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黄健翔:血性男儿性情人
  •   关于黄健翔在德国世界杯意大利同澳大利亚那场比赛上的激情解说,央视的姿态和黄健翔本人的公开道歉大概可以让此事件尘埃落定了吧?央视暂时让黄健翔“禁说“后面的比赛,好歹也算是一种处罚.只是可惜,我们再也听不到黄健翔激情喷发的吼叫了.……
  • 黄健翔得罪了谁?
  •   一直有点纳闷:偏爱意大利的黄健翔在激情难抑的几分钟内稍稍“失态“,竟然酿出如此大的风波,甚至需要向广大观众公开道歉:“我不恰当地把个人对球队的热爱和自己的岗位角色相混淆了.我在最后几分钟内的解说不是一个体育评论员应该有的立场,我再次真诚地表示歉意!“那么,究竟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压力,他的解说发生了什么样的后果?……
  • 真球迷,伪球迷
  •   黄健翔“解说门“事件中,作为“保皇(黄)派“,我曾问我的老搭档千里光对黄有什么看法,结果他说,他没什么看法,因为他看球从不听解说.这话说得我对千里光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立马封他为货真价实的“真球迷“.对于伪球迷来说,一场没有解说的足球赛是没法看的,水平稍高的,人家进球了,问好旁边的老公的确没越位,如果赶得上还可以跟着欢呼两下子;水平低的,支持--方球员带着球往自家门前倒脚,还捏着把冷汗等着他射门呢.……
  • 真球?假球?
  •   北京时间7月2日凌晨,被誉为“史上最强阵容“的“梦之队“--巴西队,以0:1的比分,訇然倒在了法国队脚下,被无情地逐出四强之外.……
  • 上海的男人和女人
  •   上海男人   提起上海的男人,口碑不佳,特别是前几年,台湾的作家龙应台在上海<文汇报>上发表了<啊,上海男人>之后,龙旋风更是卷起一池波澜,说起上海男人,不是愤愤然,就是悻悻然.上海的男人,真是不知招着谁了,惹着谁了.……
  • 经济恐龙的“脑萎缩症“
  •   上海从来就是一个商业气息相当浓重的城市.这一点常常成为一些人,尤其是一些人文知识分子控诉上海文化的一条最重要罪状.但在我看来,商业文明并不是罪过.商业文明也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并不先天地处于道德劣势地位.人类在商业行为中所表现出来的精明、灵活、诚信、吃苦耐劳精神和创造性的智慧,也是人类的美好品质.并且,在商业契约关系中,孕育了现代公民社会和政治制度的胚胎:个体之间平等的契约关系.正因为如此,上海曾经是中国现代文化和初期公民社会的策源地.没有以上海为基地的现代物质生产,中国的现代文化是难以想像.过分地抨击上海的现代商业文明,甚至恰恰是长期以来形成小农意识的保守性的体现.……
  • 隔山打牛陶东风
  •   首都师范大学陶东风教授最近做了一件非常有气魄的事情:在谈笑间突然脱掉衣服,一丝不挂地跳进了荆棘丛.韩寒评价自己的粉丝“每一个字都是漏洞“,陶教授却在“玄幻小说“的荆棘丛里把自己扎得浑身是漏洞.……
  • 色·戒
  •   我知道自己应该不是李安想找的那个“魔鬼身材,气质超群“的王佳芝.“魔鬼身材,气质超群“嘛我也都有,类型不同罢了.我一直相信,上海的天下属于大开大合的大女人,比如虹影笔下的筱月桂--坏女人、女流氓、白相人嫂嫂,甚至有人称之为“黑社会淫妇“的那种.至于著名的宋氏姐妹,同筱月桂,实在就是不同阶层中的同一类人.王佳芝同学不一样,是个女学生,不太专业的特工,为了小感情误了小性命的小女人.……
  • 性别剧目里的身体秀
