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鲜活的主旋律
  • 总政话剧团亮相于东方艺术中心的三台话剧《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生命档案》《黄土谣》,乃近年中国话剧界的三枚硕果。它们以阳刚之美、正气之神、睿智之思、厚重之情,一扫泛娱乐化时代的萎靡之态,不但提气鼓劲、振奋人心,而且深刻打动观众心灵。如今收获的交口称颂,实至名归。而与此同时,也引发了对“主旋律作品”的再度热议与思考。
  • 主旋律的现实呼唤与反思力量总政话剧团来沪展演之启迪
  • 庆祝建党90周年之际。文艺界人士纷纷行动起来,以各类优秀作品和各种文艺活动向党献礼。近日上海,在丰富多彩的“主旋律”大合唱中.总政话剧团来沪展演的三部话剧《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生命档案》和《黄土谣》显得尤为骊且。
  • 文化惠民的“软件配套工程”
  • 如果说,经济民生和文化民生是社会发展的两条腿,那么改革开放几十年,社会发展的这两条腿,按照温家宝总理的说法,是“跛脚”的,后者显然“腿短”很多。于是近年来,国家政府加大了文化民生的投入,而“文化惠民”也渐成一个热门语汇。
  • 81年前,“左联”在上海诞生
  • 在著名的上海多伦路文化街南端,201弄弄口竖立着一块石碑,上写:“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大会地点——原中华艺术大学”。沿着弄路,不到20米处,一幢带有花园的小楼突兀而立,这就是原中华艺术大学,陈望道任校长,夏衍为教务长。81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简称左联)成立大会就在这里举行。至此,新诞生的左联,以笔为戟,叱咤风云,虽仅存世6年,但却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留下了一块巨大的丰碑。
  • 当代文学如何让海外读者摘下“眼镜”
  • 中国文学历史悠久,名著名家灿若群星,在中国社会发展变迁的不同时期。众多时代特色鲜明。真切感人至深的优秀文学作品和大批艺术造诣精湛、睿智高远练达的优秀作家向广大读者传递着思想和智慧,促进着社会的文明与进步。然而,虽然中国文学作品目前已达到相当高度,但由于文化差异.语言障碍以及海外市场开拓不力等原因,外国读者一直无法领略中国当代文学的风采。近年来,虽然向世界介绍中国文化的步伐有所加快。但仅限于古籍经典,当代作品很少涉及,这使很多外国人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旧时影像,难免误读中国。更有人认为,。正是外国人对中国文学缺乏了解,才使得中国作家频频与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
  • 秦怡:大爱铸就了永恒的美丽
  • 在文联举行的各种活动中,经常能碰到美丽优雅的秦怡老师,于是趁机会赶紧约专访,秦老师一口答应,只因她的日程一直排得满满的,具体的采访时间难以确定。终于,在一个温暖的午后,我们应约来到了秦怡老师的家。洒满了阳光的客厅有些局促却温馨无比,二三十座奖杯井然有序地摆放于桌上,其中包括首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女主角奖、
  • 王昆:为人民唱响革命的高音
  • 六月的阳光痴痴地趴在东方歌舞团排练厅的窗上,为看清每天的排练而移动着,窗棂的影子投在演员们的脚下。人们正在为庆祝建党90周年排练民族歌剧《白毛女》。有一位老人表情投入地倾听着,时而朝身边的导演低语着什么,时而情不自禁地打起拍子。当年纪如同自己孙辈的“白毛女”上场时,她的眼里显出独特的光彩,和着那烂熟于心的旋律,嘴唇翕动着。
  • 叶兆言:作家,以及写作之家
