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上海,相声火了!
  • 春节期间,央视戏曲频道播出了一台由上海市曲艺家协会主办的《一笑十年少——2012京津沪相声大会》,在北方引起轰动。面对高水平的节目和演员,北方观众不免困惑:数十年来,北方相声在上海一直患有“南橘北枳”的水土不服。怎么现在就服水土了呢?这突然间拔地而起异军突起的相声力量。原来蛰伏在哪儿呢?
  • 上海之夜,相声也疯狂
  • 春节刚过,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日渐消停。而各类关于新年的话题却依然闹猛,譬如春晚,其中饱受诟病的一点是:这台春晚的语言类节目只有7个,总体效果令人遗憾,被网友称为“近十年来最不好笑的一届春晚”。然而,与北方笑声的冷清相对应的是,上海笑声连连,且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 非主流:无法忽视的戏剧状态
  • 在热闹的主流剧场之外,位于凯旋路的可·当代小剧场、上海西南下只角龙漕路的下河迷仓、长宁文化艺术中心的虹桥当代艺术剧院,也正连番上演着由本地民营戏剧团体或个人制作的剧场作品,法国让-吕克·拉嘎尔斯的《爱的故事(最后几章)》、
  • 上海文化空间生产与再生产
  • 著名哲学家列斐伏尔认为,空间不是一种纯粹的外在物质存在,也不是一种人类对世界秩序的理解,而是人的实践和创造的物质,是一个社会过程。同时.空间不仅包含物理的空闯,还包含经验的空间。而且空间不单生产,还可以再生产。若仔细探究上海城市空间的发展进程,无疑有着太多惊人的变化,因此对于城市中人而言,上海的城市空间特别是城市文化空间无疑是一个可深入研究的重大话题。日前,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文化产业系和上海戏剧学院创意学院联合举办了“上海文化空间生产与再生产”研讨会,众多专家学者以及来自文化产业第一线的从业者和媒体人士热烈探讨了这个话题。
  • 创造“熟悉的陌生”
  • 今天我跟大家探讨的题目是“创造熟悉的陌生”。
  • “我是演员”——忆父亲魏鹤龄
  • 《上海采风》编辑部约我写写父亲魏鹤龄,我不禁有些感叹。父亲生前不是一个爱热闹的人,他从未出书立传,在我的记忆中以他为主题的报道或文章屈指可数。他走了整整32年了,突然有关他的话题倍受关注,隔三差五经常有约稿和采访,单中央台《电影传奇》栏目先后就做过两档。谢世后的他还获了两次大奖:纪念世界电影100周年文化部颁发的“世纪之星”称号;纪念中国电影100周年专家和观众评选出的“百年百位优秀演员”,
  • 俞天白:荷戈彷徨不如上下求索
  • 每年春节期间,说到爆竹声最鼎盛的时间段,当数大年三十零点倒计时的那会儿,伴随着电视里“春晚”主持人集体亮相倒数迎新年的那个“3—2-1l”的话音刚落,窗外爆竹的噼里啪啦声立即就沸反盈天,对于上海这样一个现代又肉敛的大都市来说,那大概是一年里最嘈杂的半小时了吧。可是近两年的情况却不知不觉发生了变化,市民们越来越明显地发现,大年初四晚上到初五凌晨的那个零点交接,成了整个新年假期里爆竹声最密集的时刻,并且如此“火力”一直可以延续初五整个白天。
  • 张嘉译:非“星”非“帝”,唯演员耳
  • 去采访张嘉译的经历多少有些不同以往——之前的采访一般都是提前数天就与对方约好了时间地点的,可是这一次,直到采访当天的下午两点我们才确定了一小时之后的采访,以及,四点之前就要结束;这还是因为张嘉译下午的拍摄忽然改了场地,才得到的两小时。而因为杂志的风格,我通常采访的都是各种文艺家,见到了太多精致风雅的书房和画室,这一次,采访场所变成了简单杂乱的剧组人员工作间。
  • 曹可凡:要有“江湖地位”,得有善良内心
  • 此次采访临近新年,曹可凡笑称“忙得脚都踮起来了”,忙各种晚会,也忙着他的《可凡倾听》……忙忙碌碌这几年来,有什么自我感觉值得一提的事呢?曹可凡沉思了一下,很朴实地回答道:“想不出来,我这人过得比较平庸,都是很平常的工作,如果说最大的欣慰,就是看着孩子慢慢长大吧,因为生得晚,我儿子现在才小学一年级,看着儿子每天的成长,我非常欣慰。”
