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消费名人,功利侵蚀文化
  • 日前。杨绛先生两次发表声明。强烈反对拍卖公司拍卖其家人及自己的书信。她感到不解:“此事让我很受伤害。极为震惊。我不明白,完全是朋友之间的私人书信,本是最为私密的个人交往,怎么可以公开拍卖?”看到对方毫无反应。她用严厉的措辞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如果你们一意孤行,我将会亲自走向法庭,维护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权利。我绝不妥协,一定会坚决维权到底!”显然,这触犯了她老人家的底线。在谴责声中,保利公司在其官网上发表公开声明,宣布将3件相关拍品撤拍。在压力之下,计划拍卖钱钟书《也是集》手稿的中贸圣佳公司也决定撤拍。据知情人士披露,部分手稿系假冒伪劣。假如是故意作假,则属于“要钱不要脸”了。
  • 被消费的名人被劫持的文化
  • 当怀念也成为了消费…… “一声巨响我的身体突然轻了,就好像灵魂飘在空中一样,我仿佛听到一个声音说:这下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我明白了Leslie的感受,相信大家也会明白,哥哥在自由的空间,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2013年3月31日晚,“张国荣:继续宠爱十年音乐会”在香港红馆举行,音乐会开场时,张国荣生前经纪人陈淑芬道出上述旁白,这就是前阵她受访时所称的关于张国荣的“从来没跟别人说过的”“惊天秘密”。
  • 田汉精神的当代价值
  • 今年是中国现代戏剧的奠基人、著名剧作家、现代杰出诗人、国歌歌词作者田汉诞辰115周年。为纪念田汉对中国文艺事业作出的贡献。总结、继承和弘扬田汉的精神,繁荣发展当代戏剧艺术事业。由中国田汉研究会、田汉基金会、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上海戏剧学院、中共杨浦区委宣传部等主办的田汉戏剧论坛在上海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围绕田汉生平和艺术思想研究、历史地位评价、田汉主要剧作研究和评论、田汉精神的当代价值、当代戏剧发展面临的问题及对策、当下戏剧人的责任与使命等话题展开热烈讨论。
  • 中外专家共话音乐剧发展
  • 当今,音乐剧已经风靡全球。成为广大观众喜闻乐见的戏剧样式。我国的音乐剧虽起步较晚,但近年来发展迅猛。以引进、改编.原刨等各种手段,逐渐拓宽生存空间,特别在上海,每年都有引进的原版音乐剧,也有原创音乐剧诞生,形势越来越好,曙光就在前面。当然,音乐剧的发展还面临蓿很多困难,需要不断进步,逐渐走向成熟。
  • 当今校园,诗意何在——由夏雨诗社“复活”引发的探讨
  • 1982年5月,诗人王辛笛和袁可嘉在华东师大中文系学生徐芳的陪同下。参加夏雨诗社的成立仪式。这天华东师大大礼堂内外人山人海,很多人被挡在了大门外,进不了门的学生们把铁门敲得梆梆晌。王辛笛让保安把门打开.让同学们进来,他说,这是春天的雷声。是诗歌的鼓点。那天的大礼堂,因为诗歌。每个角落都塞满了人。2013年5月,还是在华东师大的这个大礼堂.“夏雨诗歌节”盛典正在进行,31年前在铁门外“敲晌鼓点”的那些年轻人如今都已老去,但因为“夏雨诗歌节”盛典,他们中的很多人又回到了这里。而当年诗社的创始人——诗人宋琳、徐芳、李其纲,他们又一次站在了这个舞台上,把手中的社旗郑重交到了现任社长的手中。
  • 戴厚英的人生之路——吴中杰教授访谈录
  • 被文学大家萧乾先生赞为“一位诚实的作家,一个真正的人”的戴厚英,1996年8月2S日,正当她年富力强、创作力旺盛之际,却在自己的家中惨遭杀害,至今回想起来我们仍深感痛心和惋惜。
  • 影坛元老“双百导演”杨小仲
  • 说杨小仲是中国电影的元老,是因为他在美商亚细亚影戏公司拍出上海出产的第一部影片之后的第二年(1920年)就写出了我国第一部长故事片剧本《闰瑞生》,由伍彭年导演并于次年上映。据查,这是我国开始拍摄电影以来的第33部影片。当时担任过编导的仅为11人,杨小仲名列其中,所以他是当之无愧的元老级人物。
  • 尚华:“死也要死在话筒前”
  • 凡是喜欢译制电影的人们绝不会忘记配音演员尚华的声音和他所配音的众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行行好,行行好!”他在《巴黎圣母院》中为叫花头子配音;在《冷酷的心》中他为凶狠的高利贷奎尔普配音;在《警察局长的自自》中他为残酷的黑帮头子罗蒙诺配音;在《虎口脱险》中为幽默风趣的乐队指挥斯丹尼·斯拉斯配音;在《加里森敢死队》中为高尼夫配音;五十年代为苏联影片《牧鹅少年马季》中的马季配音;在《雁南飞》中为鲍里斯配音……他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译制事业。
