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叫座还须叫好,养眼还须养心
  • 毋庸讳言,在所有文艺样式中,电影与市场最缠绕,也最亲近。正是这种缠绕和亲近,才有著名导演们在三亚导演研讨会上的集体纠结:台湾资深导演李行的如下话——"到底是先有明星还是先有导演?演员都是我们造就的,培植他们的。你摆什么谱?我觉得假如能把经纪人制废掉,咱们中国的电影是另外一个面貌。"
  • 当“艺术本位”遭遇“市场本位”——两岸三地著名导演合伙痛骂明星经纪人制度的背后
  • 很多的经纪人、经纪公司,确实希望把演员的所有活动都跟商业关联,跟他们的收入关联。——有时候真想拿一把枪,对着经纪人,砰!——到底是先有明星还是先有导演?演员都是我们造就的,培植他们的。你摆什么谱?我觉得假如能把经纪人制废掉,咱们中国的电影是另外一个面貌!
  • 作为文学城市的上海
  • 2010年末,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了文学大系丛书《海上文学百家文库》,精选了19世纪初期至20世纪中叶、在上海地区活动过的270多位作家的近6000万字代表作品,汇编成131卷。这套在世博年出版的《海上文学百家文库》,可以说充分展示出上海在文学文化领域的志向与视野。近代以来上海文学曾占据了中国文学的半壁江山。
  • 当代中国文学:现实与理想
  • 前不久,由江苏省作家协会、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南京大学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中心共同主办,《钟山》杂志社、江苏文艺出版社承办的"第二届中国当代文学·南京论坛"在南京举行。这次论坛对当代文学,尤其是21世纪当代文学进行了全方位的梳理、探讨与展望,
  •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傅聪与他的非凡家族
  • 2010年,19世纪浪漫主义最伟大的音乐家肖邦诞辰200周年,全球以各种各样的活动纪念这位享誉世界的"钢琴诗人"。2010年,自然也成了钢琴大师傅聪最忙碌的年份。作为1955年就获国际钢琴大赛肖邦奖的神童,被已故德国大作家赫尔曼·黑塞称为"肖邦作品的真正诠释者",
  • 任桂珍还说“俺家乡好”
  • "一座座青山紧相连,一朵朵白云绕山间……谁不说俺家乡好,得儿哟咿儿哟,鱼水难分一家人。"这首著名电影《红日》中的插曲《谁不说俺家乡好》,演唱者就是当年上海歌剧院的歌唱演员任桂珍。随着她那清新、甜美、富有韵味的歌声,《谁不说俺家乡好》走进了人们的心田。近半个世纪来,这首插曲传唱于海内外,歌曲的影响程度甚至超过了电影本身,至今它仍情深意长地在人们耳畔久久回响。
  • 奚美娟:朴实无华,光彩照人
  • 奚美娟转身投入影视之前,我只知道她是上海戏剧学院的高才生尖子,很早蜚声剧坛。在话剧舞台上,她在一部部话剧《枯木逢春》《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国梦》《训悍记》等中,塑造了众多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这些角色也为她夺得了中国戏剧界设立的梅花奖、白玉兰奖、文化部颁发的优秀演员奖。
  • 聆听马革顺先生的故事
  • 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的演播厅里非常安静,《往事》栏目的专题片《马革顺的人生影像》正在进行现场录相。除了主持人刘凝与嘉宾马革顺先生的交谈声,再没有其它声响。我和马老的爱人薛老师坐在场边的沙发上,屏气凝神地注意着拍摄区域,全神贯注地听着。那感觉,如同聆听马老指挥的合唱团用美妙的多声部吟唱出《受膏者》等一首首天籁之音。只不过,此时此刻,我是在聆听这位九十七岁的合唱指挥界泰斗、音乐教育家马革顺教授讲述他自己的人生故事……
  • 余红仙:珠落玉盘,余音绕梁
  • 2010年11月25日下午,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成立60周年纪念大会在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举行。在放映《文联60年》专题片时,一组演唱为毛泽东诗词谱曲的评弹《蝶恋花·答李淑一》和中央领导嘻笑鼓掌的精彩镜头,令正坐在前排观看的一位演员激动万分,她就是当年演唱的演员、后被誉为评弹界"金嗓子"的弹词表演艺术家余红仙。
  • 陈少云:最是那过瘾叫人痴迷
