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16年第01期
  • 远方的天空很蓝
  • 1 生活的路是谁也想不到的,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拐了个弯儿。王二那年刚刚过完十六岁的生日,在城里怎么说还应该是个孩子。孩子除了上学就应该无忧无虑地玩耍。十六岁的孩子,应该在草坪上踢足球,应该拉着女孩的手在阳光下奔跑,应该有了自己的秘密和第一次暗恋,甚至应该头破血流地打架,为了梦想独自远行,或在母亲和外婆面前撒娇;但对王二来说,这一切都快结束了,就像流动的岁月在这里停滞了,一片树叶在河流里打了个旋儿,又飘向了未知的远方。
  • 三梅堂
  • 古城湘潭的雨湖边,排列着一片一片的旧式民居,也就有了一条一条的深巷。在文昌巷的中段,有一个幽静的小院叫辜家院,又名三梅堂。户主姓辜,名帆远,字碧空,典出唐诗“孤帆远影碧空尽”。他是湘楚大学哲学系的教授,主讲和研究中国哲学史。
  • 最后的山羊
  • 当老栓发现,那只头晌还在刺槐下反刍熙熙吃着干瘪草艾,黑白相问毛色的山羊,转眼间不见了的时候,是在他刚睡醒的午后时分。往常,日影西斜,老栓揉了惺忪睡眼,蹀躞着来到阳台上,左手遮了半边脸,朝刺槐方向举目远眺,瞅见山羊低着头啃噬蒿草,他才放下心回到客厅,轻飘飘身子趔趄沙发上。
  • 如水
  • 如水草草吃了早饭,放下碗筷就出门,斜背着一个黄色香袋,沿着运盐河往东走。每逢初一和月半,还有观音菩萨的生日,她总要到村东头的观音寺去敬香,头发上、衣服上总透着一股菩提香味。可今天什么日子都不是。空气中一股秸秆烧焦的味道,直熏眼睛,她不时用衣袖擦擦眼,电视里讲这叫雾霾,她不懂,反正过去没听说过。
  • 王山贝
  • 她整晚地失眠。宽敞的屋邸都沉睡了,她还在窥视夜色。她看得懂魂灵和鬼魅。当然那种不成熟的眼力,或许是她为习惯夜晚的滋味而杜撰的。她是峡谷里的一个年轻女人,日子是随着水瓮里的水一滴一滴耗掉的,平日里晒河鱼、晒豆角是为了安慰自己的寂寞。
  • 元青花
  • 一 孙继艺接到父亲电话时正在做生意,不耐烦地问,什么事?我正忙着呢,中午回去说行不行?电话那头的声音激动、兴奋,你赶紧回来一趟,生意让小玉做。快,快点!招呼老婆过来,孙继艺撇开了小玉向他投来的目光,匆匆骑上电动车飞奔去了父亲家。
  • 来自地狱的声音
  • 我们正在给一位朋友送葬,是我的上司陈局长,将他的骨灰盒埋到公墓里去。他死得很年轻,也很冤,甚至有点儿莫名其妙,好像阴沟里翻了船。也确实如此。大家都感到十分惋惜,痛心,却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个前途无量的人就这么葬送了,他的身后还有父母、妻子、儿子等。当然,也有一群各式各样的朋友。
  • 双塔(外三首)
  • 一座小城 两座古塔 风景 有了沧桑的容颜 城市 有了历史的美感 无山无水 依然风雅
  • 图画展览会(组诗)
  • 前言 钉子在墙壁上寻找入口 锤子的声音 穿过石头 让一幅画在入口处定居 树木的叶子开始变色 风在那一刻 看见了自己和湖水的告别
  • 该下雪了,南京(组诗)
  • 读诗 我是个闲人 喝茶,读书,种菜,写诗 几乎可以概括我的全部 清晨时分,我喜欢大声读诗 夜深人静,我喜欢听别人读诗
  • 一个站立在悬崖边的族群
  • 因为飞机晚点,到达梅州时已是深夜。汽车在几乎没有灯光的暗夜里穿行,朦胧中,高大的树木从眼前划过,可以感觉得到南国的幽深与湿润。在鸟儿的鸣叫里醒来,窗外微雨初歇,我们的梅州行正式开始。虽然早就知道梅州是客家的集中居住地,但一直生活在长江岸边的我对客家文化实在是所知甚少。
  • 海百合的歌声
  • 在没有走进新上海自然博物馆之前,我没有听说过海百合,也没有看见过她优雅迷人的舞姿,我更不知道海百合不是花,而是一种最古老的棘皮动物。上海自然博物馆,让我仿佛走进了生命迷宫,感慨着地球上的生命在时光之海中的缤纷绽放;我仿佛踏上了奇遇之旅,邂逅海百合,只是我奇遇之旅中生动的一幕。
  • 话说洗澡
  • 喜三 我的第一次洗澡一定发生在我出生后的第三天,因为按乡俗这叫“喜三”(洗三)。这一天由接生的老娘婆为新生儿洗人生的第一澡,并明烛上香,燃放鞭炮。看来,洗澡这件事首先是作为仪式来办的,自古以来,“斋戒沐浴”就是庄严的事、神圣的事,是重要时刻的重要准备。
  • 远去的故乡
  • 一连几夜梦中,都是走在回乡的路上,但梦中的故乡的路,却总是变化无常,儿时的小道遍找不见,宽阔的柏油马路边,到处绿树成荫,几次停下想找个行人搭话,但他们却都是骑着轻骑匆匆忙忙而过,一辆小巴开过更是呼的一声闪过,一辆大巴开来又是轰轰飞驰,我一着急竟也飞了起来,四顾寻找我那祖居的村庄,晃晃悠悠,我两脚离地飞奔着,但总是飞不高,我沿着那条向南的依稀的马路飞奔着,估摸离祖居中庄该只有二、三里路了吧!
