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怀乡者说
  • 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我的故乡好得多了。——鲁迅 文学和故乡,从某种意义上说,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在对方身上发现彼此,认识彼此,抵达彼此。我们常常在文学的身上发现故乡的影子,进入文学的世界,就像返回到精神的故乡,一切事物都以最美好的姿态呈现,那么适意、安稳,仿佛这个世界曾经许诺给我们的都会实现。当然,文学中也常常描写故乡。故乡寄托了我们所有的甜蜜与忧伤、梦想与牵挂,蕴藏了我们心灵的信息和关于生活世界的全部秘密。我们一次次在文学中返回故乡,无非是为了重温记忆中温暖的过去,重新积蓄力量,重新发现未能全部敞开的自我。
  • 论新世纪“新革命英雄传奇”的新突破
  • "新革命英雄传奇"是"新革命历史题材小说"中一个主要类型,对20世纪30年代以来《吕梁英雄传》、《林海雪原》革命英雄传奇小说的继承和延续,是新世纪中国文学中一个引人关注的文学现象,出现了《历史的天空》、《亮剑》、《狼毒花》等一批广为流传的小说,与以往的同类题材小说相比出现了许多新变化,取得一些新突破。
  • 论90年代以来小说的“个体户叙事”
  • 一、引言:80年代的个体户与90年代以来的"个体户叙事" 80年代的经济现代化在农村主要是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施行作为主要策略与重要标志,与此同时,在城市及城乡结合部,个体户的崛起及其所代表的商品经济意识与市场经济观念则成为城市经济现代化的重要表现。作为一类新型人群,"个体户"形象、个体户故事在80年代文学中一度受到广泛的关注。90年代以后,随着"个体户"群体的大众化和社会生活的日益复杂化,
  • 北方人民对于生的坚强和对于死的挣扎——论曹乃谦《到黑夜想你没办法》
  • 今年,2011年春,因为某种机缘,我读了曹乃谦的中短篇小说集《到黑夜想你没办法——温家窑风景》。集中的第一篇是《亲家》,很短,只有一千来字,读完的感觉只能用"震惊"来表达。一口气读完全部30篇小说后,我查了一下,才知曹乃谦的这部小说集多年前即出版,瑞典汉学家马悦然和我所崇敬的中国作家汪曾祺,早在曹乃谦的小说散见于刊物时,便对之高度肯定,而我直到今天才知道当代中国还有这样一个文学语言的奇才、短篇小说的高手,我便不得不有深重的惭愧了。
  • 文化偶思
  • 文化不可以优劣论之。似应注意区分文明与文化。文明是某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历史时期内从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创造所达到的水平或所积累起来的成就的表现,它含有文化的作用,也作用于文化,但并不等同于文化。文化的概念较文明要细、具体和有弹性,亦较其复杂,通常它以民族为基础,在特殊情况下,也可因地缘的、人种的、历史的关系而形成某个文化母系统,即以某个初始的文化价值体系为起点和辐射点,联结了若干民族的文化作为子系统。
  • “无产阶级”的孩子们(下)
  • 四 "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无疑是崇高的政治召唤,通过广泛社会动员,对"红卫兵运动"落潮后的青年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上山下乡虽然是让知青接受"再教育",但它是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必由之路,因此经过"再教育"而在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便成为七十年代初中期关于知青成长道路的叙事主题。——如果说“教育”和“接受再教育”是时代与知青的基本关系,那么,包括《延安的种子》在内的创作,应该说反映了当时的社会政治现实的面貌,也传达了“时代精神”。“文革”结束之后,我们对这段“成长史”的评价,则是在新的语境中依据新的价值判断对历史的重新阐释,无论是否定还是肯定,但历史曾经处于那样的状态。