  • 1966年夏秋之交的某一天
  • 本来以为有些事是永不会忘记的。许多年过去了,回想起来,竟然不只少了当时那种泉喷潮涌的感情,事情也渐渐模糊了。写这文章,原拟以1966年某月巢日为题的,自己记不得,便去问人。有人说,往事不堪回首,不愿再触动心灵的创伤;有人说,当时连一个字也不敢写,如何记得。于是只好用这样冗长的一个题目。
  • 厉无畏:科学与艺术山顶重逢
  • 厉无畏 致力于文化创意产业研究。被誉为“中国创意之父”。曾任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第一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副主任、上海市政协副主席等职。现为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会长、上海社会科学院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东华大学旭日工商管理学院名誉院长。获省部级优秀成果奖11项。1992年受聘为上海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2007年获全国创意产业杰出贡献奖,2011年因撰写《创意改变中国》获金球文化产业学拳专著“思想驱动奖”,2012夸获“创意产业终身成就奖”,2013年获“辉煌中国·十大时代经济精英人物”奖。编译《创意产业一城市发展的新引擎》《创意产业: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策动力》《创意产业导论》《转型中的中国经济》《计量经济学》等20余本。在国内外报刊发表论文、研究报告等近300篇。
  • 陈建:“平民主席”的自由谈与兼容论功
  • 文学界,盛传陈建功是“平民主席”,这点在我第一次发短信联系他时就见识了。五一节前,受邀去北京参加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的第二届施耐庵文学奖新闻发布会,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陈建功参会并做主题发言,于是我便提前跟他约专访,他爽快地答应了,并在短信尾处特地加上“不劳再复”。之后联系的短信中,“不用复”也是必有的“手头禅”,让人不由感叹他的善解人意。
  • 赵耀民:尴尬的“徐志摩”
  • 赵耀民,话剧界响当当的人物,然而近十年却销声匿迹,未有作品搬上舞台。让人欣慰的是,目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上演他的剧本《志摩归去》,赵耀民也从定居的加拿大归来,无论是话剧还是他本人,都在上海戏剧界引起不小的骚动。
  • 屠巴海:三栖音乐怪才“大玩家”
  • 岁月是无情的天然整容师,而当年的乐坛“神奇小子”屠巴海,从上海轻音乐团团长职位上卸任后,虽已年逾七旬却仍不显老,这多亏他生就喜感的“葫芦娃”样娃娃脸沾光了。今年适逢他六十年音乐生涯和与其夫人陶世泉金婚双庆,值此佳期向这对校友伉俪道贺。
  • 黄丽娅:新一代“白女郎”的台上台下
  • 醉人的夜晚漫天星斗闪烁,一把低沉的女声缓缓唱着“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在全上海离天最近的地方——国际饭店顶层的云楼上,尹雪艳一袭素白旗袍,轻摇檀香扇,浅笑轻谈间就迷倒了一众的上海滩大亨,也迷倒了台下的全体观众。在不久前刚结束酋轮演出的沪语话剧《永远的尹雪艳》中,这位被原著作者白先勇钦点为尹雪艳不二人选的“白女郎”,正是从上海沪剧院走出去的本土演员黄丽娅;而对于自己诠释的这个女神级的人物,黄丽娅一言以蔽之:“她是上海的一种象征,骨子里有其他城市没有的精神,尹雪艳是上海的尤物。”
  • 朱洁静:幸福是一段旅程
  • 在上海歌舞团的演员休息室里见到朱洁静时,离上次访问已相隔一年。她身着一袭宽松练功服,发型依旧,瘦削依旧,没有上妆的脸色略带疲倦。短短一年,朱洁静的生活起了不小的波澜。通过东方卫视“舞林争霸”节目,朱洁静从小小的舞蹈圈走向大众视野,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她的名字也开始频频见诸娱乐新闻,还收到了《瑞丽》、《COSMO》等时尚杂志的邀约。比起一年前,她忙了许多!