  • 回乡笔记
  • 一个村子就是一百个村子。一个回乡的人能否代表一百个回乡的人? 1.牌桌上的村庄 初三早上,村南头老远地就传来打架的吵闹。一打听,原来两夫妻在浙江辛辛苦苦打工一年,老公甚至还差点被机器吃掉了一根手指,好不容易攒下四万块钱回家过年。结果回到村里后两个人第一天晚上就在隔壁邻居家打牌输掉了4000块。
  • 被恶搞的信仰(外二篇)
  • 不只是一个人应有信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也应有信仰。曾经的苏联举国上下都坚守着一个共同且崇高的信仰——共产主义。然而,当我们今天来看苏联时期的笑话与幽默,会发现被恶搞得最多的恰恰是这个信仰。其教训十分值得后人深思。
  • 追寻汪曾祺的足迹
  • 汪先生去世的时候,我从南京赶到北京八宝山向遗体作别。汪先生静躺在鲜花丛中,放的不是常见的哀乐,而是《天鹅之死》。我那天有点失去控制,哭成泪人似的。后来我看录像,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刹那问悲痛从内心涌出不能自已呢?后来想想,我们这些人都有些依恋、依赖老爷子。他是一代人的教父。他走了,自然会如丧考妣。
  • 吊诡的命运(外三篇)
  • 人的命运常常是自己无法主宰的,不可预知且时刻存在变数,或大起大落,或大喜大悲,或阴差阳错,或匪夷所思,充满神秘主义色彩。许多人因此走向宿命论,信奉“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或“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 渴望
  • 张顺义蹲在院外的杨树下吸炯,目光呆滞地看着前面的草屋,瓦房,陈旧的柴草垛。这些陈年旧货天天看,没有什么看头。刘桂英提着装满东西的塑料袋走出院门,张顺义笑说:“他表婶去哪?”刘桂英说:“拿几斤小麦换煎饼。”
  • 片面的优秀——2015年小说、散文排行榜
  • “中国作家·雨花读者俱乐部”成立后,在知名作家与评论家辅导下,广大俱乐部参与者举行了大量文学讲座、沙龙、读书会、读者评刊会等活动,同时以俱乐部为单位反馈阅读动态,从百万读者中撷取来的“片面的优秀——小说、散文排行榜”半年榜经专家审议后,一经《雨花》发布,即受到广泛关注,应广大读者要求,现将征集来的2015年度发表的优秀文学作品经“阅读辅导部”专家审议后,发布如次,这是俱乐部分布在全国的读者参与阅读与推荐的优秀文学作品,因是全国部分读者心目中的优秀作品,并不代表发布平台《雨花》杂志的观点,《雨花》所发作品不参与评选与发布。
  • [中篇小说]
    远方的天空很蓝(徐泽)
    [短篇小说]
    三梅堂(聂鑫森)
    最后的山羊(费克)
    如水(董维华)
    王山贝(杨怡)
    元青花(单玫)
    来自地狱的声音(竹剑飞)
    [诗]
    双塔(外三首)(孙友田)
    图画展览会(组诗)(冯新民)
    该下雪了,南京(组诗)(南方寺)
    [散文随笔]
    一个站立在悬崖边的族群(晓华)
    海百合的歌声(王雪瑛)
    话说洗澡(老梯)
    远去的故乡(曹宠)
    回乡笔记(漆宇勤)
    [杂文杂论]
    被恶搞的信仰(外二篇)(张心阳)
    追寻汪曾祺的足迹(王干)
    吊诡的命运(外三篇)(陈鲁民)
    [雨催花发]
    渴望(陈福忠)
    [排行榜]
    片面的优秀——2015年小说、散文排行榜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