  •   一档电视综艺节目“加油!好男儿“正在热播,试图在刷新好男人的标准:细腻、体贴、温柔、幽默等词汇频繁出现在比赛现场,男人性格的“软实力“仿佛流行起来.国力竞争的核心也是一个字:“软“,而互连网时代大家比拼的也是“软件技术“,谁能像微软那样更加“微“而“软“,谁就可以称霸“数字江湖“.可不可以再软一些,男权社会的硬伤,虚拟化之后,可否掩盖坚硬的现实矛盾,“家有好男儿“正在倾力打造这样一出幻想剧本.……
  • 假如浦江两岸没了霓虹灯
  •   主持人:前几天夜游浦江,许多游客都反映浦江变暗了,这是因为两岸的霓虹灯都被拆除了.习惯于霓虹闪烁的游客一下子觉得,喜庆祥和繁华发达的城市气氛消失了,游兴也大打折扣.那么,为何有关执政部门要采取紧急措施拆除这些霓虹灯呢?因为前不久“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有诸多国家元首莅临.为了“上海城市形象的完美“,所以把霓虹灯请出了浦江两岸.……
  • 李政道:“阿拉上海人“的大师之路
  •   一句上海话从他口蹦出:“阿拉是上海人.“   午后一点,复旦大学美研中心,人们翘首等待.   赶来听李政道教授演讲的老师、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越来越多,兴奋的“政道迷“聚集在大厅里,渴望近距离亲睹大师风采.……
  • 影像上海——还给上海一段真实记忆的人
  •   上海,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这是一个不仅让外乡人迷惑,同样也让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或生活了几十年的新上海人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岁月如沙,在指缝间流走,悄无声息,上海被卷入了时间的飞轮,日新月异,熟悉的东西瞬间被置换了面孔或销声匿迹,记忆没有了寄存之地,于是,人们恐慌了.……
  • 国父之孙和五世之缘
  •   <上海采风>杂志开辟了<领馆世界>专栏以来,因为文化密集的关系,主要都围绕着欧洲国家.那么这一期就离开了欧洲,而采访韩国驻上海总领事则是亚洲的“第一个“.亚洲从韩国开始,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从大处讲,现在中国社会(主要是年轻人)掀起了“韩流“热,杂志当然要顺应历史潮流,适应读者的口味;从小处讲,我个人曾9次前往韩国旅行,上海文化出版社2002年出版过我的<发现韩国>一书,比较了解韩国.……
  • 发现韩国
  •   韩国,是中国的近邻,距离最短的地方也只有三五百公里而已,特别是如今中国已经掀起了“韩流“,人们对于韩国都很熟悉了,还需要“发现“吗?……
  • 来自大长今的国度
  •   古有朝鲜遣唐使,今有韩国侨居民.他们踏着祖先的脚步来,而此次并非“遣“来,而是不请自来,全缘起于那与华夏的一段缘,或深或浅,许长许短.他们为何而来?来了之后,这些韩国眼又是如何看上海?……
  • 韩国人的整容真相——在韩留学生特稿
  •   中国人对整容的理解,最初只停留在割个双眼皮,来个“锦上添花“.但是我们从来也不知道,整容也可以“雪中送炭“,给你来个彻彻底底的改头换面.……
  • 上海人,混圈子
  •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就是圈子.一个有思想、能感知的人,总会拥有适宜自己特性、身份、地位的圈子.圈子与圈子若能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就可以套出一定的社会秩序.在上海,几乎所有人都在“混圈子“.无论是职场圈、权力圈、朋友圈、同学圈,玩伴圈,只要是一种健康高效的团队,常常可以担负起特定的社会责任和社会使命,成为促进社会进步的有生力量.……
  • 旧上海,名媛之城
