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化民生与文艺家“走下去”
  • 上期,关注了“文化走出去”命题;本期,聚焦“文化走下去”课题。前者,关乎让外面的世界感动;后者,关乎让自己的人民感动。 经济民生和文化民生,是现代化的一双翅膀,缺一不可。在国不强民不富的阶段,重经济民生轻文化民生,或情有可原。
  • 我与文联——纪念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成立60周年征文活动启事
  • 2010年为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成立60周年。60年来。上海市文联紧密围绕为广大文艺工作者服务的宗旨,积极践行“联络、协调、服务”职能,充分发挥党和政府与广大文艺界之间的桥梁纽带作用,运用各种平台、形式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
  • 文化民生的“上钢样本”
  • 文化的功能不只是国家形象的外宣品,更重要的是满足国内普通公众的精神与情感需要。这是人民精神层面的民生大事。那么,“文化”如何惠泽于民呢?本期以上海世博园区旁的上钢社区为样本。阐述“文化民生”的样貌与意义。与其他高档社区相比,上钢社区的困难群体较多。
  • 影视与文学:拯救还是伤害
  • 针对近年来文学作品改编影视作品取得成功后反过来带动文学作品大卖的现象,出版界有调侃的说法:“影视”与“书”的关系,跟旧时大户人家的女儿出嫁有点像,小姐出嫁,还要有丫头陪嫁。
  • 电影《红色娘子军》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 1962年5月22目,北京政协礼堂,第一届“百花奖”授奖大会及庆祝晚会在这里举行。各界领导人和文艺界知名人士纷纷到场祝贺,盛况空前。 “百花奖”15个奖项一一揭晓,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1960年摄制完成的彩色故事片《红色娘子军》,成功再现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海南妇女在共产党领导下参加革命武装斗争的光辉业绩
  • 传奇影人何非光
  • 提起“何非光”这个名字,很多人不知道,包括电影圈内人。但是,这个中国电影史上富于传奇色彩的人物是绝对不应被湮没和遗忘的。 何非光的人生经历与艺术生涯丰富多彩,跨越两岸三地和日本。涉及影剧两界,能编能导且能演。
  • 仙乐风飘处处闻——访昆曲名家蔡正仁与张静娴
  • 艺术舞台上的经典搭档往往是人们心中的偶像,人们很关心他们成功背后有着怎样的艰辛,他们的近况又如何。从本期开始,本刊推出“艺伴”栏目,和大家一起走近这些艺术上的伙伴,叙叙那弥足珍贵的舞台缘分。
  • 能追无尽景 始是不凡人——乔榛、丁建华黄金搭档30年
  • 在我国配音界,乔榛和丁建华这对“黄金响档”可谓珠联璧合。艺术上,两人配合默契,甚至彼此能读懂对方的眼神;生活中,相互关心和勉励,用丁建华的话说,我们曾是师生,但“乔大哥”与我情同兄妹。30多年的合作,书写着一段艺坛佳话。
  • 翻译与艺术在这里融合——访翻译家草婴与画家女儿盛珊珊
  • 2009年6月。意大利当地时间6日下午,第五十三届威尼斯双年展在切勒托萨(Certosa)岛拉开了帷幕。一件长22米,高2米,题为《开放的长城》的巨型水晶玻璃装置作品,冲击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的眼球。
  • 老李大李和小李——访电影导演李歇浦、李欣和李虹
  • 没有刻意而为,结果一家出了三位导演 “喂,我找李导演。”“请问你找哪个李导演?”这样的对话经常发生在电影导演李歇浦的家里,成为流传甚广的李家特色故事。究其原因,在李歇浦导演的家里,他和他的儿子李欣、女儿李虹,三个人都是导演。
  • 秦文君:我是个可大可小的人
  • 所有80年代出生的人,他们的童年记忆中肯定都有两对兄妹,一对是皮皮鲁和鲁西西,另一对就是“男生贾里”和“女生贾梅”。如今,“皮家爸爸”郑渊洁已经封笔不写《童话大王》很多年,“贾家妈妈”秦文君却从来没有停止为孩子们写小说。
  • 何骏:“心手相畅”竞时流
  • 当由沈鹏先生题写书名、飘着墨香的《何骏书法集》摆在案头,我深深地被一幅幅“奇而正、雄而逸、健而美”的书法作品所震撼。每一次研读先生“用笔老成”的字,都会从心底发出“望之如沐春风,近之奇香沁人肺腑,揽之则不知天下之大”的赞美,并由此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颇多感悟。
  • 海派文化客厅:阿拉全是上海人
