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00年第03期
  • 酒后(外三则)
  • 林业局长率队到县政府喝酒至清晨,大醉归来。半路上,局长示意小解,众随员跟着下车。凉风袭来,局长不由打了个冷战,清醒许多,定神望了一眼前方,问道:“亮灯处是什么地方?”办公室主任忙答:“是咱们的贮木场,您看多红火!”“这时候了还开这么多灯?多浪费!”主任说:“局长,这预示着您的前途一片光明!”局长不耐烦道:“你他妈的真会溜须拍马!”办公室主任当着众人的面,连连点头称是:“局长,您光明正大,不搞阴谋诡计,批评干部都批评在当面。”
  • 老怪物和硬骨头
  • 山林川谷的风雨之中,看到一些神奇的东西,古人称为怪物。人们又把性情奇特,行为乖张的老年人,贬之为老怪物。日本世俗语中,称老年人为“产业废弃物”。西谚有云:“老人就是一堆枯骨”(约翰·雷《英国谚语大全》)。但是一位延安时期的老同志向我谈起一首赞颂徐特立的诗:“苏区有一怪,其名叫徐老;衣服自己缝,马儿牵着跑……”人们将老怪物来了个字同义反的“翻案语(paradox)”——有革命节操,艰苦奋斗,敢于顶着逆风恶浪,挺立潮头,风骨不减当年,有自己的思维的老革命才是值得大家学习的“老怪物”。最好的证明是毛泽东在延安为徐老和吴老(玉章)庆祝六十大寿的信件和祝词,他为尊老敬贤树立了一个崭新的时
  • 他们身后永不分离——曹雪芹与鲁迅
  • 有种无种
  • 陈胜、吴广是中国有历史记载的第一次农民起义,所以广为人知。他在号召大家起来造反的时候,有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名言,是对秦始皇宣布自己为始皇帝,以后以数目字顺序计算:二世、三世以至万世这番“圣旨”的蔑视,被誉为大长劳动人民志气,大灭皇亲贵族威风的豪言壮语。确实如此:王侯将相并不像花柳病毒那样可以靠生殖系统遗传下来。要不然,中国就不会有二十四史、二十五史乃至多得一时难以数清的朝代。陈胜、吴广揭竿而起仅仅半年就失败了。据《毛泽东读史》介
  • 断想凡高——有关艺术的札记
  • 当上帝死去以后,也许就只有艺术家才能真正触动人类的灵魂了。面对凡高的作品或者仅仅是听到凡高的名字,我就总想说点什么,但是几乎所有的话语在凡高这个名字面前都似乎显得苍白无力。凡高让人欲说无话,却又积欲难抑。一凡高也并不是一生下来就伟大的,是生活一点一点地才教会了他该怎样地去生活和爱人类的。越是软弱的心灵才越是会充满了激情。凡高正是这样的人。
  • 好哇,红嘴鸥(外一首)
  • 短诗三首
  • 签字(外一首)
  • 中年诗人老吴,是一家文学杂志社编辑。一天晚上,他醉酒归来,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拿着语文试卷(98分)对他说:“爸爸,我们老师叫家长在试卷上签字……”老吴接过儿子手中的试卷,摇晃着身子,醉眼朦胧地看了一遍试卷,然后,从上衣口袋取出钢笔,在试卷左上方写了两个非常潇洒的大字:不发。
  • 失重
  • 一居委会的门开了一半,华主任正在听一个声调愤怒的老太太的控诉,皱着眉,不时附和着一些语气词,表示同情、愤怒和感慨。我正准备飞快地闪过去时,她转过头来看到我,两道扫帚眉立刻向两边太阳穴飞去,像两条火焰,腮边松弛的赘肉收缩起,尖利的声音立刻要刺穿我的耳膜:“晓京!”我知道准又是哪儿得罪她老人家了,就有些紧张,胆战心惊地站住:“华主任,您忙呐?”“你来,你自己来看看。”我跟着她进了办公室。天花板上,一块很大的水渍漫延开来,湿透了一角
  • 上海带来的歌(外一则)
  • 班上有一学生,特别可爱。一日,要求他表演节目,他抓耳挠腮地想了半天,瞪着大眼睛惊喜地说:“我唱个从上海带来的歌。”众人皆奇,忙问:“什么歌?”他急不可耐地说:“《小芳》。”天!上海带来的“小芳”。万金油·万能油小外甥只有4岁,常说出些“经典”让人忍俊不禁。家人肚子疼,常用清凉油(万金油)搽肚脐。一日家中来客,他甩开肚子吃,可肚子撑不住了,一边摸肚子一边喊:“快点拿万金油给我搽肚子,我还想吃菜!”