  • 邓明:守望丹青
  • 在上海美术界,邓明先生是一位极其低调的人物。尽管他涉猎书画、篆刻、鉴定、设计、油画、辞章、评论、摄影诸多门类并都有建树,但是在朋友的视野里,他似乎一直就是一位优秀的出版家。当刊有他二十年前一件作品的画册流传开来,画家黄阿忠说:“邓明,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就是出版社领导,你画得这么好,千嘛不继续画?”当他将手绘的电子新年贺卡以邮件方式发至朋友们的邮箱,画家姜建忠问:“邓明,你的创作感觉这么好,为什么不拿出来展览?”面对诸多的关切,邓明先生很淡然:
  • 毛尖:作家就应该是侦探
  • 采访毛尖时,她所任教的华东师范大学还没有从六十周年纪念庆祝的热潮中消褪。在这里,毛尖度过青春岁月,在这里,她恋爱结婚生子,华师大不仅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也是她一家人活动的主要空间。对于校庆,毛尖坦言,自己开始没什么感觉,后来气氛越来越热烈,也就跟着穷开心,网上微博也很热闹,还有学生做的视频。举行校庆晚会那天,她也参加了,还代表华师大作家群上了舞台。
  • 我与谢晋的合作
  • 我与谢晋在1958年就已相识。1960年,我调进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虽然从此与他同事多年,却未能得到与他合作向他学习的机会。这局面,在我调往上海市电影局工作时,才有了根本的转变。
  • 文化人的文化交流——于伶与丁景唐的友情
  • 父亲丁景唐对我说:“凡是你想要得到的文化界前辈的人或事,于伶伯伯都知道。”“是吗?”我有点半信半疑,可是过不久,父亲的话就得到验证。
  • “荧荧楼”在心里——怀念徐开垒先生
  • 九十初度的徐开垒先生辞世而去,“荧荧楼”里的温暖谈话,老人清癯智慧的亲切形象则永在我心里。
  • 韩方隔空大战“代笔门”,网友戏仿王朔《骂韩寒》
  • “韩寒参赛作品《求医》的作者身份,更像是1977年考上华东师大中文系,又因肝炎退学的韩仁均(韩寒之父)。”
  • “银幕将军”——永远的汤晓丹
  • 《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红日》、《不夜城》、《傲蕾·一兰》……一生执导了近50部电影的著名导演汤晓丹,2012年1月21日晚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102岁。一个享誉中外的电影大导演,生前却再三叮嘱家人丧事从简,其淡泊明志、君子风范令同事和后辈们崇敬。
  • 未来中国的希望:守住底线,不唱高调
  • 易中天在南方周末撰文说,你问当下中国缺什么,我看最缺底线。这很可怕。一个人,没了底线,就什么都敢千。一个社会,没了底线,就什么都会发生。比方说,腐败变质的食品,也敢卖;还没咽气的病人,也敢埋;
  • 话语权是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体现
  • 沈望舒在北京日报撰文认为,文化软实力换一个角度讲就是你在别人心中的感受和印象。中国现在确实是很了不起的国家了。20年以前,在西方的主流媒体上一周都很少能看到关于中国的信息;
  • 在文化认同上下真功夫
  • 李君如在学习时报上说,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建设文化强国决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对内搞文化统制,对外搞文化强势。在一个多元的社会和世界里推动文化建设,必须尊重“多元”的特点和现实,把功夫下在文化认同上。
  • 2011年度上海市摄影家协会重大创作成果奖励揭晓
