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沪语话剧承载海派文化
  • 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心中最重要的女人“尹雪艳”,在其诞生47年后首度从小说中走出来,活色生香地站在了光鲜夺目的上海舞台上。对白先勇而言,小说《永远的尹雪艳》很重要:对上海来说。沪语话剧《永远的尹雪艳》也很重要——因为它有效验证了:就像“尹雪艳总也不老”(白先勇语)一样.上海文化同样不会老,只要气候合适,这块沃土就会长出奇花异树,姿态迷人。春意浓浓。用“上海话”演话剧,这是《尹雪艳》夺人眼球的最亮元素。为什么不说普通话?盖因题材使然。环境使然,白先勇使然,尹雪艳使然。一地的文化,包含各种风俗习惯,其最重要的层面,便是随处可闻的方言。没有方言的浸染,地域文化便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方言承载文化的魅力,假如老舍先生的《茶馆》少了纯正的老北京“京腔”。观众肯定会觉得“味儿不正”。同理,倘若《尹雪艳》不是满台荡漾纯熟软糯的上海话,观众的迷恋度也不会如此高涨。抽离了与环境和人物配套的一地方言,台上晃动的形象容易变得陌生与可疑。
  • 上海文化总也不老目沪语话剧迎回“尹雪艳”
  • 最近上海滩最火热的文化事件,莫过于:台湾著名作家自先勇心中最重要的女人——尹雪艳,在其诞生47年后首度从小说中走出来,活生生地站在了舞台上。和自先勇其余作品被影视、舞台剧多次改编不同,白先勇从未对任何人授权改编过《永远的尹雪艳》,而最终让白先勇放心交出“尹雪艳”的,却是因为沪剧演员出身的导演徐俊的4个字——“沪语话剧”。
  • 对话白先勇:上海是我艺术爱好的起源
  • 5月4日的上海文化广场华彩异常,舞台上正在谢幕的是沪语话剧《永远的尹雪艳》,主演黄丽娅身着大9币张叔平手工缝制的华美旗袍,与穿了三件套西装梳了个光亮油头的胡歌一阵翩翩起舞之后,倏然一个定型——迎上台的神秘嘉宾,竟然是“永远红润童颜”的白先勇先生。而当白先勇在演员的拥簇下,笑呵呵说出“今晚.尹雪艳又回到了上海!”的时候,满场暴风雨般的掌声将这一场谢幕的气氛推上了最高潮。
  • 厘清上海滑稽的真实面貌
  • 滑稽戏来源于哪里?滑稽戏与独角戏是如何形成发展的?上海滑稽戏的基本语言.特色是什么?……多年来,因为缺乏理论研究,上海滑稽的面貌一直模糊不清,即便是从业者对滑稽的“祖宗”都不甚了解。让人欣慰的是,如今种种疑惑可在《海上滑稽春秋》丛书中寻到答案。2012年8月面世的《海上滑稽春秋》丛书由上海滑稽剧团、上海市文化艺术档案馆联合编制,共分为4部,分别是《远去的上海市声》《上海滑稽前世今生》(《上海滑稽三大家》以及《上海滑稽与上海闲话》。这是一批上海滑稽的研究者近10年来对上海滑稽发展历史研究的一个小结。日前.由上海文广演艺集团,上海市剧协、上海市曲协共同主办的“上海的声音”——《海上滑稽春秋》丛书研讨会在市文联举行。会上,专家们对于丛书的出版给予了充分肯定。同时在如何加强上海滑稽理论研究,如何继续开掘上海滑稽的文化内涵。如何振兴上海滑稽等方面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 海派魔术的独特魅力与发展之道
  • 上海是名副其实的“魔术重镇”,并以“海派魔术”闻名国内外。海派魔术诞生于中国近代的上海,后因影响,)大。叉扩展到长三角一带及更远的地方。海派魔术对上海乃至中国的现代魔术发展有很大的影响,不仅把中国的魔术带进了现代艺术的舞台,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开创了魔术的新纪元。然而,新世纪以来,随着北京、广东魔术的迅猛发展,浙江、安徽省的快速赶超,海派魔术的发展相对滞后,面临着不小的困境。近日,上海杂协和文学院以《一壶魔术半世功·周良铁》新书酋发式为契机,举办了“海派魔术的传承与发展”理论研讨会,与会专家在肯定新书的同时,纷纷就海派魔术的形成、特点,海派魔术的理论建设以及未来发展走向等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 周扬之子忆父: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