  • 钱时信:海派木偶戏的传承人
  • 因为同为政协之友,又同样钟情保龄球。几乎每星期五我们都会在市体育宫的保龄球馆碰面,天长目久便成了老朋友。时信先生年高德劭,又为人谦和,平日大家都以老钱称呼。正巧去年春末我搬了家,新居离老钱家不过一站路。一天上午,门铃骤响,开门一看。正是老钱!打开环保袋,捧出一条亲手制作的小金龙,祝贺我龙年乔迁之喜。你简直难以相信,几许普通电线,几尺黄丝带,单凭一双八二老翁之手,竟能变出这么一条腾跃太空、摘星揽月的蛟龙来!感动得我连连道谢。立即将它供奉在书橱最醒目的位置上。
  • 疏朗雅逸的施蛰存书法
  • 独自居家稍有闲暇,我都有个乱翻书的习惯。有的书买来久了,长远不翻,几乎忘了它的内容;有的书隐藏在书橱一角,且还被什物所遮,偶然检出,居然是一册曾寻找多时的好书,仿佛在路上邂逅阔别已久的挚友,格外欣喜!前些日子书架上翻出一册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施蛰存散文选集》,扉页上还有施老以圆珠笔题的字:“继平畏友留念施蛰存1992年7月”。将近二十年过去了,若不是这本书的提醒,我几乎忘了那次曾跟着朋友去拜访过施蛰存先生。
  • 困扰国外大党老党的深层次挑战
  • 学习时报刊文说,近年来,国外一些大党老党在选战或其他政治斗争中遭遇不同程度挫折、败绩并引发自身政治地位的变化,总的看有以下突出表现:一是社会认同下降。二是传统理念与现实政策取向相互冲突。三是战斗力严重下滑。四是高端人才匮乏危机。这些大党老党面临深层次挑战不是偶然的,系内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 为何有那么多“哑巴代表”
  • 中国青年报刊登署名文章说,列席广州市人大会议的省人大代表刘金保说了一段话,引起其他市人大代表的共鸣,他讲的是会议安排方面的小问题,但这则新闻最刺痛人的是这一句话:“你把我们不敢说的话都说出来了。”这太出乎意料了——刘金保说的不过是会议安排的不足。既然许多代表也都感受到了,为什么不敢说?第一,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第二,这也不是指出上级什么大的错误;第三,指出这个问题也是为了更好地参加会议。
  • 转文风须剔除语言背后的障碍
  • 长江日报刊文说,新一届常委们在多种场合下表现出平实、有生气的文风。改文风、改会风正成为一股风气,自上而下在提倡和推进,政治新风因此而得到传递,这是很好的现象。强调好的文风、会风,已经在认识上不断被明确和强化,但理解的过程又似乎存在偏差。我们看到一些会议中的专家、学者纷纷感慨会议新风,感慨的发言却又是套话连篇。一些报章网络不断解读新文风,解读的文辞仍是老三段。这就是以八股的方式议论抛弃八股。
  • 我们需要审查自信
  • 《中国政协》刊登对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一级编剧高满堂的专访。高满堂说,我们提倡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我们的审查也应该更自信。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是在创作和生产这个阶段,等文化产品出来之后,进行审查的时候,我觉得当前还是不够自信。我们呼吁要有现实主义题材,不要“大辫子”满天飞,提倡要写我们当下的生活,写我们改革开放30年。但事实是对历史传奇、谍战剧、家庭戏审查宽尺度宽,对现实题材则审查很严。
  • 新媒体情景诗《追梦·中国》首轮公演
  • 由中国银联独家支持,上海市文联、上海戏剧学院联合创作的新媒体情景诗《追梦·中国》,目前在上戏剧院举行酋轮公演。《追梦·中国》的主创人员,既有曾参加过《红色箴言》创作、演出的著名艺术家、编剧和导演,也有刚从校园或海外学成归来的青年艺术工作者,还有曾经战火的老战士、刚入社会的青年员工和稚气可爱的小学生。著名语言表演艺术家丁建华、乔榛,分别担任本次演出的领衔主演和特邀旁自;严晓频、王建新、陈少泽、刘家祯等分别在剧中担任主诵。
  • “从泰戈尔到莫言:百年东方文化的世界意义”国际学术研讨会举行
