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原创:将纸上总谱变成现场音响
  • 作为上海的一张文化名片,“上海之春”对于这座文化都市的意义举足轻重。曾几何时,她是中国原创音乐的重要源头,音乐人与观众怀着朝圣般的心情,翘首以盼她的一度废痢翩降临.因为,她总能带给人们惊喜,展现炫丽美姿:或含羞回眸,或艳光四射。
  • “上海之春”能否永葆原创春天
  • 朱践耳现在很多人用通俗的眼光看交响乐,这就会出现问题。交响乐是提高性的,能听懂的人不多。所以我认为应该有多种评价标准,不能仅仅以商业标准统一要求。音乐要发展应该百花齐放,各个门类都不能偏废。
  • 用年轻的方式传播古老的艺术
  • 2011年4月16日是个本该“春眠不觉晓”的周末,然而早晨9点不到。上海电视台9楼的会议厅“阳光教室”里就坐满了人,仔细看,人群里既有市里分管文化的领导们,又有平日里只在专题报告里看见名字的专家和评论家们,还有那些戏曲界如雷贯耳的名角们——他们中的几位都已年高八九十岁,平日里已经很少在舞台亮相了。人群里还穿梭着一些年轻的媒体人,可是今天他们没有架着镜头或者举着话筒,他们大多散坐在昕众席上,聆听,甚至笔记——当然。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不用纸笔。而是手指快速掠过电脑键盘,把与会专家们思想的火花迅速凝固成营养。
  • 当代汉语写作的世界性意义
  •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在经济上取得的成就吸引了世界的关注。中国如何在文化上给当今世界提供更多的精神资源,贯怕览为人们普遍关注的问题。当代中国文化如何构成当今世界文化中最有活力的部分,也成为中国及世界知识分子关心的问题。作为中国当代文化中富有活力的部分,当代汉语文学的发展如何?艺术价值如何评价?汉语文学放在世界文学体系中如何定位?作家如何在世界背景中认识我们写作的意义争这些都成为21世纪初中国文学豸£必须面对的课题。
  • 戏剧演出市场之“虑”
  • 由上海市戏剧家协会主办,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上海演艺工作者联合会协办的“上海戏剧演出市场研讨会”日前在上海市文联召开,来自演艺管理界和戏剧界的专家,就如何健全完善上海的戏剧演出市场,演出市场如何匹配上海文化大都市的建设等议题,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讨。归结起来,大抵集中在一个“虑”字:既有对市场有序化不足之“忧虑”,也有对市场拓展未来构想之“考虑”。专家们认为,戏剧演出市场的制度建设,制度安排才是从“忧虑”走向“规律’’的要素,其问的路有多长,考验我们的智慧。
  • 姜椿芳:从“俄国通”到“狄德罗”
  • 1988年1月6日。新华社播发了首都各界群众送别姜椿芳的消息:“中国大百科全书刚刚屹立在世界百科之林,中国百科事业的奠基人却与世长辞了。1987年12月17日,他在北京被癌症夺去生命,享年75岁。八宝山革命公墓的大礼堂里响起哀乐。首都各界群众近千人今天上午来到这里,向这位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忠诚战士、著名的翻译家和编辑出版家沉痛告别。”
  • 韩再芬:黄梅戏女驸马
  • 《徽州女人》后台化妆间的门口。演员们呈半圆形围着一个女子,只见她身材高挑,已经装扮好的脸上抹着红红的腮红,斜挑的凤眼透着妩媚。她正表情严肃地用纯正的方言对大家做着上舞台前的叮嘱。人群散开,“徽州女人”匆匆走向候场区。回过头来,笑靥如花:“你好啊,我们随后再聊。”我点点头,我知道,此刻的她是属于舞台的。她就是著名黄梅戏艺术家韩再芬。
  • 钱惠丽:越地雅音梅花飘香
  • 她创纪录地演了l000多场《红楼梦》,扮了20多年的贾宝玉,在潜心传承“徐派”艺术的同时,不忘不断突破、创新;她一反常态,工小生的却演起了女旦,在越剧《舞台姐妹》中演活了那位不招人喜欢的女人邢月红;她让韩非子走上了舞台,在纤柔委婉、诗意缠绵的越剧中,唱晌了一个思想者铿锵豪迈的悲壮情怀——她就是钱惠丽,享有“多面小生”的美誉。
  • 史依弘:将京剧进行到底
  • 岁月老去,200多年历史的京剧渐行渐远,曾经影响十几代人的铿锵国剧,在好多年轻人眼里,依稀已是前朝遗事了。那种一唱三叹的嗟叹,那种“端着架子的拿腔拿调”,那种慢,离当下的那种快,已太遥远了。曾经向天而歌的悲壮大戏,仿佛已离你而去,成为我们记忆中闪光的碎片。
  • 陈琪:有作为才有地位
  • 坐在陈琪美协办公室的小沙发上,迎面就是一扇正对着延安西路高架桥的木格落地窗,窗户的式样和整个文联的办公小楼一样古色古香,可是隔音很好,在一派静谧中看着高架上的小车一辆辆默剧般滑过窗外,忽然有一种“生活在别处”的感觉。
  • 杨元昌:人物摄影的观念表现
