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江山妖娆
  •   当选为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兴安岭森林在整个世界,除了水,我最喜欢的就是森林.繁衍自强的森林是生之意趣.森林收容了一幕又一幕悲喜剧.弥漫在森林间的沉寂与神秘,为艺术提供了深沉、宁静的心理背景.多少个世纪以来.森林始终滋润着人们的乡愁与诗心.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索尔·贝娄会说:"艺术从森林开始."……
  • 树上的眼睛
  •   我有一个与众不同的舅舅.老家的人偶尔来贵阳,或者在什么地方与他们不期而遇,只要提到我的舅舅,他们就会哈哈大笑.……
  • 日暮乡关
  •   林乾一大早就走在从坳子去省城的山路上.林乾肩膀搭着一个蛇皮口袋,手上捏着一把用钢筋弯曲成的捞钩.做捞钩的钢筋与筷子一般粗,略有八十公分长,在林乾手上活像鸡脚爪,见到路边的垃圾,不管是什么他都用捞钩扒弄几下,翻来覆去拨弄得极其认真.……
  • 全村都是贼
  •   那天早晨,当驻村工作组刘组长敲响挂在村口柳树上的那口破钟的时候,一个消息也如炸雷一样在我们毛段村上空轰然炸响了,工作组抓到了一个贼,一个偷了队里稻草的贼.……
  • 曹天雷的幸福指数
  •   曹天雷在麻花镇不是个小人物,是管着五乡一镇的副手,麻花镇土地管理所的副所长,实职是个副股级.曹天雷要想一跺脚让这片土地乱颤,就仅差一步之遥了.麻花镇文化站的站长,唱评剧出身的寡妇洪莲花,曹天雷儿子认的干妈.见到曹天雷就会说,大哥,你瞅瞅你芝麻粒大的官,还没有我这个娘们的官大.假如有一天咱俩平起平坐了,我就嫁给你.……
  • 桃花狗
  •   乍暖还寒或者春寒料峭,桃花并不计较.粉的桃花让静穆的桃花岘呈现了覆盖于静穆之上绚烂的肤浅或者深邃,如同在枯槁的骨架上披了霓裳正翩翩起舞的慑慑老者.春天是发情和交配的时节.对人,或者对狗.……
  • 灰暗物质
  •   丁路正迷迷糊糊之间,听到儿子丁晓路在叫自己.他很不耐烦地张开眼睛.丁路的不耐烦是因为自己睡不着觉,导致丁路睡不着不是因为丁路睡眠过量,是因为丁路没有得到提拔.当拟提拔的名单一公布,丁路就开始睡不着了.丁路干活很认真.工作业绩有目共睹.丁路的提拔在众人的感觉中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好像丁路得不到提拔就会天理不容.但事实就是丁路没有得到提拔,提拔这事情又不是群众的感觉说了算,提拔谁得领导说了才算.丁路就很郁闷,很郁闷的丁路就失眠,就脾气暴躁,好像好好的阳光却被乌云遮住了,有种灰灰的感觉.……
  • 通过建筑到达
  •   充满劳绩,但人诗意地   居住在此大地上.   荷尔多林的诗歌,因为大名鼎鼎的哲人海德格尔的反复吟诵.成为圣诗般美妙而充满喻意的诗句:成为也能被吾等俗人常常怀着神圣般的情感,庄严地唱和的诗句.但唱和之后,我们还必须听听海老的布道: "诗意创造真正使我们居住.但我们通过什么达到居住之地呢?通过建筑.诗意的创造,它让我们居住,它是一种建筑."这是不是也可以说,如果我们能够居住在建筑里.我们也就获得了诗意?由此看起来,建筑是非诗意不可的.……
  • 在淮阳听戏
  •   跟着<人民文学>采风团在淮阳的日子里,最让我难忘的,是那天晚上的戏.那天晚上,晚饭过后.会方给我们安排了地方戏欣赏,说是邀请了周口当地的名角来演出,这真是太好了,我真是太喜欢了.我这个看着土台戏长大的柴禾妞儿,随着年龄的增长,是越来越喜欢听戏了.每逢回到老家.听到哪家唢呐响,就会忍不住去凑个热闹,听上一会儿.……
  • 哑爷
  •   按辈分,我要叫他爷爷.但他既聋又哑,所以我父亲一辈儿的就叫他哑叔,我也就顺理成章地叫他哑爷.每当碰见他的时候.我都要大声地叫: "哑爷!"明知道叫了也是白叫,哑爷也听不见.但看着他那满意的笑脸.嘴里发出"嚒嚒嚒"的声音,我想他是听见了.这在我,是很高兴的一件事儿.因为在哑爷看来,我是个尊老懂礼的孩子.我愿做一个这样的娃,不像那谁家的娃,欺老诓幼的,像个二流子.这是对我们村里的一个孩子的评价.……
  • 分水关上迷彩服
  •   武夷山脉北段的闽赣分水关,过去是福建出省的咽喉,中原地区的人民南移.多从这里入关沿着武夷山脉,散落各地.聚族而居.其时福建还是南蛮之地.这是后来有了些历史知识后才知道的.但最初的分水关对我而言则是个神秘而有些恐怖的地方.……
  • 行走在鼓浪屿
  •   倘若,是为了观光,不会耗费十年的时光;倘若,是为了寻奇,日日流淌的日子就不会这么庸长.那么,不是为了什么,行走在鼓浪屿,用一份清静的心情,用一种透澈的目光,用一种闲散的脚步.……
  • 福建诗歌链(二)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三 “一过性“体验记录--读伊路“过马路“   约有中等文化程度的人,很快就可以把握这首诗的内容.它说的是一个患者,想过马路,去看看超市,仅仅因为一辆卡车斜身而过,惊惧之间,就打消了穿过去的念头.这是生命本能的反应.类似这样的事.生活里是经常发生的.可是由于没有记录和固定,几秒钟的生命轨迹,就在不经意间流失了.潜意识、偶然意念,原始动机,也往往在生命的冲动或回收中抹掉了.一缕清香、半丝涟漪,生活经过的边边角角,都会留下“看不见“的擦痕.……
  • 现在的大学怎么啦?——二十多年来小说中的大学形象
  • 《厦门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厦门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张力

    地  址:厦门市公园南路2号

    邮政编码:361003

    电  话:0592-251556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0765

    国内统一刊号:cn 35-1044/i

    邮发代号:34-45

    单  价:4.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