  • 陈少云国家一级演员,上海京剧院著名麒派老生,获过各种奖项,如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中国戏剧节优秀演员奖、第三届中国京剧艺术节表演奖、第十一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文化部"文华表演奖"。是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上海剧协副主席、周信芳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京剧"代表性传承人。2008年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授予的第五届国家特别荣誉表演奖。2008年到2011年连续四年获得"上海文艺家"称号。从艺五十多年来,主演过一百多出剧目,代表作品有麒派剧目《萧何月下追韩信》《楚汉争》《清风亭》等,还有新编京剧《宰相刘罗锅》《狸猫换太子》《十五贯》等,以及2010年荣登国家精品工程榜首的《成败萧何》。
  • 外滩“艺事”——摄影家、画家、导演眼中的外滩
  • 恐怕再没有一个地方,能像外滩这样深刻地代表着上海。它是上海都市最初的轮廓线,殖民主义的标志物,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中国全球化的中心,上海城市近代化的起点。从1843年外黄浦荒芜的泥滩上出现第一座洋楼,到1949年人民解放军跨过外白渡桥,上海全境解放,外滩见证了上海无数的沧桑往事,
  • 于本正:抓住感情的弦拼命弹
  • 影院内,当银屏中的男主人公李高成把吃饭的台子掀掉时,全场观众鼓起了掌;影片放完后,有些地方的观众放起了鞭炮。这部影片就是《生死抉择》,从暑期一直上映到国庆节期间,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观影高潮,自发购票的观众排成了长队。
  • 上海应在开放环境和机制上迈开坚实步伐
  • 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网站刊载题为《促进文化发展的开放环境与开放机制研究》的调研报告指出,目前,各方面对上海文化发展现状批评较多,有不少批评属于"望子成龙"式的期待,说明方方面面对于上海的文化发展寄予厚望。上海理应在开放环境和机制上迈开坚实的步伐。
  • 沪上著名艺术家出席中国文学艺术界春节大联欢
  • 春节前夕,北京人民大会堂大宴会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由中国文联主办的"百花迎春——中国文学艺术界2011春节大联欢"隆重举行。上海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著名音乐教育家周小燕由上海市文联工作人员陪同赴京出席了联欢会。
  • 社区合唱团走进“金色大厅”
  • 维也纳当地时间2011年1月25日晚,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上海广播电视台、奥中友协、奥中文化交流协会共同主办的"2011年中国新年音乐会"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上演。由市文联党组副书记、专职副主席何麟任团长的文联代表团,携陆家嘴金融中心合唱团受邀在本次音乐会上精彩亮相,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 追思杰出电影评论家梅朵
  • 他的一生从未参与过电影创作,却被视作一位真正的电影人。他的名字与《大众电影》、《文汇电影时报》等紧密相连。2011年元月25日,由上影集团、文汇报社、上海影协、上海电影资料馆、上海影评学会联合举办的杰出的电影评论家梅朵先生追思会在沪举行,
  • 一个文学流派的消逝
  • 从报上得知,作为"山药蛋派"的最后一位主将,作家胡正已于2011年1月17日在太原去世,享年87岁。"山药蛋派"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形成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中期的一个重要的文学流派,领衔人物是赵树理,紧随其后的是人称"西李马胡孙"的西戎、李束为、马烽、胡正和孙谦。他们都是山西农村土生土长的作家,都有深厚的农村生活基础和共同的艺术志趣及追求,一时佳作迭出,颇受广大农民读者的喜爱。
  • “神曲”《忐忑》何以蹿红
  • 央视春节期间破天荒转播《网络春晚》,很多网络红人纷纷亮相,其中最惹人瞩目的当推龚琳娜的《忐忑》。这首没有实质歌词的"神曲",被她唱得很High,流行元素像岩浆迸发,颇能感染人。不过,网络内外,也有不少人对此"神曲"不以为然。
  • 上海三题
  • 我与上海1996年年底,乘友人车在京城二环路上行驶,快车飘然如船。友人问:多久未去过上海了?想了想,已整10年。这几年,上海变化可就大了,友人说:"一年一个样儿呢。""有多大?""怎么给你说呢?"