  •   程乃姗说:“称为‘名媛’,绝对讲究阶级讲究出身.她们既有血统纯真的族谱,更有全面的后天中西文化调理:她他都持有著名女子学校的文凭,家庭的名师中既有前朝的遗老遗少举人学士,也有举止优雅的英国或俄国没落贵族的夫人;她们讲英文,又读诗词;学跳舞钢琴,又习京昆山水画;她动可以飞车骑马打网球玩女子棒球甚至开飞机……,静可以舞文弄墨弹琴练瑜伽……“这就是社会公认的名媛.而活跃在旧上海社交舞台上的真正的交际明星就是名媛.……
  • 豆浆·红烧肉·弄堂里的洗发水·上海味道
  •   上海,充满着活力与动感,也充满着变幻与魔力.很难用一两句话来概括上海,也许正因此而使上海更多地拥有被人想像的空间.……
  • “流落市井“的上海女人
  •   妈妈是个“流落“北京市井的上海女人,她曾经最大的心愿就是我能嫁入豪门,尽管我家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工薪阶层,但这并不妨碍她对我的潜移默化.……
  • 住在上海,我看上海闲话
  •   上海闲话也能说得儒雅   凌惠芬,上海人   如今上海话所能承载的内容除了油盐酱醋的生活以外却实在已经是少而又少了.我们写文章的时候思维的语言是普通话;我们谈天说地讲到稍微阳春白雪一点的内容也不得不用普通话.对我来说,上海话是亲切并且不可缺少的,在这里或者那里精准地表达着我用普通话无法描述的语意.然而,我却也不得不承认,我已经不再具备只凭借上海话而思考而交流的能力了.……
  • 白斩鸡
  •   白斩鸡,始于清代的民间酒店.因烹鸡时不加调味白煮而成,食用时随吃随斩,故称“白斩鸡“.在上海,“小绍兴“白斩鸡的历史要追溯到1943年,创始人章润牛是绍兴乡下人,逃难到上海从在云南路摆鸡粥摊开始,慢慢做大.1996年上海冒出个“振鼎鸡“,创业的老板刘鼎照,据说也是做小生意出身,人相当聪明,不多久就搞成麦当劳式的规模式经营,自办养鸡场.……
  • 上海人的婚姻经济学
  •   让人灼烧的爱情终将过去,人不可能总活在激情之中.爱情老了,婚姻就来了.没有一种关系如夫妻般玄妙.它的玄妙在于:明明是一桩买卖,却披着一件神圣的外衣.以婚姻为名,达到双赢的目的.“婚姻经济学“这一说法,上可大雅,下可大俗,深入到专业的社会学与经济的范畴,浅出到人民币的加减和家庭资源的重整.大多数上海人尤其精于此道.……
  • 上海的碎片
  •   住在上海法租界的30年把我变成了一个布尔乔亚,我不拒绝承认,我也不想改变.我体验那沉重与轻盈的两重性,我体验每一块路砖,每一个幽暗的、没有灯光的窗子,每一个雕花的阳台,红玫瑰就曾从那里走出来,还有那些秀气的男人,积怨的不停的爱着的女人…………
  • 外婆的眼泪
  •   我和老公于上周末专程去上海参加外公九十大寿的宴会.8年未见外公外婆了,见面时外公外婆非常高兴,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 上帝欲使人疯狂,必先让其买房旺财买房日志
  •   旺财(化名),27岁,“新上海人“中年轻一代的典型代表.   1997年,旺财从安徽一个小城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此时,在百货公司工作一辈子的父母已经双双下岗三年.于是,按旺财自己的说法,他的四年大学学费筹措之道是“家里给一部分,爸妈单位捐助一部分,借一部分,我自己挣一部分“.和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一样,四年的浸染,旺财早已喜欢上了上海,喜欢上了这个昔日被冠以“淘金乐土“、“冒险家的乐园“,如今被誉为“经济首都“的城市.理所当然地,他要留下来,这里寄托了他的所有人生梦想,同时,这个城市其实更加需要他这样的年轻人.……
  •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