  • 从三棵树到一片林——宁夏青年文学小说简述
  • 当代宁夏文学的标志性人物当然是张贤亮。张贤亮这棵从江苏移居来的宁夏文学大树,让中国文坛感受到了宁夏文学孤兀挺立的雄强气势和繁茂浩荡的华盖浓荫。在上世纪80年代,他几乎一个人站在宁夏的黄河岸边和茫茫草原独唱,整个中国文坛,听到的都是张贤亮独唱的声音。他的《灵与肉》、《邢老汉和狗的故事》、《肖尔布拉克》、《初吻》、《河的子孙》、《龙种》、《土牢情话》、《无法苏醒》、《早安朋友》、《浪漫的黑炮》、《绿化树》、《青春期》、《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一次一次地引爆中国文坛,让文坛的聚光灯从四面八方追落到他的身上。
  • 主持人的话
  • 对女性文学这个说法,很长时间以来,我有一个无知的偏见,总觉得中国的文学,就其性质而言,似乎没有男女之别,古时候没有,现在也难得有。如果就作家论,当然有男作家,也有女作家,但男女作家想的事情,又似乎差别不大。比如说最早表现女性幽怨的弃妇诗,就未必是出自女性之手,后来为女性鸣不平,争自由的诗文,也大多是男性作家所为。就连《红楼梦》这样要为众多女性立传的作品,作家还是个男性。不是中国古代没有女作家,也不是中国古代的女作家不愿意说女人自己的话,或不愿意为女人说话,而是她们要说的话,能说的话,大体上男性作家也想说,也能说,加上男性作家人多势众,无形中也就担当了女性代言人的角色。
  • 守候灵魂的写作——海男言谈录
  • 梁小娟:与您的小说结缘,是在上个世纪读大二的时候。当时是在一个秋日的午后在图书馆阅览室看到您的《蝴蝶是怎样变成标本的》,整个下午我都沉浸在那个凄美的故事中,小说给我心灵带来的震撼至今仍难以磨灭。十多年过去了,重读这部小说,我仍然可以触摸到当年那个下午的情景,脑海里仍不时浮现那个穿着旗袍的典型的中国女子提着箱子不停出走的画面,出现蝴蝶漫天飞舞的幻象。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喜欢上了您的作品。您是一个多产的作家,也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作家,从1980年代开始步入文坛至今,您一直保持着持久的创作活力,新作迭出。迄今为止,您已经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随笔等60余部,而与您同期出道的一些作家可能在短暂的创作高峰之后就步入沉寂,是什么力量一直支撑着您,给您的写作提供源源不断的滋养?您对自己哪一部小说最满意?
  • 写作消磨着我的年华——自述
  • 在经历了时间的一系列反复无常的磨励之后,许多东西都已经被我舍弃,剩下的只有写作。为什么写作是一种形而上的追问,仿佛那些无所不在的磁针之力,沿着个人的轨迹在前行,正是在这无所不在的递嬗中,我的灵魂在其中获得了安定和涣散。许多许多的时刻,我只相信宿命,在被神的笼罩之中,我获得了与语词搏斗中的一个夜晚又一个白昼,一首诗歌让我活到了黎明,一部长篇的写作让我从春天活到了晚秋。这就是我为什么必须写作的缘由。面对时世,写作消磨着我的年华,消磨着那些从我眼前掠过的那些转瞬即逝的时间。正是这些时间让我透过微蓝的天际,打开的窗扉看见了从去年到今年的变幻和不测,从而也看见了一朵云的飘忽是为了寻找到那云端中的另一朵云的碰撞。此刻,我不需要再害怕世间的行云流水的变幻,正是这一切,使我一次又一次的寻找到了云南的盆地山川,寻找到了言说的喜悦。
  • 女性的妖娆与华丽蜕变——海男长篇小说中的女性成长叙事