  • 遥远的车水号子(外一篇)
  • 嗨呀拉依唷嗨呀嗬……大地还笼罩在浓重的夜色之中,悠扬动听的车水号子声伴和着嘎吱嘎吱的木制机械摩擦声已冲破夜色的包围,呼喊着黎明的到来。家乡种稻。但30年前没有电、没有抽水机。灌溉靠一种古老的木制农具--水车。车身长长的,用作水槽,斜搁在河沿上。两头装有大小齿轮,绕着一长串戽板。岸上一头的齿轮套在一根大轴的中央,轴上装有若干脚蹬,这是干活使劲的部位。大轴有两边的架子托住,架子上方搁着一根粗细适中的毛竹。人们扶着竹杆,踩着脚蹬,转动齿轮,带动戽板,把水提到岸上,流入稻田。这活儿看上去很潇洒,但干起来不轻松。4个劳力
  • 我想给棉花起个乳名:暖,如果再娇气一点,不妨叫做暖暖。天冷的时候,当你的双唇喃喃吐出:暖暖,暖—暖—,是不是有一种温馨的感觉。常常想起,母亲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为我缝制棉袄的情景。灵巧的手指,鸟儿一般地,在棉花与布料之间不停地飞翔。当一件棉袄做成的时候,我可以忘记那个叫作穿针引线的词,但我不会(也不应该)忘记浮上心头的阵阵暖意。暖,这个单音节词,给我的印象——他是个隐士。你看,他常常不动声色地坐在石头里,倘若,两块石头有了摩擦,他就以火星的方式,踱了出来。铁、炭、木头、瓷片都是他的隐居之地。当然,暖,是个侠肝义胆的隐
  • 旧物
  •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春日的午后,母亲说:“多好的日头啊!”于是,母亲开始翻箱倒柜,母亲要晒她的陈年旧物了。阳光透过门窗一路照进屋子,细密的灰尘在光影里舞蹈,母亲出出进进的身子不时切分着阳光。母亲在阳光里投下了她中年的影子。母亲真的已不再年轻了,阳光里,她的身影显得很臃肿,整日奔忙的母亲却一天天发福。母亲说,那是中年的福气。母亲这么说的时候,总是淡淡一笑,母亲的笑是对岁月的大度,母亲是一个宽容的人,她心平气和地接受了岁月的种种安排。母亲经历了很多生活的苦难,却娇养了她的女
  • 丹州听雨
  • “过了惊蜇无硬地”。雨打在地上,再不溅起零散的泥点。真正的春雨,柔和、细腻、简约,不拖泥带水。你若是躺在床上,翻看厚厚的一本古书,患了再久的失眠症,在这淅淅沥沥似有若无的雨声里,你都能沉沉的入了梦乡。“润物细无声”,不仅花草虫鱼,在人,一样也是滋润心田的灵药。我喜欢温静纯粹的鸟语花香里的雨。雨声里又混杂了一句两句布谷鸟、白喜鹊的轻啼,再疲惫不安的人,也会静静地调养出一个休闲的心来。我听过《蓝色的多瑙河》,听过《二泉映月》,晴天过于激越,阴天沉闷,唯有伴了这长长短短的春雨之声,听起来才觉得最
  • 干渴的煤
  • 前几年我因工作的关系,常要带车往河北跑。途经井陉一带,见路边有数家招牌,上书四个大字:给煤加水!我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汽车水箱开锅需要加水,应该写“汽车加水”;人渴了需要喝水,应该写“供应茶水”,怎么偏打出个“给煤加水”的旗号,难道煤也有干渴的时候,需要加水以解燃煤(眉)之急么?直到有一次我有幸亲眼目睹“给煤加水”实况后,才恍然大悟,原来“给煤加水”是七十二行之外新添的一个行当,故且排列为第七十三行罢。斯时,一辆满载的焦炭车正停在路边,新卖水郎一男一女,像是对夫妻挡。妻在下边开水泵,夫执水管在
  • 该谁难为情