  • 春节期间,上海电视传媒重磅出击,以17台节目综艺节目的组合拳,首度占据全国收视榜前三甲,而其中一台以访谈为主的——“阿拉全是上海人”节目(《可凡倾听》)更以智慧的创意、人文的底蕴、以及精彩的构念,获得业界的口碑和观众的欢迎。
  • 旧金山:一场《上海》的视觉盛宴
  • 一场历史与艺术相交融的视觉盛宴《上海》,于近期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赫然登场。这场运筹达4年多之久的视觉艺术展《上海》,由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与上海博物馆、上海历史博物馆、上海美术馆、上海鲁迅纪念馆、上海宣传画艺术中心等联合举办,展期自2010年2月至9月。
  • 双年展创新模式:巡回排演
  • “世博会是关于世界未来的集体性排演,艺术是我们精神和思想的形象排演,上海双年展将是一次国际性巡回排演。”在2010上海双年展新闻通气会上,这段提示性的话语,醒目地打在了屏幕上。
  • 名人传记的法律道德边界
  • 近年间,传记文学悄然勃兴,大有走红之势。然而,不少名人传记一边厢成为排行榜的常客、出版社的宠儿,一边厢却引起传主或传主后人的极大不满,甚至被告上法庭。颇受争议的传记类影视作品还可以用“戏说”作为抵御史学家、名人后人所扔“臭鸡蛋”的挡箭牌,而属于纪实文学范畴的名人传记则处于更为复杂的境地。
  • 海上又吹“越男”风
  • “星期戏曲广播会《浙江男子越剧专场·七尺须男亦婀娜》”近日登临上海,这是浙东海边诸县市送来的山乡民间之风。上海的越剧戏迷,无论男女老少,纷纷为之雀跃,赞不绝口。上海的男子越迷,被引得喉痒,也跃上台去,唱起了本由女子专擅的越讴。
  • 规范汉字请别瞎折腾
  • 作者青青李子撰文说,对于44个汉字“动刀整形”的“规范”,我是反对派之一。理由很简单,这种折腾,看不出必须,麻烦却很多。在这方面其实已经有过很多教训。当年硬要把“林荫道”改成“林阴道”,我也就认了。
  • 文坛价值评判中的“先锋霸权”
  • 以长篇《风相日丽》入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提名的艾伟认为:关于小说的批判性,我是这样想的,批判不是比力气,小说是润物细无声,要先让读者爱上小说世界,然后,读者会慢慢感受人生世道。我不喜欢不经过正常人的逻辑,通过变形,迅速抵达的那种批判性。
  • 成为文化大国应是全体国民的共同追求
  • 易中天撰文说,中国要想成为文化大国,就要有体现出现代文明的中国精神。这里有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是现代文明。所以,照搬老祖宗是不行的。老祖宗不是不能搬,是不能“只搬”、“照搬”。要搬,也得现代化。第二,必须是中国精神。所以,照抄西方人,也是不行的。
  • 文艺揽粹
  • 世博会志愿者论坛,第32届文化讲坛举行 白岩松、王平久、潭晶、黄豆豆、张梓琳、周一围等6位嘉宾,近日相聚世博会志愿者论坛和第32届文化讲坛,与听众们一起深情“拥抱我们大家的世博”。本次活动由世博会宣传及媒体服务指挥部志愿者部与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共同举办。
  • 魏巍:雄文一篇传千古
  • 为编辑《中国现代文学馆馆藏珍品大系·手稿卷》,又翻出了《东方》、《地球的红飘带》、《火凤凰》等小说的手稿。它们都是魏巍老人亲手交给我,由我接收进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如今它们安然无恙,魏巍老人却再也无处寻觅了。
  • 别样的怀念
  • 黄河路的凤阳路口有家经营了十多年的饭店——乾隆美食。冬缘老师爱摄影,也是这家饭店的老板;由于他的关系,我在这里用过几次餐,大多在二楼一间向东的包房。这间包房向西的那面是黄河路,作墙用的玻璃擦得干干净净,白天或者晚上借着昏黄的路灯,都能望见对面一栋英式风格的8层楼老房子,和底楼金晃晃的四个大字:长江公寓。
  • 上海的现实主义
  • 清明将至,细雨霏霏,我来上海,为故去的亲人上坟扫墓。我来过上海多少次?不记得了。因是喝长江水长大的,长江沿岸的城市,都有稔知感。尤其是上海,有骨肉至亲生活在这里,从小到大,来来往往,积累起来,也是许多个日子了,仿佛上海,也就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了。
  • 闲在上海
  • 回首往昔总是觉得日子飞快,不知不觉间在上海学习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两年。事实上自从开始在上海学习,上海便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个关键词,朋友们打电话时总会问:“你现在在上海么?”“你是什么时候从上海回来的?”“还去上海么?”