  • 由同济大学、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主办,上海翻译家协会等单位参与合办的“从泰戈尔到莫言:百年东方文化的世界意义”学术研讨会日前在同济大学举行。会上,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思和,芝加哥大学东亚研究中心访问学者谭中,印度前外长夫人Radha Rani Chakravari,著名翻译家郑克鲁、谢天振教授,北京大学教授魏丽明.
  • 丹青不老——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美术作品展开幕
  • 目前,“丹青不老”——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展”在上海美协创作中心东外滩艺术空间隆重开幕。这是上海美协历史上第一次为七十岁以上的老会员专门举办的大规模展览。从活动一开始便得到了老会员们的热情参与,组委会共收到中国画、油画、版画、水彩、雕塑、漫画、连环画、儿童美术等作品106件,而且作品精、面貌多,充分体现了上海美协老会员孜孜以求、勇攀艺术高峰的豪情和风貌。
  • 中国书画世界行——上海展开幕
  • 目前,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南南全球技术产权交易所、瑞士Johan Schotte基金会、上海书协行书专业委员会共同主办的“中国书画世界行——上海展”在上海南南全球技术产权交易所开幕。展览得到了国内众多书画名家的支持,周志高、戴小京、李静、乐震文、张弛、张伟生、宣家鑫、郑振华、黄仲达等书画名家都以水墨宣纸为载体,展示了东方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传递了慈善的力量:参与活动的书画家备捐献三幅作品,拍卖所得将部分捐赠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用于改善非洲儿童的生存状态。
  • 2013’长三角地区故事邀请赛日前举行
  • 由江浙沪三省市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主办的“美丽人物——2013’长三角地区故事邀请赛”日前在杭州市余杭区举行。经主办单位选拔推荐的11名长三角地区优秀故事员登台竞技,交流切磋故事讲演技艺。江浙沪同属昊语地区,语系接近,故事资源丰富,自2010年以来,由上海民协首先发起的每年由三省市民协联合主办长三角地区故事邀请赛,至今举办三届,已成为长三角地区民间文艺品牌项目。
  • 译协召开任溶溶文学翻译学术研讨会
  • 在资深翻译家任溶溶老先生九十周岁寿辰之际,由上海市文联主办,上海译协承办,上海文学艺术院、上海译文出版社、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采芹人儿童文学研究中心等单位协办的“任溶溶文学翻译学术研讨会”在上海静安宾馆圣地亚哥厅隆重举行。资深翻译家及任老好友、译协会员、儿童文学爱好者共50余名嘉宾参加了研讨会。会议通过PPT向与会嘉宾介绍了任溶溶的主要翻译和创作成就。因身体原因未能到场的任溶溶也通过大屏幕向与会嘉宾表示了感谢。著名表演艺术家赵静为大家深情朗诵了任溶溶翻译的经典儿童诗作品《笨耗子的故事》。
  • 上海市戏剧家协会虹口小品创作基地正式揭牌
  • 近日,上海市戏剧家协会虹口小品创作基地揭牌仪式在虹口区文化馆举行。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国家一级导演郭宇,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总监、国家一级演员吕凉,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副总经理、国家一级演员、导演田水,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建平,著名话剧演员、导演顾邦俊受聘为创作基地艺术顾问。仪式结束后,还举行了2013虹口小戏小品专场演出。
