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00年第10期
  • 一砖头(外八则)
  • 赵君想当官,想得是茶饭不思,夜夜难眠。“拎着猪头找庙门”——年年都去领导家进贡,茅台、五粮液、红中华,时兴什么送什么,就差送彩电、冰箱、洗衣机了……可除了捞到个主任科员的“虚衔”外,收效甚微。气得赵君暗地里直骂自己是“肉包子打狗”!
  • 空棺
  • 为发展地方经济,乡里要建一个自由贸易市场,选下了一片地方。乡里形成文件下到村里,村里又通知到户:凡是规划区内有树的伐树,有坟的迁坟。并限定了时间。满氏家族的陵地正处在规划区内。两挂火鞭噼噼啪啪响过后,满氏族坟在满厚仁张罗指挥下开始动土。一座座坟丘被挖开,一口口棺木起了出来。陪葬的
  • 楼上楼下
  • 我们家就住在临街的二楼。刚搬来时因新添了女儿,又有老人相帮着照应,自然人丁兴旺,人气冲天。而对门却好像了无人烟,连照面都没打过。有一天一楼代收水费的老师傅在敲了半天门后气急败坏地问我,你怎么就不知道他家人去哪儿了呢,门对门住着。其实倒不是我们存心与他家老死不相往来,只因鸡犬之声都难得相闻,又何谈什么往来呢。老头子还真有一股牛劲,在看到我无奈地摇头后,又坚持不懈地与那扇门较
  • 信任
  • 暑期,帮妻看店。妻怕我这书呆子太傻被人骗,可人手确紧,无奈。一天一女顾客买电熨斗,店里只剩两只了,“我这人不识货,您帮我挑一个吧,您说哪个好我就要哪个!”她爽快地对我说。冲她这信任这爽快我乐得屁颠
  • 雨晨
  • 1999的四幅照片
  • 第一幅照片:故乡——一本打开的书踏在故乡的土地,如同一本打开的书。扑面而来的风,起伏的山峦,周围的一草一木,是那么的亲切。这是四月的一天,雪后的空气清新,虽然下了一场大雪,天气却不寒冷。夜里在延吉时,躺在床上,一点困意没有,旅途带来的疲劳,消失得一干二净。夜幕是在纷飞的春雪中拉开的,街头的灯,在飘舞的雪花中亮
  • 孩子他爸
  • 卫生院张大夫刚坐在诊桌前,邻居李嫂便来到他面前轻声说:“张大夫,我家肥猪两天不吃不拉,请你开点消炎和退热的药吧!”
  • 上庄走迷宫(外二篇)
  • 在皖南徽州上庄转了一天,上庄是胡适先生的故乡,村民给我指点胡适故居,走来转去找不到。一乡娃领到门前,木门紧闭,院子里晒着笋干和松毛,一户寻常农家而已。想开门看看,说文化站职工有钥匙。沿着弯弯曲曲的巷子走,人又转糊涂了。上庄是迷宫,转过来是田字形,走过去是回字形,走来转去很难找到出路。一律黑瓦白壁封火墙,背衬青
  • 城市插曲(外一篇)
  • 生活的戏剧性往往胜于小说,矛盾、冲突、迷团、悬念,任何让人匪夷所思的情节都有可能发生,有些真相我们慢慢可以猜得到,可另一些答案我们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够了解。周末和朋友在一家欧式情调的咖啡馆聊天,白的灯罩,黑的雕花曲栏,四个提琴手奏着小夜曲,柔曼的音乐在空气中流动,仿佛伸手可掬可饮。我的前方是一
  • 绍兴夏日(二首)
  • 致顾城
  • 回首望云(三题)
  • 云中谁寄锦书来这一年,我已到了报社。有一天,突然收到一封美国来信,原来是余小平的。我不知她是怎样知道我的行踪的,她在十年前就去了美国,当时我还在一家公司工作。应当讲,在江苏诗歌界,我与她曾是莫逆之交,我们几乎同时写诗,同时出道,又同在“文讲所”混过,最后又是南大中文系作家班的同学。在她的眼里,我是诗人中的诗人,好像我天生就是一个写诗的。其实我是最平
  • 晨光里的鸟鸣(外一首)
  • “规矩”
  • 某厂1999年进口设备的配件消耗达100万元。年终会上,设备科王科长建议新千年购买优质的进口配件。这样一来可与设备配套,二来经久耐磨,预计年可减耗60多万元。王科长话音刚落,供应科胡科长——厂长大人的嫡
  • 生命的感悟(组诗)
  • 重读无名氏