  • 出自书香门第的杨元昌,良好的家庭环境使得他自幼就热爱艺术。他从小就学习画画,并且在“文革”中到处都是领袖画像的社会实践中,锻炼了自己的动手能力和创作能力,因此,他能够在摄影创作中如此“有感觉”,得益于他的美术功底和造型能力。
  • 百岁杨绛的情感家园
  • 上海世博会倒计时进入100天时,上海《文汇报》世博特刊想邀请一位百岁文化老人题一个词。观遍文坛他们自然想到了出生于1911年的杨绛先生。经过一番电话联系,出人意料的顺利,一百岁的杨绛提笔熠熠写下:“百年梦圆,近在百日”八个丽字。文后落款“百岁杨绛敬贺”。
  • 九十三岁的钱谷融先生
  • 今年华师大60周年校庆,我所在的杂志社这期要做“我们是师大人”的头条。开会时说要请谁谁写稿,说到了请钱谷融先生。90多岁的他还能不能写呢,大家心里直嘀咕。我打手机向他约稿,又用座机打了一次,他说我讲的记不清楚,最好能写在纸上,我想也是,毕竟90多岁的老人了。
  • 说说我的“老大哥”刘琼
  • 刘琼,电影圈里的朋友都亲切地唤他“老刘”。就像唤金焰“老金”,唤舒适“阿舒”,唤韩非“小韩”,唤孙景璐“小孙”,都是挚友的爱称。我唤刘琼“老大哥”,但他经常叫我“小赤佬”(有“小家伙”之意),也是亲昵的爱称。
  • 我的“戏迷”生涯
  • 人活在世界上,总要有点情趣,有点业余爱好,否则就活得太累,太枯燥,太没意思了。我现在已是耄耋之年,我经常跟研究生们打交道,上课,开学术讨论会,审批学术论文,平时忙得不亦乐乎。精神劳动不比体力劳动的强度差,心灵的弦绷得过紧,对身心健康有损害。真正懂得工作的人,也一定善于休息,会找乐趣。唱流行歌曲、听摇滚乐、跳摇摆舞,那是年轻人精神宣泄之道,对我来说,则格格不入。我有我自己的爱好,那就是京剧艺术。
  • 我的电影资料馆
  • 1939年春节,上海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上新落成的沪光大戏院上映“贺岁片”《木兰从军》,引起轰动。当年我还是一个淘气的小男孩,也跟着大人一起去凑热闹,并由此对电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成为一名“小粉丝”。电影院随票赠送的一张电影说明书和一张女主演陈云裳的签名照,也就成为我珍贵的收藏品。长大以后。每逢星期天,我就步行到离家较近的光华大戏院相思派亚大戏院去观看早场电影,并开始收藏各种电影资料说明书、电影杂志和影星照片等)。几十年如一日,虽然经历了“文革”,藏品有所丢失,但丢失了又从头开始,从不停息。
  • 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
  • 人民日报评论部发表《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说:同样看待一件商品价格,有人显得很“淡定”,有人表示“鸭梨”很大;同样面对一桩刑事案件,有人焦虑等待“正义到来”,有人则在寻找“程序瑕疵”;同样衡量一项改革措施,有人双手赞成,有人却提出质疑……今天的中国社会,正处在一个思想和文化多元、多样、多变的时代。这无疑是一个历史性变化。从一种声音到百花齐放,从千人一面到丰富多元,反映出思想的极大解放,也体现着中国的前进方位:在改革深水区和攻坚期,不同利益的调整与博弈,自然带来不同诉求的表达;随着开放扩大和全球化深入,传统与现代、国外与本土,不同价值观念也必然产生碰撞交锋。
  • “主旋律”的共识化问题
  • 北京日报发表中央党校教授辛鸣的文章说,一个社会不可能没有“主旋律”,一个社会也必须倡导自己的“主旋律”。但一个社会事实上的“主旋律”与所倡导的“主旋律”之间往往可能不尽吻合。培育共识是“主旋律”建设的第一步。之所以要强调其识,是因为现在有一些同志对于“主旋律”的理解存在误区。比如,有人提出这样一种观点:思想乱了社会才乱,用“主旋律”把思想统一起来搞“清一色”、“一刀切”,不就没那么多麻烦了吗?其实,这种想法在现代社会不仅是一厢情愿,简直是天方夜谭。
  • 上海世博摄影作品展成功亮相德国汉堡豫园
  • 由上海市文联、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及上海市摄影家协会联合主办的“2010年上海世博摄影作品展”近日在德国汉堡豫园隆重开幕。展览共展出上海摄影家记录的精彩世博照片90幅,包括了『博』览·玩味、『博』秀·品味、『博』雅·回味、你『博』我——德国篇共四个板块。展览从不同视角纪录整个世博期间的精彩篇章,用一幅幅摄影作品向人们再现上海世博的盛况,让世界再次感受和体验上海世博的成功和精彩,吸引了大量德国观众。
  • 2011上海版画年度精选展开幕