  • 作为当代女性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海男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以其极具先锋性的诗歌为女性正名,90年代以来的长篇小说创作更是以细腻的笔触抒写了女性这一群体的生存境遇。对女性成长的关注,对女性命运的思考是海男长篇小说一以贯之的主题。作为"一位为着女性而写作的作家"①,海男以敏锐的视角发掘出女性生存的真实处境,用诗性的语言为女性的成长做传,记录了女性在漫长的历史暗夜中所遭遇的灵与肉的困顿与冲突,并用暗哑的声音为在男权社会中进行痛苦挣扎与突围的女性呼号。海男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幅女性千娇百媚的妖娆图,在经历了肉身与灵魂的炼狱后,女性会实现一场华美的蜕变,要么完成自我的主体建构最终走向自由之途,要么在沉重的肉身中以死亡的方式体验灵魂的升华。
  • 海男主要作品目录
  • 诗歌集 《风琴与女人》沈阳出版社1992年 《虚构的玫瑰》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 《是什么在背后》春风文艺出版社1996年 《美昧关系》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6年
  • 欲望都市中的人性叙述
  • 在消费主义观念日益流行的当下,欲望的大潮猛烈地冲击着都市各个角落。被各种欲望左右着的都市人呈现出既复杂又单纯的人性,为奢靡的都市生活涂抹上光怪陆离、令人目眩的生命底色。张尔客对于后现代社会的特征有着较为深切的把握,继《非鸟》等作品之后,他的长篇小说《欲望的边界》(《钟山》长篇小说2011年B卷)对欲望都市有了新的发现和开掘。他努力捕捉当下都市人生的特殊形态,通过对都市人物复杂关系的叙写,鲜活地呈现出后现代都市社会中为欲望主宰着的种种人性。
  • 为生命寻觅栖息之地——读何士光的自传《今生》
  • 1980年8月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小说《乡场上》被评选为1980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何士光一举名满天下。随后的他的《种苞谷的老人》、《远行》又相继获得了1982年、1985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何士光成为了1980年代贵州文坛的一面旗帜。进入1990年代以后,何士光将主要精力转向了散文创作,陆续发表了《雨霖霖》、《烦恼与菩提》等作品,最近又推出了自传《今生》(《钟山)2011年第5期)。作为自传的《今生》,立足当下,遥望未来,建构了自己寻觅生命栖息之地的艰难历程,重构了人生的意义。这不只为深入研究何士光的文学创作提供了重要的历史参照,而且对于研究当代传记的修辞叙事艺术、对于反思现代性,建设多元化的文化生态等方面也大有裨益。
  • 第三代西北作家的写作主体特点
  • 当下文坛,有人根据时间的先后和创作高峰的沟代,将西北作家做了三代划分。如李建军的《论第三代西北小说家》①,孙黎的《论第三代西北作家小说语言的特色》②等都提到了西北第三代作家。第一代就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活跃于文坛的以柳青、杜鹏程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作家;第二代作家就是经过了文革洗礼之后活跃于文坛的,以路遥、贾平凹、张贤亮、陈忠实为代表;很明显,第二代作家以陕西作家为核心,素有“陕家军”之称。但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陕西作家一枝独秀,“好大一棵树”的局面被代之以各省的“千树万树梨花开”。其中甘肃作家以雪漠、徐兆寿、马步升、王新军等为代表,宁夏有石舒清、陈继民、金瓯、漠月等,新疆的董立勃、刘亮程,青海的风马、梅卓,陕西的红柯、叶广芩等。
