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雷达专栏:长篇小说笔记之五:贾平凹《怀念狼》
  • 据说,《怀念狼》的发行量已逾二十万册,对这消息我一点也不诧异。中国图书市场的趋光性和盲从性有多严重,我心里还是有数的。这样说并非认为《怀念狼》不好,我要声明,《怀念狼》是一部很有特色的警世悯人之作。然而,就像孙猴子的尾巴即使变成旗杆也能被辨认一样,到了《怀念狼》,贾平凹还是贾平凹,变化并不像有人渲染得那样出奇的大。
  • 王蒙《狂欢的季节》
  • 我向读者推荐长篇小说《狂欢的季节》,自然还包括“恋爱”“失态”“踌躇”共四个季节,并不是因为王蒙的名气之大,也不是因为作品的篇幅之长,而是出于它在文体上——归根结底是在思想容量和文学语言上的独创性、兼容性、丰富性的原因。就小说的精神内涵来说,我认为它表现了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这漫长而坎坷的近三十年间,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痛史,心灵流变,及其种种曲折离奇幽微的常态与变态,虽充满了调侃与反讽,却内蕴着惨痛的血泪。
  • 邓贤《流浪金三角》
  • 邓贤的《流浪金三角》不是小说,是长篇纪实型作品,但放到这个专栏里加以评说并无不可。何况,邓贤的文笔中颇多小说家的手腕。《流浪金三角》是一个难得的文本。局外人虽无法验证其确切的真实程度,但它是以危险加风险,毅力加苦力为代价写成的则无疑。
  • 洪治纲专栏:先锋文学聚焦之五——先锋文学的“怪异原理”
  • 先锋文学因为执着于对传统既定艺术范式的颠覆,执着于对未来文学发展各种可能性的积极实验,所以总是充满了种种颇为“怪异”的审美特征,以至于人们每每看到一些异类形式在文学作品中出现,便统统称之为“先锋文学”。实际上,这种判断方式未免有点草率和偏颇——因为也有不少在形式上看似怪异的作品,实则是种纯粹的文本游戏,或者说是一种迎合时尚的标签,它们既不能体现先锋作家在艺术精神上的独创品质,也不能展示先锋文学自身特有的生命力,充其量只是一种伪先锋。
  • 邵建专栏:文坛内外之十三——知识分子的存在形态或分流(下)
  • 与社会事务有着更多联系的知识分子诸如体制型知识分子、传媒型知识分子和人文型知识分子在其存在形态上到底有何不同?什么类型的知识分子更适宜成为一种批判知识分子?这个问题也许在对它们进行描述的过程中可告清晰。不妨先看体制型知识分子。这个问题放在西方,当然是知识分子自由选择的结果。比如在英国,读书人一种传统观念是“经商不如从政”。
  • 谢有顺专栏:阅读与沉思之九——写作不是养病的方式
  • 前一段时间,我同时在几本旧书中都读到了一位生活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圣徒写的歌词,优美、真挚而感人,所谱的曲调也苍凉沉郁。他是这样写的:
  • 长篇小说《大浴女》评论小辑:人性解剖的新突破
  • 铁凝曾说:“我渴望超越自己。”她又曾感叹:“要在艺术上真正有点造诣,人生是太短暂了。”她对自己说:“也许你就是要追寻你永远达不到的境界,这永远的无法达到便是你这种生活方式最独特的魅力。”(铁凝:《麦秸垛·自序》)铁凝确实在不断超越自己,因此她的作品,风格总不固定,几乎是一篇一个样,她始终处于探索之中。近些年来,在对人性的探索、研究上,更在不懈地追求和不断地突破。最近发表的长篇小说《大浴女》,是人性研究的新成果。
  • 荡涤那复杂而幽深的灵魂——评铁凝长篇小说《大浴女》
  • 我认为,《大浴女》不仅是铁凝个人继《玫瑰门》之后又一令人瞩目且甚至还在某些方面对《玫瑰门》有所超越的长篇佳作,同时也可以说是九十年代以来出现的足称第一流的长篇小说之一。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大浴女》与《玫瑰门》是一脉相承的,这一脉相承之处就在于对女性生存体验的描摹、观照与透析表达。就笔者的一种阅读直感而言,铁凝之《玫瑰门》与《大浴女》是要整合性地通过对外婆、母亲与女儿三代人的形象塑造,立体而全面地传达铁凝对女性生存经验的领悟与认识。
  • 欲的突围与溃败——评铁凝长篇小说《大浴女》
  • 在新世纪和新千年的春风第一次吹临人间的时候,女作家铁凝精心构撰的又一部长篇小说《大浴女》热销全国。然而,人们对《大浴女》究竟能理解多深呢?《大浴女》究竟向人们讲述了一些什么以及都是怎么讲述的呢?
  • 本刊声明