  • 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叶兆言,大约是在2003年的冬天,那一次是《萌芽》杂志举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S周年活动,作为评委之一,叶兆言被从南京邀来参加,而作为前几届的获奖者,我也参加了这个活动。因为活动举办在临近除夕的日子,所以主办方帮嘉宾们都提前定好了返程的火车票。虽然当时我正在华东师大读书,但正值寒假又是新年,《萌芽》的编辑们也就把我同列在了需要“返程”的人员当中。各种机缘之后,当活动结束我坐上开往南京的列车时,赫然发现邻座就是叶兆言——作为一个中文系的学生,叶家的一派文脉之名可是如雷贯耳啊。
  • 半个多世纪的舞蹈情缘——记著名舞蹈家袁水海、杨威
  • 在咖啡厅,杨威略施粉黛,优雅地坐在那里。因为从事舞蹈行业的缘故,即使已近八十高龄,身体依然挺拔舒展;而大两岁的搭档袁水海笑吟吟地坐在一旁,不时颔首,绅士味十足。因为有过小中风,袁水海现在说起话来语速比较慢,有时发音会有些困难,这时杨威都会立即接过话头流畅地讲下去,哪怕是袁水海的个人舞蹈经历,她也如数家珍。
  • 王国平:艺术电视和影像创意的领军者
  • 2011年5月29日,在中国广播电视协会举办的第十届百家电视台优秀电视文艺节目颁奖典礼上,由中国MV第一人王国平执导的音乐电视《红旗颂》和《诗韵松江》双双夺得一等奖,另一部城市形象片《上海世博旅游片》和旅游MV《无锡是个好地方》也同时获三等奖,王国平因此成为本届中国电视“百家奖”评选中凤毛麟角的佼佼者。从25年前成为电视人,
  • 巴金与萧乾
  • 2005年10月17日晚七点零六分,巴金在上海仙逝。萧乾是1999年2月11日下午六点正,在北京去世的。我陪萧乾在北京医院度过的那两年,他常念叨自己实在幸运,赶上了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他再也没想到进入暮年还能重新拿起笔,畅所欲言。这辈子活得值。
  • 罗永麟:不懂民间文学成不了大作家
  • 像我来说,活了快一个世纪了,我看的东西恐怕比很多人都多,比如军阀混战、政治腐败、特务横行等,这一百年来发生的事,你们都想象不到的,我都看到过,而且我经历过。比如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经过就不简单,经过文化大革命你就可以看出中国社会的很多问题,所以我的意思,就我个人来说,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很有收获,就是熟悉了人类的历史,这百年中看的东西,就是一部活的历史,就是一部活的百科全书。我觉得一个人岁数活得越大,就越是随时要向社会、向人类的经验学习。
  • 孙瑜:修筑大路的人
  • 我和电影演员王蓓1956年冬天在上海结婚的前夕,接到我的上司——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学创作室主任虞棘给我的电话,善意地提醒我:“婚礼不可张扬,电影界是个多事的圈子,人也比较……”最后一句没有完全讲出来。
  • 三名人手书“涛声依旧”
  • 居家虽偏远,时有友人来此一叙。虽说“家徒四壁”,然却“四壁皆书”,且字画满墙。尤其是那几幅“涛声依旧”,其书或凝重,或挺秀,或飘逸,或洒脱……友人们赞不绝口,问其来历,便有了以下这篇文章。
  • 月亮不走了
  • 1956年,由北京承办的《全国音乐周》结束不久,文化部又举办《全国专业团体音乐舞蹈汇演》。上海是我国最大的都市,当然要去参加。经过紧张的创作、排练、审查,一个由顾仲彝任团长、沙梅为副团长的上海音乐舞蹈代表团一行四十余人于11月中旬抵达北京。
  • 陈逸飞“油画失踪”始末
  • 春萌五月,在和张芷初次的电话通话中,我提出要对她作一次专访,张芷说她从不愿意、也从未接受过采访,唯一有兴趣谈的,不是陈逸飞和她那段19年婚姻的陈年往事,而是与陈逸飞的“失踪油画”有关的两件事,因为现在似乎没有人提起它们,而她却骨鲠在喉不吐不快,认为正义得不到伸张,心绪难平,
  • 只有开放包容,文化才能强大
  • 李泓冰在《京华时报》撰文认为,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很厚重,也很沉重,五四后经历了相当长的文化反思,试图去芜取精,革故鼎新。在三十年的一瞬中,先经历了“文革”后造成的信仰崩塌,继之以物欲带来的拜金狂潮,厚重的文化有被切割得轻薄的危险。
  • 贾乎凹为什么把小说写得这么难读