  • 在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上.“周扬”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从上世纪三十年代起。他便获得最高领导人的信任.成为其文艺路线的阐释者和代言人。周扬政治命运的每一步.其实也是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历史的一个缩影。对82岁的周艾若来说.与父亲周扬的隔膜.其实在他7岁那年的分离便注定了,这种隔膜一直持续到父亲离世.“我从未感觉他作为一位父亲的回归”。他们父子之间,也从未真正走进过彼此的内心世界。
  • 伯乐孙瑜
  • 中国神话中,管天宫里的天马的将星叫伯乐。因此,春秋时秦人孙阳,一位著名的相马专家,大家都尊称他为伯乐。伯乐相马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用在今天比喻善于发现和使用人才的领导头上,是很贴切的。电影这门艺术有个很奇特的特点,便是有些导演寻找演员具有伯乐的本事,常常能够拍一部片子出一个好演员、名演员。比如谢晋,拍《红色娘子军》出了一个祝希娟。祝希娟是我的学姐,五十年代上海的中学生话剧活动很兴旺,笔者就读的复兴中学有个学生话剧团,其中除了祝希娟还有曹雷、俞洛生几位,中学毕业之后都在演艺事业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 于蓝拜访记
  • 2013年春节,我在老家接到剧院老演员宋戈的电话:“于蓝拿到《唯有赤子心》的书了,跟我说,‘孙维世研讨会怎么不通知我呢,我就是坐着轮椅也要去啊!’……这样吧,你回来了我带你去见于蓝。”3月的京城春寒料峭,多霾,宋戈老师也已80高龄,我有些担心老人不便出行,而就在我们约定的那个日子,无风无霾,还现出了蓝天白云。下午三点多,我与宋戈走进了西土城路青年电影制片厂的一个宿舍院。院子安静整洁,电梯里遇到的老人们都觉眼熟,孩提时所看电影里的形象呼之欲出。
  • “十二人画展”往事钩沉
  •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文化大革命的硝烟余烬未净,艺术界尚处在思想禁锢的余悸之中,那时候,谁敢跨出这勇敢的第一步,就是创造了历史。谁也没想到,三十四年前一群不显眼的青年画家,打着一块很不起眼的“十二人画展”的招牌,搞了一个轰动一时的画展,这个画展居然成了当代中国艺术史上承前启后的一个纪念碑,与稍后出现的“草草社”和北京的“星星画展”一起成为研究中国当代艺术史无法绕开的话题。“十二人画展”的意义在于,它是文化大革命以后第一次吹响的真正意义上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嘹亮号角,它点燃了中国当代艺术创作自由的燎原大火,第一次冲破了长期禁锢艺术创作的“高大全”“红光亮”的政治藩篱,为中国艺术走向现代化、国际化迈开了第一步。
  • 斯琴高娃:不是我在塑造角色,是“她们”在“度”我
  • 她是《归心似箭》中柔关大气的玉贞,也是《骆驼祥子》中粗俗泼辣的虎妞:她是《香魂女》中苦命悲情的香二嫂,也是《大宅门》里雍容霸气的二奶奶。《康熙王朝》中她是扶持幼主撑起整个江山的孝庄,《姨妈后现代生活》中她又是内心保守却不甘寂寞的“后现代姨妈”……她就是斯琴高娃,在她从艺四十余年岁月中,塑造了不下百个形色各异的角色,“叱咤风云”时她运筹帷幄、指点江山。“时运不济”时她忍辱负重、能屈能伸。然而不论顺境逆境、命运何如。在她的塑造下。每个人物都是那样生动鲜活又有着蓬勃的生命力。
  • 他们也是曲艺人——忆谢晋、蒋丽萍、程乃珊
  • 这三位,是各自领域的翘楚,也是曲艺界的良师益友。四月的清雨与哀思已经过去,落下一些文字,以示纪念。谢晋二十多年前的时光,我还年轻,初到曲协。那时大导演谢晋名声显赫,如日中天。在一期曲艺讲习班上,我和大导演交集。谢晋导演来讲课,我负责在门口迎接。记得那天暴雨倾盆,谢导不顾湿漉漉的衣服,随即坐下,开始讲课。他讲了什么,我真的记不全了,只记得谢导说喜欢评弹,他在执导电影时,融进了不少细腻的评弹手法。