  • 剧协成功举办上海民间沪剧保护传承流派展演专场
  • 目前,上海剧协与市非遗保护中心共同主办,作为上海首届市民文化节主题活动之一的“乡音在民间——上海民间沪剧保护传承流派展演专场”在天蟾逸夫舞台隆重举行。主办单位领导、沪剧名家与场内干余名戏迷观众一起共享了这一民间沪剧盛会。为吸引培养更多的沪剧爱好者,激发他们致力于弘扬、发展上海本土戏曲文化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热情,促进沪剧艺术在民间的保护传承,2012年,由上海剧协创意发起,联手市群众艺术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上海沪剧院,成功举办了上海市民间沪剧传承保护“十佳优秀组织者”、“十佳优秀演员”选拔评比活动。
  • 说说唱唱百姓乐——长三角地区曲艺展演举行
  • 上海市群众艺术馆、上海市曲艺家协会、嘉定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安亭镇政府共同主办的“说说唱唱百姓乐”长三角地区曲艺展演活动日前在上海市群众艺术馆举行。活动现场演出了抨击贪污腐败、宏扬社会主义真善美的评话《包公出世》、故事《捉漏》以及绍兴莲花落《外婆桥》、上海说唱《花与瓜》、独脚戏《快乐点播》、扬州弹词《盛世红绫》等优秀作品。展演现场笑声不断,掌声不断,观众们表示,希望这样的展演能经常举办。
  • 上海楹联学会成立25周年楹联展开幕
  • 上海市文联主管社团——上海楹联学会成立25周年楹联展日前在黄浦区第二文化馆隆重举行。上海楹联学会成立于1988年,系上海市文联业务主管单位,由上海市民政局注册登记的文化类社会团体。学会成立以来,坚持“普及对联文化、研究对联艺术、提高创作水平”的宗旨,积极开展各类楹联创作和普及活动,为楹联爱好者提供了一个创作交流的平台。
  • 没有牛大姐的日子
  • 摄影者老崔认识马科导演多年,直到1991年开播的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才知道“马大哥”竟然金屋藏娇,家里还有那么一位响当当的“牛大姐”——童正维。1992年3月的一天,老崔去他们家采访,马科喜形于色又带有一点酸味说:“俺牛大姐现在火了,记者采访她,我就没啥事了。”说时迟那时快,老崔眼明手快,拍下了这张照片:“牛大姐”嘴里嚼着芝麻片,神抖抖地披上外套后,在一旁的马科忙不迭上前为妻子掸灰尘,一副虔诚样。
  • 冰与火的记忆——我与上海的文缘
  • 我出生在北国燕山脚下,与上海相距千里之遥。从地域文化上寻根,难以找到什么类同之处;可是从我的生命依存以及文学履痕去回眸,却梳理出与上海“剪不断”的文化情缘。几年前的冬目,因为要从书橱里淘汰出一批书籍,小阿姨帮我清理书橱的时候,从书堆里翻出几本封面已然发黄的旧书,她认为这是需要淘汰的处理品,便信手将其扔在纸箱中。
  • 旧上海的随想
  • 《上海采风》约我写“印象上海”,我脑子里想到的却是旧上海。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旧上海忽然在香港复活了,一个让人们无限遐想的旧上海从银幕上浮现出来,它穿过层层烟雾向我们飘来。导演们突然地集体奔向上海那风格陈旧的石库门,倘佯于四马路四周的小马路里。他们的目光和镜头聚焦于旗袍、高跟鞋、石子路面、雾蒙蒙的小巷;那里的巨商小贩、报馆记者从大马路叮当作响的有轨电车上挤下来,又坐进了二马路上人力车夫拉着吃力快跑的黄包车。同样是怀旧,因为笔触和用墨不同显出不同的色调,譬如从黄中泛出些古铜色。
  • 软钉子之软实力
  • 2013年“春晚”前夕,赵本山拿着为他量身定制的小品《有钱了》,兴冲冲到央视去试演,结果,被导演摇头了。赵本山急了,连忙拿出自己原创的小品《中奖了》,再去试演,结果,还是没有通过。导演从来不说:你的小品虽然很搞笑,但是比较低俗,比较忽悠,怎么能一直上“春晚”呢……不不,央视导演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他们总是温和地说:还有什么好的本子吗,本山大叔?全国观众都很喜欢看您的小品呢。
  • 尹雪艳