  • 邵燕君在文学报发表“精英写作的悖论和特权”一文指出,贾平凹的《古炉》写得非常难读,之所以难读,不仅是读者的快感期盼被阻隔,更是深层的意义期盼的落空,即使是人性恶这样显得简单的主题,贾平凹也没有能通过文学的利刃剖开历史的岩层,让读者的心灵得到震撼。贾平凹今目的写作路数,与其说是古典的,
  • 警惕“苏联式陷阱”
  • 南方周末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中国现有的社会管理体系,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其最大的特征为:每个人部属于一个工作单位,由单位代表政府对每个人实行“从摇篮到坟墓式”的全方位管理。这种管理方式造成的后果之一,就是中国实际上只有政府而无社会组织。
  • 庆祝建党90周年第六届上海美术大展隆重开幕
  • 由上海市文联、市美协主办,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上海美术馆协办的“庆祝建党90周年第六届上海美术大展”近日在上海美术馆隆重开幕。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振武等领导以及作者、观众等千余人出席了开幕式。
  • 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隆重开幕
  • 近日,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式在上海大剧院举行,300多位海内外电影人相继登场亮桕。开幕式上,冯小刚获得华语电影杰出贡献奖。美国影片《大象的眼泪》作为开幕式影片进行了放映。创立于1993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是中国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影响最广的年度电影盛会,同时也是亚洲成长最快的国际电影节。
  • 首届大学生电影论坛暨金鸡百花奖获奖影片高校巡展活动在上海启动
  • 由中国影协主办的首届“农夫山泉杯首届大学生电影论坛暨金鸡百花奖获奖影片高校巡展活动”在全国多个省市拉开帷幕,预计年内将有300万以上的高校学生能欣赏到近年来荣获中国电影金鸡奖、大众电影百花奖的优秀影片并参与“论坛”等活动。受中国影协委托,作为上海地区该活动的主办单位,上海影协积极联系、
  • 上海电视节闭幕,白玉兰奖各归其主
  • 第十七届上海电视节近日落下帷幕,白玉兰奖各归其主。在竞争最激烈的国产电视连续剧单元中,实力派演员张嘉译、陈数分获最佳男、女演员奖。最佳电视连续剧金奖颁给了《黎明之前》,银奖则由《三国》获得。
  • “枫林韵”首届上海剪纸大赛开幕
  • 日前,由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市民协等联合主办的“传承中华文脉,展示神剪华彩——‘枫林韵’首届上海剪纸大赛”在林曦明剪纸艺术馆隆重开幕。
  • 在上海,在台北
  • 这次跨年回去台北一趟,出了机场我就打电话给妈妈跟她说我出来啦,现在在“打D”。上了车,我跟“师傅”说麻烦前面“右拐”,下车我还差点等“师傅”打“发票”。去了餐厅,叫人家“服务员”,短短几天下来发现,我一辈子在上海的时间,比我在台北的时间还久了!
  • 上海在每一个上海人驻足的地方
  • 在上小学时,我们班有个漂亮的女生是上海人,她的父母都是银行职员。那时在陕北地区,大约有银行的地方就有上海人。大家说上海人聪明,而聪明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吃鱼。这女同学还是我的邻居。我记得她们家有个苏北老太太,独眼、驼背、穿一身黑衣服,力大无穷。那老太太常年四季挎个大筐子,在山上转悠,遇到什么物什,比如玉米棒子、高粱穗子、谷子、糜子、
  • 小美国
  • 美国是大国,美国人也高头大马的居多,跑到中国,常大人物派头。这些年好一点,早个二三十年,跑到中国的洋大人,骨子里那种优越感,简直是从新石器时代来到旧石器时代,看到我们也中央空调了,就要回忆他们祖上的湄公河之夏,好像中国越南是一回事;看到我们也摩登大百货了,也酒吧咖啡馆了,也高铁子弹头了,那感情之复杂!