  • 邬君梅印象
  • 如今的邬君梅早已是国际巨星了,好像刚刚拍完一部《宫锁沉香》,属于电影版的《宫》,是关于“十三爷”与沉香的清廷爱情故事,她演德妃,一个重要配角。我和邬君梅是老朋友了,在《上影画报》当差的时候,不止一次采访过她,也不止一次去过南京西路上她与父母、妹妹一起住的旧居。不知为什么,只要提起邬君梅,耳边就会想起她的声音:“我一下飞机就先到你这里来了哦!”那是她来上海拍《上海红美丽》那回,和丈夫奥斯卡·科斯托一起专程来我办公室商谈事情。还有就是她曾在自己博客里写的:“孙红雷,你欠我一个拥抱!”而印象更深的是1994年2月或者3月里那段日子,她去美国六年后返沪探亲;而我,带着杂志社的任务去她家采访,或者和摄影师一起去公园为她拍照片。那时候应该是邬君梅向国际巨星VivianWu演变的临界点,所以觉得特别有意思。
  • 姚元龙:当现代中国的马可·波罗
  • 2004年,法国巴黎,著名的塞纳河畔金色大厅第9区。此刻,一场前所未有的展览在这里拉开帷幕。当你走进大厅,一股浓郁的乡土气息迎面扑来:栩栩如生的泥娃娃、细致入微的各色剪纸,争奇斗妍的年画……还有石雕、根雕、竹编、竹刻等艺术品,麻绣、麻布等纺织品,手风车、稻桶、织布机等民用工具,马灯、龙灯、狮子灯、滚灯等娱乐道具。这些展品与老百姓生产、生活休戚相关,却又以自己的审美而充满艺术感。穿行其中,俨然进入一个中国民间文化的大观园。
  • 顾铮:太完美的照片对我没有吸引力
  • 与顾铮约了在番禺路上的一家咖啡店采访。刚从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亦称“衙赛”)回来不久的他,显得有些疲惫。很多人知道,顾铮是位犀利独到的摄影评论家,是颊具影响力的影展策展人,如今他又多了一个耀眼的身份:“荷赛”的终审评委,这也是迄今已举办了S6届的“荷赛”终审评委团中出现的第一张中国面孔。作为复旦大学的教授,顾铮出了名的严谨,说话有进有退,充满思辨,在课堂上针砭时弊的有感而发,也使他获封“愤中”(“愤青”的中年版)的雅号。相比较其他评论家绝少亲自操刀创作,顾铮却热衷于做一个拿着相机的城市“游手好闲”者,在他“欲说还休”的照片里,透着一种神秘与超现实。严谨与荒诞,使命感与游戏感,这些看似矛盾的因素让我一时有些迷糊,但我很快发现这种矛盾也体现了顾铮一贯的审美趣味:喜欢不确定,不喜欢被定义。
  • 陈羽纶与《英语世界》
  • 萧乾是上世纪的五十年代在北京结识陈羽纶的。他在《未带地图的旅人——萧乾回忆录》中的“五七道路”一节中写道:“有一天派我去大队部仓库领油毡。一看,管仓库的是一本大型外文字典的编纂者。他因患癌症,锯掉了左腿,竟然也得下来。看他老远拿着钥匙一拐一拐地走来,我大吃一惊。每逢我干得吃力而要发牢骚时,就用他来鞭策自己。”其实,陈羽纶没有患癌症。自1957年起,陈羽纶在商务印书馆外语编辑室工作。文化大革命发生后,“造反派”对商务印书馆是要“彻底砸烂”和“斗、批、改”。由于1944年卡刀,他曾任印缅战区史迪威将军总指挥部翻译官,于是被打成“美国特务”,遭到抄家、关押、停发工资和强迫劳动。
  • 邱岳峰,你不该走得这么早
  • 邱岳峰离开我们已经有20多年了。可是他似乎并没有离去,他的声音常常出现在人们的耳边:在电视里,在电脑里,在MP3中,在公园。在大学校园里,在地铁。在公交车厢里,在旅游大巴中……经常能听到他的声音。那是英国贵族的声音,那是罗马小偷、纽约杀手、德国大独裁者的声音。那是日本坏医生堂塔的声音。那是《悲惨世界》中德纳迪埃的声音,那是《巴黎圣母院》中克罗德神父和《恶梦》中典狱长的声音……
  • 少年傅聪在云南
  • 云南人中,喜欢艺术的为数颇多。记得1948年我读高三时,就有一批热爱音乐的朋友,大家有机会便相聚,或拉小提琴,或弹钢琴,或独唱、重唱……其乐融融。有一次,聚会中出现了一个名叫傅聪的少年,他弹奏了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第二酋),琴声之动人、技巧之娴熟,令在场者大为惊喜。由于当时昆明相当闭塞,钢琴极少,请老师也困难,更无机会听到名家演奏,傅聪的到来无疑很受大家欢迎,当场还有人赞扬说:“来了个神童了”。