  • 《永远的尹雪艳》是白先勇《台北人》系列里最美、最冷冽的一篇,当然是因为他塑造了尹雪艳这样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形象。不同于金兆丽的泼辣善良(《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不同于钱夫人的温柔哀愁(《游园惊梦》),尹雪艳绝非十里洋场寻常女流,她风尘、练达、冷酷、莫测而不合常理。“尹雪艳总也不老”,“连眼角也不肯皱一下”,“像个通身银白的女祭司”……用象征手法来解释,白先勇写的尹雪艳不是人,是鬼、是幽灵、是时间的死神。
  • 三呼“中国文化万岁”的英国牧师
  • 壬辰之秋,年届本命,吉星当头。接到牛津大学邀请,出国英语考试过关又获上海市教委资助,进世界顶级学府梦想成真。到了牛津之后,我的民俗学专业背景让我对“异域风情”别具敏感与激情,于是试探着向《上海采风》主编刘巽达先生“请战”:能否以“写写玩玩”的行文方式写一组类似于“民俗随笔”的文章?
  • 一场寻找“人文精神”的行动
  • “人文精神讨论”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它的余波至今依然时时泛出强弱不等的涟漪,依然时常被作为那个时期的象征性的文化事件被人提起。作为当事人之一,我也常常被人问起跟这一事件之间的关系。简单回顾一下当年的情形,或许仍有必要。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那几年,八十年代的文化氛围目渐消散。华东师范大学校园内部尚且残存些许余绪。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普遍陷于意志消沉和精神迷惘。1992年夏季的某一天。王晓明带来消息说,《上海文学》杂志打算恢复“批评家俱乐部”栏目。《上海文学》的“批评家俱乐部”栏目是1980年代文学批评的黄金时代的见证,1989年停办。等到这次恢复时,文学批评界已经是满目荒凉,一派废墟景象。
  • 追忆那些回不去的旧土鳖时光
  • 《中国合伙人》取材于“新东方”,题材相符,人物相仿,它的成功之处便是,当事人坚决否认其真实性,认为与自己没一毛钱千系,然而局外人却一一对照,认为确有其事,更确有其人,至少事出有“型”(人物原型)。于是一曲“土鳖逆袭”的凯歌唱得有声有色,令无数仍深陷泥淖的土鳖感同身受,热血沸腾。
  • 中国式合伙的最后结局
  • 作为一个做人物采访的记者,我还是很乐于见到像陈可辛这样的人,有才华,又真诚,是那种典型的努力到尽的香港人。他比想象中要瘦小得多,旧旧的白T恤,军绿裤子,配一双草绿的高帮跑鞋,为这部《中国合伙人》的上映,他几乎操碎了心。
  • 孤独的警世者
  • 今年5月20日,我与约百位师生在华东师大参加了由民俗研究所王晓葵教授主持、松冈环(Tamaki Matsuoka)女士所作的“我为什么要调查南京大屠杀”的演讲。演讲会分为上下两场:第一场是放映松冈环编导的85分钟的纪录片《南京——被割裂的记忆》,它曾受邀在2011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特映;第二场则是松冈环结合PPT、用日语(由一位日语博士翻译)演讲了2个小时,包括回答了观众的提问。
  • 以民生促民主
  • 关于中国未来会形成什么样的发展模式,有一些不同的预测。第一个比较乐观的模式,是中国会走一条渐进民主的道路。经济改革开放,政治也慢慢开放,最后变成一个民主国家。渐进民主当然是一条非常理想的道路,但是从中国现在的社会、政治、经济来看,这条路恐怕还很长。第二条道路是,中国会走一条可持续的权威主义道路。
  • 反思中国人的自我意识
  • 我们现在既讲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讲中国的崛起或中国和平崛起。就我个人而言,更愿意选择前一种表述。因为崛起的主体是从无到有,是陌生的,是需要审察认识的;而复兴的主体则是重新归来者,从而是可以有自己的历史文化供人温故知新者。因此近日施密特与基辛格对话共论中国之际,曾非常明白地说:“纵观中国历史,中国从未有抢夺别国领土的传统。至今中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和平的大国,我并不认为中国会背弃这一伟大传统。”他信任中国,是因为中国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历史传统,并因之而有一个可以认识的本来面目。