  • 如今六七十岁以上的人大概还记得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中国文坛上曾经有一位作家:无名氏(卜乃夫)。他在当时抗日战争的大后方西安写出了两部小说:《北极风情画》和《塔里的女人》。二十几岁的年轻作家脱颖而出,一鸣惊人。此两本书立即风靡一时,影响颇大,引起读者强烈的反应。但我们当时一些年轻人,受“左”倾文艺思想影响,认为他写的都是男女爱情故
  • 听歌二题
  • 一、歌手们,勇于面对嘲讽今年五月初到中旬,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引起了观众的瞩目。特别是中旬的三个组9人的决赛,由于观众投票参与,将竞赛气氛推向高潮,选手们得分此伏彼起,热浪滚滚,煞是好看!尤其是每个歌手展示特长,招数新鲜,出奇制胜。有民族唱法的歌手来一段美
  • 人相(外一则)
  • 看大门的老杨头会预测领导的沉浮,一日有人问老杨头“上层建筑”有变化吗?老杨头说一把手要下,小Q 要上!没出几天,果然被老杨头言中。有人问老杨头有什么特异功能?老杨头笑道,从前一把手出入从未向我打过招呼,最近见了我先点头,还问候一声,而小 Q
  • 故乡
  • 所恋在哪里,那里就是我们的故乡了——叶圣陶一故居说写故乡,其实不过是写几间早已倒掉的破屋和已经是别人的房子,以及周围不再属于我家的田野和林子。倒掉的房子朝西,屋后是一片椿树林,高而大,到了秋天,落叶会铺得很厚,有时会有小鸟意想不到地从
  • 挡不住的清宫潮
  • 拜上帝会剖析
  • 潘旭澜先生在报刊上陆续发表了一批有关太平军的文章,其中一篇《其兴也勃——太平杂说》中说到:“洪秀全为首的太平军,是头领们利用迷信发动和发展起来的一支造反队伍。他的一套教义、教规、戒律,不但从精神到物质严厉地控制着参加造反者,而且断绝了一切可能的退路。它们的指归,在于洪秀全个人占有天下,建立他个人的‘地上天国’。这种洪氏宗教,披着基
  • 修路
  • 小巷尽头有两幢住宅楼,里面一幢比较旧,住的是一家工厂的职工,靠外面的是幢新楼,楼的主人都在县委大院上班。进出小巷的是条泥路,长不到百米,由于长期无人养护,路面坑坑洼洼,碰到下雨天气,遍地泥泞,这里的
  • 毕业典礼
  • 你站在窗口。正对面也就是南面是学生宿舍楼中的一幢。你们学校共有两幢学生宿舍楼,另一幢你看不见,刚好被看见的这幢挡住了。在你和这幢学生宿舍楼之间,隔着一块狭长的人工草坪和一条水泥甬道,草坪上有一些刺柏和垂柳,还有一些不知道名字的别的小花木,水泥甬道则被两排梧桐树所左右。
  • 乡愁
  • 海外赤子的忠告(外二则)
  • 某君日前从海外归来,跨进家门便问道:“听说祖国将要开发大西北,确否?”家人答曰:“确有此事,目前似已启动。”这一海外赤子忧心忡忡,立刻建议道:“请快向有关部门汇报,国外确有一些企业家想来投资开发,但还有不少骗子、奸商、投机家们纷纷奔走相告,快到中国去发财,只要多说共产党的好话,保证有吃有喝有玩有乐有钱赚。宣传部门最好将改革开放以来,被国
  • 琐思
  • 人生得失人生,如同行路,一步一步往前走。脚下的道路通往何方,许多时候心中并没有数,难以准确预测,更难随心所欲。人在途中,难免十分在意和在乎一时一地的得失,以为事关重大、事关长远乃至终身。其实不然。人生的许多得失也就只是一时一地,短暂、有限,回过头来看甚至微不足道。
  • 遍地红尘
  • 看惯了秋天的繁华,乍对初冬的疏林倦阳,满目萧索,多愁善感的人难免会生出几分孤寂与颓废。韩雪台就是这个时节敲响了我家的门。雪台打扮得就像一只黑色的俊鸟:黑衣黑裤黑皮鞋,还戴一副黑黑的墨镜。如果抹抹口红就更好了,跟墨镜一黑一红一对应,会更娇艳更性感。不过也无所谓,雪台不抹口红,不施粉黛,照样貌压群芳。
  • 送行(外二则)
  • 某乡长高升,乡里饯行。吃罢喝罢,都出门送其上车。忽然几十个村民围上来,面带愠色。“乡长,你可不能走!”