  • 辩证看待中国模式与普世价值
  • 北京日报报道,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接受该报记者访问时指出,要辩证看待“中国模式”和“普世价值”。所谓“中国模式”或“中国道路”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它拓宽了民族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丰富了人类对社会发展规律和道路的认识,促进了全球化时代人类文明的多样性发展。但不能简单地把“中国道路”的价值,看作是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可供选择的发展道路。中国的国情太特殊了,建立在这种特殊国情基础上的“中国道路”或“中国模式”,恐怕是其他任何国家都不能简单地效仿的。
  • 粗鄙时代
  • 中国周刊刊文说,前一段,冯小刚狠狠地批了“席丝”这个词。他发微博:一会讲中文的老外问我:“席丝”是什么东西?我答:是对境遇不堪者的蔑称。老外困惑,问:为什么你们的电视和报纸大量使用这个词?听上去像是在赞扬。我告诉他,我们这儿以为耻反以为荣。老外彻底蒙了:文化差异文化差异。我们那,媒体绝不敢用这么恶心的词形容弱势群体。
  • “市民跪留市长”背后的忧思
  • 世纪杂志刊登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的文章说,近期看到报纸上登载原大同市市长耿彦波调升太原市市长、大同市民纷纷请命挽留的新闻,乍一看,大家还以为这是一位好官,老百姓舍不得他走。大同的情况我很了解,这是一座西北重要边防城市,城里留存众多文物古迹,其中国宝级的古迹有上、下华严寺,善化寺,九龙壁,此外还有成片的明清民居。
  • 开放“红卫兵墓园”的意义
  • 中国青年报刊文说,我国唯一的“红卫兵墓园”即重庆“文革”红卫兵墓园于今年清明节开放。墓园里埋葬着上百名红卫兵和造反派,他们基本上都是在1967年5月至8月间被打死的中学红卫兵和重庆厂矿企事业单位的工人造反派,年纪大的多在十几岁或二三十岁,最小的仅11岁。此墓园于2009年被公布为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从背景资料中获悉,该墓园成为文保单位,经历了一系列坎坷,幸赖众多有识之士的努力。
  • 德国人为何不上访
  • 民主与法治时报刊文说,历史上,德国也是有“上访”的。在联邦德国成立之初,老百姓有问题或遇到麻烦首先也想到找政府。只不过德国没有专门的信访机构,所以民众会根据不同情况找不同的政府部门。抗议方式是到政府门前游行示威、举牌子表达述求或写信反映问题,抱怨信如雪片般飞向政府各个部门。
  • 第30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精彩纷呈
  • 第30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开幂式4月28日在上海文化广场隆重举行。为向4月20日发生的芦山地震遇难同胞表示深切悼念,开幕式音乐会在正式曲目前加演了巴伯的《弦乐柔板》,紧接其后的是威尔第歌剧《命运之力》的序曲,它以浓烈强健、刚柔相济的风格,诠释不畏艰难、生生不息的生命精神本质。开幕式音乐会集中展示上海音乐界中青年艺术家的整体实力,由在国内外重大音乐比赛中获奖的魏松、黄英、沈洋、孙颖迪、黄蒙拉、于冠群等担纲,“百年老团”上海交响乐团伴奏。整台音乐会兼具艺术性与可听性、民族性与国际性,厚重与轻盈交替,大气与精致并存,浓墨重彩地烘托出本届音乐节的主题——共享美好春天。
  • 第二届施耐庵文学奖启动