  • 地域特色对陕西文学的托载
  • 一、"三大板块"造就出三大作家 一个几乎可称绝妙的现象是,从地理上来看,陕西分为三大块。由北向南依次为陕北、关中、陕南。而新时期的陕西作家在这三大块具有鲜明地域特征和文化习俗背景中,又涌现出了三位最具代表性的作家。这就是陕北的路遥,关中的陈忠实,陕南的贾平凹。
  • 村庄的消失与终结:刘亮程的《凿空》及其它
  • 一、村庄的声音及救赎意义 《凿空》是一部关于声音的小说,它从声音开始,又以声音结束。这里的声音指的是乡村原生态的声音,刘亮程用"驴叫"给它们在现实世界中找到一个出口。当然,他敞开乡村的声音,根本原因还在于"声音的才是恒久的,才能真正换回我们失去的世界。
  • 予人玫瑰 手有余香——铁凝近年短篇小说印象
  • "耐心而不是浮躁地、真切而不是花哨地关注人类的生存、情感、心灵,读者才愿意接受你的进攻。你生活在当代,而你应该有将过去与未来连接起来的心胸。"铁凝在首届中国--西班牙文学论坛讲演时的这席话,实际上反映了她在长期创作中所持有的信念。是的,在当今耐心、真切渐显稀缺,浮躁、花哨往往要占上风的生活氛围中,如何关注人类的生活状况,如何保持对每个生命的敏锐观察,对每个作家艺术家都是严峻的考验,也无形中检验着作家艺术家的成色。
  • 打开生命中隐秘的风景——论铁凝近期的短篇小说
  • 近年来,铁凝一直致力于短篇小说的创作,并发表了一批颇具质色的作品,包括《伊琳娜的礼帽》、《风度》、《内科诊室》、《咳嗽天鹅》、《春风夜》、《1956年的债务》、《飞行酿酒师》、《海姆立克急救》、《告别语》等等。在这些十分精致的短篇中,铁凝常常沉醉于那些日常生活的褶皱之处,小心翼翼地撕开诸多难以言说的生存状态,从中捕捉各种丰富而微妙的生命形态,揭示种种耐人寻味的人性面貌。它们充分体现了作家对日常生活敏锐的感知力和对人情世态强劲的穿透力,也展示了创作主体异常宽厚的人文情怀和温馨典雅的伦理趣味。
  • 转型时代的疼痛与迷茫——读杨小凡的几部小说
  • 写小说需要想象和虚构的能力,这是常识,人人都知道的,但是,还有另外一个更为重要的常识,却不大为人重视,那就是,只有在具备充分的身历目见的经验资源的前提下,想象和虚构才会是真实的,才会是有血有肉的。当代小说的危机,并不在于“想象的危机”和“虚构的贫困”,而在于小说家的经验资源的贫乏,在于小说家与“活的中国”的隔膜。
  • 当前文学对文化生态失衡的焦虑和救赎——读阎连科《风雅颂》和《我与父辈》
  • 阎连科小说对现实文化价值观念的拷问多次引起广泛的争论,近两年连续创作的《风雅颂》和《我与父辈》,所表达的寻找家园、文化回归和精神返乡意识,包涵着强烈的自我反省和对亲情省察的倾向。这是否代表着当前精英小说对文化生态失衡的焦虑,以及重塑乡土伦理的救赎愿望,把两部作品放在一起深入解读,就会有颇多领悟。
  • 《风雅颂》和阎连科的理想国
  • 一、《回家》和《风雅颂》——原名和更名 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风雅颂》附有阎连科撰写的《后记三篇》,在其第一篇《漂浮与回家》中,阎连科写道:"最近的一些年月,我脑子里不断地产生要离开北京,回到老家打发余生的念头。……这部小说的土壤,就是多少年来‘回家的意愿’。甚至,小说原有的名字就叫《回家》,只是看了初稿的朋友都说不妥,便由朋友挖空心思、又水到渠成地替我改成了《风雅颂》这个美妙却又表面有些哗众的书名。”①阎连科在接受吴怀尧的专访时,进一步说:“自写完《受活》之后,就一直想以‘回家’为灵魂写一部小说。当‘回家’的意愿越积越厚,小说的轮廓也就越来越清晰。”②
  • 当代人生存困境的深度透视——评红柯长篇新作《好人难做》