  • 三个手机(外四则)
  • 某领导有三个手机,不是这个响,就是那个叫,忙得很,日理万机。有个朋友建议他:“一个手机足够了,看看号码,就知道该不该答理。”该领导笑而不答,心说:你知道个屁,三个手机,三条专线,怎能互相干扰?后来,该领导进了反贪局,大家才知道他那三个手
  • 别墅守望者
  • 一接电话,就听出琴的声音,惊喜之下,我问她从哪儿来?什么时候回来?接着就责备她:从法国回来半个多月,怎么才给我打电话?她笑着约我下午见面详谈。她是我十多年前的学生,中学毕业后,还跟我短暂共过事,80年代末,她去法国,随着她丈夫又到湖北工作了两年。这期间,他们回南京探望父母,我跟他们夫
  • 某日,偶遇怀中的孩子(外二首)
  • 触摸历史
  • 去年参加省作协青年作家读书班,采风去了古徽州一带。看到了安徽歙县那著名的一溜牌坊,就是琼瑶剧《烟锁重楼》里刘雪华一路磕头跪过去的地方。导游介绍了其中的一座贞节牌坊,它表彰的是一位妇女含辛茹苦抚养亡夫与其前妻所生之子长大成人并守寡六十年的事迹,牌匾上有个“节”字,上下两部分略略有些错位,这个“节”字写得不正,为什么呢?据说是因为那
  • 微笑广告
  • 当记忆里有一种微笑成为永远,甚至可以到生命的尽头,你才真正懂什么叫弥足珍贵。这是我听来的故事:一个8岁男孩,在一年午后,误走进一处院子。门闪处,一个年轻的女人迎着他走过来。男孩很害怕,碎着小脚退缩着。听大人说,这女人身上有一种“妖气”,谁惹上她都没个好,她和她的院落几乎成了村里人生命的禁区……女人到了近旁,一条腿
  • 终极美丽
  • 那天和文绒分手的时候,她曾经问过我多长时间能做好主页,我说大概要一个月吧。其实我根本用不了那么长时间,我要的效果就是让她着急,这时候你的虚荣心会得到极大满足。当然能做到这点你要有我一样的实力。后来我又告诉文绒我是标准的黑客,我曾经在她的电脑上调出了本市一个朋友硬盘上的部分资料,最
  • 传统叙事话语的生机——读《秦淮世家》
  • 阅读庞瑞垠的长篇小说《秦淮世家》,突出的感受有两点:一是它的“大气”。所谓大气,并非仅仅在于它所反映的历史跨度之大——整整一个世纪的历史进程,更主要的是,它以世纪历史为背景,设置了由复杂的党派之争与家族亲朋世交的错综关系所构成的引人入胜的情节冲突,并在情节的推进中,展示了既具有深厚民族文化历史底蕴又较早感应着现代意识的秦淮文化风情。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作品在人物塑造方面取得
  • 红尘轻踏——关于人生(外二篇)
  • 一个人走得多远也还是在自己的距离之内。只有孤独才能与存在平等对视,存在是上帝的孤独方式。伤害,大多源自拿鸡蛋去碰石头,在鸡蛋眼里,石头也是一种蛋,它原本是想干杯的。人算错了命运,是他太计较得失。生活本是无所得无所失的,事实之外的事实,构成合理性。
  • 浮生一日
  • 劳光祖是被陶根普连哄带拽地劝出家门的。楼道口的台阶下面,稳笃笃地停靠着的那辆银灰色宝马牌轿车,恭候这位大名鼎鼎的生物学教授许久了。对于回到阔别了几十年的故乡麓溪去“走一走,看一看”,劳光祖的心里是矛盾的。“阿普,这桩事体,容我再想一想。”“四爷,”被劳光祖称作“阿普”的陶根普,一边用几十年以前劳宅的老习惯称呼着劳光祖,一边梗着通红
  • 不要谦虚(外三则)
  • 县里新建一烈士陵园,属民政局管。落成那天,县几套班子的领导和离退休老领导都去参加揭幕仪式。在向革命先烈默哀时,民政局长看见德高望重的老县长站在自己身边,便悄悄地说道:“老县长,其实,您才是革命先烈呢!”老县长用手抵了抵,意思让他别说话。“老县长,您不要谦虚。”民政局长用手指了指纪念
  • 落叶与根须
  • 搭乘便车回家
  • 在 J 省省城转车去 J 城的路上,换车换了3次,乘车人像捣腾牲口样地被转卖,一路怨声载道。司机背靠着一车怨声满不在乎的样子,毫不掩饰打劫众人的霸气。最后这辆破车似更合乎司机的脾胃,离 J 城还有加多公里时耍起无赖抛锚不走了。修了近20分钟,明眼人就看出司机没有诚意干活,正如狼恋狈地等着过路同行再转卖一回旅客。
  •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