  • 目前,第二届施耐庵文学奖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召开。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江苏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主席范小青,中国现代文学馆常务副馆长昊义勤,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洁非及马季、宁肯、李洱、赵利民等施耐庵文学奖评审委员和提名委员代表参加会议。在新闻发布会上,主办方介绍,第二届施耐庵文学奖提名工作已于4月中甸开始,首轮推荐于5月20B前推荐结束,6月上甸组委会公布提名作品前50部,并交提名委员会进行投票,在6月下旬初步选出前20名入围作品交评审委员审读。10月上旬评审委员在兴化评出最终获奖作品,当月在兴化举行颁奖典礼。
  • 2013中华砚文化暨书画艺术展览会在上海开幕
  • 由中华砚文化发展联合会与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联合国国际生态安全合作组织生态艺术委员会联合举办的“2013上海中华砚文化暨书画艺术展览会”近日在上海开幕。此次展览的主题是“传承、创新”,继承传统,创新未来,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创新发展引路搭桥。此次展览展出包括《砚台春秋》《众砚争辉》《现代名人砚》《当代精品砚》《中华飞天第一砚》《海派砚雕》《上海地区藏砚家藏砚》等七大板块共计500方古今各类砚台,400幅古代、现代名人字画。除了展览,还将在展览期间举办中华砚文化座谈会,研讨如何更好地弘扬中华砚文化并举办书画家创作笔会。
  • “辛亥革命”系列组画作品展暨市美协油画创作班作品展览开幕
  • 由上海市美协和上海刚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主办的“辛亥革命”系列组画作品展暨市美协油画创作班作品展览近日在东外滩艺术空间开幕。开幕式上还举行了上海美协与刚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主题创作协议、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聘任俞晓夫为院长等仪式。
  • 上海摄影家在全国摄影艺术展中成绩斐然
  • 中国摄影家协会日前在广东南海举行了《2012第24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颁奖活动,上海摄协取得优异成绩,共有31幅作品榜上有名。其中:1幅银质收藏作品,7幅铜质收藏作品,2幅评委推荐作品和2l幅优秀作品。另外,上海市摄协也被中国摄协授予优秀组织工作荣誉奖。在此次获奖的上海摄影家中,中青年占了绝对的比例,而且涌现出多位有潜质的青年摄影家。为了在24届国展中取得好成绩,市摄协不仅进行了多层次的动员,还邀请国内著名摄影家在“海上摄影讲坛”、“海上摄影沙龙”中进行专题交流,组织20余支摄影创作队,先后深入到生产第一线开展摄影“下生活”活动,创作出了多幅反映上海都市和现代化工业题材的力作。
  • 新编沪剧《霓虹灯下的哨兵》揭幕沪尉院60周年院庆
  • 今年是“南京路上好八连”命名50周年,也是上海沪剧院建立60周年。新编沪剧《霓虹灯下的哨兵》邀请了曾执导同名话剧的陈薪伊执导,在原著话剧精神的基础上,进行了戏曲化的改编演绎。上海沪剧院为此剧排出了“四世同堂”的阵容——从吕贤丽、李建华等74级沪剧院学馆毕业的第一代,到朱俭、程臻等第二代,赵珥、王丽君等第三代,乃至洪豆豆、王森等戏校毕业未久的第四代沪剧新人,都将在剧中扮演角色。其中,沪剧院院长茅善玉退居二线,饰演林乃娴一角为青年演员配戏。今年,上海沪剧院将开展一系列演出活动,共分四个季度。
  • 龚仁龙喜剧艺术研讨会举行