  • 红柯是当代文坛较为特立独行的作家。之所以这么说,一是因为他漫游天山十年,选择远离尘嚣的生活,完成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天山系列"长篇小说,二是因为他的小说语言技巧极具特色,拓展了当代小说的叙事维度和修辞空间。红柯本是诗人,擅长虚构和抒情,《西去的骑手》、《大河》、《乌尔禾》等小说寄托着他的理想追求。长篇新作《好人难做》则将关注点由富于诗意的新疆天山转向充斥尘世烟火气的渭北小城,由理想回归现实。尽管这一回归并非开始,但显示出红柯在理想与现实剧烈冲突语境下的困惑和迷茫。如果说“天山系列”小说是由天山之镜映照现实,那么《好人难做》就是直观展示现实社会的众生相了。作者通过对各类人物的塑造揭示出当代人(尤其是知识分子)的自我认同危机和在虚构与真实交织碰撞中的生存困境。
  • “泛工业化”时代的叙事伦理——评刘华的长篇新作《车头爹 车厢娘》
  • 在中国当代文学中,"工业题材"是一个在特定年代产生的具有特殊历史内涵的概念。从建国初草明的《乘风破浪》到新时期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当代工业题材书写始终贯穿着构建民族国家的宏大主题和乌托邦式的理想激情,在很大程度上遮蔽了渗透在民间大地的苦难与悲怆。虽然在八十年代后期以来的工业叙事中,不乏池莉、方方、朱文等人对底层工人生存状貌的描摹和揭示,但很显然,他们大多以凡庸的日常生态消解了普通工人的生活诗意和人性温暖。
  • 宗教情怀与世俗理想交织中的英雄叙事——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的文化解读
  • —部杰出的文学作品往往很难将其准确归类,《遥远的救世主》的故事主线是商战高手丁元英帮助一群质朴、贫困的农民打败了狂妄自大的音响业精英,演绎出一幕现代商界的"杀富济贫"的神话,由此笔者姑且将其也定为"财经小说",然而,作品中的思想内涵却不是能以题材属性可以概括的,小说文本几乎完全变成了作者理想的载体,这或许与传统的写作技巧多少有点相悖,但以理性思考去组合小说元素又何尝不是一种创新呢?我以为,在叙述商界故事中探讨文化属性并非财经小说的另类,恰恰是当今社会中财经小说向深度发展的努力方向之一,亦或是一大趋势吧。
  • 向死而生的人性之美——评迟子建新作《白雪乌鸦》
  • 作为一个"浪漫的现实主义者",作家迟子建一方面将写作的触角深植于现实土壤,不断从中汲取养分,另一方面又总是试图对现实中的残酷、痛苦、缺失、忧愁、愤懑等灰暗色彩进行超越,以温婉甚至诗意的笔调对之实施弱化,从而实现她现实理想化和理想现实化的创作理念。正是基于此,在迟子建的小说创作中,“死亡”成为她涉及最多的主题,这固然与其童年丧父中年丧夫的生活经历息息相关,但更为重要的是,她要试图对“死亡”这一很难承载人类审美理想但又绝然不可回避的人生大限进行突破和超越,使之亦成为她理想之现实生活的一部分。
  • 《洗澡》:那个时代的“说话”方式——读杨绛小说《洗澡》
  • 钱钟书先生及他的小说是人们所熟知的,他的《围城》,无论读过还是未读过的,大家都知道。虽为钱钟书的夫人,知道杨绛先生的人就少了许多,知道她的小说《洗澡》的人就更少了一些。其实,《围城》和《洗澡》都是写中国知识分子的,《围城》写的是建国前的知识分子,《洗澡》写的是建国初期的知识分子。这两本书还有一个有趣的共同之处,那就是它们的封面设计。
  • 余华与鲁迅小说创作比较论
  • 把余华和鲁迅相联系,曾有人做过。余华的《四月三日事件》,很容易使人想到鲁迅的《狂人日记》。其实,余华与鲁迅的相似,并不限于个别作品,而是整体性的。于是,有论者认为余华是鲁迅精神的继承者。但我认为,将余华与鲁迅相比较,在发现他们共同性的同时,也不能忽视二者之间的巨大差异:余华的小说确有类似于鲁迅的深刻性之处,但同时也有其显见的局限性。
  • 论网络文学女性写作的叙事特征——以盛大公司旗下红袖添香网站为例