  • 遥远的上海
  • 对我来说,上海非常之遥远。小时候住在一个贫穷省份的贫民区里,听大人们说起上海,就像在说外国。十里洋场,冒险家乐园,纸醉金迷,花天酒地,穷奢极欲,让人恐惧又让人神往。上海的一切:从手表到袜子、从糖果到雪花膏、从发型到裤腿……几乎没有一样不是最高级的。有家人上海有远亲,便成
  • 文化与经济发展不一定同步
  • 王蒙在《新华每日电讯》上撰文说,文化和经济的发展既是同步的,又是不同步的。同步,你得有经济力量,老百姓得温饱,如果老百姓还在温饱线之下,你天天讲文化,人家听都听不进去;它又是不同步的,比如说经济上中东的石油国家发展得最好,
  • 作家应该试图寻找稳定的价值
  • 北师大教授张清华在《上海文学》撰文说,我觉得作家“始终走在时代前面”是靠不住的,作家应该试图寻找稳定的价值。文学这么多年经历了风风雨雨,出现了很多“弄潮儿”,但随着时间过去,历史较长一段时期里,弄潮儿就渐渐淡出了,他的意义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他们总是试图超前,而不是寻找一个稳定的文化价值体系作为认同的标准,这应该引起更年轻一代作家的重视。
  • 政协委员说文化“沪逃”
  • 《联合时报》记者陈丽霞报道说:在一次上海政协召开的围绕提升城市软实力的座谈会上,有一政协委员语惊四座:“北京、广州有‘北漂’、‘粤漂’,上海有的却是‘沪逃’!”“上海城市的凝聚力在涣散。”
  • 2010上海文艺创作和重大文化活动颁奖仪式举行
  • 2010上海文艺创作和重大文化活动颁奖仪式,近日在锦江小礼堂举行。京剧《成败萧何》、昆剧《长生殿》(精华版)、木偶剧《卖火柴的小女孩》、杂剧《腾越——跳板》、电影《建国大业》、电视连续剧《我的青春谁做主》等9部舞台、影视、文学作品获评年度文艺创作精品,蔡正仁、陈少云、胡蓉蓉、凌桂明、梁定东等10位艺术家荣获年度文艺家荣誉奖。
  • 首届“锦绣文学大奖”揭晓
  • 为了推动当代原创小说的蓬勃发展,打造培养未来文学名家的重要平台,在上海市作家协会和上海文艺出版集团的支持下,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收获》杂志社、《小说界》杂志社、《上海文学》杂志社、《萌芽》杂志社和《上海壹周》报社六家专业机构联合主办的上海首届“锦绣文学大奖”目前揭晓,
  • 著名作曲家黄准《向前进,向前进!——我的自传》出版首发
  • 为彰显黄准对中国电影、音乐事业所做出的突出贡献,激励中青年文艺工作者学习前辈、继承传统、开拓创新,中国电影音乐学会、上海电影家协会、上海音乐家协会、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音乐出版社、上海永乐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天天渔港餐饮有限公司、福寿园集团联合主办的“岁月的河汇成歌——热烈恭贺著名作曲家黄准《向前进,向前进!——我的自传》出版酋发活动”在上海举行。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东,
  • 上海文艺界新春团拜会举行
  • 2011年上海文艺界新春团拜会目前在上海文艺活动中心隆重举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杨振武出席并致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钟燕群,市政协副主席钱景林以及数百位文艺工作者欢聚一堂。简朴而隆重的团拜会充满了欢声笑语,市文联主席吴贻弓向辛勤耕耘在文艺园地的广大文艺工作者致以节日的祝福;备剧种名家新秀纷纷登台,精彩节目高潮迭起,为团拜会平添了热闹的气氛。
  • 甜过初恋
  • 纽约哥大地铁站,一个看上去有二百岁的老太太走进车厢,我忙站起来给她让座,她却摇摇头示意不用,并且高贵地耸了耸肩膀。我便敬畏地瞻仰了一下她,发现她的帽子上绣了一行字,意思是:我内心住着一个娼妓。
  • 千万保重身体
  • 过去,我最喜欢看的电视节目是相声,还有小品。眼下,我最舍不得看的还是这两档节目。因为我深深感到相声演员小品演员实在太不注意身体,他们为什么要赤身露体地无私地把一切都奉献给观众呢?为什么要奋不顾身呢?现在是商品经济了嘛!
