久.   ……
  • 挪威:冰河造景的国度
  •   比“魔戒“三部曲中更迷人的峡湾(Fjord)   有人说,如果没有电影<魔戒>,小说<魔戒>的作者托尔金也许永远不会想到,现实世界中居然真的可以找到他想像中的“中土世界“.看完电影,没人会忘却那浩瀚的深海中两岸陡峭,气势恢宏的峡湾.没错,这部电影是在新西兰拍摄的.不过,世界上最长的峡湾并不在新西兰,而是位于长达220公里海岸的挪威.   ……
  • 旗袍风韵:永不飘逝的年华
  •   时装,主题词缀是“时“.这个“时“就是“时尚“.   上海南京东路有一家“时装公司“,早先是先施公司,著名的“南京路四大公司“之一.虽名中有“时“,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20世纪60至80年代--是没有一丝一毫“时“的影子的,依旧卖它固定不变的、坚守传统的中山装、军便服、两用衫、夹克衫、衬衫(标准型)之类,就像北京“全聚德“一成不变地卖挂炉烤鸭,“王致和“忠心耿耿地做它的臭豆腐,就如电影<英雄儿女>里的孤胆英雄王成始终坚守那块阵地.上海人往这家“时装公司“店铺堂里一扫瞄,都是蓝幽幽、灰蒙蒙、白潦潦的一片,一卖就是二三十年.而时装必须与时尚搭界,很难想像有哪一种时装可以独领风骚这么悠远的年代的.这一段时间无疑、无奈(甚至无法想像)是时装的空白.时装本是人类自由精神的象征,也是人类永不满足的心态最淋漓尽致的表现.   ……
  • 素食宝贝
  •   这个城市的中青年男女很少有真正的素食主义者,但向往素食生活的却有很多.素食体现的是一种简单纯净的生活原则,空气中没有烟味、酒味和动物的浊味,地上没有油腻,用餐者心境淡泊平和,如晓风入松影,清泉石上流,这样的境界有多么美.……
  • 上海的闺中密友
  •   苏州是上海的闺中密友.两地渊源太深了.过去上海其实就是四拨人:一拨是本地人,第二拨是宁波人,在上海以前是买办,是“做生意“的,第三拨是江北人,主要做小买卖,服务业和力气活,出名的有“三把刀“、“码头工“之类,第四拨就是周围苏州无锡常州人,苏州人在上海大部分是做学问的,属于学者一类;而无锡常州人则大部分是做工业做实业的,所以上海人一般对于苏锡常的人并不排斥.因为跟苏州地缘更近,且苏州人更儒雅精致,于是更入上海人的“法眼“.……
  • 各管各
  •   “各管各“PK“亡命之徒“   上海男人十分讨厌一些北方男人碰到一起动辄“咱俩谁谁“、“有事招呼一声“之类的不实允诺,他们甚至会落落大方地承认自己的自私,若要让他们非亲非故不留名不留姓地大公无私,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上海男人最普遍的做人准则是“各管各的事“.   ……
  • 弄堂里的烟杂店
  •   1996年暑假,我客居上海表妹家.她住在浦西,城隍庙隔壁的福佑路上,因地段之闹猛,临去时,我是有无限憧憬的.   到了那儿,眼前的场景是,繁华浮世劫后余生的老弄堂,那种破旧,远不是张爱玲笔下譬如明新公寓的贵族式落魄,而是一种真正彻底的凋敝,好似宫闱之中,那些不得承恩且容貌平庸的宫女--零落年深残此身哪!我好奇地跟着她,穿过幽暗的甬道,几乎手脚并用地爬上了逼仄的木梯,我的高跟鞋踩出一片丁丁冬冬的回声,打水漂儿般一连串的响.   ……
  • 我的八仙桥往事
  •   小时候,家里不富裕.母亲在斜桥那里的一家大集体单位上班,爸爸长期在外跑船.家里因为没有男人的缘故,有时候难免还会受点欺侮.但是缺少父爱的我和姐姐,并不是很希望父亲能够回来,我们喜欢陪在母亲身边,三个人过简单的生活.……
  • 册那!天晓得--白板对煞
  •   册那   上海话发音“册那“的一词出处于“出纳“.研究者考证后发现:由于长久以来,中国金融业技术手段落后,单位发放报酬均以现钞形式,每到领工资日,大家财务台前依次排队领取:……
  • 黄梅天(沪语小品文)
  •   离开学堂里哀种让人瞌充格气氛,人格心情也马上会得好交关.立夏刚过,马路两边格法国梧桐已经绿意盎然.虽然是黄梅天气,空气湿嗒嗒格,但是也可以算一个勿错格日脚.我笑嘻嘻格讲:“阿拉到哪里去好呢?“伊讲:“我也勿晓得,阿拉就随便荡荡马路好了.“……
  • 本帮菜杂感
  •   某次到家,推开房门,屋里飘散着浓浓的香味.那是久违的味道了,记忆中,前一次觅得这味道还是奶奶在世的时候,小小的厨房间里,奶奶精致地做着她的酱鸭.香气不仅充满了厨房,还一个劲地往里屋钻.那种犹如“老鼠掉在米缸“中的幸福记忆怎会忘记.时隔多年,不想母亲也开始操起了这门手艺.重拾的幸福滋润了我好久,但是就在这种幸福萦绕自己的时候,我更是发觉,我们其实已经失去了些什么,而且这种进程还在继续.……
  • 上海人的坚韧
  •   上海人是国内最坚韧的族群.   在最艰苦的岁月,他们的生活智慧和弹性都使他们活得相对舒适体面.尽管他们并不具备刚毅的外表,但内心却异常坚韧.   ……
  • 薄薪族的不平凡生活
  •   上海是个高消费城市.在这个物质之都生存着的新移民,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是薄薪族.每月一两千元或两三千元的薪水,生活实在不宽裕.……
  •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