  • 目前,由上海市美协、上海图书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主办的2011上海版画年度精选展在上海图书馆第一展厅开幕。本次展览是今年上海版画艺术的首次重要盛会,今年正值中国新兴版画运动BO周年,上海版画年度精选展作为“201l中国版画年”系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共展出作品80余幅,涵盖了沪上老中青三代版画家的优秀作品。上海是中国新兴版画运动的诞生地,是中国版画艺术发展的重要平台和版画创作的主要城市。
  • 上海电影界隆重纪念著名电影艺术家孙瑜先生诞辰111周年
  • 目前,上海电影家协会联合中国电影资料馆、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共同举办了纪念著名电影艺术家孙瑜先生诞辰lll周年系列活动。孙瑜先生是中国电影界杰出的先驱。20世纪二十年代起,他先后编导了20多部影片,写下了中国电影史上的光辉篇章,其中《故都春梦》《野草闲花》《小玩意》《体育皇后》《大路》《长空万里》《鲁班的传说》等经典佳作至今仍脍炙人口。
  • 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创作中心揭牌
  • 位于上海市秦皇岛路32号的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仓4作中心近日正式揭牌。上海市文联领导以及众多著名艺术家,上海美协油画创作高研班、沙龙创作班、新闻界朋友等100余人出席了揭牌仪式。近年来,上海的美术事业蓬勃发展,为了进一步拓展展示交流的平台,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与上海市黄浦江两岸开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经过多次切磋协商,决定合作成立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创作中心,
  • 上海评弹团开启——系列纪念“60周年”团庆活动
  • 作为全国评弹界第一个成立的国家剧团,上海评弹团在今年迎来了建团60周年的生曰。近日,上海评弹团开始启动一系列团庆活动,从5月一直到11月,上海评弹团将相继推出苏浙沪巡演、港台巡演、红色经典系列专场等多个系列的演出。历时半年的庆祝活动中,上海评弹团的演出足迹将遍布苏浙沪三地,并将远行至北京乃至港台地区。
  • 我的上海情结
  • 如果照时新的说法,对什么迷恋就叫什么“情结”的话,我要说,我有“上海情结”了。
  • 把浴缸的塞子拔掉
  • 记者去采访精神科权威。权威说:“我曾给患者出过这样一道题,我问他们,浴缸里装满了水,想把水弄出来是用勺快,还是用盆快?”记者插嘴说:“正常的人会用盆是么?”权威看一眼记者,说:“正常的人会把浴缸的塞子拔掉。”
  • “大师”虚拟得很
  • 我读文章就像我购买油画一样,不大看重这个画家是什么大学毕业的,是什么家的协会会员,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更对他的“人肉”不感兴趣。我看到我中意的油画,只要囊中不太羞涩,就买下;我发现喜欢的文章就读。
  • 《我》(一)
  • 现在,让我尽情地呼吸一口这舞台上的空气,我回来了,回到了我的舞台上,我,只是我。没有什么角色需要我去隐藏“我”的性格,也没有服装掩盖“我”的真相,不过,最重要的是没有别的什么人站在这儿,假装他们是“我”的一部分,在这里只有我和“我”。我,在舞台上看见了“我”,“我”坐在靠近剧院顶部最后一排的那个座位上,看着舞台上的我。Excuse me,Miss,you have to start,It’S show time,好吧,让我看看我能做些什么……
  • 何为“中国”,怎样“模式”
  • 据称,所谓“中国模式”概念最初由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乔舒亚·库珀·雷默于2004年提出。在北京召开的一次学术会议上,雷默发表见解认为中国的发展模式是一种适合中国国情和社会需要的发展途径,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艰苦努力、主动创新和大胆实验;二是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利益;三是循序渐进、积聚能量。这些说法后来又被称之为“北京共识”。据称,所谓“北京共识”乃是对“中国模式”的一次总结的尝试,并认为可以替代“华盛顿共识”而成为后发现代性国家的共同模式。
  • 圣者,齐先生——我看《巨流河》
  • 巨流河的水日夜奔流。她发源于河北七老图山脉的光头山,流过内蒙,又流过吉林和辽宁,最后流入渤海。她是中国七大河流之一,也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她被人们称为母亲河。
  • 说他好,还是说他坏?