  • 淡水路
  • 新年后第一天的北京还是美的,因为下雪了。原籍江浙沪一带的人对于下雪总怀有和北地人不一样的好感,因为它能给人带来奇迹发生般的快乐而顺从的心情,像捐过了门槛领受了祝福的祥林嫂。白色的小雪片细密地从铅灰阴霾的天空落下,飘渺而迅速,街对面的旧楼变得模糊不清,仿佛一个印象派画家的梦境。
  • 红色摄影与国家形象的建构
  • 中国的现代摄影一直和民族国家自我意识的建构密切相关。这个新的技术一开始是简单的照相术,由外来者以及后来一些商业性的照相馆,用于日常生活和旅游记录的模式来进行的摄影。
  • 与其假正经不如还俗
  • 春晚后的一个晚上,看凤凰台转播的一档台湾春节娱乐节目,由吴宗宪主持。节目大致是一些娱乐男女,分几个队,游戏比赛。所谓游戏近乎恶作剧,比如一分钟内往嘴巴内塞24根小香肠、嘴对嘴传递红包、男女互相用嘴叼走对方身上所挂贴的金币或巧克力等。香肠是不能吃下去的,最后嘴巴塞爆,就干脆插进自己的鼻孔了;传递红包只许用嘴,而且男女夹花,异性相传,尽管隔着层纸,但怎么看也是在亲嘴……
  • 无视是一种最大的轻视
  • 看春晚是在老家看的,老家是湘中的一个小镇,老老少少三四十口人,男男女女,各行各业,工人、农民、公务员、教师……在我看来,他们不激进也不落后,品味不高也不低,代表着我们这个最古老国度的老百姓平均水准,然而就算是这样一群人,也被春晚看得东倒西歪,酣声四起,连我那十分热爱央视的妈也轻轻抱怨了一句,今年的春晚很没意思。
  • 词汇的禁忌
  • 名目繁多的各种"禁忌"是人类社会自远古以来的普遍现象,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的经典著作《金枝》将原始社会的禁忌行为作了分门别类的深入研究。其中之一,就是词汇的禁忌。直到现在,所有社会仍有各种各样的词汇的禁忌。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种种禁忌,包括词汇的禁忌,毕竟是越来越少。因此,词汇禁忌的多少,往往可作为时代、社会"发达"与否的标志之一。
  • 不看电视久矣
  • 在这个被许多人讴歌的"信息时代",我正在竭力反其道而行之。不看电视久矣——我已经七年不看任何电视节目,不上网看任何新闻了。我唯一了解时事的途径是看纸质报纸和杂志。这样做并不是我要标榜自己特立独行,也不是我虚伪——我自己仍不时在电视台做电视节目,我每四天更新自己的博客,甚至还主持着一个小网站,这很容易让人怀疑我虚伪。我这样做最初是出于朴素的想法,后来则找到了理论的支持。
  • 中国民主化的最小成本和最佳途径
  • 中国要不要民主?如果民主会导致混乱,甚至国家的解体,中国领导人和民众就没有理由去追求它,在中国推进民主政治改革的共识就不复存在。我希望澄清的是,民主不是你想不想要的问题,而是必然的。建设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我们的根本目标。
  • 叫座还须叫好,养眼还须养心
    当“艺术本位”遭遇“市场本位”——两岸三地著名导演合伙痛骂明星经纪人制度的背后
    作为文学城市的上海
    当代中国文学:现实与理想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傅聪与他的非凡家族(马婕)
    任桂珍还说“俺家乡好”(信芳)
    奚美娟:朴实无华,光彩照人(罗君)
    聆听马革顺先生的故事(詹咏)
    余红仙:珠落玉盘,余音绕梁(信芳)
    陈少云:最是那过瘾叫人痴迷(程也)
    外滩“艺事”——摄影家、画家、导演眼中的外滩(刘莉娜)
    于本正:抓住感情的弦拼命弹(胡凌虹)
    上海应在开放环境和机制上迈开坚实步伐(伐展)
    沪上著名艺术家出席中国文学艺术界春节大联欢(连罗)
    社区合唱团走进“金色大厅”(殷郡)
    追思杰出电影评论家梅朵(邵玲 黄一庆)
    一个文学流派的消逝(金星)
    “神曲”《忐忑》何以蹿红(和菜头)
    上海三题(周涛)
    遥远的上海(陈世旭[1,2])
    文化与经济发展不一定同步
    作家应该试图寻找稳定的价值
    政协委员说文化“沪逃”
    2010上海文艺创作和重大文化活动颁奖仪式举行
    首届“锦绣文学大奖”揭晓
    著名作曲家黄准《向前进,向前进!——我的自传》出版首发
    上海文艺界新春团拜会举行
    甜过初恋(毛尖)
    千万保重身体(童孟侯)
    淡水路(影子)
    红色摄影与国家形象的建构(张闳)
    与其假正经不如还俗(千里光)
    无视是一种最大的轻视(黄佟佟)
    词汇的禁忌(雷颐)
    不看电视久矣(江晓原)
    中国民主化的最小成本和最佳途径(俞可平[1,2,3])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