  • 连续剧要伐
  • 从小到大,我们看港剧,日剧,韩剧,美剧,看到翁美玲演的黄蓉出来,马上魂飞魄散。父母不让看,我们就绝食,好在父母自己也很快迷上黄药师,全家在九寸的电视机前看“相伴到天涯”,深深觉得天堂不过如此。
  • 哪里更High
  • 离去前匆忙煮泡面,李震带了一箱泡面,我们好像要抓紧时间将它们消灭,这种时候总让我想笑。其实超市就在马路对面,可是,在西方厨房没有比吸泡面更有吸引力的了,想好不能再吃,但有一人吸面,立刻连绵成一片。
  • 巴黎王子
  • “看,这位不可测的人,你说说你最爱谁呢?父亲还是母亲?姐妹还是兄弟?”“哦……我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没有姐妹也没有兄弟。”“那朋友呢?”“这……您说了一个我至今还一无所知的词儿。”
  • 还有多少传奇在人间
  • 春晚,王菲的一首《传奇》犹如天籁,给这喧闹世俗的夜晚留下了灵秀擢世的惊鸿一瞥。我算不上王菲的粉丝,但也被这首歌征服了,第二天便急着上网下载。虽说只能下载到李健版的,却并不失望,一样的缠绵悱恻,一样的刻骨铭心,令人动容。
  • 为什么要粉小虎队
  • 舆论都说小虎队是七零八零后粉出来的,好像没六零后什么事儿。的确,小虎队出道的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中后期,正是我们六零后忙工作忙生存忙结婚忙生子的时候。在我,第一次看到小虎队的海报,是在广州至深圳的火车上。
  • 灾难记忆与公民社会的精神重建
  • 废墟、瓦砾、孩子的身躯、哀痛的表情、悲鸣的汽笛……这些曾经震撼过我们的感官和心灵的一切,如今似乎已归于消淡。而且,仅仅一年多一点的时间,灾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公共媒体和公众也很少关心,相关资讯微乎其微。与地震发生之初的资讯情形相比,这一强烈的反差,恍若相隔一个世纪。
  • 从“关周兄弟分手”说到滑稽走向何方
  • 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关栋天、周立波“兄弟分手”事件,已成为人们饭前茶后的热议话题,莫衷一是。我与周立波相识已有20多年,当年他在滑稽舞台上塑造的人物即使是小角色,也很有深度,光彩照人,比起他的同龄甚至前辈都略胜几筹,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滑稽天才。
  • 做—个中国人需要多少本领
  • 做一个中国人需要多大的能耐,这个问题并不幽默。 重庆媒体刊登了一个长篇报道,9岁女孩姗姗(化名)3年换了6个特长班,仍无任何特长兴趣,向父母写下保证书:“我自愿不学钢琴、电子琴、二胡、舞蹈等多样,还包括绘画、武术,我长大后不怨妈妈、爸爸。”
  • 文化民生与文艺家“走下去”
    我与文联——纪念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成立60周年征文活动启事
    [文化热点]
    文化民生的“上钢样本”(胡凌虹)
    [批评先锋]
    影视与文学:拯救还是伤害(刘莉娜)
    [艺坛解密]
    电影《红色娘子军》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信芳)
    [大师背影]
    传奇影人何非光(老老夏)
    [艺伴]
    仙乐风飘处处闻——访昆曲名家蔡正仁与张静娴(程也)
    能追无尽景 始是不凡人——乔榛、丁建华黄金搭档30年(信芳)
    [艺家]
    翻译与艺术在这里融合——访翻译家草婴与画家女儿盛珊珊(马婕)
    老李大李和小李——访电影导演李歇浦、李欣和李虹(程也)
    [艺星]
    秦文君:我是个可大可小的人(刘莉娜)
    何骏:“心手相畅”竞时流(常新人)
    [艺海在线]
    海派文化客厅:阿拉全是上海人(史学东)
    旧金山:一场《上海》的视觉盛宴(张炜)
    双年展创新模式:巡回排演(袁龙海)
    名人传记的法律道德边界(胡凌虹)
    海上又吹“越男”风(魏捷)
    [观点集粹]
    规范汉字请别瞎折腾
    文坛价值评判中的“先锋霸权”
    成为文化大国应是全体国民的共同追求
    [文艺揽粹]
    文艺揽粹
    [访忆]
    魏巍:雄文一篇传千古(许建辉)
    别样的怀念(唐吉慧)
    [印象上海]
    上海的现实主义(池莉)
    闲在上海(乔叶)
    [专栏·尖客]
    连续剧要伐(毛尖)
    [专栏·颖记]
    哪里更High(唐颖)
    [专栏·影想]
    巴黎王子(影子)
    [专栏·甲方乙方]
    还有多少传奇在人间(千里光)
    为什么要粉小虎队(刘利)
    [专栏·闳论]
    灾难记忆与公民社会的精神重建(张闳)
    [文化乱弹]
    从“关周兄弟分手”说到滑稽走向何方(李定国 王风[摄])
    [自由谈]
    做—个中国人需要多少本领(刘洪波)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