  • 网络文学作为网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当代人精神生活和日常生活产生了越来越广泛的影响。或许对8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来说,网络文学是一种新兴的文学形式,它与传统文学在写作方式、传播渠道、接受心理等方面都产生了巨大的差异,为人们带来了新的阅读方式和审美感受,由此也产生了新的审美价值趋向和对现存批评理论原则的冲击,而对于80、90后的年轻人而言,网络文学则是伴随他们一起成长的青春记忆,是他们身体和精神在虚拟空间延伸的重要场域。
  • 殊途同归:“美的极致”的审美追求——沈从文与孙犁之比较论
  • 文学工作者进行文学创作的意图虽然多种多样,但是就其共同的目标而言,不外乎都是要创造文学形象,实现自己的审美追求。小说作为文学体裁中最热门的种类之一,自然表现得格外突出。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乡土小说领域,如果以创造美的形象、表现"美的极致"、实现审美追求的成效来评判,其中成就最高的当属沈从文和孙犁两位。
  • 论师陀创作个性生成的地域文化含蕴
  • 和现代文坛上的许多作家相比,师陀似乎有着更为强大的个性。从早年得到的"不愿与人为伍的艺术的性格"①的赞美到晚年收获的"创作有独自的风格,即一般不为俗流所注目,但在文学史上将永远是坚实的存在"②的评价,师陀留给文学史最大的魅惑似乎就是他和他作品卓尔不群的风姿。在创作的大部分时间里,师陀行走于启蒙一途,承继鲁迅对国民精神和历史文化的理性烛照,又将左翼作家直面现实、书写苦难的气魄,京派作家坚守诗美、关注人性的热情与现代派作家质疑命运、探究终极的哲思融入其中,艺术化地表达对于人的尊严、和谐的生命境界和永恒价值的追求,呈现出独具特色的创作风致和文化品格。
  • 论“十七年”小说版本的内容修改
  • "十七年"小说作家的版本修改不完全等同于那些经过高等教育的现代文学作家进入1950年代后的政治规范化修改,由于他们的文化素养知识储备较低,其艺术创作尚有不足,因此不断对小说进行修改,下面试做具体分析。
  • 李建军的小说修辞理论
  • 关注或熟悉当下中国文坛的人,都会接受这样一个判断:"对于当下中国文坛来说,李建军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①具体地说,他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批评家和小说理论家。作为一个批评家,李建军主要以客观、公正、犀利而又剀切的评论享誉文坛;作为小说理论家,李建军则主要以小说修辞理论著称于世——该理论主要见诸其专著《小说修辞研究》②。
  • 西安工业大学现当代文学学科介绍
  • 西安工业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是全国以工为主综合性高校最早试点文学学科建设的积极成果之一。该学科经过10多年快速发展,现已形成学科特色鲜明,学术研究活跃,队伍朝气蓬勃,并产生一定学术影响力,具备较强发展潜力的校级重点学科。汉语言文学本科专业被评定为校级名牌专业。尤其是2005年10月,学校依托本学科成立了以著名作家陈忠实先生命名的“当代文学研究中心”,突出学科特色,广纳天下贤才,夯实学科基础,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目前,本学科拥有硕士以上学历专职教师和研究人员21人,其中博士10人,教授(研究员)6人,副教授5人,形成了一支充满朝气与活力的学术梯队。本学科已在地域文学与文化研究等三个方向上以较丰硕的成果彰显出鲜明的特色及广阔的拓展空间,并产生了积极的学术影响。
  • 西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科简介
  • 西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科肇端于陕西大学堂"中学门"与"西学门"辖属之"文语科",历经百年,不断壮大。著名学者黎锦熙、罗常培、曹靖华、张西堂、傅庚生、郝御风、单演义、杨春霖等为本学科发展奠基。知名学者何西来、王富仁、党圣元、罗钢,著名诗人雷抒雁,“茅盾文学奖”获得者贾平凹、迟子建,“韬奋新闻奖”获得者万武义,著名编剧张子良、著名导演黄建新等毕业于本学科。本学科被誉为“唐代文学研究重镇”“作家摇篮”。