  • 由上海戏剧家协会、上海曲艺家协会、黄浦区文化局主办,《上海戏剧》杂志社、上海市青艺滑稽剧团承办的《一人干面、扎根舞台——龚仁龙喜剧艺术研讨会》日前在上海文联召开。研讨会总结了龚仁龙从艺35年来的成绩及经验,回顾了他在喜剧表演艺术上扎根舞台、努力追求走过的艰辛历程;重点研讨其个人的喜剧表演风格,在继承发扬“呆派滑稽”的基石上,探索创新,形成了独特的一派,并使其在今后的艺术道路上走得更扎实、更久远。与会者也对如何更好地传承和保护已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滑稽戏艺术、弘扬海派文化的影响力,出人出戏、勇于改革、大胆实践、不断推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剧目和优秀艺术家等方面展开了深层次的研讨。
  • 钱仁康教授百岁诞辰纪念座谈会暨相关出版物首发式举行
  • 著名音乐学家、音乐教育家、作曲家、音乐翻译家、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上海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钱仁康教授百岁诞辰纪念座谈会暨相关出版物首发式日前在上海贵都大饭店举行。相关领导、学者出席座谈会并发表讲话,缅怀钱先生的功绩。会议还为《钱仁康音乐文选》《百岁乐人钱仁康影集》举行首发仪式,钱仁康先生的子女钱亦平教授在仪式上总结了父亲的学术成果,并对各界长期以来的帮助和关怀表示感谢。
  • 文联艺术家进社区文化服务菜单正式上线广受社区欢迎
  • “上海市文联百名艺术家进社区文化服务活动”是市文联为首届市民文化节打造的文化惠民活动。活动根据社区需要,选派凌桂明、马莉莉等著名艺术家进社区,提供艺术普及讲座、社区文化团队艺术指导等一百项文化艺术服务,搭建“政府——艺术家——社会需要”之间的桥梁,以促进专业文艺力量融入社区,推动市民艺术修养和文化素质的提升。s月3日,服务菜单通过“东方网市民大课堂”专栏正式上线,立刻受到社区广泛关注,各相关协会和培训指导中心不断接到社区咨询电话。舞协、民协、音协、培训指导中心等单位联络员耐心接待,根据社区需求积极联系相关艺术家。短短五天时间,已有lO多家社区约到了自己心仪的艺术家,确定了具体的艺术服务内容。
  • 越剧表演艺术家戚雅仙逝世十周年纪念演出隆重举行
  • 由上海剧协、静安区文化局主办,上海市文联艺术团、张家港越剧戚派传习所等承办的越剧表演艺术家戚雅仙逝世十周年纪念演出,日前在逸夫舞台隆重举行。纪念演出活动由戚雅仙的女儿傅幸文和越剧戚派传承人金静策划,戚、毕派第一代大弟子朱祝芬、杨文蔚及金静、傅幸文、朱蔺、阮建绒、斯钰林、孙建红等戚、毕派传人悉数登台,演出了《血手印》《玉蜻蜒》《自蛇传》《梁祝》等戚、毕经典折子,场内座无虚席、掌声不断。
  • 绝版“草根”
  • 本期的两张魏宗万照片,均摄于1992年。小照片为祖忠人抢拍的作品,当年文联组织文艺家参观冼星海故居,在故居前,魏宗万与男高音歌唱家张世明对唱“壬老三,我问你……”,诙谐幽默,别具一格,引得一片喝彩,边上有于飞、程之、书法家张森等。不过此张照片,魏宗万不在画面的中心位置。而那张崔益军拍摄的大照片,是老崔专程上门为老魏所摄。老崔钟爱老魏,是缘于当年看魏宗万表演的哑剧小品《单问浴室》,没有音乐,没有语言,但老魏很快入戏,尽情享受,那是演员的一种真功夫。
  • 加州学子看上海
  • 好不容易回一趟上海,发觉自己真正地落伍了。你以前熟悉的马路弄堂被拆得一千二净,造起像碰门板似的高层楼房。小时候专门吃2分的阿三头递过来的名片上也带个什么“长”,你却还记得过去他拖鼻涕打弹子的样子,不知与这个踌躇满志的大人物如何应对。以前喜欢的平民食物被包装得面目全非,价钱则是几个跟斗翻上去,味道呢,远不如过去。刚来美国用人民币来估算生活指数,现在你在上海用美金来换算商店里的天价商品,付钱时心里满是被宰的感觉,贵是一回事,离谱又是一回事。
  • “口味真重”之后的反应
  • 吃的口味&喝的口味现在的人不知是舌苔出了问题还是食物的滋味起了变化,反正口味是越来越重了。比如说眼下流行的湘菜:千锅牛蛙、剁椒鱼头、千锅仔姜‘鸭、辣子猪手……味道好重。这是没锴的,人家湖南菜历来讲究一个辣。可是我们到厦门鼓浪屿要吃个饭,也是千锅牛蛙,也是烤鱼蘸辣椒粉,重中加重!要晓得福建菜以前很少这么辣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会,有个代表叹息道:鼓浪屿随处弥漫着一股油烟味儿!这个代表名叫舒婷。