  • 吓不住的“食品恐怖袭击”
  • 面对使用地沟油加工食品,最高可判死刑这条司法解释,本应凝重看待,审慎乐观。这条司法解释有关人的生死,也直面了食品安全环境的严峻,掂量起来沉重而悲凉。解释出台,一片叫好,倒也不感意外。我理解,人们是借此表达和宣泄企盼食品安全的迫切之情。
  • 消费名人,功利侵蚀文化
    [文化热点]
    被消费的名人被劫持的文化(胡凌虹)
    [批评先锋]
    田汉精神的当代价值(红菱)
    中外专家共话音乐剧发展(晨羽)
    当今校园,诗意何在——由夏雨诗社“复活”引发的探讨(刘莉娜)
    [访忆]
    戴厚英的人生之路——吴中杰教授访谈录(马信芳)
    影坛元老“双百导演”杨小仲(陈清泉)
    尚华:“死也要死在话筒前”(孙渝烽)
    1966年夏秋之交的某一天(宗璞)

    厉无畏:科学与艺术山顶重逢(蒋莉莉)
    [艺星]
    陈建:“平民主席”的自由谈与兼容论功(胡凌虹)
    赵耀民:尴尬的“徐志摩”(胡凌虹)
    屠巴海:三栖音乐怪才“大玩家”(董存明)
    黄丽娅:新一代“白女郎”的台上台下(刘莉娜)
    朱洁静:幸福是一段旅程(姚安)
    钱时信:海派木偶戏的传承人(郑开慧)
    [访忆]
    疏朗雅逸的施蛰存书法(管继平[1,2])
    [观点集粹]
    困扰国外大党老党的深层次挑战
    为何有那么多“哑巴代表”
    转文风须剔除语言背后的障碍
    我们需要审查自信
    [文艺揽粹]
    新媒体情景诗《追梦·中国》首轮公演
    “从泰戈尔到莫言:百年东方文化的世界意义”国际学术研讨会举行
    丹青不老——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美术作品展开幕
    中国书画世界行——上海展开幕
    2013’长三角地区故事邀请赛日前举行
    译协召开任溶溶文学翻译学术研讨会
    上海市戏剧家协会虹口小品创作基地正式揭牌
    剧协成功举办上海民间沪剧保护传承流派展演专场
    说说唱唱百姓乐——长三角地区曲艺展演举行
    上海楹联学会成立25周年楹联展开幕
    [立此存照]
    没有牛大姐的日子(王海)
    [印象上海]
    冰与火的记忆——我与上海的文缘(从维熙)
    旧上海的随想(梁凤仪)
    [专栏·童言]
    软钉子之软实力(童孟侯)
    [专栏·影想]
    尹雪艳(影子)
    [专栏·玲听]
    三呼“中国文化万岁”的英国牧师(柯玲[1,2,3])
    [专栏·闳论]
    一场寻找“人文精神”的行动(张闳)
    [专栏·甲方乙方]
    追忆那些回不去的旧土鳖时光(千里光)
    中国式合伙的最后结局(黄佟佟)
    [文化乱弹]
    孤独的警世者(方毓强)
    以民生促民主(郑永年)
    反思中国人的自我意识(杨国强)
    [自由谈]
    吓不住的“食品恐怖袭击”(令狐补充)
    《上海采风》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吴贻弓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00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7520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8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935/i

    邮发代号:4-486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