  • 为了鼓励上海摄影家积极创作,努力实现“推新人、出新作”的战略目标,上海市摄影家协会在2010年创设了“上海市摄影家协会(年度)重大创作成果奖励”。
  • 上昆精华版《长生殿》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资助剧目
  • 文化部、财政部在京举行“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授牌仪式,上昆精华版《长生殿》入选2009—2010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资助剧目,《邯郸梦》初选入围2010—2011年度资助剧目。精华版《长生殿》在全本《长生殿》基础上浓缩而成,是上昆老艺术家鼎力合作之作,在入选“精品工程”之前,已先后获文华大奖、
  • 焦晃28年后再演“安东尼”
  • 由焦晃与其老同学一起主演的《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近日登上上海人民大舞台,演出20余场。全剧80余人的强大阵容。1984年,在当时上海著名话剧导演胡伟民执导下,“莎剧王子”焦晃和李嫒嫒共同主演了莎士比亚的著名悲剧《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轰动一时,
  • 两岸摄影展聚焦台北花博会
  • “台北花博——两岸摄影家作品展”近日在上海图书馆开幕。展览为期5天,展出海峡两岸23名摄影家的86幅作品,全景展现两岸摄影家对台北花博会的记录和感悟。
  • 震旦博物馆试运营,举办馆藏“中国古代器物展”
  • 震旦集团董事长陈方泰是一位有着30多年收藏经验的台湾收藏家,拥有约6000件古器物的收藏,曾经3次将藏品出借给台北故宫博物院展出,而今,他在上海浦东陆家嘴设立了自己的博物馆,这座博物馆也是日本知名设计师安藤忠雄在中国首个完成的设计项目。
  • 新建张乐平纪念馆开馆
  • 新落成的张乐平纪念馆2012年2月10日在其家乡浙江省海盐县开馆迎客。被誉为“三毛之父”的杰出漫画家张乐平塑造的“三毛”形象陪伴了我国几代人的成长。该馆收藏陈列了近干幅张乐平原作精品、各种版本的画集,以及画家生前遗物等,并通过电视、电影全方位介绍了这位漫画大师的艺术之路。
  • 上海的假定
  • 一个新加坡人领着一群中国人浏览他的城市,指着几幢建筑物兴奋地说:“大家看,这一带像不像上海的外滩。”大家聚精会神看,临了很客气地敷衍说:“像,是有些像。”和新加坡主人分手以后,这群中国人都在琢磨,很快得出一致结论,有什么像不像,所谓像,似是而非,不过是殖民地的礼物,都是一些西方人留下的老房子。很难描述上海的外滩有什么特征,要有,也是一个说不明白的“洋气”,这两个字中国人感受很深,外国人听了哭笑不得。
  • 老祖宗的脸面
  • 当下,尊崇老祖宗、抬举老祖宗的势头越来越旺,可喜可贺。譬如南京夫子庙前举办过一次“开笔礼”,两百多名头戴状元帽、身着“朝服”的一年级新生,集体诵读《论语》。夫子庙前背夫子。很是匹配。
  • 上海话
  • 在欧洲租车,Hertz公司选配的导航仪Neverlost的中文发音可有三项选择,国语,粤语和沪语。这恐怕会令大多数的上海人觉得断断不可思议。但你大概体验过在香港登机回上海时能听到的上海话登机提示,据说是航空公司耍加入天合联盟之类国际性行业组织就有规定,必须用包括航行目的地的当地语言进行广播。
  • 翻身:革命身体的规训与改造
  • 共产革命的理论基础之一是马克思主义学说中的阶级斗争理论,但在其具体实践中,则常常用一个较为通俗的词来表达——翻身。诉诸底层的社会变革,被表述为受压迫的底层民众的“翻身”运动。乍一看,革命的“翻身”承诺貌似肉身享乐原则下的身体自由支配和消费,事实上,革命与这种身体的无政府主义状态格格不入。
  • 从李娜到春晚
  • 当李娜在大年三十下午绝对占优的形势下、连丢四个赛点、反被左脚踝受伤的克里斯特尔斯大逆转并反败为胜的时候,我就一直为娜姐老公姜山担惊受怕,我知道他这个新年是没法过了。其实,当李娜垂头丧气走出球场的时候,我知道全国人民也一片沮丧,情绪都跌到了冰点。所以也不要把责任都推给“小冰河期”,好像都是大气候惹的祸。恰恰是我们自己先在心里结了冰,让这个冬天更加寒冷。