  • 音乐剧依旧火爆
  • 由梅尔·布鲁克斯执导的影片《金牌制作人》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两个大男人密谋通过制作一部失败的音乐剧来发一笔横财。随后,为了筹集到上演一部音乐剧所需要的资金,他们将该剧的股份反复出售了N次,结果不仅资金不成问题了,而且还绰绰有余。钱到手后,他们便开始千方百计地把这部音乐剧打造成有史以来最烂的音乐剧。为达成此种目的,他们给该剧取名为《希特勒的春天》,根据他们的天才设想,这部音乐剧也就是“仅一个晚上”的命运,之后他们就可以带着现金逃之天天。
  • 《1980:上海祭忆》
  • 上海是现代中国摄影术的故乡。上海开埠后不久,西洋照相术就开始传入中国,上海是这一技术传入的最重要的口岸之一。从那时起,差不多每一段上海的历史,都有大量的影像记录。《1980:上海祭忆》摄影展让我们看到了一种上海记忆的面相。“上海祭忆”,这个名称意味深长。对于上海来说,1980年代是一段尴尬的历史。这个时期的上海,依然在岁月的沉睡中延续着昔日的旧梦。跟六七十年代相比,除了更加拥挤之外,并无太大变化。它有时确实就是一段被刻意淡忘的历史。
  • 读点程乃珊
  • 我开车容易犯晕,路况稍有复杂便不辨东西;还不长记性,一些去过多次的地方也常常只是似曾相识。好在有导航仪,那里有个栏目叫“我的最爱”,只需把目的地输入,这车就开得踏实了。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输入都可以称得上“最爱”的,比如火葬场……一周前才去的龙华殡仪馆,为了告别一个中学的同学。回来就赶紧将“龙华殡仪馆”从“我的最爱”中删去。也算是一种期许吧,因了我这一删,能保一方平安。只是没想到,前脚刚刚删掉,后脚却又耍输入成“最爱”了。
  • 程乃珊教我的追星梦
  • 微博上突然亮出一支蜡烛,说程乃珊去世,不由得心头一晾。其实我同程乃珊不熟,非但不熟,简直是陌生,除了偶尔在报纸上看到这位海派女作家的名字,就是断断续续的一些身世传闻,上海老克勒的孙女,在香港和上海两地走,她有她特别的世界观,她的蓝血论……当然,我也知道她的晚年过得很幸福,“夏天是读书的好季节,斟上一杯柠檬水,放上一盘我喜欢的查理林的英语怀旧金曲CD,边上伴着连体婴儿般的老伴,互相唠叨一番,争辩几旬或一起讲点老话,甚至讨论一下明天的菜单,小小争执一番……”就这一点上我很欣慰,因为女作家有幸福安宁晚年的可真不多,她的小说我倒是一本也没有看过。
  • 为什么习外没有“主持”专业
  • 自“主持”专业开办之日起,有志于电视节目主持人教育培养和“主持”理论研究的学界、业界人士就想方设法打探了解传媒发达国家有关主持人培养的教学经验和理论研究成果,以期与国际接轨。他们以组团出访或个人留学的途径,前往国外考察取经,重点是美国,毕竟,美国是世界上传媒和教育最为发达的国家。在美国的实地考察却让他们大跌眼镜:作为一个发明主持人称谓、创建主持人传播模式的国家,既没有关于“主持”的理论研究,也没有专门培养主持人的“主持”专业。
  •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蜡烛
  • 近几年中国崛起,世界瞩目。尤其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整个西方世界似乎趋于没落,但中国好像是“风景这边独好”。不过,网络上也流传着一句话,说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形势大好、秩序大乱、人心大坏”的时代。过去讲天地良心,那些公认的坏事不能做,做了之后会被雷公霹死,死了会下地狱,现在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我死之后,谁管洪水滔天”。无良商人制造毒奶粉、毒馒头、毒胶囊,跌倒的老人没有人敢去搀扶……很多原本只需要用简单的常识和内心的良知就能判断是非善恶的问题,今天统统发生了问题。社会秩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秩序大乱、人心大坏”?