  • 青工小 A 在一家工厂上班。工厂因经营管理不善连年亏损。为了减员增效,厂长决定工人下岗三分之一。小 A 被迫下岗。下岗后,小 A 在一家装修得十分豪华的饭店打工。一日,厂长西装革履来到该饭店聚餐。小 A 迎上前去,拍了拍身上油渍斑驳的白工作服,说:“厂长,我们在此相会是不是有些难为情?”厂长腆着啤酒肚说:“小A,干什么工作都一样嘛。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这干很好嘛。不要难为情了,太没有必要了。”小 A 说:“厂长,你理解错了。我在这儿凭着诚实的劳动自食其力,没有什么难为情的。我说的是你该感到难为情,你到这儿来吃的是工人的血汗。”
  • 批评言说的困境
  • 相对于80年代的“反思”潮、“方法”热、“著书”年,90年代的文学批评令人沮丧地失却活力和激情,以“导游”、“桥梁”、“磨刀石”、“清道夫”……来比譬批评的角色位置和价值功能,已然愈见似是而非愈见遥远奢侈,现状为文学批评的尴尬做出了全方位的写实:雷霆万钧的“新闻发布”使批评不可向迩;;快乐的大众毋庸什么金针引渡;作家依照福克纳、海明威们并以远甚的轩昂气宇傲视、鄙薄批评,连批评的从业人员也兴味索然、倦怠不已,出现批量的流失和分化;至于批评需得“扶贫”似地加以倡导、需得服膺民事法庭的“公正”和“裁决”,也从逻辑前提上指向批评的无拳无勇、积弱不
  • 治厂有方(外一则)
  • 某厂因宣传力度不够,从而影响了产品的销售,为了扩大宣传,厂长想到了一条妙方,用厂里产品无偿资助一孤儿院,受到了新闻单位的宣传,果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该厂长因治厂有方而被评为“先进厂长”。一举两得某村书记,作法正派,从不受贿,但他却学会了一绝招:“装病”,每年惯例装病若干次。这样在生病之际
  • 普陀诗屑(短诗一束)
  • 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
  • 我的家很大,也布置得很漂亮,可我却总是把自己锁在自个儿的房间里,哪儿也不去。我就像窗外的梧桐一样,冬天来了,了无生机。我病了。也许是因为常年身体不好的缘故,导致心理负担过重,在秋天的时候,在那个色彩最缤纷的季节,我的世界却开始渐渐褪色了。我逐渐对身边一切事物都不感兴趣,终日郁郁寡欢,惶恐不安,不愿见人,怕听声响,最后发展到伤害自己的身体,想以结束生命来了结这所有的烦恼。医生诊断我为“重度忧郁症”,开了一些药,就帮不上什么忙了。于是,我就拖着只剩下33公斤的瘦弱身体,坐在轮椅里,沉浸在自己的“忧郁”中。我全然看不见为我焦急憔悴的父母和丈夫,只看见世界
  • 水逝
  • 一蓑风一笠雨我走向你一蓑风一笠雨,扬起尘和灰的马路流苏着落叶和落花,我便携着沉甸甸的祝福踏向那风雨之路。不著伞走向你,雨洗得去满身的困倦和尘土,我清新绝尘地立于你清澈的眼眸,我说,一切美的,我所能做到的给予你,便是我极乐的福和幸。雨淅淅沥沥,今夜必定更沉静,风此刻正用那纤巧的手指蘸着晶莹的雨在玻璃窗上画流动的风景,雨此刻正在风的手心里舞蹈。我走向你,以风的脚步,以雨的笑容,风雨相伴是几千年的真挚。于人生之初走来是空落落的双手,于人生之末走去,我应满足。今生我寻寻觅觅曾携你的手,看日落日
  • 末班车(外一则)
  • 某报社在房改前进行最后一次实物分房,规定凡报社已婚的男女记者,均可不同程度地分到一套居室。某女记者虽然未婚,但为了能搭上这最后一趟实物分房的“末班车”,托人介绍找了一位“男友”,相互签订协议,同去街道办事处领取结婚证,结为假夫妻,仍各自分居,待女记者分房到手之后,付与“男友”5000元,然后解除婚约,各奔前程。女记者不久就分到了房子,心中大喜,终日忙着装