  • [小说形势分析]
    怀乡者说(岳雯[1,2])
    论新世纪“新革命英雄传奇”的新突破(江胜清)
    论90年代以来小说的“个体户叙事”(童娣)
    [文坛纵横]
    北方人民对于生的坚强和对于死的挣扎——论曹乃谦《到黑夜想你没办法》(王彬彬)
    文化偶思(李洁非)
    “无产阶级”的孩子们(下)(王尧)
    从三棵树到一片林——宁夏青年文学小说简述(彭学明)
    [小说家档案]
    主持人的话(於可训)
    守候灵魂的写作——海男言谈录(梁小娟 海男)
    写作消磨着我的年华——自述(海男)
    女性的妖娆与华丽蜕变——海男长篇小说中的女性成长叙事(梁小娟[1,2])
    海男主要作品目录
    [《钟山》专线]
    欲望都市中的人性叙述(方忠)
    为生命寻觅栖息之地——读何士光的自传《今生》(杨学民)
    [西部批评]
    第三代西北作家的写作主体特点(徐兆寿[1] 杨天豪[2])
    地域特色对陕西文学的托载(莫伸 毋燕)
    村庄的消失与终结:刘亮程的《凿空》及其它(秦香丽)
    [小说作家作品研究]
    予人玫瑰 手有余香——铁凝近年短篇小说印象(梁鸿鹰)
    打开生命中隐秘的风景——论铁凝近期的短篇小说(罗玉华)
    转型时代的疼痛与迷茫——读杨小凡的几部小说(李建军)
    当前文学对文化生态失衡的焦虑和救赎——读阎连科《风雅颂》和《我与父辈》(王文参)
    《风雅颂》和阎连科的理想国(桦桢)
    当代人生存困境的深度透视——评红柯长篇新作《好人难做》(王海涛 张昭兵)
    “泛工业化”时代的叙事伦理——评刘华的长篇新作《车头爹 车厢娘》(李洪华)
    宗教情怀与世俗理想交织中的英雄叙事——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的文化解读(池永文)
    向死而生的人性之美——评迟子建新作《白雪乌鸦》(刘欣[1,2])
    《洗澡》:那个时代的“说话”方式——读杨绛小说《洗澡》(龚小凡)
    余华与鲁迅小说创作比较论(刘蕊 贺智利)
    [小说思潮研究]
    论网络文学女性写作的叙事特征——以盛大公司旗下红袖添香网站为例(唐晴川 李珏君)
    [现代小说批评]
    殊途同归:“美的极致”的审美追求——沈从文与孙犁之比较论(魏洪丘)
    论师陀创作个性生成的地域文化含蕴(王欣)
    [小说与文学史研究]
    论“十七年”小说版本的内容修改(邓声国 龚奎林)
    [小说批评研究]
    李建军的小说修辞理论(廖四平[1] 汪冲[2] 黎敏[2])

    西安工业大学现当代文学学科介绍
    西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科简介
    《小说评论》封面
      2009年
    • 01

    主管单位:陕西省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陕西作家协会 西安工业大学

    社  长:赛云秀

    主  编:李国平

    地  址:西安市建国路83号

    邮政编码:710001

    电  话:029-8742861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2164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017/j

    邮发代号:52-108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