  • 舞林争霸:优秀和作秀的失衡
  • 作为一名普通观众,很执著地守候在电视机前,几乎一场不误地看完了热播全国的“舞林争霸”全程比赛。紧张精彩,悬念难卜,高潮迭起……有时让人激动万分,有时让人惋惜不已,真是一次让人为此揪心而又大饱眼福的视觉盛宴。最终何人胜出,真的已经不重要了,大赛的成功在于她提供了一个让更多年轻舞者展示风采的平台,选手间既有对抗争斗,又有合力拼搏,让他们看到山外有山巅峰还远,让更多百姓了解当今中国舞蹈的进步和发展,以热诚之心给予推波助澜的支持。对于我们这些一辈子投身于这个事业的舞蹈人来说,更坚定了“爱她无悔”的信念。
  • 理想的社会变革是“水涨船高”
  • 据说坊间盛行绝望。有网友在微博上转播一次关于转型的会议的氛围:A教授表示自己的文字很绝望,但内心更绝望;B教授表示国民性决定了各阶层得一起“玩儿完”;C教授表示既得利益集团已将其利益制度化……总而言之。“改革已死”。大家所能做的,似乎就是坐在冲下悬崖的车里,眼一闭心一横,等待最后落地时的一声“咣当”。
  • 沪语话剧承载海派文化
    [文化热点]
    上海文化总也不老目沪语话剧迎回“尹雪艳”(刘莉娜)
    对话白先勇:上海是我艺术爱好的起源(刘莉娜)
    [批评先锋]
    厘清上海滑稽的真实面貌
    海派魔术的独特魅力与发展之道
    [大师剪影]
    周扬之子忆父: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周艾若[口述][1,2] 李菁[整理][1])
    伯乐孙瑜(杨仲文[1,2])
    于蓝拜访记(颜榴)
    [海上解密]
    “十二人画展”往事钩沉(陈巨源)
    [艺星]
    斯琴高娃:不是我在塑造角色,是“她们”在“度”我(朱渊)
    [访忆]
    他们也是曲艺人——忆谢晋、蒋丽萍、程乃珊(梅平)
    [艺星]
    邬君梅印象(夏瑜)
    姚元龙:当现代中国的马可·波罗(马信芳)
    顾铮:太完美的照片对我没有吸引力(胡凌虹)
    [访忆]
    陈羽纶与《英语世界》(文洁若)
    邱岳峰,你不该走得这么早(孙渝烽)
    少年傅聪在云南(姚曼华)
    [观点集粹]
    辩证看待中国模式与普世价值
    粗鄙时代
    “市民跪留市长”背后的忧思

    开放“红卫兵墓园”的意义
    德国人为何不上访
    [文艺揽粹]
    第30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精彩纷呈
    第二届施耐庵文学奖启动
    2013中华砚文化暨书画艺术展览会在上海开幕
    “辛亥革命”系列组画作品展暨市美协油画创作班作品展览开幕

    上海摄影家在全国摄影艺术展中成绩斐然
    新编沪剧《霓虹灯下的哨兵》揭幕沪尉院60周年院庆
    龚仁龙喜剧艺术研讨会举行
    钱仁康教授百岁诞辰纪念座谈会暨相关出版物首发式举行
    文联艺术家进社区文化服务菜单正式上线广受社区欢迎
    越剧表演艺术家戚雅仙逝世十周年纪念演出隆重举行
    [立此存照]
    绝版“草根”(王海 崔益军[摄] 祖忠人[摄])
    [印象上海]
    加州学子看上海(范迁)
    [专栏·童言]
    “口味真重”之后的反应(童孟侯)
    [专栏·影想]
    音乐剧依旧火爆(影子[1,2])
    [专栏·闳论]
    《1980:上海祭忆》(张闳)
    [专栏·甲方乙方]
    读点程乃珊(千里光)
    程乃珊教我的追星梦(黄佟佟)
    [文化乱弹]
    为什么习外没有“主持”专业(孙祖平)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蜡烛(许纪霖)
    舞林争霸:优秀和作秀的失衡(魏芙)
    [自由谈]
    理想的社会变革是“水涨船高”(刘瑜[1,2,3])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