  • 诗骚扰(外二则)
  • 中文系某男生,每天写一首诗,寄给物理系一女生。那诗写得朦胧,女生看不懂,就把它交给校领导。校领导也看不懂,便说:“不明确嘛!性骚扰不能成立嘛!”女生说:“他一天一首,烦死了。我要告他诗骚扰!”“出差”某公学了两年古诗,出口成章。这日出差去,便给妻子留了张条子:妻子我所爱,女儿是我生;今日出差去,依依离别情。在这首20个字的诗前,还有个31个字的题目:“戊寅仲秋出差赴扈行程匆匆未及惜别留五言赠娇妻
  • 马路观风景(外三篇)
  • 楼里坐累了,便想到室外逛逛。黄昏的街头一如既往,但要寻趣味,有心即会来的。单看路这边,一二老妪,坐百货公司拐角处,不要以为她闲着无事,她在“坚守”岗位呢。她等你将自行车放下,先不提醒你,你刚一走开,一条铁链就将车锁上,再来一辆,依旧如是。等你来取车时,罚款三元,态度不好,再加双倍,谁叫你的车不放在那边停车处呢。再看那边,电车来了,忽地火花一闪,车上两根辫子掉了一根。售票员下来,抓着一根绳子,仰头对了半天对不上,一群小孩围着她,活像是在看杂技表演。若爱看往来行人,最好是看背面。花衣服,长头发,你说她是女的,偏是男的;男孩头,大奔裤,你道他是男
  • 有狐绥绥
  • 倘若能有三分理由,我肯定立马就上山去。我已经连续三天去了清凉寺,即使那个女孩没有注意,那些看门的和尚,应该也要讪笑了罢。这少女我只晓得叫徐玲姿,大约住得离中学并不远。我以前曾见她在学校的食堂前打羽毛球。当时天凉了,她穿着灰白色短上衣,里面蓝的衬衫,领子尖而且大。戴的手套也是蓝色,但较衬衣的蓝略深一点。她和另一个女的把各自的背包放在一边地上。发起球来,两人都僵手僵脚,那女的发一个球就往后拂一下头发,打
  • 词语(三首)
  • 访秋
  • 秋可不是什么“立秋”“秋分”给圈起来的。你知道它素来和风是好朋友,双栖双飞,自由散漫,正所谓“来去如风”。所以,秋其实来自于你的第一声唏嘘:哇,好凉爽的天!看看,阳光柔和炫烂,天空高阔湛蓝,高高的桦树如排着队的小学生齐摆头齐招手奏着流畅的乐章,鸟儿更活跃了,张着臂膀踩着舞步,纵情享受秋的天高气爽。大自然像母亲一样包容着你,全心全意接纳你——当你从日复一日机械的工作中逃离出来,当你从纷杂的人际关系网中挣脱出来,当你从灯红酒绿中微醺微醉摇晃出来,你需要的是不是就是这些:有一片纯净的
  • 雪地寒梅(外二首)
  • 芝加哥的夏天(上)
  • 现代人借助孙悟空的魔法妖术,腿,无限地伸长了。睡梦中,一步跨越了三万里惊涛恶浪。一觉醒来,已从自家小巧的天井庭院,静静地落入邻居庞大的钢板钢柱林中。在陌生的邻居土地上,度过了一个凉爽似秋的夏天。没有官厅桂冠,没有学府荣衔,没有煌煌资证。一个普通的南京人,一个早已退出了社会生活的世事旁观者老人,在陌生的异土街角,闲坐路边长椅上,旁观陌生邻居拉洋片式的浅表街头西洋景。
  • 黑草垛
  • 村长带着治安警察来到食杂店的时候,食杂店里站满了人。都是些上午刚从地里干完活回来的农民,一张张挂着尘土的脸上夹杂着一股汗酸味。站在人群后面的男孩,不但闻到了一股汗酸味,还闻到了一股别的味儿。从大人们挤挤挨挨的缝隙里,他望得见货架上那一排排摆得满满的罐头,看上去都是矮墩墩的,神气十足的样子,他暗暗认过罐头上贴的商标纸,可不认识商标上的字,他半个大字也不认识。他认的是那上面鲜红的红烧猪肉和银白色的弯弯的鱼。此刻这两股气味不时地一阵阵送来,勾得他嘴角快流涎水了。可是他很快忍住了,他的鼻子嗅到了另一种味道,是从头上飘过来
  •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