  • 春晚是一盘小炒肉
  • 小时候,我生活在湘中的一个小镇上,碰巧看到了第一届春晚。
  • 公正的旁观者
  • 我们经常假定,君子小人、是非善恶是截然对立的。要是说某某爱憎分明,嫉恶如仇,那就等于说那人有美德和骨气,是莫大的褒奖。在这样的道德世界里真理是简单的,一切都在人妖之间,黑白之间。就像布什政府在发动反恐战争前夕所说,只有敌人和朋友,没有中间派。在日常生活中引入善恶大决战的思维模式,后果很难设想。然而不自觉地受那种“势不两立”的敌我意识支配,却十分常见。“新松恨不高干尺,恶竹应须斩万竿。”
  • 温柔的源头是慈悲
  • 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当今社会,充满了一堆“垃圾”情绪?天还是蓝的,月仍在天空,太阳也还暖和地照着。地面上没少人群、车队,没少摩天大楼也不缺任何科技产品。一切都按照星球定律继续运行着,如果用远镜头探索。
  • 韩寒失策的诉讼
  • 我在微博上写篇短文,说当年梁实秋被鲁迅骂作“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也未见梁实秋起诉。文人之间的笔墨官司,应当笔墨打,提起诉讼是不智之举。有人指我为法盲。其实我的这种思想并非专为韩寒炮制。早在2003年,我就在《检察日报》上发表“梁实秋是条狗吗”一文。文中说:“掐住媒体的喉咙就是掐住自己的喉咙。鲁迅没有倒在梁实秋的笔下,我们不希望他倒在判官的笔下。”这一论断,至今不悔。
  • 上海,相声火了!
    [文化热点]
    上海之夜,相声也疯狂(胡凌虹)
    非主流:无法忽视的戏剧状态(杨子)
    [批评先锋]
    上海文化空间生产与再生产
    [海上文化论坛]
    创造“熟悉的陌生”
    [大师背影]
    “我是演员”——忆父亲魏鹤龄(魏芙)
    [艺星]
    俞天白:荷戈彷徨不如上下求索(刘莉娜)
    张嘉译:非“星”非“帝”,唯演员耳(刘莉娜)
    曹可凡:要有“江湖地位”,得有善良内心(胡凌虹)
    邓明:守望丹青(赵寒成)
    毛尖:作家就应该是侦探(博小平)
    [访忆]
    我与谢晋的合作(陈清泉)
    文化人的文化交流——于伶与丁景唐的友情(丁言昭)
    “荧荧楼”在心里——怀念徐开垒先生(沈扬)
    [艺海在线]
    韩方隔空大战“代笔门”,网友戏仿王朔《骂韩寒》(海风)
    “银幕将军”——永远的汤晓丹(信芳)
    [观点集粹]
    未来中国的希望:守住底线,不唱高调
    话语权是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体现
    在文化认同上下真功夫
    [文艺揽粹]
    2011年度上海市摄影家协会重大创作成果奖励揭晓
    上昆精华版《长生殿》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资助剧目
    焦晃28年后再演“安东尼”
    两岸摄影展聚焦台北花博会
    震旦博物馆试运营,举办馆藏“中国古代器物展”
    新建张乐平纪念馆开馆
    [印象上海]
    上海的假定(叶兆言)
    [专栏·童言]
    老祖宗的脸面(童孟侯)
    [专栏·影想]
    上海话(影子)
    [专栏·闳论]
    翻身:革命身体的规训与改造(张闳)
    [专栏·甲方乙方]
    从李娜到春晚(千里光)
    春晚是一盘小炒肉(黄佟佟)
    [文化乱弹]
    公正的旁观者(陆建德)
    温柔的源头是慈悲(马家辉)
    [自由谈]
    韩寒失策的诉讼(何兵)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