  • 简缩,搞得脑萎缩
  • 简缩,已经是变形金刚,一路大步走来,顺手就把众多路人生生地擒住。说个例子:北京堵车了,不是上下班高峰稍微堵一堵,全天候堵。无奈之下,北京总算想到了控制车牌:要上牌先报名,然后摇号,摇到号才有车牌,才能买车。摇号网址的域名是6个字母:Bjhjyd,意思是“北京缓解拥堵”——这就是简缩。
  • 《我》(二)
  • 这个上帝特意创造的世界极有可能就是“上海”啊,曾外祖父MUndo在世的时候常常这样说。等到外祖父Edmundo把这句话讲给我听并试图让我听懂的时候,我已经六岁,姓名:张傲嘉,职务:英语课代表,班主任:陆培尔,年级:一年级一班,学校:上海市卢湾区第二中心小学。务本小学,家里人习惯这么称呼它。
  • 天真的酸果
  • 六一儿童节前夕,“五道杠”少年横空出世,惊艳四方。所谓“五道杠”,是武汉市设立的少先队总队长队标。此前,一位佩戴有五道杠臂章的少年的一组照片和相关报道,在网络上传播,引起网民关注。据称,该少年两岁就开始看《新闻联播》,
  • 以关爱的名义——读严歌苓《霜降》有感
  • 看严歌苓的《霜降》有点像看李娜在法网打球,大力挥拍,每一下都往对方深处送,直打得底线一带的那片红土弹痕累累。够狠,也够精准。
  • 猥琐的故事和不猥琐的感情
  • 我是严歌苓的书迷。第一次听到这名字是读高中,寝室里有一个我挺喜欢的姑娘,叫海宁,海宁常跟我提她的一个女同学,这女同学很帅,体育很好又漂亮,后来考上北航,海宁的偶像对她说了,严歌苓写得特别好,于是我就上图书馆借了《一个女兵的悄悄话》以及《绿血》,抄了很多美丽的句子到本子上——在我的印象里,
  • 末世之城
  • 每晚夜幕低垂,满城灯火燃亮,那份超乎想象的壮丽,让你以为这座城市会永不没落。亚特兰蒂斯城的子民亦是庞贝城的公民,当年或许便是抱着如此信心,安心大方留在自己的城市,眼睁睁目睹地震发作,火山爆发,洪水淹没,把他们和他们的城市从地图上彻底而永久地涂掉。
  • 谁在乎西方模式
  • 两年前已经有英国人马丁·雅克思的著作《当中国统治世界》风靡一时,最近张维为教授的畅销书《中国震撼》也就不那么令人震撼了。作者的贡献在于全面总结“中国模式”,也没有刻意回避其问题。全书的基调是乐观自信的,并将“摆脱西方”的主题推向了新高潮。
  • 鲜活的主旋律
    [文化热点]
    主旋律的现实呼唤与反思力量总政话剧团来沪展演之启迪(胡凌虹)
    文化惠民的“软件配套工程”(胡凌虹)
    [海上解密]
    81年前,“左联”在上海诞生(信芳)
    [批评先锋]
    当代文学如何让海外读者摘下“眼镜”
    [大师剪影]
    秦怡:大爱铸就了永恒的美丽(胡凌虹)
    [艺家·艺伴·艺星]
    王昆:为人民唱响革命的高音(程也)
    叶兆言:作家,以及写作之家(刘莉娜)
    半个多世纪的舞蹈情缘——记著名舞蹈家袁水海、杨威(红菱)
    王国平:艺术电视和影像创意的领军者(胡悦琳)
    [访忆]
    巴金与萧乾(文洁若)
    罗永麟:不懂民间文学成不了大作家(郑土有)
    孙瑜:修筑大路的人(白桦)
    [自述]
    三名人手书“涛声依旧”(刘希涛)
    月亮不走了(张宏葆)
    [艺海在线]
    陈逸飞“油画失踪”始末(梅偕)
    [观点集粹]
    只有开放包容,文化才能强大
    贾乎凹为什么把小说写得这么难读
    警惕“苏联式陷阱”
    庆祝建党90周年第六届上海美术大展隆重开幕
    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隆重开幕
    首届大学生电影论坛暨金鸡百花奖获奖影片高校巡展活动在上海启动
    上海电视节闭幕,白玉兰奖各归其主
    “枫林韵”首届上海剪纸大赛开幕
    [印象上海]
    在上海,在台北(郭采君)
    上海在每一个上海人驻足的地方(高建群)
    [专栏·尖客]
    小美国(毛尖)
    [专栏·童言]
    简缩,搞得脑萎缩(童孟侯)
    [专栏·影想]
    《我》(二)(影子)
    [专栏·闳论]
    天真的酸果(张闳)
    [专栏·甲方乙方]
    以关爱的名义——读严歌苓《霜降》有感(千里光)
    猥琐的故事和不猥琐的感情(黄佟佟)
    [文化乱弹]
    末世之城(胡晴舫)
    [自由谈]
    谁在乎西方模式(刘擎)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