  • 人人都说好的《巨流河》放在案头摆了很久,一直鼓不起勇气读,前天终于读了,一读就不能放手。这是台湾政治老人齐世英的女公子齐邦嫒的人生回忆录,文字朴素而美,深情而节制,国家大事都不去说了,我喜欢的是她与飞虎队空军张大飞的一段情——
  • 报纸文化版的“消瘦”或“消失”
  • 一直很关注冯骥才,一是他因人高马大而鹤立鸡群,二是作为一个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他常有惊人之语和惊人之举。据报载,在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于梅地亚两会中心举行的主题为“政协委员谈文化建设”的记者会上,身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的冯骥才直言不讳地指出:现在有的媒体版面有过分娱乐化的倾向,甚至于只有娱乐版而没有文化版了。
  • 排除极左极右思维
  • 极左与极右是摇摆的两极。当一个民族经常选择极端思考方式时,说明这个民族缺乏理性的思考精神,在制度架构中缺乏公开公平的博弈平台。所有这一切,在中国追求现代化与工业化的百年近代史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 原创:将纸上总谱变成现场音响
    [文化热点]
    “上海之春”能否永葆原创春天(胡凌虹)
    用年轻的方式传播古老的艺术(刘莉娜)
    [批评先锋]
    当代汉语写作的世界性意义(宗和[采编])
    戏剧演出市场之“虑”(海风[采编])
    [大师背影]
    姜椿芳:从“俄国通”到“狄德罗”(信芳)
    [艺星]
    韩再芬:黄梅戏女驸马(程也)
    钱惠丽:越地雅音梅花飘香(信芳)
    史依弘:将京剧进行到底(徐约维)
    陈琪:有作为才有地位(刘莉娜)
    杨元昌:人物摄影的观念表现(张运榜)
    [访忆]
    百岁杨绛的情感家园(乌尔沁)
    九十三岁的钱谷融先生(李天靖)
    说说我的“老大哥”刘琼(顾也鲁[遗作] 黄一庆[整理])
    [自述]
    我的“戏迷”生涯(张德林)
    我的电影资料馆(赵士荟)
    [观点集粹]
    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
    “主旋律”的共识化问题
    [文艺揽粹]
    上海世博摄影作品展成功亮相德国汉堡豫园
    2011上海版画年度精选展开幕
    上海电影界隆重纪念著名电影艺术家孙瑜先生诞辰111周年
    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创作中心揭牌

    上海评弹团开启——系列纪念“60周年”团庆活动
    [印象上海]
    我的上海情结(马识途)
    [专栏·尖客]
    把浴缸的塞子拔掉(毛尖)
    [专栏·童言]
    “大师”虚拟得很(童孟侯)
    [专栏·影想]
    《我》(一)(影子)
    [专栏·闳论]
    何为“中国”,怎样“模式”(张闳)
    [专栏·甲方乙方]
    圣者,齐先生——我看《巨流河》(千里光)
    说他好,还是说他坏?(黄佟佟)
    [文化乱弹]
    报纸文化版的“消瘦”或“消失”(金星)
    [自由谈]
    排除极左极右思维(叶檀)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