  • 关于《白鹿原》及其评论——评《〈白鹿原〉评论集》
  • 陈忠实的《白鹿原》,是上一世纪九十年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的重要收获之一,能够反映那一时期小说艺术所达到的最高水平。把这部作品放在整个20世纪中国文学的大格局里考量,无论就其思想容量还是就其审美境界而言,都有其独特的、无可取代的地位。即使与当代世界小说创作中的那些著名作品比,《白鹿原》也应该说是独标一帜的。因此,早就该有一本关于它的评论专集出版了。
  • 小说艺术的成功探索——读李建军著《宁静的丰收》——陈忠实论
  • 我是在西域那个暴风雪之夜读《白鹿原》的,不是单行本,是《当代》92年6期;远离故土,乡音如雷,秦腔已经不适宜关中那块洼地,吼秦腔的最佳场地应该在大漠,在血性之地,英雄之地……这是我最初读《白鹿原》的感觉。许多读者都有这种狂风怒吼的感觉。当年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也是让人震惊,人们不相信20多岁的青年人能写出史诗,
  • 地域文学研究的现代性走向——兼评高松年的《当代吴越小说概论》
  • 作为多元批评理论中一元的地域文学研究范式,一方面,从具体的地域文化角度研究文学,目前虽然尚处于起步阶段。另一方面,它却是一股方兴未艾且颇具生命力的文学批评思潮。就地域文学研究范式意义而言,它明晰地传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即试图从人文地理时空的宏大背景下研究文学,给文学研究提供了一种纵横捭阖的视野,使之超越文学本身,从而避免了狭窄局促的短视以及就文学而谈文学的浅薄;就这一研究范式要求而言,
  • 一次漫长的心灵对话——评宗元《魂断人生——路遥论》
  • 如今的文坛真让人觉得有些喧嚣而无聊,“一点正经也没有”的胡写乱说让人深深感到“什么都无所谓”了。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似乎只要是能够胡涂乱抹的人都可以当作家。文学在“铜化”和“俗化”之后,真的成了可资游戏、可供把玩的东西。但在这时我们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路遥——这位真正将文学当成“事业”来干的“愚人”。然而正是这样的“愚人”,却可以让我们由衷地为他对文学的献身而“感动”。
  • 小说中的美洲和美洲的小说——拉丁美洲小说夜读札记
  • 一个叛变古巴革命的古巴学生被人追击并死于非命,从主人公与追击者的登场到主人公的饮弹殒命,前后统共不过四十分钟……,这个单调得太过乏味的“故事”,构成了古巴小说家卡彭铁尔伟大小说《追击》的主要情节构架。而在我们自己已经产生过的若干部土著英雄传奇里,同样的故事可谓屡见不鲜。我们自己的被追击者(他们一般都是革命者),要么总是命定的、轻易的就躲过了枪声以便去继续革命,要么就总是悲壮地倒下。
  • 无状态之生命状态下的心灵素描——读王元小说《什么都有代价》
  • “蜗牛角中争何事?”整整一个半世纪前,叔本华在他那篇著名的《生存空虚说》中发出了这样的提问。他接着讲道:“生命和生存的价值何在?如果我们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就可以找到脱离生存痛苦的若干空隙。但是,这空隙立刻又会被无聊和烦恼所填满——为了新的欲求,很快地变得狭隘。”仿佛是对叔氏这段话的一种形象化的诠释,长篇小说《什么都有代价》(《当代》2000年第一期)勾勒了一幅现代人在情感的“蜗牛角”中争斗挣扎的素描图。
  • 拂不去的阴霾——张贤亮小说创作中的死亡心理分析
  • 虽然张贤亮曾多次宣称自己的小说都是“政治小说”,这为他招来了许多嘲讽和訾议,但问题似乎并非如此简单。实际上,张贤亮的这类偏激之辞中无疑隐藏着几分无奈。正如他在应英国《卫报》之约而写的专栏文章《追求智慧》中所谈到的,“政治遭遇,不过是人生的一种形式。我并不着力去写主人公面对的政治。”那么,张贤亮的那些披着政治外衣的小说文本中究竟潜匿着一些什么样的深层心理母题呢?在我看来,这主要集中于两大母题,即对爱的固恋和对死的执迷。限于篇幅,本文的任务仅止于发掘和阐释张贤亮小说中的死亡母题。
  • 城市和女人:海上繁华的梦——王安忆小说中的女性意识探微
  • 众所周知,王安忆是以最年幼的中国知青这一身份走进社会的,同时又是以这样的经历去接近文学的。与众不同的是,王安忆的知青文学并非是对“文革”那段沉痛历史进行痛诉与反思,而是带有“个人记忆”的叙事特征来书写初涉尘世的少女对生活的不解,提问着莫名其妙的挥之不去的人生问题,给一片声讨的反思文学吹来一股清风,从而确立了王安忆在当代文坛上的地位。
  • 治疗癌症信得过的好医生——李全国
  • 时代的暴风雨来了——读叶广芩的《采桑子》
  • 叶广芩的家族小说近年颇受关注,《采桑子》(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9年10月出版)是一部讲述满族贵胄后裔命运及生活的长篇小说,这是叶广芩家族小说的一部力作。
  • 论王旭烽《茶人三部曲》
  • 中华茶叶世界之珍,华茶的栽培、采摘、加工、品鉴,茶具的制作、使用……经过千余年的历史积淀.汇成了博大精深的中华茶文化。王旭烽的近作《茶人三部曲》便是以华茶近百年的兴衰浮沉为背景,通过杭州一个茶叶世家数代人悲欢离合的故事,展现的一幅视角独特、气宇宏深的百年人文画卷。杭家世代为茶,忘忧茶庄经过杭九斋、杭天醉、杭嘉和三代人的苦心经营渐具规模,建国后公私合营,茶庄收归国有,但杭家的后人们与茶叶间仍承续着先人般的不解之缘,
  • 守望废墟——评“新儒林”系列之三《感受四季》
  • 进入90年代以来,由于金钱、名利、权势综合起来的种种世俗欲望全面侵袭大学校园,迫使校园知识分子处于一种极为尴尬的生存命境之中,他们似乎正在经历着一场剧烈的情感裂变和精神沉沦。因为在这个“礼崩乐坏”的时代,作为中国当下生活中最后一块精神领地,作为人们曾经无限向往的世外桃源,大学校园这个曾为知识分子提供过精神避难的场所,如今正迅速蜕变成一种纯粹世俗化的生活空间,常常令躲藏在“象牙塔”底的知识分子难以逃脱世俗生活的触摸。
  • 直书实录 野史真相 足可传世——谈《盛世幽明》的思想价值和艺术特色
  • 曾看到《作家文摘·新书导读》向读者推荐,孙民的百万言长篇小说《盛世幽明》,是“足可传世”之作。我以为又是传媒妙作。老实说,近年文坛的市场化炒作已发展到令人作呕的地步,因而便一笑置之。
  • 雷达专栏:长篇小说笔记之五:贾平凹《怀念狼》(雷达)
    王蒙《狂欢的季节》
    邓贤《流浪金三角》
    洪治纲专栏:先锋文学聚焦之五——先锋文学的“怪异原理”(洪治纲)
    邵建专栏:文坛内外之十三——知识分子的存在形态或分流(下)(邵建)
    谢有顺专栏:阅读与沉思之九——写作不是养病的方式(谢有顺)
    长篇小说《大浴女》评论小辑:人性解剖的新突破(朱青)
    荡涤那复杂而幽深的灵魂——评铁凝长篇小说《大浴女》(王春林)
    欲的突围与溃败——评铁凝长篇小说《大浴女》(郝雨)
    本刊声明
    关于《白鹿原》及其评论——评《〈白鹿原〉评论集》(何西来)
    小说艺术的成功探索——读李建军著《宁静的丰收》——陈忠实论(红柯)
    地域文学研究的现代性走向——兼评高松年的《当代吴越小说概论》(陈林侠 吴秀明)
    一次漫长的心灵对话——评宗元《魂断人生——路遥论》(李继凯 黄蓉)
    小说中的美洲和美洲的小说——拉丁美洲小说夜读札记(敬文东)
    无状态之生命状态下的心灵素描——读王元小说《什么都有代价》(浩岭)
    拂不去的阴霾——张贤亮小说创作中的死亡心理分析(李遇春)
    城市和女人:海上繁华的梦——王安忆小说中的女性意识探微(刘敏慧)
    治疗癌症信得过的好医生——李全国
    时代的暴风雨来了——读叶广芩的《采桑子》(康艳梅)
    论王旭烽《茶人三部曲》(葛红兵 周羽)
    守望废墟——评“新儒林”系列之三《感受四季》(原宝国)
    直书实录 野史真相 足可传世——谈《盛世幽明》的思想价值和艺术特色(张学仁)
    《小说评论》封面
      2009年
    • 01

    主管单位:陕西省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陕西作家协会 西安工业大学

    社  长:赛云秀

    主  编:李国平

    地  址:西安市建国路83号

    邮政编码:710001

    电  话:029-8742861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2164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017/j

    邮发代号:52-108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